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弟子,都被他強大的氣場所折服,特別是平日里,在他背後嚼舌根的人。

他們慶幸,自己的對手不是莫羽,否則現在受辱的就是自己。

至此,萱雨閣也在他的威懾下,樹立起了一絲形象。

相比於學閣的榮譽,玉台上的若萱,更擔心莫羽的安危。

魂眼視線中,她看見這個人,已倒在了地上。

「千萬別睡過去。」慕雲瀟在心裡默念。

並嘗試用自己的天賦,喚醒陷入彌留之際的莫羽,意識的消失遠比肉體的創傷要可怕。

人一旦沒了意識,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是回天乏術。

她的這句話,在莫羽的大腦中忽隱忽現,恍惚間,似乎看見了自己的父母。

除了他們,還有萱雨閣的靈師,甚至還有闊別已久的葉雲。 第334章追殺楊過的後代

林宇運籌帷幄,胸有成竹,並不著急燒烤奇葩的食物。

他再次邁著悠閑的方步,先把十位挑戰者的「奇葩燒烤」看了一遍。

林宇暗暗吃驚,沒料到獨臂神尼的燒烤食材頗為奇葩,也頗為獨特。

而且,另九位挑戰者的燒烤食材,都花了一番心思……

欣賞完畢,林宇慢騰騰地打開食物箱,拿出十串特殊的食物,擺在自己的燒烤爐上。

本輪比試,林宇雖然暗中幫助獨臂神尼獲勝,但他必須演足戲份,也烤點另類的美食,展現個人風采。

八名健壯的侍衛,揮汗如雨,奮力擺動蒲扇,不停地驅除廳內的油煙和異味……

一炷香燃盡,挑戰者們的奇葩「燒烤作品」全部出爐。

軍師叫喊:「請注意!《奇葩燒烤》比賽的第三輪,開始評比投票!」

吳應麒站起,指著一個年輕的挑戰者:「先評你的奇葩燒烤!」

此人年約二十歲,是個標準的古代美男子。

五官英俊,賽潘安;肩寬腿長,似模特。

他的燒烤爐上,放著一團黃泥包裹的食物。

吳應麒微笑,語氣溫和地問:「請問尊姓大名?何門何派?」

俊男回答:「稟小王爺,我複姓歐陽,單字名松!乃西域『白駝山莊』的莊主!」

林宇頓時一愣。

來自西域崑崙山脈「白駝山莊」的歐陽松,跟歐陽鋒和歐陽克,有沒有血緣關係?

趙穎兒也產生了興趣,忙問:「歐陽松,你知道歐陽鋒和歐陽克嗎?」

歐陽松說:「稟公主,歐陽克乃我家先祖。」

林宇驚訝,歐陽克居然有後代?

他趕緊說:「據我所知,歐陽剋死於南宋末期,被完顏洪烈的養子楊康所殺害!」

當年,黃蓉在荒島上施計砸斷了歐陽克的雙腿,歐陽鋒把歐陽克安置到牛家村養傷。

誰知,歐陽克在曲三酒店裡肆意調戲穆念慈,楊康憤怒至極,用半截槍頭刺死了歐陽克!

歐陽松的劍眉微皺:「沒錯!我家先祖被楊康害死!血海深仇,至今未忘!」

林宇說:「我記得,歐陽克沒有兒子,你該不是冒牌的後代吧?」

歐陽松說:「我家先祖生前,擁有眾多妻妾,怎會沒有後代?我如果假冒,又怎能成為白駝山莊的莊主?」

趙穎兒問:「必須是歐陽家的血緣,才能擔任莊主嗎?」

歐陽松說:「稟公主,歷代白駝山莊的莊主,都要驗明是否為直系血緣,最次,也得是嫡系血緣。」

林宇轉念一想,歐陽克天生風流好色,他在「白駝山莊」姬妾成群,應該留下了發芽的種子。

趙穎兒的眼睛轉了轉,故意問:「歐陽鋒和歐陽克,是什麼關係?」

歐陽松的目光忽地閃爍:「歐陽鋒乃歐陽克的叔父。」

這小子撒謊,從微表情可以看出,他肯定知道歐陽克是歐陽鋒與大嫂私通所生!

林宇暫時不揭露真相:「白駝山莊,位於西域的昆崙山東部,距離昆明城路途遙遠,相隔將近萬里,你怎麼會及時趕來參加《奇葩燒烤》比賽?」

歐陽松說:「一月之前,我便已離開山莊,追查殺害我家先祖兇手的後代,得知他藏在昆明城內,參加《奇葩燒烤》比賽!」

卧槽,林宇萬分震驚!

歐陽松追查的兇手後代,必然是楊康的後代。

那麼,也就是「神鵰大俠」楊過和「古墓派傳人」小龍女的後代!

而且,楊過的後代居然也來參加《奇葩燒烤》比賽,究竟有何目地?

星爺電影版《鹿鼎記》的劇情早已產生重大的改變,超出林宇的預測範圍,情節變得複雜,局勢也變得嚴峻,如今又冒出許多武俠名人的後代,更加增添了懸念和精彩度!

