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急之下,刺客極速運轉功法,將這些爆亂的星力逼在體外,這種狀況持續了很久,當他力竭的時候,四周的星力纔開始慢慢轉變正常。只是此時的他臉色發白,混身無力,很想躺在牀上好好休息一翻。

這個時候,陳楓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正是先前他丟出去的那把,只是這個時候,刺客眼中不在輕視,而是害怕。

“小子,你的陣法很厲害,大爺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也休想再騙大爺,大爺不會再上你的當了。”

陳楓忽然間笑了,然後直接坐在了地上,將手中的匕首丟給了那刺客,然後說道:“這樣最好,反正殺了你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你走吧!”

“你肯放我走?”

“要不然還留你下來吃飯啊!”

刺客看着陳楓的模樣,在看看周圍的情況,忽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他的腦中,想到陳楓的厚道,他頓時笑了起來。

“嘿嘿,小子,別以爲我不知道,少在我面前裝好人,你現在底牌用盡了吧。”刺客那消失的體內彷彿一下子回來了一般,再次直起身形,朝着陳楓靠近。

陳楓坐在地上,看到再次逼近的刺客,臉上露出害怕的表情,朝着刺客說道:“我已經不殺你了,你竟然恩將仇報!”

刺客看到陳楓的樣子,更加堅信心中的想法了,手中的匕首沒有扔出,每走一步都特別的小心,當他離陳楓僅僅幾步的時候,再次笑了起來。


“小子,怪只怪你太不會裝了,這次大爺就教你一招,下輩子做個像大爺這樣精明的人。”

噗!

手中的匕首刺出,直刺陳楓的胸前,那迅捷的速度與空氣的磨擦發出了聲響,明顯表明對方是一個善長速度的地階高手。 沒有出現鮮血噴灑的效果,陳楓的身影再次消失,這一次刺客終於意識到,自己再一次被陳楓給騙了,接連三次被騙,刺客連死的心都有了。

這是一個雷電的世界,周圍的空氣中佈滿了細如髮絲的雷電,在空氣中發出闢啪的聲響,地板一片焦黑,天空中烏雲壓頂,彷彿末日降臨。

這一刻,黑衣刺客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愚蠢,那**的感覺雖然對他起不到很大的傷害,可是卻是無處可逃,雷電之力細如髮絲,不停地刺激着他的神經,每一次都會讓他的行動停頓一下,彷彿一個機械人一般。

頭髮豎起,皮膚焦黑,這是黑衣刺客此時的面目。而陳楓卻早已出了疊加的陣法,坐在不遠處的長椅上觀看着這如同舞蹈般的表演,臉上浮出一絲的笑意,三重疊加,最裏層纔是他研究的對像,將雷電之力運用到陣法之中,這種方法他沒試過,所以黑衣刺客也是他的第一個實驗的目標。


“只要告訴我你的來歷,以及你的僱主是誰,說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會放了你。”陳楓的聲音在黑衣刺客的上空響起,虛無飄渺,讓其捉摸不定具體的方位。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你先撤掉大陣!”黑衣刺客此刻真的怕了,這種感覺簡直比直接給他來上一刀還要難受,所以聽到空中傳來的聲音,想也不想,直接朝着陳楓服軟。

陳楓自然不怕黑衣刺客不說,反正他的心裏也已經猜了個大概,如今只是想找這刺客求證一下而已,捉到刺客求饒的樣子,陳楓不但沒有撤掉陣法,反而將陣中的雷電之力加大了,“要說快說,我的忍耐有限,可不想在這裏聽你費話。”

“是一個年輕人,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刺客哪裏受的了這種刑法,所以當聽到陳楓的話後,立馬將自己的僱主給出賣了。

“年輕人?是不是謝家的人?”陳楓皺了皺眉頭,這件事出乎了他的預料。

“不是,絕對不是謝家,謝家的人我都認識,那人姓陳,有二十來歲,對了他的手下好像稱呼他爲四皇子。”刺客忽然想到了一個重要的信息,所以立馬說了出來,此時他只想讓陳楓解除掉陣法,從而減輕自身的痛苦。

陳楓的臉頓時陰了下來,沒有理會陣中苦苦求饒的刺客,也沒有問這個刺客到底出自哪個勢力,他的腦袋裏全是四皇子三個字,這三個字如同針扎一般,刺進了他的心裏,很痛很痛。

四皇子!這種稱呼在整個中州城也只有玄天帝國的皇室纔會有這種稱呼,而且聽刺客的話,這四皇子和自己歲數差不多,顯然不是自己的哥哥就是弟弟。

無冤無仇,爲何派人刺殺自己?而且對方明顯知道自己的情況,要不然也不會選擇這個時候來刺殺自己了,這件事到底是受人指使,還是他自作主張?如果是受人指使,那指使他的又是何人?

