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你是?”路森不由的疑惑的問起來。

“路爺爺,您忘記了嗎?二年前混亂之城,一個對你許下承諾小孩,對了,他還欠你兩個綠星幣的車錢,想起來了嗎?”洛凡見他不記得自己了,提醒道。

“路爺爺,謝謝您,您放心,我在城裏找到工作,以後努力掙錢,一年內加倍的去路家村還給您!”“這是我洛凡的承諾,只要不死絕不食言,還請您務必相信!”路森經過提醒,當年的記憶一下子涌了上來。

“你,你是當年那個小孩洛凡?”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的問了下。

“是的,路爺爺,因爲當年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來晚了,對不起!是洛凡失信了,不知道您還有什麼心願未了,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會推辭。”

看到氣息越來越弱的路森,洛凡有些愧疚的問道。 咳,咳

路森咳嗽了兩聲,嘴裏不斷的涌出了鮮血,他也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轉頭看向了不遠處地上,被黑狼噴出的鮮血淋醒正望向自己,朝這裏爬過來的孫女,眼光中充滿着不捨的憐惜!

“小夥子,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現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孫女曉語了,咳咳,雖然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咳咳,但還是想把她託付給你,希望你不要拒絕,我只是希望她能平安的活下去,小夥子,不,洛凡公子你能答應老頭子這最後的要求嗎?咳咳。”

洛凡沒想到事情成了這個樣子,當初欠了兩綠星幣,現在自己來還賬了,卻成了要照顧其一個活生生的孫女一輩子,這事他可不想答應,他這個人輕意不會承諾什麼事情,但是隻要答應了,就算是錯的也要做到,人無信不立!這是他做人的原則,可是看到路森那充滿希冀的眼神,拒絕的話還真不好說出口,怎麼辦呢?洛凡糾結的想着。

路森的氣息越來越弱,不在說話,也不去看自己的孫女,就這樣一直盯着洛凡,他也是沒有辦法了,洛凡是他最後的希望,實力高強不說,關鍵是重承諾,那件自己都早以忘卻的小事情,這個年青人卻依諾來還,他相信面前這個人的人品,他在等洛凡的回答,要是對方不答應他不會怪洛凡,但會死不瞑目!

重生細水長流 ,對着他點了點頭,心道:罷了,誰讓自己當年受過路老頭的恩,又承諾必還人情呢,人情債果然是最不好還的,唉。

路森看到洛凡終於點頭了,臉上困難的擠出了笑容,這纔看向了爬到身邊的孫女,努力想擡起僅有的那隻手,似乎是想再摸一下對方,可是還沒擡到一半就落了下去,閉着的雙眼流下了他最後的一滴淚,再無聲息。

“爺爺!嗚嗚。。。。。。”

路曉語剛纔也聽到了爺爺最後所說的話,她也知道爺爺就快死了,咬着嘴脣流着淚沒有打斷爺爺交待遺言,她想知道爺爺要留給自己什麼交待,可是沒想到,等到的卻是爺爺臨終前的笑容,她知道那是爺爺放心了,邊上這個自己不認識的人爺爺把自己交給他,爺爺放心了,爺爺相信他!她是聰明,是明白爺爺最後那笑容的意思,但不代表她能一下子接受爺爺死去的事實!現在的她在也忍不住痛哭,大叫了起來。

洛凡身爲刺客早已經見慣了身死,現在又不得以攤上這麼個人情債,心中鬱悶非常,看到身下那因失去親人,不斷痛哭的少女,皺了下眉頭張口說道:“人既然已經死了,你哭也無用,跟我走吧!”

“你!我雖然不認識你,但爺爺把我交給了你,說明爺爺覺得你能照顧好我,既然爺爺相信你,那我就相信你!但是我沒想到你這個人這麼無情,爺爺剛剛慘死屍骨未寒,你就要帶走他唯一的親人,不知道人死入土才爲安嗎?!你到底是不是人呀!啊?”


