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笑幾聲,乘着夕陽微光,飛身入了山洞。 “壞蛋,快點啦,走了!”

舒炎還沒來得急回答蘇夢潔的話,天龍王的聲音卻是在腦海中響起。

“小子!你就這麼走了?”

舒炎已經習慣了天龍王的存在,雖然現在天龍王沒有顯示出什麼威力,也沒有教給自己換什麼東西,但是,跟在舒炎的身邊,總會有用武之地的。

舒炎漫不經心的回答他,“不走難道還要怎麼樣?修爲一時之間也提不上去了,還不如回去呢。”舒炎心中想到。

他也出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了。現在修爲有了極大的突破,還有了其他的收穫,自然是時候該回去了。

“難道那隻畜生你不要了?”天龍王故弄玄虛的說道。

“什麼畜生?”舒炎有些疑惑,一時想不起來天龍王說的是什麼東西。

“潭中那個。現在你不是就有實力能夠收拾它了,還不動手?”

“哦,你說那頭三階的水角犀啊!我又不靠出手妖丹生活,殺了他也沒有用,反正我現在拿着它的妖丹也沒有了太大的作用。”舒炎有些不以爲然的說道。

“你傻啊? 暖婚襲人,BOSS大人輕點寵 ,你沒有用,老子還沒有用麼?”天龍王聽了舒炎的話,在舒炎的頭腦中便是暴怒而起。

無奈之下,只得順從,而且,天龍王應該也不是那種無聊的人,只是,天龍王的脾氣•••舒炎心中默默的想到,只怕當初是妖王的時候,也是一個暴君。

不過,這個可不敢在心裏說,天知道天龍王究竟能不能聽到。

舒炎無奈之下,答應了天龍王,只道天龍王有什麼特殊的功用。反正現在自己對付那一頭三階的水角犀應該是沒有任何的壓力。

只是麻煩一點而已。

••••••

最近的天池山脈頗不平靜,大型的妖獸經常莫名其妙的出動。違背常理的出現在了天池山脈周圍百餘里之內,而這裏以前可是沒有三階以上的妖獸的。

可是,現在,三階甚至比三階更加兇猛的妖獸也出現在了天池山脈的周邊。不乏一些第二境界的高級妖獸。

一些進山脈的獵殺團體,受損嚴重,有些甚至是全軍覆沒。第二境界以上的妖獸就不是那麼好獵殺的了。妖獸到了四階第二境界,就想當於人類修煉到第二境界一般,脫胎換骨,還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獵殺團體們最後不得不退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在天池山脈外面休整的人們,住在臨山鎮的人們,也迎來了一位殺神。

這位殺神一天之內,斬下了數十個三階高手的頭顱。順帶還殺了三個據說達到了第二境界的大人物。

這位殺神便是蘇夢潔的姐姐蘇珂。

蘇珂自然是鬱悶至極,憤怒至極。

自從那日開始,蘇珂便是在天池山脈中不斷的尋找,憑藉她的速度和感知,蘇珂已經找遍了臨山鎮所對應的百里森林。只是,什麼也沒有發現。

心中自然是更加的憤怒。心中更加的不安,只怕蘇夢潔已經遭遇到了什麼不測。

待得再次尋找了幾次,蘇珂也失去了耐心,妹妹是她手中的寶,是全家人都拼命守護的,只是,沒有想到,第一次跟隨出來便是出現瞭如此大的差錯,下落不明。

而且,蘇夢潔如果不是被開啓了星辰之體,只怕,現在星辰之體每年的病痛都足夠讓蘇夢潔死去了。

心中越來越恐懼,找不到合適的方法。

自然便是先把仇人解決了。

蘇珂早妖獸的不規則活動幾天出了天池山脈。而出來之後,便是在鎮中找到了重傷療傷的虎頭鄭,二話不說,斬殺當場。

虎頭鄭的一些朋友,也被斬殺當場。

事情越鬧越大,蘇珂殺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人越來越多,意味着得罪的交際面更加的廣大。

