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緩緩走到門前,整理了下衣衫,現在應該沒有危險了。

推門而入,頓時一股灰塵撲面,嗆得夢天直接打了個噴嚏。

「看來,真的是很久沒人住了啊。」入眼處,是一張圓形石桌,石桌周圍圍著四張橢圓形石凳,而其上的灰塵,卻是足有一寸后。

一步踏進,夢天便是極為無語的發現,這地面上的灰塵,竟是足有一尺厚,直接便是沒過了自己的腳。

而夢天的目光,卻是在此刻轉向了右邊靠窗位置的那張床上。

在床榻之上,一具枯骨盤膝而坐。在枯骨的身上,披著一套金袍。金袍應該是一件靈器,否則也不可能這麼多年也不腐朽。

而夢天則是緩緩邁開腳步走到了床邊,仔細打量起了這具枯骨來。

枯骨自坐化之時,依然保持著雙手結印的狀態。但是看其眉心處的那道裂縫,夢天便是知道了眼前之人為何坐化。

至尊晉陞天劫三境,首先經歷的是人劫。而人劫所要經歷的,便是七情六慾之劫。

而看這坐化的姿態,眉心碎裂,明顯是在渡情劫。至於是哪一情,夢天便不得而知了。


而夢天的目光在移動間。卻是看到這具枯骨身後的牆壁上有著幾行字。

夢天將枯骨移開,然後便是仔細閱讀起了其上的字跡。

夢天對於古文頗有研究,所以一眼便是認出了這些文字是三千年前的龍朝所創立的龍文。


「吾乃龍朝帝皇,天邪至尊也。百年前平定西大陸,收其疆域;南定夷蠻,收服四海;北平萬國,成就千秋霸業。然,吾之修為,卻依然停滯於半步人劫。」

「身體健帥,已知大限將至,心情焦慮,匆匆交待王朝事務於臣子,遠赴西海,閉關靜修。人劫七情,兼以六欲。如今六欲已過,唯七情難解。七情六情之艱難,實為不易。」

「唯嘆,人之常情,卻難逃兒女私常,愛戀之心。余歷時兩百零八年,卻仍難渡。已知大限已至,哀哉!惜最後靈力,教化劍齒王幼崽,尋覓有緣人,送至余居,受吾之心法,繼吾之心愿。附,創世聖卷殘冊,鑄無上業道!後輩,萬不可居心自傲,潛心修行,切記,切記!」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昨晚的更新推遲到了一點十分,各位,實在是抱歉。因為17k的網站怎麼說也進不去,到一點多才能進去。所以在這裡,對於各位等更的朋友,我再次鄭重的道歉,對不起!yy:54273877等著你們的到來)夢天的目光略顯震撼的望著在石床上坐化的枯骨,目光之中,有著濃濃的敬畏之色。

從夢天所看到的那一小段記憶中,他得知,這位天邪至尊乃是龍朝的開國皇帝。一生征戰大陸上千年,但卻天賦有限,一直停滯在至尊巔峰之境。

但是對於他的戰爭策略和戰場謀略,可是當時世間公認第一人,天下第一才子。

南征北戰,西平東俯,可謂是大小戰役不下上百萬次。但是就在建立龍朝之後的第四年,他便是失蹤了,只留下小太子一人,由眾大臣輔佐上位。

但是這個小太子生性頑劣,貪圖花酒之色,成不了多大氣候。所以現在的龍朝,已經變成了西大陸的一個國家,而不再是統治大陸的王朝。

只是夢天沒想到,這位一生都是無比輝煌的龍朝皇帝,竟是在此處坐化了去。

若是算算時間,正好距他失蹤四百七十多年。

夢天後退了幾步,便是對著這具枯骨拜了下去。說實話,對於這位龍朝帝皇,夢天在心裡還是極為敬重的。

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強者輩出的古時代,僅僅憑藉至尊的實力便是能夠統一大陸的。這所需要的,不僅僅是雄才大略,更需要勇氣。

