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這小狼究竟要帶我們去什麼地方?”張寶寶邊跑便說道。他每一步跨出,在他身邊的葉荒都感覺地面在震動一下,一路跑過去身後樹梢上的積雪刷刷往下落。

葉荒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但是這頭小狼頗具靈性,我們就這樣跟下去吧。”

“上來!”

葉荒突然回頭對姜寒說道。

姜寒一時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不解的看着他。

“不要有無意義的消耗,上來!”

在奔跑的過程中,姜寒跳到了葉荒的背上。葉荒的手抓住姜寒的大腿,揹着一個人緊跟在狂奔的小狼身後。

雖然一個人的重量對於葉荒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姜寒身材高挑基本上與葉荒相差無幾,如果不是這段時間葉荒還發育長高了那麼一點點,只怕要比姜寒還矮上一兩釐米。

現在揹着姜寒的時候,葉荒突然有一種感覺,比起修爲力量,他更迫切的需要提高自己的身高!姜寒也好,吳溫柔也吧,亦或者夏琳夏菲她們這些女生,一個個都是那種身材高挑修長的人,葉荒一米七五的身高,站在她們面前實在是沒有任何的優勢。

如果姜寒和周舟或者李靈一樣小巧可愛,那麼他背起來也方便很多啊。

這個念頭也就是在葉荒腦海中一閃而過,要姜寒真的和周舟一樣,用那樣一副稚嫩的體型和容貌來誘惑自己,葉荒覺得自己一定會慚愧到相死。


跑了將近半個多小時,那頭小狼也有些疲倦了起來,奔跑的速度放慢。

葉荒一手抱着姜寒,一手查看手錶,他們已經被小狼帶到了負責的區域範圍之外,這裏暫時不屬於任何一個執行官所負責的地方,是下一階段才進入調查的區域。

小狼停下的腳步,衝前方叢林發出低吼的咆哮聲。

出現在衆人前方的,是一個山洞。山洞被各種枯枝敗葉所掩蓋起來,洞口漆黑,散發着一股幽冷的氣息。

說實話,這個洞口如果不是小狼一直朝這邊發出咆哮聲,很難被人注意到,就算從旁邊走過也很容易就忽視。

葉荒將姜寒放下來,讓張寶寶和姜寒走這裏等候,自己則跟着小狼慢慢的往洞口靠過去。

“小狼這對洞穴有如此強烈的反應,洞穴裏面肯定有什麼東西存在,你們在這邊望風,我過去看看。”葉荒說道。

張寶寶負責周圍的範圍,姜寒則隨時準備支援葉荒。葉荒跟在小狼的身後,一步步的朝着洞穴走過去。

剛一走進洞口,葉荒就聞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好似夏天的時候在路邊上被汽車壓死後,又被陽光暴曬的死耗子的味道,讓人一陣作嘔。

在冬天的寒冷情況下,這種氣味有所減淡,但依舊十分的明確。

一個洞穴中,散發出這種讓人作嘔的味道來,說明洞穴裏面有大量的死屍存在。

看到葉荒的神情,姜寒問道:“怎麼了?看你一副想吐的樣子。”


葉荒用一隻手捏着鼻子,說道:“不是想吐,是差點就吐了!”

姜寒好奇的靠近了一點,當她聞到那個味道的時候,也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好幾步,她的神情有些怪異,猛吸了好幾口新鮮空氣後說道:“這裏……死亡的味道太濃重了。”

儘管味道讓人作嘔,但是葉荒不得不繼續調查,他利用達摩閉息功,讓自己的呼吸變得十分的緩慢,呼吸節奏變得悠長而緩慢,這樣吸入到肺裏面瀰漫着這種惡臭的氣味也隨之減少。

就算這樣,那麼讓人作嘔的氣味,還是在人胸膛裏凝聚着。

越往裏面走,小狼就越慢,進入到漆黑的洞穴中後,小狼已經渾身瑟瑟發抖,好似如臨大敵一般。葉荒低頭看了這頭頗具靈性的小狼一眼,看到了它眼眸中所浮現的堅定,雖然害怕但是它卻並沒有想要放棄逃跑。

葉荒朝小狼招了招手,讓它過來自己這邊。

看懂了葉荒的動作,小狼一溜煙的躥到了葉荒身邊。葉荒將它給抱在了懷中,同時另一隻手拿出了一個小巧的手電筒,這個手電筒和醫藥包一起,都是執行官執行任務的時候,在安全局裏面隨處都可以拿到的包。