蘇珂便是一天之中殺了二十幾個尋仇的三階高手。

終於,當人們發現三階對蘇珂無效之後,便是又找到了僅有的幾個第二境界的高手。

若是,他們知道蘇珂是修煉界鼎鼎大名的戰宗大小姐,只怕連在蘇珂面前冷靜站立的勇氣都沒有。

就這樣,蘇珂再次斬殺了三個第二境界的高手。

一時間臨山鎮中也是風聲鶴唳,暗流涌動,外面的世界也並不比天池山脈裏面來得親近。

而那些同舒炎,蘇夢潔同一時間段進入天池山脈的人,感受更是深刻。

••••••

只是,不論外面的時局多麼的動盪,也不能阻礙舒炎現在心中這顆顫抖的心。

當然,舒炎並不是因爲還怕水角犀而顫抖。

畢竟,現在的舒炎,戰力已經相當於三階後期的高手,對付一頭頭腦不靈活,身子同樣不靈活的妖獸,可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舒炎用山谷中的巨石猛砸水潭,將水潭之中的妖獸喚醒。

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舒炎輕輕鬆鬆將水角犀殺死了。

當然,水角犀也試圖過在水中不出來,想要用同樣的方法讓舒炎無法追殺自己。畢竟水底,就是水角犀的天下。

只是,舒炎在天龍王臨時教了龜息功這種簡單的小戰技過後。

入水三丈,硬生生的將其斬殺於當場。

舒炎甚至都沒有用龍爪手,僅僅是使用升龍拳不斷的和它來硬的。

花了不到兩柱香的時間,舒炎便是將三階妖獸水角犀的妖丹得到手中。

揉摸着手中三階妖獸的妖丹,舒炎有些疑惑的問,“老鬼,你說,這個東西你有什麼用?難不成給你還能吸收了?”

“你小子,老子連身體都沒有,吸收了裝在哪裏?你聽過殘魂能修煉的?”天龍王有些氣急敗壞的回答舒炎。

葬天神王 好吧,那你說說吧,你有什麼用?”舒炎不想糾纏下去,畢竟自己還要趕路。

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辦,不能太過於拖延。


“小子,以後想不想幹一番大事業?想不想大殺四方?”天龍王的聲音蠱惑到。聽起來就像一個騙小男孩的怪叔叔。

“廢話少說。你說不說?不說就不要說了!” 惹火少將俏軍醫 ,是目前發現的唯一辦法。

“哼!老子我心情好,不與你一般見識,實話告訴你,若是你能夠收集到不少妖丹,我能夠給你一些方法,讓你擁有衷心得力的手下,甚至可以幫你直接擺平陰堡壇。你說這個有用麼?”天龍王被舒炎氣得不輕,便是全部都說出來了,也沒有了再逗舒炎的興致。