然而,就在夢天恭恭敬敬的行了個晚輩禮剛剛起身之時,一道亮光自天邪至尊胸前穿透衣服而出,不待夢天反應,便是直接透過他的皮膚和骨骼,進入了他腦中的靈海內。

「額……」夢天痛苦的抱住了頭,直接便是躺在了地上,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來。

「咦?小天啊,你這是弄來了一個什麼東西?」夢無忌看著闖進靈海內的白光,有些感興趣的站起身,緩緩走了過去。


走近一看,夢無忌的眼睛便是再也沒有離開過白光。

「咕……」夢無忌狠狠咽了口唾沫,「小、小天,你看看這是什麼?」

夢天腦袋的刺痛也僅僅只是持續了一會兒,現在已經好多了。

疑惑的拖動神識,夢天便是來到了靈海之內。緩步走到發獃的夢無忌身邊,夢天也是疑惑的將頭轉向了光團。

「這、這是……」

夢天不可置信的看著那散發著溫和白光的玉色捲軸,在其上,雖然沒有任何字跡,但是夢天卻是欣喜若狂。

「無忌,難道這就是無字天書的殘卷?」夢天伸手將玉色捲軸拿在了手裡,一道道溫和白光自捲軸之內散發而出,令得夢天舒服的微閉上了雙眼。

「是與不是,把上一卷拿出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夢無忌微微一笑,手印變動間,又是一道散發著溫和白光的白色捲軸浮現而出。

捲軸剛一出現,便是與那玉色捲軸建立起了聯繫。一道道白光自兩個捲軸內散發而出,然後他們便是在夢天和夢無忌驚喜的目光中,緩緩合二為一。

一道強烈的光芒散發而出,在那光芒之中,有著極為龐大的神聖之氣。

「自古天地創世以來,洪荒延續,不知持續幾時。幸天地有靈,創造蒼生。人族卻是這眾多種族之中唯一接受天罰者,因獲統大陸之許可權,迅速崛起,自古能人輩出無數。」

「唯有一人,名曰創世之帝,以無上神通,分列大陸,成東、西兩大陸,外加南方蠻夷之地,北方烈焰平原。中部一十二島,建十二宮殿,名曰皇道十二宮,供天、供地、供道、供神、供魔、供妖、供鬼、供人、供心、供魂、供靈、供天下蒼生。」

「創世聖帝再創無字天書創世聖卷,留於後輩有緣者參悟。得創世聖卷,參悟創世聖道,登天道王座,統天下鬼神,鑄無上業道!後者,既得創世聖卷,便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萬不可誤入魔道、妖道、鬼道。卷終,莫忘!」

「呼……」夢天和夢無忌同時長舒了口氣,緩緩壓抑下心中的震撼和激動。

得創世聖卷,掌天道規則,鑄無上業道!

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皆可以看到對方眼中的激動之色。這,不正是夢無忌和夢天前世所追求的么?如今機遇近在眼前,甚至已經送到了自己的手裡,敢問放在誰身上,有哪個不激動的?

「嗡……」

創世聖卷再次發出一聲嗡鳴,夢天和夢無忌的目光同時投了過去。

本來殘缺的弒天劍那一頁,也是在此刻緩緩修復,幾行大字,自創世聖卷之上閃現而出。

「弒天劍,乃為魔皇坐化之前,用自己雙眸、骨骼以及心血所煉,可斬天,可破地。攜創世聖卷者,持弒天之劍,則天地之大,任你縱橫。天道無上,任你戰盡!」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句話,但所帶給夢天和夢無忌的,已經是太多太多了。

「無上業道……哈哈哈……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啊哈哈……」夢天毫無形象的放聲大笑了起來,似乎要把前世的艱辛全部發泄出來一般。

「白痴……」夢無忌淡淡的罵了句白痴,手一揮,創世聖卷便是消失了去。

「還想著無上業道呢,等你什麼時候重歸至尊業位再說吧。」

「額……」夢天狂笑的聲音一滯,然後便是無奈的低下了頭。

「重歸至尊業位么……不急,兩年之內,我一定會達到那個地步的。」

夢天這一句話說出來,要是被其他強者聽到了,恐怕那些強者便會直接吐血了吧?

