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遊神很肯定的點頭,說:“確定!”

我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平靜;看着我長大的久叔,竟然死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腦海電光火閃,忽然想起來,之前在馬鎮的時候,自己問了陳久同一些問題,但因爲事情緊急,陳久同說如果事後他還活着,便告訴我一切。

那時候,他似乎就知道自己可能會死。

只是當時我沒多想。

……

(本章完) “他怎麼死的?”我猛的盯向夜遊神。

陳久同,我喊他久叔,在洪村看着我長大,人其實挺好的,他做擡棺匠平時除了做棺材,就是接白喜事擡棺的活。

擡棺匠屬於力行,除了主家會給一份擡棺的費用之外,往往走的時候還能帶上一包零嘴。

小時候我和洪村的小夥伴特別嘴饞,陳久同一回村我們就找他要吃的,他自己沒兒沒女,就把零嘴分給我們吃。

洪村的大人們覺的陳久同擡棺的活計晦氣,不願親近他,但小孩子可管不了那麼多,都親熱喊他久叔。

總之,挺不錯的一個人。

自己本以爲馬鎮事了就可以等着陳久同來找我了,告訴我他背後的人,還有當初洪村一些事的細節。

結果他卻突然死了!

我本能的想到了謀殺,陳久同既然能在那麼多魔物的環繞下走入馬鎮,把輪迴盤交給我,那他就不太可能死在魔物的爪下。

“我也不知道,等我收到消息之後,他已經喝過孟婆湯了。”夜遊神眉頭緊皺。

“你主子乾的?”我盯着夜遊神,咬牙道。

www☢Tтkan☢¢ o

陳久同是酆都大帝的棋子,既然是棋子,那就代表隨時可以用來犧牲,可以用來放棄。陳久同之前弄不好就是猜到了自己會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局。

亦或者,輪迴盤的丟失讓酆都大帝遷怒於陳久同,所以殺了他。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什麼答案了,就算有,也可能是借刀殺人。

我承認這樣的猜測有些陰暗,但完全合情合理。

“我也不知道。”

夜遊神臉色變幻了一下,搖搖頭:“但我可以向你保證,大帝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害人,否則輪迴盤也不會認它爲主。”

“少來,你跟它纔多少年,它的曾經你瞭解多少?小恩小惠自然可以講一講原則,但涉及到大目標,誰敢保證它一如既往?”我立刻反駁。

世間之事說句心涼的話,很多時候所謂的原則不過是背叛的籌碼太低。一旦涉及到大的紛爭,誰都不值得信任。

酆都大帝放棄地府帶着輪迴盤轉世,肯定是有大圖謀,陳久同作爲棋子,一旦覺得不合用了,最後的處理方式就是讓他徹底消失。

“馬春,你想多了!”夜遊神和我嚴厲的對視,毫不退讓,在它心目中,有知遇之恩的酆都大帝是信仰。

“我倒是希望是我想多了。”我氣急,一個曾經那麼熟悉,又屢次幫過我的人,就這麼死去了,心裏發堵。

“不管你信與不信,大帝不是那種人。”夜遊神道,但眉頭卻依然沒有鬆開,顯然心裏也想不通。

頓了頓,它又道:“這件事我會繼續調查,但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來之前已經調查過了,陳久同陽壽未盡,是要打入地獄呆到陽壽盡了之後才能投胎的,但它卻被判官直接打入輪迴殿喝了孟婆湯。”

“那還用想,肯定是大帝授意!”我立刻道。

夜遊神依舊辯解,說:“這裏面一定有隱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直接。”

我懶得理它了,說:“隨你便,哪天我逮到它,看我怎麼審它!”

酆都大帝雖然轉世,而且非常的隱蔽,但它應該是沒什麼實力了。記憶可以有,但實力是絕對不可能帶着輪迴的。輪轉盤和輪迴儀在陰魂投胎之前,會吸光所有不屬於陰魂本體的能力和力量;這點毋庸置疑。

氣頭上,我想起了白香月曾經對地府白無常說過的一句話:人道不公,我便殺盡世間之人,天道不公,我便掀了這天!

酆都大帝如果真的害死了陳久同,那就別落在我手裏,否則要它好看!!

夜遊神沒法接話了,沉默了一下

,盯着我,道:“你有沒有發現自己身上的有什麼變化?”