每一個執行任務的執行官,都會習慣離開基地之前帶上一個遮掩的揹包,掛在腰間或者腿上,也不會礙事。

有了光源的照射,葉荒纔看清楚這個洞穴裏的情況。

這個洞穴並非一條直通的洞穴,它有一個小小的彎度,往裏面莫約延伸了七八米的樣子,洞穴的牆壁十分的乾燥,相當適合當做動物的巢穴,說裏面有一隻冬眠的黑熊葉荒都信。

走過洞穴的彎,是一個有七八個平方的巢穴,在這個巢穴裏,葉荒看到了散發着惡臭味的來源。

在這小小的巢穴中,有無數動物的屍體,各種各樣的屍體累積在一起,有的已經只剩下來白骨,有的卻好似不久前才被抓回巢穴中,還有一部分沒有吃完。

在這些動物的屍體中,葉荒就看到了不少青狼的屍體!

這下葉荒醒悟了過來,想必居住在這個洞穴中的野獸,就是殺害小狼族羣的兇手,這頭小狼抓來兔子送給葉荒並不是爲了給葉荒報恩,而是請求葉荒報仇!?

一個野外的畜生,居然也懂得什麼叫做仇恨!

雖然小狼尋着這頭野獸的氣味找到了它的巢穴,可是在這令人作嘔的巢穴中,卻並沒有看到野獸的蹤跡。

就在這個時候,葉荒突然聽到外邊傳來了打鬥的聲音。

“大哥哥,快來!魔物出現了!”張寶寶大聲呼喊到。

聽到呼喊聲,葉荒連忙將小狼放在地上,懟它說道:“你躲在這裏面不要出來!”

好似能夠聽懂葉荒的話一般,小狼嗚嗚的低吼了兩聲。 葉荒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山洞,離開了山洞的一瞬間,葉荒快速的呼吸了兩口新鮮空氣,頓時感覺整個人都活過來了一般。

他看見,叢林之中,張寶寶正在和什麼東西交手,兩人戰鬥引起的動靜很大,不時看到有大樹隨之倒下。

姜寒在一旁並沒有直接上前支援張寶寶,她的能力對付這種沒有什麼意識的野獸,並沒有多大的作用,衝過去反倒是礙手礙腳的拖後腿。

“怎麼回事!?”葉荒問道。


“在你進去不久後,突然將就有一個巨大的黑影朝着我們撲過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張寶寶朝那黑影撞了過來。”姜寒說道:“那黑影看上去有點像是豹子老虎之類的東西,寶寶……不會出事吧?”

論抗擊打能力,葉荒可沒見過有幾個人能夠與寶寶一較高下,張寶寶的異能力最爲出衆的地方就是,即便對手比他強大很多,也無法一時半會之間就將他給解決掉。

“走!過去看看。”葉荒一隻手攬着姜寒的腰。

姜寒同時用手緊緊的抱住葉荒的脖子,兩人貼在一起,葉荒施展輕功,迅速的朝着戰鬥的方向衝過去。

轟!轟轟!!

好似兩輛坦克正在相互開炮,戰鬥的地方不時可以看到雪花四濺,轟鳴的聲音不斷。

葉荒升至半空之中,找到了一棵足足有幾百年歷史的參天大樹上,這棵大樹在整片森林中可以說是鶴立雞羣,站在大樹的樹梢上便擁有了俯瞰一切的高度。

兩人站在樹枝上往下看,只見張寶寶正和一頭足足比他還要高一半的巨型猛獸肉身搏鬥。

張寶寶身高兩米,那巨型野獸的身高至少在三米之外,身長只怕有五六米!

除了大象之外,這個世界上不應該存在這種龐大的生物。

在看到那巨型猛獸的一瞬間,葉荒就很明確的肯定了一件事情,這猛獸,絕對不是自然界的生物!這是一頭使用了進化藥劑的生物,一頭用特殊的方法,壓縮了千萬年進化歷史演變而成的兇獸!說這種東西是妖魔鬼怪也不足爲奇!

看到這頭兇獸的時候,葉荒心中更多的是開心。終於找到一絲線索了,他們辛辛苦苦的在小青狼山搜尋了三天,終於讓他們找到了一絲有可能與雷家有關的消息了!

“姜寒,對付這種東西,你不在行,在這裏等着我和寶寶。”葉荒說道。

時刻跟在葉荒的身邊是爲了能夠幫助到葉荒,姜寒可不是那種不會審視適度的女人,她知道這個時候自己最好的做法就是保證自己的安全,在一旁等候。她點頭說道:“好的,你小心一點。”

葉荒直接從百八十米高的樹枝上一躍而下,大聲對張寶寶說道:“寶寶!我來了!”