聽到洛凡馬上要離開的話,路曉語瞬間怒了!大聲對其咆哮道。

洛凡可沒想過這個,人死都死了,入不入土有什麼關係?把人殺了難道還要給其埋上?不知道公子我現在正鬱悶你的事嗎?算了,看在她剛剛失去唯一親人的面子上,不和她計較了,心裏是這樣想的但嘴上卻輕輕的說道:“這樣呀。。。。。。”

擡起頭,看着對面的人羣,靈光一閃便有了主意。

“對面的人聽着,如要我把圍着你們的人全殺了,也算是救你們一命,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厚葬路森?” 總裁的逃妻

“公子放心!我們一定會厚葬路森村長的,你不說我們也會這樣做的。”一個村民高聲回答。

“是呀,是呀,你不說我也們也會這樣做的,公子你就放心吧。”許多人也馬上跟着附合起來。

村民是面帶喜色的亂哄哄的說着,外圍的星狼幫衆人可心都涼了,一聽到洛凡有把他們全殺了意思,頓時就有反應快的四散逃去。

洛凡聽到村民的回答,看着幾個快速逃跑的星狼幫嘍羅,嘴角一翹,消失在了原地。

啊!

一聲慘叫過後,洛凡回到了原地,這次他沒在說話,伸手拉起了還在地上哭泣的路曉語,閃身不見了。

噗噗噗。。。。。。


直到這時三十多個人體倒地的聲音纔不斷的響起,洛凡現在的速度對於幾米外的星狼幫星將以下的衆人來說,幾乎和瞬移差不多了,通過三十個人的慘叫同時傳出,就可以看出洛凡對他們相當於同時秒殺。

“啊!全死了呀,太可怕了,實在是太可怕了!”

“是呀,路森村長什麼時間認識這麼可怕的強者呀!”

“最可怕的是那少年的年齡!看樣子也就剛剛成人吧,你們看到了沒?”

洛凡和路曉語消失後,看着四周滿地的星狼幫屍體,村民們紛紛議論了起來。

“好了,好了,大家別在那感嘆了,快點把村長厚葬了,趕緊各自逃命吧,星狼幫這些人沒回去,一定會在派人來的,下次可沒人在救我們了!”

終於有一個聰明人大叫了起來。

對對對。。。。。。

一語驚醒了震撼中的衆人,馬上村民們便行動了起來,他們沒有騙洛凡就算真的沒有洛凡的出現,只要是能活下來的人也會把死去的鄉親屍體埋葬的,這裏不同於大陸內部,星獸時不時的就會出現,村民們爲了生存像這樣的小山村都是非常的團結,所以人死入土爲安的風俗是必須要遵守的。

離開路家村幾十裏外的一顆大樹下,洛凡看着這個一直深默不語的少女,知道她是在爲不能親手埋葬路森老頭而生自己的氣,也不在意,此時他正在想着怎麼安排她而傷神呢,給錢?多了不安全,少了不夠花,找個地方將其安頓下來吧,她又是一個女孩,還是一個長的美麗的女孩,也不安全,在說也沒有合適的地方,到底要怎麼辦呀,總不能到哪都帶着她不是?唉,這該死的人情債呀!洛凡第一次有了無力感。

“咳咳,那個路曉語對吧,你經後有什麼打算嗎?如果有的話可以和我說說,我能幫的一定全力幫你怎麼樣?”

洛凡不得以腹黑的想着:只要你說出來我幫你做完,那也算是還了路森老頭的人情了吧,對不住了路老頭,總不能讓我娶了你孫女吧,希望你在地下不要怪本公子,嘿嘿。

路曉語聽到洛凡這樣一說,擡起頭來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向了他,也不回答,和她爺爺死前時的樣子一樣,就這樣默默的看着。

我了個去!看到對方盯着自己的眼神,洛凡不由自主的暗罵了一句。

通過路曉語的眼神,洛凡知道自己打錯算盤了,對面這個少女比她爺爺還精!那眼神的意思分明就是:你想幹嘛?隨便幫我做一件事當還完人情,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把我甩了?當我傻子嗎?我就什麼也不說,你走一個我看看?

一看矇混過關是不成了,洛凡馬上面帶嚴肅的說道:“那好,既然你我都是聰明人,這事情總這麼拖着也不是辦法,我們就坦誠相待吧,不過先說好,讓我娶你是不可能的,你也別提,現在輪到你說到底要我怎麼辦吧?”

路曉語聽到洛凡鄭重的一說,眼神也不在那麼怪異了,低下頭深思起來:這個叫洛凡的人,先不說是爺爺臨終指給自己的託付人,自己願不願意也要聽從嫁給他,就單說他表現出來的人品,實力,智慧使一向不服輸的她也不得不佩服!自己一直以爲雖然自身沒什麼修煉天賦,但是論頭腦應該是同年齡段無人出其右,現在看來是自己有些太自大了,通過自己的一個眼神,他就可以把自己所想的意思全都看出來,這人的頭腦可想而知了!你說不娶就不娶呀,你讓我以後怎麼去面對爺爺!在說既然都遇到你了,我還能在看上別人?我可不相信世上像你這樣出衆的少年還會有多少!這麼優秀的男人要是跑了,那我也就不是路曉語了!

