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之中司厲霆放下酒杯,他等了幾個小時,不知道小東西究竟給他準備了什麼驚喜。

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去問問她好了,不然自己一直都信神難安。

一位侍者走來,「司先生,顧總約你見面,這是房卡。」

司厲霆接過房卡,驚喜來了?

他開心的朝著房間走去,打開了門,卻發現裡面一片黑暗。

「蘇蘇,你在嗎?」司厲霆心中有些期待,顧錦究竟給他安排了什麼驚喜呢?

摸著黑四處尋找顧錦,「蘇蘇,你在哪?是不是和我玩捉迷藏?被我抓到了今晚都不會讓你下床。」

才這麼說著,有人從背後抱住了他。

司厲霆一把將她拉入懷中,「說好的驚喜呢?這就是你給我……不,你不是蘇蘇!」

顧錦平時不喜歡噴香水,但是今天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髮膠香味,但懷中的女人分明就是香水味道。

這種味道濃烈,即便是顧錦會噴也不會選擇這樣濃烈的味道,司厲霆對她太熟悉。

猛的將懷中的女人推倒在地,他連忙打開了燈,看到地毯上的女人竟然是華晴。

「是你?你又在玩什麼花樣?」司厲霆冷冷看著她。

想到蘇夢曾經對唐茗做的,難道華晴也要故技重施?

她未免也太小看了自己,自己和顧錦在一起這麼久,難道還不了解顧錦的性格?

華晴知道自己瞞不過司厲霆,但沒發現他這麼快就發現了,說明他對顧錦很在意。

只有你很在意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滿腦子都想著她,熟悉她的一舉一動。

華晴被他狠狠推開,雖然只是跌在地上,地上有柔軟的地毯她感覺不到疼,心中卻彷彿被人所傷。

「厲霆,好歹我們曾經也是男女朋友,你至於對我這麼絕情?」

「華晴,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不想和你計較,你和我也早就是過去式了,我也說過無數遍不要再糾纏我,看來你沒有將我的話放在耳里。」

華晴眼睛紅紅的看著他,「厲霆,不是你想的這樣,我來是求你救救我。

其實這些年我過得一點都不好,唐鄀對我很壞……」

「好與壞都是你自己選擇的,我還有事,沒時間聽你胡說八道。」司厲霆邁開修長的腿就要離開。

華晴卻猛的站起身來,當著他的面前拉開了裙子的拉鏈,身體暴露在司厲霆眼前。「厲霆,你看看他對我都做了些什麼。」 看完信司厲霆的淚水滾落,他絕非是一個好哭之人,這是他第二次為蘇錦溪落淚。

第一次是為她死,這一次便是為她生。

「蘇蘇還活著,蘇蘇還活著!」他欣喜若狂,只要蘇錦溪還活著對他就是最大的安慰。

一躍下床奪門而出,問向門外的保鏢。

「剛剛有誰來過?」

「是一個護士過來換藥,總裁,發生什麼事了?」

「她什麼時候離開的?」

「大概五分鐘前。」

玉玲瓏:職業王妃 話音剛落司厲霆已經消失在眾人面前,五分鐘以前說不定他還能見到蘇錦溪。

他急急忙忙追了出去,看到一抹熟悉的人影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那人的背影他一眼就認出了是蘇錦溪,「蘇蘇!」他連忙追了上去。

關門的瞬間蘇錦溪聽到司厲霆的聲音,她回頭看了一眼。

司厲霆穿著病服,光著腳追在了車子的後面。

「三叔,是三叔。」她沒想到司厲霆竟然會這麼快就醒來。

車子加速,司厲霆的速度卻沒有減慢。

他不知道蘇錦溪要去哪裡,他也不知道蘇錦溪要做什麼。

但他很想要見見蘇錦溪,只是多看她一眼,聽聽她的聲音也好。

「錦兒,我們該走了。」顧南滄其實也是有自己的私心。

他害怕蘇錦溪會捨不得司厲霆不和他一起回去,蘇錦溪本來就不是貪圖榮華富貴的人。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自己的妹妹,他不想再和她分開。

