夜大小姐真是好樣的。

當真是女中豪傑呀!

她竟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盯著一個男人的丁丁……

而且還臉不紅心不跳!

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能做出來的事情……

而那些想看又不敢看,但是又偷偷的從指縫裡觀望的姑娘們。

在看到夜冰依居然臉不紅心不跳光明正大的打量著。

她們先是錯愕的瞪大眼睛,心中閃過一抹鄙夷,但隨即心中又閃過一抹讚賞,欽佩的眼神盯著夜冰依,她們佩服她的勇氣!

軒轅子凌:「……」

百里流觴:「……」

夜清陌:「……」

洛瑤驚奇的看了女子一眼,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夜大小姐,變了很多呢……

桃花枝頭上的青羽也瞧見了這一幕,差點被夜冰依的大膽給驚得直接一頭栽下去。

好大膽的姑娘!

然而她卻清楚,這些人口中貌似是個廢柴的姑娘,其實一點都不廢柴。

而且她居然還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她們帝尊大人的氣息。

藍天雲面如冠玉的俊臉已經恢復了之前的弔兒郎當的模樣。

看著夜冰依的眼眸充滿了複雜玩味,眼底還有一絲淡淡的寵溺,心中暗道,她究竟是什麼人,她為何會有那個手鏈?

隨即想到了什麼,向身旁的男人看了一眼。

這位帝尊大人,他又是為何要專門來這裡盯著這個丫頭呢?

這讓他有種感覺,彷彿今天要不是為了這個丫頭,他一定不會來這裡。

一雙瀲灧紫眸淡無波瀾,雪衣落著許多粉色花瓣,眉心一朵妖嬈的紫蓮,絕美英俊不凡的容顏,巧奪天工。

天地間,最美的人也不過如此了吧?

身為一個男人,竟然美得令人窒息。

……

軒轅子鈺注意到夜冰依不懷好意的眼神,臉色頓時一黑,下意識的伸手擋住自己的寶貝。

眼中閃過一抹驚愕,瞪向夜冰依,她還是個女人嗎?

哪有女人敢這樣肆無忌憚的打量男人的寶貝的!

惱羞憤怒的伸手!

一把扯過身旁的護衛的外衣,披到自己身上! 夢初柔一頭狠狠的撞在了石頭上。

瞬間腦漿迸裂,死不瞑目的摔在了地上。

到死,她都不明白是哪裡出錯了……

然而軒轅子鈺在揮出那一掌后,他瞬間便驚醒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

他居然,親手打死了他心愛的女人!!

眾人紛紛錯愕的看向軒轅子鈺。

他們剛才沒看錯的話,七靈王殿下是想要衝出去拉著夢初柔的吧?

可是,後來不知道又怎麼突然出手,直接送夢初柔去死。

看到夢初柔死得慘不忍睹!

膽小的小姐們當既尖叫一聲,直接暈死了過去。

也有的受不了腦漿迸裂的血腥場面,直接嘔吐了出來!

就連洛瑤,也忍不住面色發白,胃中一陣翻騰。

面對如此血腥的場面,別說女人,就是男子,也有些吃不消。

所有人當中,怕是只有夜冰依一個人最為淡定了。

軒轅子鈺回過神來……雙目赤紅,猛然瞪向眾人,怒吼道:「是誰?誰在背後暗算本殿!」

他剛才就好像被人操控了一樣!腦子完全不受使喚。

突然,軒轅子鈺狠狠地瞪向夜冰依。

這個女人,剛才離得他最近,是不是她搞的鬼?

「賤人!是不是你搞的鬼?你離本殿最近,一定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想到心愛之人慘死的模樣,軒轅子鈺憤怒得失去理智。

狠狠的一巴掌便朝著夜冰依拍了過來——

電光火石之間,這一幕來得如此快。

「冰依!」

「小心!」

「妹妹!」

三道驚呼聲同時響起,頓時三股力量也朝著軒轅子鈺而去!

阻止他要拍死夜冰依的手!

然而縱然百里流觴、軒轅子凌、夜清陌,三人儘力出手阻撓,但還是晚了一步!

眾人更是直接傻了眼了,他們幾乎可以看到夜冰依慘死在七靈王殿下手中的樣子了。

然而夜冰依真的會死在軒轅子鈺手下么?當然是不可能的。

軒轅子凌都不是夜冰依的對手,更別說軒轅子鈺,這個軒轅子凌的手下敗將了。

還以為她夜冰依是以前的廢物么?不好意思,那都是過去式了。

夜冰依站著一動不動,嘴角始終噙著淡淡的弧度。

就軒轅子鈺這樣的垃圾,說真的她都不願意出手。

哎,罷了,就再讓他裝裝逼吧。

然而她這種無所謂的表情,落在外人眼裡,就是一副被嚇傻了的模樣,連逃跑都嚇忘了。

正在軒轅子鈺的巴掌即將落下之時——

「唰……」突然一陣猛烈的狂風刮來。

桃花樹枝亂顫,花枝招展,半空中與地上的花瓣被吹得四起。

粉色的花瓣彙集,籠罩在一起,在風中狂亂飛舞著,急速的飛舞使得花瓣猶如一把把利刃似的。

「啊!!」

一道慘叫聲而起,所有人猛然驚醒。

剛才發生了什麼?