“什麼變化?”我微微一愣,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要說變化,自己的實力最近在不斷的在增強,已經超越瓜哥,快進階一百八十年道行了,兩百年次目關口指日可待。

“還記得我以前跟你說過,你身上的因果和業火很重嗎?”夜遊神盯着我,打量着問。

我點點頭,說知道。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這事當初困擾了我很久,贔屓說我業火太重不能回村,否則業火會順着因果燒向洪村,給洪村帶去災難。而很多身具法力的人見我都躲的遠遠的,說話也往往說半截,諱莫如深。

甚至一些算命行的人一抹我的骨像,頓時嚇的魂不附體,說什麼也不肯說了,逃也似的跑了。

夜遊神頓了一下,說:“你身上的業火,熄滅了。”

“什麼?確定?”

我瞪大了眼睛,腦子裏頓時一團漿糊,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在殺戮中誕生 好好的業火,怎麼突然熄滅了?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一時間驚疑不定起來,自己身上的東西,不管有用還是沒用,在一起久了就會習慣。

咋一猛子沒了,心裏本能的犯嘀咕。

“確定。”

夜遊神很肯定的點頭,說:“你身上的業火完全熄滅,甚至比普通人還要乾淨。”

“那是怎麼回事?”我心頭直跳,肯定是哪裏出問題了。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和輪迴盤丟失有關。”夜遊神沉吟着說道。

“這算什麼!”

我無語了,又和酆都大帝有關係?亦或者鬼王殿?

“反正你最近最好小心點。”夜遊神道,頓了頓起身,又說:“就這些吧,我消息我會通知你。”說完它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了。

我愣在房間裏,一時間心虛萬千。

想了想我立刻撥通了苗苗的電話,把事情和她說了一遍,讓她幫忙參考參考。

可苗苗也說不上個所以然,道:“阿春,業火這種東西是我們奇門之人最懼的東西,一旦沾上,滅都滅不掉;業火沒了,對修煉絕對是個好事情;但夜遊神的話也不錯,小心爲妙,如果不行就先回川東吧,泰山上你孤零零一個人,我不太放心。”

“業火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追問。

“業火就是因果。”

“那因果呢?”

“因果很複雜,誰也說不清,比較通俗的說法是,因果是命,是運,是羈絆,是天地意志的體現。因果太重的人往往命運多舛。”苗苗道。

我聽完,眉頭皺的更深了,雲裏霧裏的。

不過因果就是羈絆這點貌似沒錯,自己身上的枷鎖實在太多了,太多莫名其妙的東西朝我衝過來,應接不暇。

可問題是,這因果好好的怎麼就沒了?

難道是因爲我丟失了輪迴盤,所以一切都結束了,與我無關了?

曾經一系列詭事也離我遠去了?

我甚至想到,自己是不是可以回洪村了?那個假冒我的馬春,是不是就該消失了?

因爲贔屓說過我身上的業火太重,會燒向洪村,既然業火已經完全熄滅。那我不就可以衣錦還鄉,光宗耀祖了?

我本能的有些小激動起來,跪別父母已經快三年了,思念刻骨,還有馬家亮,馬勇……等一衆本家的小夥伴和兄弟,還有那個生我養我的村子、家!

“阿春,要不你還是回川東吧,等過了一陣再回泰山,不要冒險。”苗苗關切的對我說。

我腦袋糊糊的,順着答應了一聲,苗苗又叮囑我我幾句,便掛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久久不能

平靜,曾經做夢都想解除的一系列纏身的詭事,竟然就這樣結束了?自由了?一切來的毫無徵兆,甚至正是高潮的時候,太詭異,也太匪夷所思了。

輾轉反則到了第二天,我立刻拉着胖子下山,什麼紫氣東來全丟到一邊去了,找了山下最富盛名的一個算命先生算命。

業火熄滅了,那自己的骨像豈不是也應該有所改變?

既如此,那就找一個人驗一驗。

“聽聲音,是位小哥,請問測字還是摸骨?”

算命瞎子姓秦,叫秦八卦,是泰安一帶最有名的算命先生,是周建兵推介的,情報系統有收集他的資料;收費相當不菲。

“摸骨!”

我毫不猶豫的伸出了左手。

秦八卦笑吟吟的托住我的手,左手一捏,準確的捏住了我的中指指尖,然後右手時摸時捏時點,從手背沿虎口上翻到手心,再往上延至手腕,一翻,又下至手踝,最後捏住了我的脈。

“嗯。”

接着,他緩緩點頭,道:“小哥骨像驚奇,福緣深厚,命中貴人無數,但三十歲之前會有一劫,如能度過餘生便能順風順水,富貴有加。”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不是他話裏的內容,而是他終於沒有被嚇跑了。此前所有給我摸骨算命的人,只要有本事的,都是一摸就嚇的皮鬼尿流,連卦金都不要了。

我心裏不免開始狐疑起來,萬一他是騙子就上當了,於是便試探着問:“秦老先生,那我的姻緣如何,將來的後代又如何?”