“真的?”舒炎心中驚疑異常! “老子會騙你?我可以教你一個和《龍噬》差不多的功法,人類都可以用,只是效果要差上那麼一點。”天龍王不以爲意的說道。

似乎這些人類缺少的頂尖功法,在他的眼裏面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一般。

“好吧,老鬼,這個可是你說的!”舒炎知道天龍王生前作爲巔峯高手之一,肯定是不屑於這些小伎倆。

所以,對於天龍王的話,雖然都是粗糙的,但是舒炎倒從來沒有懷疑過它的真實性。

“好了沒有啊?”蘇夢潔看舒炎早上起來就神神叨叨的,先是一個人站在潭水邊發呆。

接着又是突然發難於水角犀。

現在又是在潭水邊發呆。

蘇夢潔倒是知道舒炎能夠和天龍王的殘魂交流,只是,以前舒炎交流的時候都是在晚上,也會發呆,只是蘇夢潔不知道而已。

“好啦!”舒炎被蘇夢潔打斷思考,沉下心來,發現天龍王說的事情還很遙遠。自己現在還不適合打造班底。畢竟舒炎自己現在都是寄人籬下。

只有等到有一定實力的時候才行。

但是,看來妖丹是可以收集的。多收集一些總沒有害處。聽說還可以組成大陣,增幅武器之類的妙用。

看來也是要謹慎對待,多多留意。

收起心中的想法,舒炎走上前去將蘇夢潔的小手一牽,便是離開了這個生活半月之久的小山谷。

蘇夢潔自從可以修煉過後,更加的活潑開朗。

現在是真正的開朗,因爲身體好了,心態好了。而不是以前生活的時候,牽強的讓自己開朗。

所以沿路走來,左瞧瞧右看看。這個也問,那個也問。

一路上倒是歡聲笑語不斷。

但是,舒炎還是遵循獵人的本質,隨時觀察四周的情況,準備應對四周突然出現的危險。這是十多年下來的本能。


“有古怪!”舒炎將蘇夢潔叫到身邊,不讓蘇夢潔離自己太遠。因爲周圍的情況確實古怪。

“怎麼回事?有什麼古怪啊!安安靜靜的多好。不要大驚小怪的!”蘇夢潔不以爲意。一個是現在她也可以修煉了。而且舒炎告訴過她,外圍的天池山脈是沒有什麼太厲害的妖獸。

舒炎沒有絲毫的降低警戒度,“就是因爲安靜才古怪!”

舒炎一邊警惕的看着四周,一邊解釋道,“這裏是天池山脈的外圍,只有一些一二階的小妖獸。一二階的妖獸是沒有智慧的,只是比一般的山中猛獸略強而已。”

“那有怎麼了?”蘇夢潔還是不解。不過看舒炎煞有其事的樣子,也是認真的聽舒炎解釋。舒炎的經驗可比她豐富得多,萬一要是不聽話出了事怎麼辦?

“沒有智慧的妖獸同樣也是根據自己的本能生活。也就是說,妖獸是散亂分佈,而且還是在不斷的有妖獸遊走當中。可是你看現在,我們走了大概十餘里路了,可有碰見過一頭妖獸?”

蘇夢潔認真想想,“好像真沒有。怎麼會這樣?”

“所以我說有古怪,在妖獸橫行的森林中要出現這種情況,要麼是我們周圍一直有什麼厲害的妖獸跟着,其他的妖獸畏懼,所以,主動的避開了我們。要麼便是我們闖進去了一種厲害妖獸的領地。”

“妖獸的領地意識很強,所以,不論哪一種情況,我們只怕都是被一種強大妖獸盯上了。”舒炎臉色有些慎重。這種情況下,能夠統治至少是方圓十里的妖獸,至少都是三階以上的厲害妖獸,可能是第二境界四階的妖獸。

舒炎不得不警惕。

“不錯,小子,你能發現你周圍的古怪證明你還是有點本事。”天龍王的聲音在頭腦中響起。

“你也能夠發現異常?”舒炎有些好奇。

“我怎麼不能發現?老子雖然是殘魂了,但是,老子是這些小雜碎的老祖宗,只要是我妖族的,我有什麼不知道的?”天龍王有些傲慢的說道,“你一出山谷我就知道了。現在的天池山脈只怕不是很安全,你周圍有一條三階巔峯的蛇王,放心,它已經盯上你了。相信馬上也會出手的。”


不過接着天龍王便是壞笑着說道,“哦!還有,更遠一點的地方還有更加厲害的哦!”

“三階巔峯!”舒炎倒吸一口涼氣。

妖獸本身相較於人類就更加的強大,三階巔峯的蛇王可是自己解決不了的。

舒炎心中暗暗咬牙切齒,這個天龍王還有心情笑,“死老鬼,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舒炎不想搭理天龍王,這個天龍王有約在先,一般情況之下不會幫助自己對付敵人,美其名曰鍛鍊自己。

反正,舒炎是不能將希望放在天龍王身上,誰知道這個神神叨叨的殘魂有幾分實力,況且,舒炎很懷疑天龍王根本就不會幫助自己。

舒炎抓緊蘇夢潔的手,“小心一點,周圍有厲害的東西!等下如果妖獸出來,你就往一邊跑。遠遠的離開,不要有可乘之機!”

蘇夢潔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有什麼妖獸,但是,看舒炎的臉色,估計不會輕鬆。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給了舒炎一個放心的眼神。

“噓!壞蛋你聽,什麼聲音?”蘇夢潔突然小聲的說道。

“索~~索~”

“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