趙穎兒笑吟吟地說:「歐陽松,你可真有意思啊,歐陽剋死了快五百年了,你居然還苦苦地尋仇,追殺楊康和楊過的後人!」

歐陽松的目光如炬,聲音洪亮地說:「並非我心胸狹窄,睚眥必報!而是楊康的後人卑鄙無恥,偷偷潛入白駝山莊,殺死我飼養的冰蛇王,盜走了珍貴的蛇膽!」

林宇問:「楊康的後人叫什麼名字,是男是女?」

歐陽松昂首環視,目光更加犀利。

「我不知他的全名,只知他是個男人,與我的年齡相仿……」

「咳咳咳……」吳三桂乾咳幾聲,打斷歐陽松的話,「本王再次重申,各位挑戰者務必專心比賽,別總惦記著復仇之事!」

吳應麒催促:「歐陽莊主,你燒烤的奇葩食物是什麼?」

歐陽松伸手,敲碎黃泥團,呈現內部的荷葉。

林宇笑著問:「你烤的是叫化雞?」

歐陽松搖搖頭,又抬手揭開了荷葉,倏地冒出熱氣,呈現一隻白色之物!

林宇定睛細看,不禁驚呼:「癩蛤蟆!」

歐陽松說:「錯!這不是癩蛤蟆,而是天山雪蟾!」

瞬間,眾人集體站立,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天山雪蟾!

江湖武林無人不曉,天山雪蟾乃極其珍貴之物。

用它製作丹藥,可解毒化淤、養血補氣,延年益壽。

吳三桂的眼睛熠熠發光:「沒想到啊,本王今晚見到了傳說中的天山雪蟾!」

馮錫范也激動地說:「天山雪蟾,百年難遇!吃了它,可大大增進功力!」

張青峰和鮮兆飛直勾勾地盯著天山雪蟾,情不自禁地咽下口水。

趙穎兒說:「歐陽松,你用製作『叫化雞』的方式,烤熟了名貴的天山雪蟾,創意真夠奇葩呀!」

由於獨臂神尼擁有神奇的「讚美甜麵醬」,可確保順利地獲勝,趙穎兒才無所顧忌,隨意支持任何一位挑戰者。

萬英才說:「歐陽莊主所烤的天山雪蟾,至少兩斤重!如果做成丹藥,能賺取大筆的銀子!現在烤熟了吃,未免太浪費!」

歐陽松不以為然地,淡淡而笑:「區區一隻天山雪蟾,不足為道,獻給王爺和各位嘗嘗鮮,打打牙祭!白駝山莊,養了幾十隻天山雪蟾,還有許多天山雪蓮!」

林宇暗罵,卧槽尼瑪,這小子不但裝逼,還特么炫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錐恆山,準確的說,是一處山脈,綿延不斷的山峰連接在一起,每一座山峰,都呈現出錐形,故稱為錐恆山。

山峰巍峨,超過兩三萬數量的怪鳥群進入錐恆山,也如同石沉大海。

若不是空中有密集的怪鳥張開雙臂翱翔,盤旋在錐恆山的上空,在黑夜之中,根本看不出來,如今的錐恆山上,還藏著這麼一個龐大的危險的怪鳥群。

一個小時過去。

大梵天成員都已經準備就緒。

薩拉曼親自率隊趕來。

無數的目光聚焦。

「錐恆山上,有二十餘座廟宇,其中歷史最悠久的,已經超過了五百年的歷史。」阿卡多沉聲開口,「雖然廟宇裡面的人都已經提前撤回來,可是,剛剛二十七座廟宇高僧聯名而來,說山中有佛,不可能炮轟錐恆山,那是對佛的褻瀆。」

印國,是佛的國度。

不過,薩拉蔓,卻不是一名虔誠的佛教信徒。

「兩萬多怪鳥,一個個殺的話,要殺到什麼時候?」薩拉蔓冷冷地說道,「如果隨隨便便一座山就有佛,那世間的佛,也未免太過廉價……按原計劃執行。」

錐恆山並不是印國什麼太過著名的山峰,阿卡多早已經猜到了薩拉蔓的答覆,當即沉聲開口,「二十門大炮都已經準備就緒,只等一聲令下,便能開火。」

「好。」薩拉蔓大手一揮,「十分鐘后,開火,滅了這群畜生。」

幾分鐘后,又一道聲音匆忙趕來。

「不好了。」來的是卡薩姆,「二十七座廟宇,四十七名高僧,得知我們堅持要炮轟錐恆山後,他們進山了。」

聞言,薩拉蔓的臉色不由得一沉,怒罵起來,「混賬東西,為什麼不攔住他們?」

「他們進山的速度很快,高呼了一聲『與佛同在』,便一頭衝進去,我們根本來不及阻擋。」卡薩姆無奈,「現在怎麼辦?這二十門大炮……恐怕要撤了。」

「該死的禿驢!」薩拉蔓破口大罵。

沒有這二十門大炮的威懾力,單憑梵天組的人力,要斬殺這麼多的怪鳥,難度實在太大。

薩拉蔓的面容陰沉著。

今天的心情本來就不大好,現在居然還出現了這種令他進退兩難的意外。

「邊境的情況如何?」薩拉曼問,「華夏偵查兵出現了嗎?」

「沒有動靜。」卡薩姆搖頭,「他們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不信他們會飛天遁地,沒有動靜,代表著,他們還不敢硬闖過去。」薩拉蔓咬牙切齒,額頭的青筋直爆。

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好消息。

一側,忽然間有一道聲音響起來,「薩拉曼將軍,看起來氣色不大好啊。」

聞言,薩拉蔓抬頭看過去,夜色之下,一名金髮白人男子坐在樹杈上,面容看上去彷彿是被剪裁過一樣輪廓分明,鼻尖高高挺起,雙眼有種近乎妖異的氣質。

薩拉蔓知道此人的身份,火神局基因特戰組的一名S級組長,瑟夫斯基。

瑟夫斯基本就是一名極其強大的練武者,后加入火神局,成為基因特戰組的一員,強大的體魄再加上基因的改造之後,實力暴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