「可是三叔……」

「他看了你的信,知道你還活著就不會傷心難過了。」顧南滄勸道。

蘇錦溪看到司厲霆的身影越來越小,她心痛如絞。

「不,停車,停車!」蘇錦溪一想到那在雨里倒下的身影。

這些天接連而來給司厲霆的打擊已經夠多,他那麼虛弱,她不想再打擊他一次。

沒有顧南滄的命令,司機也不敢停車,不但沒停反而加了一腳油。

「南滄哥哥……」蘇錦溪楚楚可憐的看著顧南滄,「我只是想要和三叔道別,求你。」

顧南滄閉眼,「停車。」

他怎麼能拒絕她的要求呢?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啊。

司厲霆這段時間都沒有好好吃過飯,昏睡的這些時間都是靠輸營養液。

他的體力大不如前,才跑了幾百米他就覺得喘不上氣來,渾身發軟。

可是他的蘇蘇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他想要再見她一面,再看她一眼就好。

他只有不停的追趕,車子越來越遠,即將消失在他的視線盡頭。

「不……」

他的身體頹然倒下,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

司厲霆狠狠砸向了地面,懊惱自己怎麼不早點醒來。

傷心難過之間,他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三叔。」

他怔怔的抬頭,蘇錦溪就站在他面前。

她身上還穿著粉色的護士裙,頭髮扎在腦後。

眼中似乎有淚水在打轉,她微微勾唇一笑,和從前一樣。

在燈火闌珊之中,她就像是一個聖潔的仙子。

司厲霆趴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她,他生怕這又是自己思念過度產生的幻覺。

萬一自己一眨眼她又消失了怎麼辦?司厲霆擔心不已。

蘇錦溪一點點蹲下來,雙手捧起了他流血的手。

「三叔,你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

感受到她手中的溫度,嗅到她身上熟悉的淡香,司厲霆猛的從地上起來將蘇錦溪擁入懷中。

那樣用力,彷彿要將她嵌入自己的骨血之中。

「蘇蘇,真的是你,你還活著太好了。」

蘇錦溪被他勒得生疼,她卻沒有拒絕,這是三叔的懷抱,痛能夠讓她記得這種感覺。

「三叔,對不起,我騙了你,讓你白白傷心。」蘇錦溪環住他的腰,將頭埋在他懷中悶悶說道。

司厲霆的情緒很激動,失而復得最珍貴。

這些天他做夢夢到過很多次蘇錦溪,但夢一醒他還是一個人,只有這一刻是真的,蘇錦溪真實存在於他的懷中。

「不,蘇蘇,是我沒有對你說實話,讓你難過,都是我的錯,這些都是我應該受得懲罰。」

蘇錦溪從他懷中抬起頭來,手指撫過他的臉頰,一點點勾勒出他臉部的輪廓。

「三叔,不管我們是不是表兄妹,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你分開。

那天在婚禮我生氣離開,氣得是你不相信我。

我對你的心難道你不知道?三叔尚且無視血緣關係,難道我就會害怕了?

我不是早就說過,除非三叔不要我,否則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著三叔。

三叔明明有那麼多次機會可以告訴我,每次我問你你都要轉移話題。」

「是我的不對,都是我的錯,以後我不會再錯了,蘇蘇可不可以不要離開我?」

看了那封信,信里雖然沒有寫明緣由,從語氣中司厲霆知道她一定會走。

所以他說的這句話是請求,並不是強硬的語氣,也許他早就知道自己是留不住蘇錦溪的。

「三叔,在信里我就說過了,我不是蘇家的人,咱們沒有血緣關係。

這次離開我是回我自己的家裡,三叔你相信我么?」蘇錦溪問道。

「蘇蘇,你明知道我愛你,又怎麼可能不相信你?」

「三叔,我必須得走了,我的身世等我回來再和你細說可好?」

蘇錦溪想到下車之前顧南滄對她說的話:「道別可以,但只有三分鐘的時間。」

「好,南滄哥哥。」

司厲霆對上蘇錦溪那雙認真的眼睛,「好,我等你回來。」

蘇錦溪想到接下來的離別,她心疼道:「三叔,我不在的時候你必須要好好照顧自己。

不要每天只知道工作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周末不許加班,有空就休息。

那個幕後黑手直到現在都沒有現身,你自己千萬要注意。

還有你忙起來的時候就會忘記吃飯,讓林均提醒你按時吃飯。

晚上要喝一杯熱牛奶再睡,還有多吃水果……唔……」

蘇錦溪喋喋不休的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司厲霆捧住了臉頰深深吻了下來。

略帶冰涼的唇一點點吞噬著她的溫度,蘇錦溪放棄了抵抗,主動環上了他的脖子。

靠在車邊的顧南滄看到在燈火闌珊之中擁吻的一雙人,兩人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也難捨難分。