這一刻,陳楓的心裏冒出了很多的疑問,百思不得其解,也忘記了正困在陣中的刺客,對於刺客的求饒聲絲毫不理會。

時間過的很快,陳楓就在這長椅上坐了整整一個下午,而陣中的刺客早已昏死過去。玄風學院此時已經放學,凌雪等人也回到了無雙府,就連一向忙碌的阿大與阿二都回來了,同時回來的還有方浩和夜迪。

當他們進入無雙府,看到發呆的陳楓,和陣中所困的黑衣人時,一個個都嚇了一跳,不過看到陳楓安然無事之後,趕緊衝向了發呆的陳楓。

“小楓哥哥,怎麼回事?他是誰?”

司馬星雨以及衆人的疑問驚醒了陳楓,見到衆人擔心的表情,陳楓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然後看了一眼昏死過去的刺客,回答道:“一個小人物,將他扔出去吧,不要傷其性命。”

衆人沒動,夜迪聽到陳楓的話,第一個衝了出去,當他進入到陣中之時,陳楓立馬反應了過來,叫住了夜迪,然後走過去將陣法解除,這才說道:“放他回去吧,他也是受人指使,我想經過這次,他不會再來了。”

夜迪看了一眼情緒有些不對的陳楓,點點頭,走到那皮膚幽黑,爆炸頭的黑衣人,然後將其提起,朝着無雙府外走去,自此,一個地階的強者,就這樣被一個手無寸鐵的陳楓給解決了,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衆人也沒問,因爲此時的陳楓心情並不好。

玄風學院休息一天,所以衆人都回來了,而且陳楓還從他們的口中得知,一個月後,玄風學院會舉行一次大比,挑選出學院中最有實力的五名學員,這五名學員將會有一次進入玄風圖書館第四層的機會。

這個消息讓陳楓的心情緩解,並且一個計劃在他的心裏成型,看着衆人,說道:“後天,我會去玄風學院,阿大阿二,我交待你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聽到陳楓話,阿大低下了頭,嘆氣道:“公子,我和阿二實力太低,那些人根本不聽我們的,所以……”

陳楓沒有怪罪兩人,搖搖頭說道:“沒事,以後你們就不用去了,留在無雙府,專心修練,我會修書一封,到時你找人帶回無雙帝國。”

“夜迪方浩!”陳楓直接朝着二人喊道。

“公子!”

看到二人,陳楓直接說道:“從明天開始,你們認真修練,我要在這次比試中看到你們兩個擠進前十名!”

“前十名?”方浩的臉頓時苦了下來,看着陳楓,說道:“公子,別說前十,僅僅是你們特一班的那些個怪物,我就一個都打不過,如何進的了前十啊?”


“放心吧!我們特一班不會參與這次比試。”

“不參與?公子怎麼知道?”

不只是方浩,其它幾人也是同樣的目光看向陳楓,要知道陳楓這十來天可是一直呆在無雙府的,對於學院比試的事情也是剛剛知曉的。

陳楓笑了,他當然知道,因爲特一班本來就有進入圖書館第四層的權利,如果特一班的學員參與,那麼就不是第四層,而是第五層了,想起第五層,陳楓心裏就一陣渴望,那裏有着一股誘人的魔力,無時無刻不在吸引着他。

見陳楓沒有回答,方浩說道:“公子,如果你們班那些怪物不參加,我想前十名,我和大師兄還是有機會的,只是我不知道,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陳楓仍舊沒有說話,直接丟下一句“到時你們會知道的”話後,便朝着外面走了過去,因爲此時的無雙府再次來了客人,一個他最想見到的客人。

“大哥!師姐!”陳楓見到來人,笑了笑,然後親自相迎。

來人正是絕影和謝瑩,此時見到陳楓竟然可以行動自由了,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只聽絕影說道:“二弟,現在看來,你的情況大有好轉啊。”

“託大哥的福。”陳楓打了個哈哈,然後和絕影並排而行,說道:“大哥,這次不請自來,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告訴我啊?”