“哈哈。” 天才庶女:王爺,我不嫁 親八卦一摸鬍子,笑道:“剛纔說了,小哥福緣深厚,命中桃花不斷,雖然有些困擾,但都不會形成桃花劫,如能真心實意相待,結局會美滿的;至於子嗣,你手骨子像單紋,恐怕祖上是三代以上單傳,不過到你這就結束了,老來的天倫之樂,不必焦心。”

我聽完,沒法再懷疑他的實力了。

很準!

自己桃花運確實不斷,苗苗、毒蝴蝶、甚至還有施小媚,如果白香月也算的話,那就是四個了。她們個個都不普通,不是什麼爛桃花。

再有自己祖上也確實是三代單傳,我爺爺就生了我爸爸一個。

說來也奇怪,我高祖名下的所有子嗣都開支散葉,就除了我爺爺!

像馬家亮和馬勇兩個本家兄弟,他們可都是親叔叔姑姑一大堆。

就我家,孤零零的!

接着,秦八卦再說些什麼我已經基本聽不進去了,給了卦金之後便和胖子離開了。結果很明顯,夜遊神沒看走眼,自己身上的業火確實熄滅了。

之前的念頭又在我腦海升起來——回家!

但我左思右想,沒衝動,因爲這件事還得謹慎。

事後,我也慶幸當時自己選擇了謹慎!

因爲僅僅一天後,周建兵便派人送來一封信,說是從一家時光旅行公司寄給我的,信封上面寫着讓我親啓。

所謂時光旅行公司其實就是代辦,比如有做父母的人得了癌症要去世了,他就可以提前給自己的孩子寫好信,再委託時光旅行公司在孩子每年生日的時候寄出一封。

我接過信封后心頭一跳,上面的字跡,赫然是陳久同的!

換句話說,陳久同是在活着的時候寫了這封信,代辦公司等條件觸發後,這封信便出現在了我面前。

而觸發條件很可能就是:他死了!

我急忙拆開信件,裏面只有不長的一段話:小春,我是久叔,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久叔可能已經不在了;久叔不能告訴你太多,但你一定要記住,在事情徹徹底底的水落石出之前,不要回洪村,連靠近都不可以,切記!

……

(本章完) 看完信我渾身一震!

本以爲自己業火熄滅,可以回洪村了,卻不曾想陳久同讓我不要回洪村。

以前自己晚上還可以回去的;現在徹徹底底的回不去了,連靠近都不行。

我不明白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樣的隱祕,但陳久同活着的時候給我留了這麼一封信叮囑我,絕對是大事情。他肯定知道些什麼,而且一定和輪迴盤還有酆都大帝有關。

想了想,我立刻打電話讓周建兵去查那家“時光旅行公司”,他們一定見過陳久同,至少要知道這封信寫下的時間。

周建兵應了一聲,說這家旅行公司的註冊地在西部,他的網絡還沒有延伸到那邊,需要一點時間。

我讓他儘快。

放下電話後,我沉吟起來,陳久同背後的連着酆都大帝,這件事雖然出乎意料,但卻是一個窺視酆都大帝動機的窗口。

陳久同到死也沒把酆都大帝供出來,肯定是有所顧忌,要麼是關於他自己,要麼是關於我。

如果是前者,夜遊神之前的話就有幾分可信度,如果是後者,那肯定和酆都大帝的動機有關。

不過這一切我都需要確定一件事:酆都大帝是不是幽靈。

沒二話,此時正好是半夜,我立刻拿出手機給久違的幽靈號碼發了一條短信:你在身邊我監視了那麼久,應該稱呼你爲幽靈,還是大帝?

令我震驚的是,短信“叮”的一聲,竟然發送成功了,顯示對方已收信。我不由提高了精神,仔細感應這周圍的一切,沒一絲風的涌動、房樑上蟑螂爬過的聲音,外面的樹葉脫離枝條落下……幽靈號碼能受到短信,說明的它就在身邊。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我現在嚴重懷疑自己和幽靈之間發生的所謂號碼、短信、電話,不過是一種幻覺,不是真實存在的。

因爲每次聯繫完幽靈號碼之後,所有的短信都會自動消失的無影無蹤,號碼倒是還在,但那是我自己儲存的。

而能讓我在清醒的時候產生幻覺的,一定是非常厲害的存在,或者非常神奇的物品。如果幽靈就是酆都大帝,那就是輪迴盤莫屬。

但讓我失望的是,我沒有覺察到任何可疑的波動,一如既往。

“叮!”

這時候,手機想了一聲,來短信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