一瞬間聰明的路曉語就想明白了所有事,心中便有了決斷,擡起了頭,同樣神情嚴肅的面對洛凡,還是不說話,兩個少年就這樣對視起來。

“你。。。。。。”洛凡最終不敵忍不住張口就要說些什麼。

“我想好了!”路曉語就等洛凡先張口呢,剛聽到一個字就馬上出言打斷了他後面的話,然後帶着勝利般的笑容,看着一臉怪怪表情的洛凡,心道:忍不住了吧,我就不信耗不過你!洛凡對吧,呵呵,不教訓你一下,怎能讓你知道本姑娘的厲害,看你還敢不敢給我給我那樣的強勢!

路曉語臉上一笑,洛凡當下就明白了,還真是不服輸的女孩呀!不過看來路森到是生了一個好孫女呀,還真不是一般人,心計、智慧都是上上之選,他現在甚至想到真娶了她也許也不是太壞的事情,我去!這是哪跟哪呀,自己什麼身份,還有多少事情等着自己要去做?想這事也太早了吧!我這是怎麼了? 路曉語看到洛凡被自己整的臉色直變,心裏那個痛快呀!

“我知道雖然爺爺把我交給了你,但是以前我們並不認識,如果現在就讓你娶我那太不現實了,別說你不能接受,就算你想娶,我還不打算嫁給你呢!所以這點你就不用擔心了。”她說到這裏停了下來,看向了洛凡。

正在走神的洛凡聽到路曉語剛剛說不來的話,心裏一鬆的同是不由的還帶上了點點的失落,讓一個美麗的少女這樣一說,是個男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吧,排出雜念洛凡面色變爲平淡,接着問道:“那你到底要怎樣?”

“呵呵,我當然要嫁給你了,爺爺都把我指給你了,你當時也答應了,我願意不願意也一定要嫁給你的,這點不會改變,就算你反悔了不要我了,我以後也不會再改嫁他人!我當時不管什麼原因沒有反駁,相當於默認了,對自己答應過的事,我雖然是一介女流但必會說到做到!”路曉語看到輕鬆下來的洛凡,心裏不爽馬上又擠兌起他來。

“我去!你有完沒完?很好玩嗎?說不說,不說我就當沒事要我幫助,我馬上就走,哼!”洛凡忍不住爆出了粗口,氣極敗壞的說道。

“好了,說正事吧,不逗你了,首先我剛纔說的話就是我心裏所想,並不是隨便說說的,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公子不但替小女子報了殺親之仇,還救了我的名潔和性命,今生非公子不嫁!你先不要激動聽我說完好不好?”看到洛凡聽到這裏起身就要離開的樣子,路曉語急忙說道。

洛凡看她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一臉的鄭重,想了想,站到了原地也不坐下,如果再聽到廢話,打算馬上離開這個麻煩的少女。

“雖然與公子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知道公子一定不是一個平凡的人,心智,實力,人品都是上上之選,而我只有蒲柳之姿,憑公子的條件未必能看得上曉語,也不可能被曉語所束縛,絕對會離開的,可是曉語仍然希望公子能給我一次機會,公子您可以給我一個目標,就算是曉語無法完成的也可以,這樣至少曉語心裏還有一個念想,還有活下去的動力!不知道洛凡公子可不可以成全?”

聽到路曉語接下來的話,洛凡知道面前的這個少女這次是說真的了,看着她真摯的目光,洛凡可以想到一個再沒有親人的少女,如果連希望也沒有了,那她可能真的會活不下去了,想了想,給她一個希望也不是件很難的事情,事情能這樣解決那就最好了。

“姑娘你也不用這麼悲觀,並不是我自命不凡覺得你配不上我,只是我有我的難處,有些必須去做的事情,而且這些事情還是非常危險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失去生命,真的不能在辜負了姑娘的一生,還希望姑娘能夠理解,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隨你好了。”

洛凡說到這裏氣勢一變,星力爆發,星將級強者的星力頓時向路曉語探查了過去。

“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歲”路曉語如實回答道。

“嗯,我十六歲快要十七了,曉語姑娘,剛纔我用星力檢查了一下你的體質,發現你的星修天賦很一般,以你現在年紀現在就算是加倍努力的話也很難有什麼大的做爲了,考慮到你的頭腦聰慧,不如這樣呀,我給你五十金星幣當本錢,你試着憑你的智慧經商如何?雖然不能成爲強者,但是可以有個體面的身份過上富足的生活,你看怎麼樣?”