那兇獸的張開的血盆大嘴咬在張寶寶的肩膀上,但是他鋒利的獠牙卻無法穿透張寶寶宛如橡膠一樣的身軀,反倒是張寶寶兩隻手死死的抓住這兇獸的上下顎,強行用力將咬住他的怪物的嘴巴給打開。

“不要咬寶寶,很!疼!的!!!”

張寶寶抓住怪物的頭,直接將其甩飛了出去。

怪物在半空中轉了好幾個圈,落在地上。

碰!

地面直接被砸出了一個坑。

葉荒從天而落,一拳砸在了這頭怪物的後背骨頭上。

這一拳打 結結實實,葉荒卻敢感覺自己如同砸在了鋼鐵上,難怪狼虎獅豹都是通透鐵骨豆腐腰,這句話果然說的不錯,打在這怪物的頭部,絲毫產生不了任何的效果。

怪物搖晃了兩下腦袋,衝葉荒發出一聲咆哮。

吼!!!

巨大的吼聲,讓葉荒的耳朵都快要炸開了。


一隻畜生,居然也敢衝自己大呼小叫!?不就是吼聲嗎,好似誰不會似得!

“嗷嗚!!!”葉荒站在原地, 超級點贊系統

他這一聲咆哮,運用上了少林佛門獅子吼的要訣,施展佛門獅子吼需要十分深厚的內力,現在的葉荒怎麼說也是一個半步抱丹境的強者!

一圈圈的聲波盪漾開來,將周圍的積雪全部震飛,以葉荒爲中心直徑十米的範圍內,所有的積雪都一掃而空,露出了森林裏嚴冬枯黃的顏色。

那怪物也被葉荒的這一聲嘶吼給嚇到了,它愣住了半天。

這時候,張寶寶從天而落。

一招泰山壓頂直接砸的怪物動彈不得!

“讓你咬寶寶!衣服都給你咬破了,壓死你!”張寶寶怒氣衝衝的說道。

怪物想要掙扎,卻被葉荒以氣爲刀,挑斷了四肢上的經脈,經脈被挑斷,就算是這些不畏死亡,沒有痛覺的怪物,也不可能繼續安然無恙的行動。

將怪物控制住後,姜寒也從樹梢上靈活的跳了下來。

落地之後,姜寒看着這隻體型龐大的怪物,說道:“這就是將狼羣都撲殺了的兇獸嗎,看樣子不像是已知的任何一種生物啊。”

“應該是被人注射了進化藥劑的某種野獸。”葉荒的神情很是激動,在小青狼山找到這種東西就足以證明一件事!

雷家的隱藏之處,確實就在小青狼山上!

接下來哪怕是將小青狼山給掘地三尺,葉荒發誓也一定要將雷家給找出來。

這時候,小狼從山洞中走了出來,當小狼看到那巨大的野獸已經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的時候,它眼眸中的恐懼頓時間消散,開始在雪地圍繞着葉荒奔跑了起來。

跑了好幾圈之後,小狼站在那已經昏迷過去的兇獸面前,仰天長嘯了一聲。

雖然人和獸的語言不通,但是葉荒卻能夠從小狼的這聲長嘯中聽到了釋然,它好似正在告訴已經投入輪迴的父母,傷害了族人的罪魁禍首已經被抓住了。

葉荒看着小狼,他萬萬沒想到,一頭山野之間的青狼,也對仇恨有着如此執着的信念。


仇恨這種東西,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爲極端的兩種感情之一,另一種叫愛情,一個毫無理由,另一個致死不休。

葉荒蹲下身子,輕輕的摸了摸小狼的頭,說道:“好了,殺了你父母和同族的人已經被抓住了,這個小青狼山上你就是唯一的王者,你可以自由的活下去了。” 小狼並沒有抗拒葉荒的撫摸,它伸出舌頭在葉荒的手背上輕輕舔了一下,然後轉身迅速的朝着森林深處跑過去。

看着小狼的身影消失在叢林之中,葉荒這纔開始打量起這頭被他控制住的野獸。

進化藥劑對這個世界的危害,又一次明確的浮現在葉荒的面前。

不僅僅是人類,就連自然界的其他生物都遭到了影響。使用了進化藥劑的野獸,能夠完成需要上千年上萬年才能夠完成的進化,瞬間變成一種沒有天敵的生物。

這種生物的出現, 大國崛起1467

一旦生態系統的平衡被破壞,那麼遭受影響就是整個世界!

進化藥劑也好,破壁基因也罷,這種東西可以存在,但是它的存在必須被管控起來!

這個脆弱的世界那麼努力才承受了七十億人口的消耗和打擊,已經沒有更多的能力去接受無端出現的更強大的力量!

葉荒讓公主聯繫安全局,一瞬間葉荒的發現便在公主的通知下,傳達到了每一個執行官和安全局基地內所有人的耳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