這個吻帶著多少思念、多少不舍、多少深情。

一吻之後,司厲霆鬆開了她,他抵在蘇錦溪的額頭,聲音低啞道:「我都記住了。」

蘇錦溪怔然,本以為他會挽留,他會不許,沒想到他就這麼輕易讓自己離開。

「三叔,你真的放心讓我走?」

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如果我說不放心你會不走么?既然改變不了任何結局,那麼我又何必多說。

那樣除了讓你更痛苦之外也逃不了任何好處,蘇蘇,告訴那個姓顧的。

倘如你回來少了一根汗毛,我就拔光他全身的毛。」

蘇錦溪又是震驚又是好笑,「三叔,你怎麼知道我是和他離開?」

「既然你沒死,那肯定是他救下了你,你又說自己不姓蘇要離開,那肯定是和他一起走。」

司厲霆是被刺激和打擊,但他智商可沒有下降,略一思索就想出了前因後果。

蘇錦溪和顧南滄其實也並不是沒有相似點,兩人的眉眼之間還是有三分像。

只不過之前沒有往那個方面想就沒有察覺到,蘇錦溪透露的信息讓他聯想到了一些事。

「三叔,你放心我和一個男人離開?」

「蘇蘇,你知道從這件事之中我學會了一個什麼道理?

從前我覺得愛一個人就是要好好保護她,所有的風雨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就好。

我一意孤行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才導致了你墜海的悲劇。

這次是幸好被顧南滄所救,如果當時他沒有趕去你就真的死了。

神秘嬌妻有點凶 我知道自己錯了,你要做什麼肯定有你的道理。

蘇蘇,愛一個人就是要尊重她,不管我有多麼捨不得你,但我支持你的決定。

只要你還活著,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恩賜。」

聽完他的話蘇錦溪心中很是感動,她沒有想過佔有慾極強的男人竟然會這麼支持她。

「三叔,我真的很開心,你保重。」

她戀戀不捨轉身,手被人拉住,司厲霆一把將她拉回來。

「蘇蘇,我只有一個要求。」

「三叔,你說。」

「好好照顧自己。」

蘇錦溪重重的點頭,司厲霆這才鬆開她,「走吧,我看著你走。」

她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不敢再回頭,她怕自己一回頭看到司厲霆的眉眼她就捨不得離開了。

最疼的是明知道她要走,他卻不敢留,臉上還要帶著笑容,他不想讓她為難。

比起長埋地下,天各一方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只要你活著就好。

蘇錦溪能夠感覺到司厲霆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她卻連回頭看他的勇氣都沒有。

她在車子前面停下,司厲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蘇蘇,不要讓我等太久!」

蘇錦溪猛的轉身朝著司厲霆跑去,狠狠撲入他的懷中。

「三叔,一定不會太久,一定不會。」說完她轉身飛快離開上了車,這一次,她真的沒有回頭。 蘇錦溪回到車上,顧南滄見她臉上的神色明顯輕鬆了許多。

本以為司厲霆那樣性格的人,他要是見到了蘇錦溪怎麼會放她離開。

總裁的嗜血戀人 他也沒想到司厲霆竟然這麼輕而易舉的放了蘇錦溪,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局,一開始他也不用那般小心。

「錦兒,他同你說了什麼?」

蘇錦溪一直以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司厲霆,哪怕是給了他那封信,她也覺得自己有愧於他。

先是隱瞞自己的死訊,這一次又是不告而別,心中像是有一個結。

就在剛才司厲霆追過來兩人將話說開,現在那個結被解開,渾身上下很是輕鬆。

這麼多天不僅僅是司厲霆悲傷難過,蘇錦溪、顧南滄等一些人也是壓了一塊巨石在心中。

隨著兩人解釋清楚,這塊巨石也從心中消失。

「你想知道?」蘇錦溪狡黠一笑,顧南滄已經好久都沒有看到蘇錦溪臉上露出這樣的笑容。

「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