洛凡試着和路曉語商量道,他身上也就不到三十金星幣了,考慮到離開這裏傳送門的二十金星幣費用,我也就還有不到十個了,五十個金星幣相當於五千個綠星幣,路曉語如果不是太亂花的話,一輩子也夠花了。

路曉語聽出了洛凡仍舊沒有接納自己的意思,堅持的繼續問道:“那你給我定什麼樣的目標,或者說我要做到什麼程度你才覺得我不是你的拖累,可以接受我?”

“就定爲一萬金星幣吧,如果你能在三年內掙到一萬金星幣,還是打算嫁給我的話,那我就娶你如何?”洛凡聽到了她的堅持,無奈的說道,他心裏暗想着: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這看上去不可能的目標,相信你的出色一定早就引起世家子弟的青睞,哪裏還會記得我,完不成的話,她也就死心了吧,唉。

“好,洛凡公子這是你自己說的話,我們一言爲定!把錢給我你可以走了!”路曉語也不在羅嗦。

“這裏不行,我不放心你的安全,這樣吧,你想去哪裏發展,我先把你送到地方再離開吧!”洛凡雖然早想離開了,但把一個美麗少女丟在荒郊野外的事情,他還做不出來。

“就混亂之城吧!”路曉語一臉堅毅的回道。

既然有了決斷,洛凡也不那種拖泥帶水的人,拉過路曉語就朝混亂之城的方向飛奔而去。

站在城中繁華的街道上,洛凡看着消失在人流中的少女背影,心道:是不是自己太狠心了,她早上剛剛失去至親,現在又變相讓自己給甩了,一天中發生如此大的事情,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都說刺客無情,那是對於毫無關係的人來說的,刺客也是人也是爹生娘養的,也是有自己的感情的,如連基本的良心都沒有了,那他就不是刺客連人都不是了!洛凡良心上的不安,也很正常,這件事情怎麼的說來也是他做的不太地道,但他沒有辦法,只能說他的心夠狠吧!

事情做都做了多想也無意,接下來自己應該。。。。。。眼中寒光一閃,洛凡就快速的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不知道哪位朋友大駕光臨,找我這婦人所謂何事?還請現身一見。”水秀客棧田掌櫃房中傳出一道輕問聲。

洛凡故意的露出一絲氣息,就是讓田掌櫃發覺的,他是回來報復的,也是爲了自身安全來滅口的,如果一下子殺了對方,怎麼能對的起當年她對自己的“照顧”呢,嘿嘿,在說他不知道當年在混亂之城,有多少刺客公會的人見過自己,畢竟當時自己雖然很小心的僞裝,但實力太低了,萬一有別的什麼人監視過自己而沒被告察覺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還是搞清楚了在下手比較好。

“金面惡魔”洛凡說出暗語。

“進來吧”婦人答道。

洛凡開門閃身進去後,這才發現田掌櫃此時也帶上了面具,綠二十八號。

“白三?你來這裏做什麼?接任務不是在此處的呀?”田掌櫃看到面前帶着面具的洛凡開口就問了出來,她也不懷疑有它,知道暗語而又擁有這種特殊的面具的人,是敵人的機率太少了。

洛凡進來時就已經隨時準備出手了,一旦她行爲有異先滅了在說管不了那麼多了,可是聽這田掌櫃一說,他心中暗道:果然!自己魂令的變化,並不是這種小角色可以知道的,也許自己這個小人物的生死,只有那個惡魔大人才會知道吧,誰會在意新人白三的死活呀,死了也沒人關心,這樣就好說了,沒什麼可顧忌的了!時間一長自己的相貌正是變化最快的年紀,自己被認出來的機率就更微乎其微了,哈哈。

想到這裏,洛凡也不說話,只是把面具慢慢的從臉上拿了下來,同時緊盯着對面田掌櫃的眼睛,他要確認自己是不是會在第一時間被認出來,如果不能那這次的試探也就應當結束了,這婦人對自己也沒什麼價值可言了。

田掌櫃看到洛凡摘下面具,眼睛中露出怪異的神情,“白三!你想死嗎!難道你忘記公會的規矩了?”厲聲說道。

“好久不見,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洛凡面無表情不鹹不淡的問道。

“你是?”田掌櫃隨口回答着,好像努力回想着到底認不認識洛凡。

藏刀術!速影星決!閃擊!