「啊!手!」

「啊……七靈王殿下的手!」

眾人驚呼一聲,只見他們的七靈王殿下之前舉起來要拍死夜冰依的那隻手腕,被齊根斬斷,血淋淋的流著鮮血。

軒轅子鈺則是滿眼驚恐地看向前方,那茂密的桃花林後面。

剛才那個恐怖的力量,就是從那裡襲來的,他只覺得手腕一痛,他的手就沒了!

眾人突然屏住呼吸,望著眼前——

……

紫色長袍的俊美男子,優雅的從桃花林中後面走了出來。

那隻白玉般的手輕握一把玉骨扇,輕輕搖晃著,紅唇微彎,一雙鳳目上挑,耳側垂落一縷墨發,帶著幾分邪氣。 水玲瓏吃完飯就出去了,她的手心裏抓着一隻通訊用的竹蛾,骨兀朮站在路邊,看着嬌俏可人的水玲瓏,立刻驚喜的迎接了過去:“好妹子,我還以爲你被那小子迷住了不會來見我呢?”

水玲瓏將竹蛾扔給骨兀朮:“兀朮哥哥,什麼叫那小子,他是我的未婚夫,只要我卸任聖女職位,他就是我的夫君,你怎麼這麼說人家?”

骨兀朮又嫉又恨:“妹子,我對你的心思,你還不清楚啊?跟我一起回去吧,我請求我師尊允許我們成婚!”

那個漢人小子有什麼好的,白白嫩嫩,瘦巴巴的,一點沒有男子氣概。

“都說了你是我兀朮哥哥,哪裏有哥哥娶妹妹的?想想都覺得渾身惡寒,”水玲瓏做了一個惡寒的表情:“你說是吧?兀朮哥哥。”

骨兀朮着急的伸手去抓水玲瓏:“妹子,我娶你,不是親上加親嗎?我的師尊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水玲瓏不解的問道:“爲什麼要祭祀大人喜歡我?我又不要嫁給祭祀大人,我有未婚夫啊,我要嫁給志凡!”

聞言,骨兀朮的臉立刻黑了:“妹子,跟我回寨子!你是我們白苗族的聖女,就算是卸任聖女,嫁給我也很不錯啊,我們自小一起長大,很熟悉啊。多好的事情?”

好個屁啊,水玲瓏臉上的笑容幾乎要維持不下去了,她可從來沒有想到什麼自小熟悉啊,親上加親密:“你要是和我姐姐成婚,纔是應該的。你們差不多大。我還小啊!你怎麼能對你妹妹下毒手呢?”

“什麼叫對你下毒手,我這是求親,這是多好的事情?我又不喜歡你姐姐,我爲什麼和娶你姐姐?我喜歡你,所以只會娶你!”骨兀朮着急的伸手去抓水玲瓏。

“你啊,”水玲瓏飛快的跑開:“你最好不要這麼做,因爲我有我未婚夫,祭祀大人不會允許你這麼做的,而且我很喜歡我的未婚夫。”

骨兀朮氣得頭頂生煙:“我要和陳志凡決鬥,我要殺了他。”

“回去告訴他。我要和他決鬥,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水玲瓏已經跑遠了,她纔不會這麼弱智的把骨兀朮這個更加白癡的要求給陳志凡說。

陳志凡根本就不怕骨兀朮那點小手段,她更不會擔心。

刑偵分局裏調來了一個新警員,廖漢正雙手叉腰的指點新警員:“別管你的領導是隊長,還是我這個副隊長,只要陳哥說話,你就要無條件的遵從,陳哥是誰?你還不知道?”

廖漢把新來的警員拉到了陳志凡的辦公室門外:“看見了嗎?裏面那個風度翩翩的大帥哥,你看,他多有大哥的範兒,這就是陳哥!記住了沒有?以後看見了叫陳哥!”

陳志凡聽見廖漢這麼教授新來的刑警,無那的道:“死胖子,有你這麼教新來的同事?你可是副隊長。”

新來的刑警說道:“協警杜亮。”

陳志凡道:“協警陳志凡,你不要理會這個胖子,他滿嘴跑火車啊。”

聽見陳志凡也是協警,杜亮和陳志凡親熱了幾分:“那他爲什麼叫你陳哥啊?”