兩年之內成就至尊業位?這在常人眼中,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是那種妖孽,十年之內也是達不到那個地步。

但夢天卻說出了一個兩年,這不僅是他對自己天賦的認可,更是對自己前世經驗的信心。

「兩年、呵呵……看來你挺有信心啊。」

夢無忌明顯也是怔了一下,但旋即莞爾。

「那麼,回歸至尊之路,就從這個小島開始吧。這裡的天地靈氣,可是極為充沛的阿!」

或許是因為有結界的緣故,將這片小湖之內的靈氣封印在了這裡。經歷了數百年的凝聚,這裡的靈氣,已是濃郁成了霧狀。這一點,從湖面上飄蕩的如雲彩般的霧氣之上便可看出。

而夢天自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個修鍊的好地方,畢竟像這種地方,現在的大路上沒有被佔據的,可不好找啊。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清晨,如墨的夜色漸漸褪去,第一縷陽光在天空中滑過,將沉睡的天權峯在沉沉的睡夢中喚醒。曦晨睜開雙眼,揉了揉半開半閉的眼睛,穿上衣服,緩緩地走下牀來。

“奇怪,怎麼我好像覺得師父昨晚在這兒?難不成是我做夢了?”曦晨晃了晃尚未徹底清醒的腦袋,“大概是這幾天修煉太累了吧!”曦晨慵懶地伸了個懶腰,徑直向洞外走去,“今天一定要更加努力修煉,把‘愈光術’運用精通!”

曦晨先去了一趟天權峯的側廳,此處是天權峯衆弟子用餐的地方,他找劉逸鴻師兄借了一個小布包,取了一些乾糧,用小布包兜着,便朝着柿子嶺走去。那裏的天地元氣相當充沛,自己雖因那炙熱的石臺,而吃了一些苦頭,但好在效果還是不錯,體內的元力着實凝練了不少。

柿子嶺上的平臺依舊灼熱異常,曦晨不停地運轉體內元氣,手掐劍訣,不厭其煩的一遍遍施展着“愈光術”,直到體內元力宣告枯竭時,方坐下盤膝吐納。待元力恢復之後,接着起身繼續修煉。從早到晚,曦晨除了吃點兒乾糧以外,沒有休息片刻。

曦晨體內的元力枯竭了四次,傍晚時分,當落日從一片蒼茫混沌的雲層中露出來時,他終於將“愈光術”練成。曦晨張開四肢,平躺在尚留有餘溫的石臺上,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在逆境中獲得成功的喜悅,這種苦盡甘來的感覺,是很多從小一帆風順的人所無法體會的。

“曦晨哥哥。”林宛兒嬌小的身影又出現在了石臺的盡頭。曦晨坐起身來,衝着她無力地揮了揮手,不經意間扯疼了痠痛的肌肉,嘴角也是一陣抽搐。

林宛兒手裏提着小木籃,像個鄰家小妹一樣乖巧地走了過來,她又像昨日一樣,將飯菜取出,整整齊齊地平放在地上。曦晨此時也是餓了,帶來的乾糧又已經吃完,如今見有飯菜可吃,忙不迭地站起身,快步踱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林宛兒的前面。

“咦,今天蘭姨做的菜怎麼看起來怪怪的?和往常的好像不太一樣。”曦晨低頭看了看盤中的飯菜,深深蹙起了眉頭,只見那蔬菜切得大小不一,有的拇指般粗細,有的卻細若蚊足,顏色也不像昨日的那般鮮豔,而且有的菜還泛着丁點兒黑色的泡沫。

“曦晨哥哥,你餓了吧!快吃吧!”林宛兒神色一緊,一邊催促着,一邊殷勤地遞上筷子。曦晨也沒有多想,夾了一大口菜放入嘴裏,宛兒眼巴巴地看着他,可愛的小臉兒上滿是期待。

誰知曦晨的臉瞬間由平靜變得扭曲,青了又白,白了又紫,他一手捂住嘴巴,另一隻手迅速地將水壺從林宛兒手中搶過,咕嘟咕嘟地朝口中拼命地灌着,像是吃了什麼難以下嚥的東西。直到一壺水全部都喝盡,曦晨方纔鬆開了緊皺的眉頭。

“這個菜,難不成是……?”曦晨表情複雜地看着林宛兒,他的心裏此時也是有些不確定。

“嗯。”林宛兒點了點頭,“今天娘不在家,她去七師叔的玉衡峯作客了,所以我就親自下廚給你準備晚飯。”說道這兒,林宛兒期待地看着曦晨,身子前傾着詢問道:“曦晨哥哥,你覺得味道怎樣?我知道可能沒有娘做的好吃,也應該不錯吧!”