洛凡才不管她想不想的起來,只要連田掌櫃都不能一眼就肯定自己的身份,其它的都不重要了,瞬間就發動了必殺一擊。

田掌櫃雙手用力捂着脖子,但依舊擋不住處狂噴的鮮血,眼中分明寫着不甘,不惑!她想不明白爲什麼,一個新人白色面具三號,突然跑到自己屋裏摘下面具問認不識他,然後馬上實力強悍的秒殺了星將高階的自己,她怎麼能甘心!

“我名洛凡。”

背後傳出了她想知道的答案,但是知道答案的她顯然更加的不甘心了,雙眼暴突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洛凡看着腳下死去的婦人,伸手把她的綠色面具收入了魂刃空間,別的什麼也沒動,他知道動作越多,破綻也就越大,只要是和刺客公會有關的事情都要小心在小心,身影一閃離開屋子。

客棧後院另一間屋子中,廚師張文山同樣倒在了血泊中,死法一樣同樣的一擊必殺,不同的是他到死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也不知道爲什麼,更不知道是誰殺了他!洛凡是直接衝進去強殺的,一擊就閃人了。 洛凡有點不知道做什麼了,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隱形人了,楊家的人除了爹孃都以爲他死了,刺客公會的人也以爲他死了,現在唯一的好處就是自由了,基本上是毫無牽掛了,自己的實力當下又不能快速提高,只有靠時間慢慢的積累,組建勢力?自己就一個人,對大陸都不甚瞭解,還不如各處去遊歷呢。

算了,反正也沒什麼事可做,正好三域學院快要招生了,自己就去湊個熱鬧吧。


一來嘛,學院裏都是天賦出衆的少年,多認識點總沒有壞處,向遠了想將來自己組建勢力時也有目標不是?第二嘛,學院裏的青年高手一定是大世家的子弟,通過他們的實力也可以片面的瞭解一下各大世家的實力,第三可以在學院生活中,通過這些子弟瞭解各大世家之間的關係,自己以後最壞的打算就是面對所有大型世家的封殺,這種關係情報就很重要了,洛凡經過思考後定下了自己接下來的計劃。

出了傳送門,洛凡來到了紫耀域的中心主城,紫耀城!之所以選擇這裏他主要還是爲了實力能快速的提高,因爲紫耀學院所擁有的祕境爲星海空間!

星海空間顧名思義,星力的海洋,這個空間的星力密度是全大陸最高的,氣壓也是最高的,星修者在裏面可以用最短的時間來壓縮體內星海的星力,是星將級實力最希望去的地方,不過,雖然對體內星海固態的星王強者無用,但是這地方也不是隨便就可以進去的,只對紫耀學院內部開放,當然還有一些超級世家和公會,一般的大型世家子弟都沒資格進去。

三大學院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底牌,紫耀域星海空間,戰龍域幻星島,無爲域當然就是死亡山脈了,而戰龍域的幻星島是需要星王實力才能進入的,每年特定的時間就可以進入,只要實力達到,並沒有別的什麼要求了,所以洛凡再怎麼選擇也只有來紫耀學院了。

匆匆半個的時間就過去了,隨便住進了一家客棧的洛凡這段時間,每天除了正常的生活外就是閉門修煉,偶爾出去到紫耀城各處走走,憑藉刺客超強的記憶力他現在甚至把一個小衚衕裏有幾棵樹都記得清清楚楚。

今天就是大陸三大學院招生的日子,由於大陸面積廣大,爲了能更好的吸收普通世家天賦少年入學,學院都是開學前一個月就開始招生了,這一個月的前半個月是報名階段,後半個月爲選拔時間,一個月後的今天三大學院纔會正式開學。

早早的洛凡就來到了紫耀學院報名處,他以爲自己就在城裏不遠處住着,來的夠早了,結果看到面前那幾條,不知道什麼時間就排好的一字長龍無語了,暗道:怎麼會這麼多人!難道大陸的天才這麼多嗎?要知道三大學院的招生範圍是:十六歲到十八歲最低七星戰者呀!就算是大陸全民尚武,人們從小就玩命修煉,但不是還有基礎星決等級的限制嗎?

想不明白的洛凡並沒有停留,先找了邊上的一個隊伍排了上去,暗自動轉起了星力開始向周圍的年青人探查起來。

七星,七星,八星,五星,五星,六星。。。。。。

我去!居然還有五星和六星的戰者實力來報名的!這根本就不可能達到標準呀!人家學院的招生人員又不是瞎子,這些人明知道通不過還來做什麼呢?隨便的探查了幾人實力的洛凡更加的疑惑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