“我們刑警分局的關係都比較好,”陳志凡狠狠瞪了一眼矮胖的廖漢:“有你這麼教新同事的?”

他拍拍杜亮的肩膀,朝着美女隊長葉詩瑜的辦公室走去:“隊長!我回來了。”

葉詩瑜擡頭看了一眼陳志凡:“你有事?”

“沒事!”陳志凡在葉詩瑜的對面坐下,“我……”他遲疑了一下,轉而說道:“我買了新房,已經有了不少的房客,都是美女!還有個老頭,你想去看看我的新家嗎?”

美女隊長葉詩瑜的手微微的一頓,隨即裝作是若無其事的說道:“你金屋藏嬌,叫我去看實在是不對勁吧?你要是收藏美男叫我看看還差不多。”

陳志凡道:“沒有多少美女,我那個有名無實的妻子又不在z市,還有個小妞。一個老頭,都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我的新居,我想叫你去看看。”

葉詩瑜的嘴角一撇:“我不去,看見你就來氣。”

陳志凡愣了一下,隨即哦了一下:“知道了。”

最近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他能決定的,而且,他都活了那麼大,又是死過一次,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未婚妻,他做了葉詩瑜的擋箭牌。做了楊依依的擋箭牌……

美女隊長葉詩瑜不願意去他的家,他還真的沒有再勸說的動力。

陳志凡站起身走出了美女隊長葉詩瑜的辦公室,葉詩瑜張口想要喊陳志凡站住,卻是沒有再開口。

肖然在陳志凡離開葉詩瑜的辦公室,他隨後鑽進葉詩瑜的辦公室:“葉隊長,我請你吃飯吧。”

葉詩瑜的表情有些冷淡:“謝謝。你自己去吃吧。我在分局的食堂裏隨便吃一點就好看。”

“食堂有什麼好吃的,我們去吃海鮮自助,”肖然豪氣大方的說道:“我知道附近有個海鮮店的味道還不錯。

葉詩瑜道:“不用了,謝謝。”

肖然不死心的說道:“我們一起吃飯吧,我還有話給你說。”看陳志凡和葉詩瑜的樣子像是有了矛盾,他覺得現在表白是最好的。

他覺得自己的條件比陳志凡不知道好多少倍,而且葉詩瑜爲什麼會看上陳志凡一個普通的小協警?

“有話的話,現在說吧,”美女隊長停下手裏的工作,看向了肖然。

肖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啊?現在說。不好吧?這是工作單位。”

他沒想到葉詩瑜如此的直接豪放!但是現在要他直接說,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葉詩瑜看向肖然:“沒事的話,就出去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

肖然摸了摸腦袋:“葉隊長,我喜歡你,這也不是祕密了,你看。你沒男友,我沒有女友,不如我們在一起吧!”

美女隊長葉詩瑜啊了一聲,隨進有些呆呆的說道:“你說什麼?可是我對你沒有工作之外的意思。我習慣的至始至終只有一個人。” 眾人看著眼前的男子,紛紛在猜測他的身份。

如此英俊不凡,英姿瀟洒的男子,除了他們幾位靈王殿下和夜家的公子,風雲國怕是根本找不出來像這樣有氣質的公子。

眾人都在猜測紫衣男子的身份。

姑娘們則是雙眼冒紅心,直直盯著男子。

這般儀態萬方,花容月貌的男子,在她們心目中,已經完全將大靈王和七靈王殿下比了下去。

要是能和他一起說會兒話,吃個飯,她們都感覺幸福的要上天。

只是還沒有消化完眼前這個大美男,眾人呼吸又是一窒——

漫天飛舞的灼灼其華粉色桃花瓣當中。

男子一襲雪衣宛若潔白的雪蓮,聖潔高雅,傾華無雙,渾身上下,無一處不在透露著優雅高貴氣息。

冷峻白皙的臉龐,散發著誘人的光彩。

眉心一朵紫蓮花瓣栩栩如生,動人心魄。

一雙紫色的眸子深邃瀲灧,宛若珍貴的寶石,泛著醉人的光芒。

完美到毫無一絲瑕疵的唇形,含著若有若無的弧度,讓人看上去便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嘗一嘗那是怎麼樣絕美的味道。

精美翩然的雪衣如雪,墨發直垂……

這個男子的美,令天地都為之失色,已經無法用一種語言來表達,用任何辭彙也形容不出他的美。

活脫脫一隻大妖孽——

除了妖孽二字,夜冰依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個男子了。

她見過的美男不算少數,自己的哥哥們,百里流觴,還有軒轅子凌他們,甚至是眼前這位雪衣男子身邊的紫衣男子。

但無論是誰,和雪衣男子比起來,簡直就是米粒之光與日月爭輝,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在他的面前,所有人都變成了了陪襯,黯淡無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