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沒有想到,都這麼晚了,這小東西竟然還沒睡。

「在等媽咪?」

他在他的小床邊坐了下來,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示意他好好躺回去,不要着涼。

墨寶便乖乖的又躺回去了。

不過,因為這個時候看到了爹地,他還是很開心的,一雙彎彎的小眼睛,亮得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樣。

「對啊,媽咪去看哥哥了,爹地,哥哥怎麼樣了?是不是生病了?還有,你怎麼會過來這裏啊?是……特意來看我們的嗎?」

最後那一句,小傢伙還是有點小心翼翼。

他不像霍胤,不是爹地親手帶大的,父子倆交流起來,自然也就沒有那麼放得開,就像霍胤跟溫栩栩一樣。

霍司爵是個聰明絕頂的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小兒子的心思?

當下,他坐在他的小床邊,伸手溫柔的將他的小被子掖好:「哥哥受了一點驚嚇,媽咪在醫院裏陪着他,所以爹地就過來你們這了。」

「真的?」

果然,小傢伙聽到這個回答了,開心極了。

爹地真的是特意來陪他們的。

墨寶在爹地溫柔的注視下,帥帥小臉全是燦爛笑容:「那哥哥要緊嗎?我當時在跟他打電話,然後他就忽然沒聲了。」

「你在跟他打電話?」霍司爵微微詫異,「那你跟他說什麼了嗎?」

「我……」

躺在床上的小傢伙,馬上有點語塞。

他總不能告訴爹地,當時是在跟哥哥談論他們兩人離婚的事吧?如果告訴了,爹地肯定就生氣了,覺得他們不是好孩子,都偷聽大人說話。

「沒……沒什麼,就是說些我們平時玩的遊戲。」

「原來是這樣,沒事,哥哥明天就活蹦亂跳了,不早了,你睡吧,聽話。」

霍司爵聽到了,也沒有再去深究,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后,示意他趕緊乖乖睡覺。

墨寶便在小床上笑眯眯的看着爹地:「好呀,那爹地今晚睡哪?要跟墨墨睡嗎?我們家可沒有那麼多房間噢,除了這個,就是媽咪的房間啦。」

這小東西,居然還揶揄起自己的爹地來。

霍司爵最後捏了捏這小東西的鼻子,表示懲罰后,他便從這兒童房裏出來了。

他肯定不可能跟他們一起睡,那麼小一張床,怎麼睡?

而且還睡了兩個孩子。

霍司爵最終來到了隔壁,隨後,打開房門,他就看見了一個雖然沒多高檔奢華,但是卻收拾得乾乾淨淨的卧室。

以溫栩栩的經濟能力,自然是住不起多好的房子。

但是,她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把房間收拾的很乾凈整潔,哪怕是之前老城區那個那麼破舊的房子。

也是被她弄的十分溫馨。

霍司爵進來了,看到暖色調的燈光下,鋪得十分整齊的床上,是一條淡藍色被子,簡簡單單卻又不失明亮,床頭櫃是沒什麼東西的,一如她這個人喜歡簡潔,就只看到一本厚厚的醫書,還有一盞小枱燈,一眼望去,實在是簡單的不得了。[]唐天佑大為嘆服,又問:「難道別人看不出來?」

「當然看得出來,」金不換道:「可是看出來又怎麼樣呢?本來這隻蟲就很一般,大家也沒必要為了這種貨色跟人結怨吧?再說六億往上也沒多少加價空間了。」

唐天佑連連點頭,又長了點見識。

果然,這隻蟲被六億輕鬆拍走,接著台上就又出現了一隻蟲,依然是釘頭蟲。

「釘頭蟲是最普遍的坐騎蟲類,當然也是最低廉的坐騎蟲類,」阿爾伯特介紹道:「蟲齋的拍賣會上數量最多的就是釘頭蟲,我估計……

《晶武獨尊》第186章什麼叫有錢人「我自己寫的啊,圖片也是我的,具體的不需要說了吧,我保證是原創。」張銘心裏一下有了底,所以說的話也硬氣了不少。

領導看她這般執拗,也就不好繼續問,只說,「既然你有這方面的天賦,接下來就繼續做這塊的專題吧,工資我會幫你申請的。」

……

《不得涅槃》第226章你也要走吧 ,

第181章

看著甜甜這小可憐的樣子,李正玫是又心疼,又氣大。

她,終於看向了水池裡。

「你們,為什麼罵一個小女孩?還在我的地盤上,動手打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水池裡,徐正龍和高小玲等人,正是冷的不行。