“這個、那個,味道的確很特別。”曦晨苦着臉,心有餘悸地看了看那幾盤菜,“宛兒,你在裏面加了什麼佐料啊?”曦晨突然擡起頭來問道,不知爲何,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也不太清楚。”林宛兒用小手託着腦袋,若有所思地說道:“我從娘臥室裏的小櫃子中找到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佐料,但想想這些調味的東西,應該放得越多,菜就越好吃,所以我每個都放了一點,我倒是還記得有幾個名字,好像叫做什麼元參、龍膽、白果、砒霜……”

聽着林宛兒如數家珍地報着一株株藥草的名字,曦晨的臉都變的綠了,“我的小姑奶奶,你把我當豬來喂呀?再說,這些東西連豬都沒法吃啊!”

當曦晨聽到“砒霜”二字的時候,再也忍耐不住,屁股像是被火燒了一樣,“嗖”的一聲衝到後山的水潭邊,喝了一肚子潭水,然後趴在地上拼命地嘔吐,“竟然在菜裏下毒!這分明是想要我的命呀!”

幸虧這次曦晨吃的比較少,再加上他爲自己施展了“愈光術”,臉色不一會兒便由蒼白變得紅潤,可他再也不敢去多吃一口。

“曦晨哥哥,我做的飯菜很難吃對不?”林宛兒見曦晨這般反應,淚眼婆娑,猶如一枝梨花春帶雨。

“其實也不是。”曦晨支支吾吾,林宛兒這個樣子,弄得他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人家一個小女孩,辛辛苦苦地爲自己做飯,雖說實在是難以下嚥,可對方的一片苦心,自己怎麼也不能辜負呀!但如果讓自己像昨日一樣狼吞虎嚥的吃完,那是萬萬不能做到的。自己雖不懼死亡,卻也不願死得如此窩囊。

曦晨舉着筷子,始終鼓足不了勇氣再去吃一口。林宛兒看他哭喪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哇”的哭出聲來,連籃子也不拿,轉身哭着向山下跑去。

“宛兒,你等等我!”曦晨來不及收拾地上的餐具,便向林宛兒追了過去,石臺上就只剩下幾個裝着菜的盤子和一個小竹籃,被孤零零地遺棄在地上。

有幾隻烏鴉墜落在石臺上,圍繞着盤子踱來踱去,眼看四周無人,一隻膽大的烏鴉悄悄地走上去,朝盤子裏輕啄了兩口。還沒等其他的烏鴉上前,這隻烏鴉便哀鳴一聲倒在地上,兩隻爪子朝天,羽毛灑落了一地。嚇得其它烏鴉一鬨而散,在空中不停地盤旋,卻再也不敢飛落在石臺上。

盤子旁又多了一隻烏鴉的身影,伴着寂靜沒入黑暗。夜逐漸靜得深沉,靜得可以聽到露水從花瓣滴落的聲音。 (yy:54273877…上午九點之後,晚上八點之後,等著你們的到來)夢天自木屋內緩步走出,溫和的陽光投射在身上,雖然樣子有些狼狽,衣服上滿是灰塵,但是夢天的嘴角卻是掛著一抹淺笑。

在得到完整的創世聖卷后,夢天的心情無疑是大好。現在的夢天,就連走起路來,都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不得不說,一個人一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心態必會變得更好。而夢天便是這種例子,更何況這還是他兩世的願望呢?

踏著輕快的步子,夢天緩緩走到了湖邊,而劍齒王傑諾斯也是遊了過來,目光複雜的看著夢天。

「你得到了?」傑諾斯猶豫了一會兒,終於是問出了心中的問題。

夢天看著傑諾斯,tian了tian嘴唇,一臉壞笑。

「不知道把你做成烤魚,味道會怎樣?」夢天一個跳躍,便是對著傑諾斯撲去。

傑諾斯身體在水中靈活的一閃,夢天便是撲了個空,直接摔入了水中。

夢天通過了考驗,又得到了無字天書,這結界內的重力壓制也是再度消散了去。

其實,就算現在它沒有消散,對於夢天來說,也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噗……」夢天吐出了一口湖水,便是將目光惡狠狠的轉向了傑諾斯。

「你這傢伙,明知道有古怪對不對?」

「唉……這怎麼能怪我呢?要怪就怪你自己笨,誰讓你不小心一些呢。」傑諾斯翻了翻白眼,然後便是圍著夢天遊了起來。

「我就納悶了,你這傢伙怎麼可能是有緣人呢?看著也不像啊?」傑諾斯仔仔細細打量了幾遍夢天,搖了搖魚頭,顯然有些納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