“哦,難道你知道了?”絕影聽着陳楓的口氣,有些好奇,所以直接開口問了一句,而他身邊的謝瑩也是同樣的目光看着他。

“如果我所料不錯,應該和這次的比試有關,我想應該是和第五層的圖書館有重要的關聯,要不然大哥也不會這個時候來找我了。”

其實陳楓已經猜對了,絕影前來就是爲了告訴陳楓這個消息,並且看看陳楓的傷勢能不能在一個月後完全恢復,從而參加這次的大比。

“看來什麼事都瞞不過你,不錯,我來就是爲了告訴你這個消息的,只要你能在這次特一班的比試中取得前三,你就可以進入第五層,然後任選一部星技。”

“只有一部?”陳楓明顯有些失望,不過隨即笑了起來,無所謂地說道:“一部也不錯,至少分身技是我這次的目標,放心吧大哥,只是到時候,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聽着陳楓此時還能開玩笑,絕影也跟着開心了起來,這時一行三人已經來到了大廳,衆人都在,而且早已認識了絕影與謝瑩,所以他們很快便聊了起來。


“對了,師傅知道你的事情了,而且前段時間跑到謝家大鬧了一翻!”謝瑩直接爆出了一個消息,一個對陳楓有用的消息。

“師傅回來了?”

“師傅一直都在玄風學院啊!”

陳楓無語,苦笑道:“我有很多問題想問,可是一直見不到他人,一直以爲他離開了。”

謝瑩也是苦笑道:“這也沒辦法,師傅他老人家就是這脾氣,別看玄風學院就這麼大,如果想找到他,除了花院長,別人還真沒有那個本事。”忽然想到了陳楓的話,接着說道:“不過師弟有問題的話,也可以請教我嗎,至少我入門比你早,所以有些事情也許我可以替你解答。”

“這個……還是不麻煩師姐了,到時碰到師傅再說吧。”陳楓並不是不想請教,只是他想知道的事情謝瑩根本回答不了,所以纔會如此說。 陳楓再次來到了玄風學院,這次他沒有再戴面具,而是以原有的模樣,重新進入玄風學院,對陳楓來說,這算是一個新的開始,馬大力已經消失,重新出現的叫陳楓。

元氣大傷的陳楓此時雖然恢復了行動能力,可是走起路來還是有些頗費力,走在學院的青石路上,一邊打量着周圍的學員,一邊暗自想着如何解決自身的問題。

放假後開學的第一天,學院的行人很多,穿着鮮豔的少女,打扮帥氣的少男,這種情況在玄風學院到處可見,可是對於一向不拘於這些的陳楓來說,這些人無論怎麼打扮,都是一些沒經過世面的少男少女,在他的眼中無疑於一些孩子。

重新出現的陳楓由於失去了面具,所以他的出現倒是引起了一些學員的注意,至少在之前沒人見到過陳楓,所以認爲陳楓只是一個不喜歡拋頭露面的一年級學員。

方浩與夜迪自從接到陳楓的命令後便努力修練去了,司馬星雨與凌雪二人也被陳楓打發走了,他現在想一個人好好的打量一下學院的環境,體會一下做一名學生的樂趣。

自從他進入玄風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好好的打量玄風學院,之前的煩心事太多,他又沒有那個時間,如今元氣大傷,正好趁着這個時間,打量一下自己上學的地方,同時也想與學院的學員多溝通一下。

“前面的那位,給我站住!”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在陳楓的身後響起,陳楓左看右看,發現自己的身邊並沒有其它人,這才意識到對方說的正是自己。

回過頭去,看着走過來的五六個打扮花枝招展的少女,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後問道:“學長叫我?”

“不是你還能有誰,你是一年級的新生吧?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叫什麼名字?”走在最前面的女孩一開口就是幾個問題,讓陳楓不知道先回答哪個是好。

女孩長相一般,但是看其穿着,是一個趕潮流的女孩子,而且看她的模樣,顯然像是玄風學院的刺頭青,不過陳楓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對方竟然是一個女孩子。

“看什麼看,問你話呢。”女孩見陳楓盯着自己,有些生氣。

“呃!回學長的話,我叫陳楓,一年級學員!”陳楓老實地回答,並且自報姓名,他此時也有了扮豬吃虎的想法,看看這幫女孩子倒底是什麼“人物。”

“陳楓?”女孩顯然沒有聽過陳楓的大名,不過見到陳楓如此乖巧聽話,所以繼續說道:“你這個月的保護費交了沒有?”