李正玫一直無視他們,讓徐正龍感覺就傷自尊,此時更感覺很不妙了。

高小玲那個沒腦子的,居然叫道:「哎,你這個董事長幹什麼啊?開門做生意的呀,徐哥是天賜大酒店的白金VIP,是酒店的上帝,你憑什麼這樣對待我們?」

李正玫冷哼一聲,「在姐的地盤上,比白金VIP真尊貴的,是甜甜的爸爸,宋三喜!」

「他,是天賜酒店,永遠的免單客戶。無論什麼樣的需求,天賜酒店,將力所能及的滿足,不收取一分的費用。」

「我宣布,從現在起,這位徐先生的白金VIP,永久取消。永遠不歡迎閣下,來我酒店消費。」

「從現在起,我倒數十個數,請幾位趕緊滾出我的酒店。否則,我將報警處理!」

「十,九,八」

太剛了!

這就開始數了!

徐正龍等人,完全震驚了。

杜海平夫妻倆,也目瞪口呆。

宋三喜,就這麼牛了嗎?

這可是五星級大酒店啊,永久免單?

徐正龍發狂了,叫道:「李董事長,我爸是徐光軍啊,綠意地產中海分公司是我們家」

「我管你爸是徐光軍還是王光軍呢?綠意地產,很了不起?」李正玫打斷了對方,繼續數數,「六,五」

徐正龍,完全崩潰。

惹不起這個賤人了!

他只得帶著高小玲,和四個狗腿子,瘋狂的爬出水池。

準備,撤!

但就在那時,宋三喜從李正玫懷裡,抱過甜甜來。

「李小姑,不急!這個徐正龍和高小玲,辱罵我的女兒,這帳,我還沒算!」

「徐正龍指使四個狗腿子,毆打我的連襟杜海平,拎著我女兒,跟拎小雞似的,扔出大門外,這帳,我也沒算呢!」

李正玫點點頭,停止了數數,「好!三喜,你想怎麼算,就怎麼算。小姑今天,給你作主!他們想反抗,死路一條!」

話,就是這麼霸氣!

震全場!

鎮全場!

親者親,仇者懼!

徐正龍等人,冷啊,怕啊,直打哆嗦。

杜海平,爽了。

三喜兄弟,牛批啊!

「好!謝謝小姑!」

宋三喜馬上抱著甜甜,轉頭,看著徐正龍等人。

「都給我女兒,我連襟,跪下!」

徐正龍一咬牙,慫了,直接跪。

高小玲那賤人,沒辦法了,感覺自己委屈、弱小,只能跪。

四個狗腿子,哪能不從?

宋三喜道:「打人的,互扇八耳光,八這個數,吉利,祝你們好運!」

四個狗腿子,崩潰了。

這是好運嗎?

是倒霉好吧?

但只得互扇,打了個啪啪響。

不一會兒,四張臉,腫透了。

宋三喜很滿意,看著徐正龍和高小玲,「罵人的,你倆,相互擰著嘴角,相互抽兩耳光,要抽的響亮,懂?」

這下子,徐正龍可不管高小玲是不是寶貝了。

他,先上手,擰著高小玲的嘴角,啪啪兩耳光下去。

好響!

高小玲慘叫,疼痛,委屈的淚水流了下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來一尊戰屍不夠,還得再來一尊,反正也帶不出去,用來阻擋一下血屠也好。」

看著張若塵極速往雪山方向趕去,羅乙不由再度召喚出一頭戰屍來。

進入密地,他總共也就只找到兩尊大聖屍身罷了,現在都給用出來,怎麼也能阻擋血屠神子一陣。

第二尊大聖戰屍身形瘦弱,看上去十分蒼老,雙手各持一把長劍,攻擊凌厲無比。

「區區兩尊大聖戰屍,也想阻擋本神子,全都化為灰燼吧!」

血屠神子身上散發出濃濃血煞之氣,化作熊熊火焰,與無間煉獄塔相結合。

他之所以能夠掌控無間煉獄塔,就因為他掌握著煉獄之火,這是一種堪比凈滅神火的可怕火焰,鮮有人能夠掌握。

海量煉獄之火從無間煉獄塔中湧出,包裹住兩尊大聖戰屍,生生將它們焚燒成灰燼,就連所用之劍也不例外。

「轟。」

一團煉獄之火飛出,化作火球,轟入羅乙所在密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