“保護費?”陳楓頓時傻了,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保護費,不過聽女孩的口氣,再加上對方的表現,他隱隱猜出了一些。

“看來你是沒交,翠翠,跟他解釋一下。”

女孩那傲氣的模樣讓陳楓想笑,不過他還是認真地聽了起來,最終,他終於弄明白了這保護費是什麼意思。

每年玄風學院都個招一批新學員,而一些老學員自己建立了一些小勢力,專門收保護費,從而保證這些新學員不被老學員欺負。

說白了,就是打着正義的旗號,變相地欺負人而已。陳楓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不過當他看到對方僅僅是幾個女孩時,想笑,可是卻忍住了,裝作不知情的模樣問道:“那,一個月要交多少啊?”

“不多,一塊下品靈石!”那名叫翠翠的女孩回答道。

“一塊下品靈石!”陳楓倒吸了一口涼氣,看着這些花枝招展的少女們,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要知道,這一塊下品靈石如果換算成金幣,那可是一百個金幣,如果是富家子弟,一塊下品靈石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可是換作是窮苦人家的孩子,這一塊下品靈石都夠他一個月的伙食費了。

“可是……可是我沒那麼多錢啊!”陳楓裝作擔心的模樣,看着眼前的五六名少女,弱弱地說道:“我現在一個月的生活費才五十個金幣,一塊下品靈石,我都沒見過!”

陳楓話讓女孩子眉頭皺了起來,不耐煩地說道:“五十就五十,其它的先欠着,下個月補齊就行了,也別說我們欺負你,這是玄風學院的規矩,所有人都知道。”

“可是,我都給你了,我這個月的伙食怎麼辦?”陳楓再次弱弱地問了一句。

女孩被陳楓這種回答再次雷了一下,不過他看了一眼陳楓的穿着,再聯想到陳楓的話,頓時來氣了,提高了聲音,說道:“少在本小姐面前裝窮,你這身衣服都不止一塊下品靈石,怎麼,是不是不想交啊?”


被少女揭破,陳楓也知道瞞不下去了,苦笑一聲,然後朝左右看了看,這個時候,他正好看到了一個熟人,心生一計,立馬說道:“等等,我先向我朋友借一點,現在身上真的沒有這麼多。”

“那好,你快點,本小姐還等着上課呢。”

陳楓看到正朝這邊走過來的血玫瑰,直接走了過去。看到這一慕的那五名女孩以爲陳楓要向血玫瑰告狀,哪知陳楓直接說道:“能不能先借我一塊下品靈石!”

很直接,連招呼都沒打,原本還打算過來跟陳楓打招呼的血玫瑰,在聽到陳楓的話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一笑,說道:“不是吧,你還會缺錢?”

“不是缺錢,是實在沒有零錢。”

血玫瑰看了一眼陳楓,然後取出一塊下品靈石遞了過去,問道:“你要靈石做什麼?”

陳楓打了個哈哈,笑着說道:“嘿嘿,交保護費!”

“保護費?”血玫瑰先是一愣,隨即想到了什麼,頓時笑了起來,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幾個女孩,搖搖頭,說道:“沒想到你也喜歡這一套,我可沒那個閒情,先走了。”

看着血玫瑰離去的身影,陳楓沒有說什麼,而是將手中的下品靈石在空中拋了拋,然後轉過身去,朝着那幾名女孩子走了過去。

“運氣不錯,那朋友剛好有。”說完,陳楓直接將那塊下品靈石遞了過去。

女孩沒有接,而是看着陳楓,此時她的心裏有些擔心,語氣不再是剛纔的那般霸道,說道:“你……你認識欣欣老師?”

“老師?哦,我們是同班同學嗎,自然認識!”陳楓笑着說道。

同班同學!這四個字聽在那幾個女孩的耳中如同炸雷一般,這四個字意味着什麼,意味着陳楓是特一班的同學。

特一班,那個怪物聚集的羣體,這一刻,女孩子沒有懷疑陳楓的話,至少剛纔他與血玫瑰的談話,她們可都聽的清清楚楚,而且兩人的表情她們也看的清清楚楚。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