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是在吃着飯,此刻想來是自己這邊的聲響太大,都是向他們這邊看來,這也很正常嗎。

但是爲何紫君這丫頭會擔心和害怕呢?

既然紫君不喜歡在這裏吃,那就換一家吧,更何況,即使進去吃了,也是沒有那麼好的心情,都是被他們打攪了去,真是晦氣!

“我們走!”

赤削轉身便是吩咐着後邱和七娃兒,然後四人便是迅速地出了這個什麼破酒家!

赤削一行人離開,酒家裏的那兩個護衛卻是也沒有再給他們什麼麻煩,徑直地讓他們走了,待赤削消失在門口,他們也是回去。

停了一小會兒,卻是從酒家裏出來兩個人來,一人看着赤削等人得背影,說道,

“你先回去通知少爺,就說我們找到紫君了!我先跟着他們,看他們去了哪裏。”

“好!”

於是,兩人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了,倒也利索乾淨的漂亮!

……

赤削四人,又是折轉了一條街道,卻是立即便有一個酒家映在他們面前。

“思炎酒樓!”

赤削看了一眼酒樓,其有三層樓,醒目的是掛在酒樓二層外的那副匾額,有些無語地道,

“這名字有些不通,酒樓前面用‘思炎’修飾,不知是和意思,真是怪哉!”

紫君等人聽了赤削的話,倒是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也沒有接言答話。


“走,就是這家了!”

赤削一揮手,那後邱當先一人便是小跑了進去,這讓赤削、紫君和七娃兒看着直笑,這傢伙果然是餓的不輕了,但是怎麼一說到吃的,就比誰都跑的飛快!?

赤削一進來,便是有個店小二上來招呼,雖然他們一個穿着打扮都是一副乞丐摸樣,但是上面有交代,無論貴賤,只要是進來吃酒,便是要熱情招待,不可怠慢了去。

於是,這店小二說道,

“幾位小少爺,這是要吃飯?”

“額,小少爺?”


赤削這是第二次聽到這個怪怪的名字,有些不喜,無奈地回道,

“我們可不是什麼‘小少爺’,一幫乞丐而已!只是順便來吃頓飯食。

放心好了,我們從不賴賬,先給我們找個空桌坐下喝杯水,解解解渴!”

“對,對,我們從不賴賬,我們現在有錢了……”

後邱這廝連忙地接過赤削的話,又是滔滔不絕地那個興奮勁,好像他現在是億萬富翁一般。

“呆子!”

一向不是很喜歡說話的七娃兒卻是在後邱的後面使勁地戳了後邱一下。

“額!”

後邱立即便是閉上了口,不安地望着赤削,怕是擔心他的袋長,也要責怪他。

赤削搖搖頭,無奈地笑着,心裏苦笑,

“我每天帶着一幫小屁孩,真是不知道這要幹什麼的,無語了!”

那店小二見狀,也是不解,繼續招呼道,

“一樓都是滿了,請隨我上二樓來!”

店小二說完,便是轉身領着赤削四人上了樓去,赤削心想,吃完了飯,給他們都是買一件衣服去,你看看,都是穿的什麼樣子。

後邱的衣服,那是一道一道的,屁股後面還有個洞,紫君和七娃兒的衣服雖然可以遮擋着他們幼小的身體,但是也是有些地方開裂了。


再看自己的,恐怕就數自己的衣服,最好了,不論是質量,還是做工,那都沒得說,只要你別從下面朝上看,真的很好!

上了樓來,一看窗戶旁邊有個空位,赤削指着窗戶處的那個空位子,便是說道,

“就那裏了!”

“好!”

店小二也沒有異議,直接地把他們領到那裏,又是問道,

“不知要點些什麼酒菜?”

赤削四人都是坐定了,聽見要點酒菜,這讓赤削有些爲難,他哪裏知道這裏有什麼酒菜,只的無奈地問後邱道,

“後邱,你來點吧!”

“好勒!”

一聽袋長要他來點菜,這後邱立即便是高興上了頭,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晃着腦袋,如數家珍地道,

“先把你們酒店裏特色小菜上一遍,然後再來兩份花玄雞燉蘑菇,四斤牛肉,四隻紅燒豬蹄,四碗桂花蓮子羹,四……”

還沒有等後邱把所有的‘四’什麼說完,七娃兒又是戳了她一下,無奈地白了他一眼,道,

“太多了,吃不了!”

“額!”

後邱也是立即意識到,貌似自己點的確實有些多了,可是還沒有點完呢。

“這……”

店小二有些無語了,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點這些嗎?”

“那就按照他剛纔說的上吧!”

赤削實在是被這個後邱打敗了,明顯的就是一個吃貨,而且是一個十足的吃貨。


“要不要再加上我們小店的竹葉青,那可是遠近聞名的美酒!”

店小二又是徵求赤削的意見,推薦了一下他們小店的美酒來。

“額,那就上半斤竹葉青吧!”

既然有酒喝,赤削倒是也想嚐嚐這個世界的酒是一個什麼味道的。

“好勒,請稍等,這就上來!”

店小二象徵性地道,說完便是轉身離開,給他們準備好吃的去了。

待店小二一走,赤削便是看着後邱,有些無奈地道,

“吃完飯食後,我們去賣幾件衣服!

對了,後邱,怎麼你如此地熟悉這些吃的東西,以前也吃過嗎?”

“嘿嘿……”

後邱有些不好意思地,先是嘿嘿幾聲尷尬地笑,之後便是回道,


“那是以前,總是在酒家門口聽着客人點菜,便是記得了一些菜的名字,不過都是沒有吃過的。

唯一吃過的還是袋長你分給我們的那兩隻花玄雞,味道真是不錯!”

“既然沒有吃過,那今天的這些酒菜,你可要吃完了,莫要剩下,不然下次可不給那麼多吃的了!”

赤削威脅着後邱道,這小日子還得幾天維持着,萬一手中的銀兩用完了,喝西北風去呀。

所以,這日子還是慢慢地算計着,這邊事情一了,便是要離開鳳崖城,去他處找些生活。

“好的,袋長放心,一定會吃完的,我保證一定會吃完的!”

後邱不好意思地保證,反正他現在是非常餓,這麼多吃的,說不定還不夠捏,不過他卻是沒有敢說這些。

赤削猛然想起,在第一次的那個酒家裏,發現紫君這丫頭有些害怕,倒是忘記了這一茬,於是他問道,

“紫君,你剛纔在那酒家是不是見到什麼人了?”

“嗯!”

紫君有些不安地回道,

“他們兩個是羅家裏的下人,都是跟在羅家少爺身邊的,不是什麼好人,總是欺負我們這些丫頭。

我剛纔便是見到他們兩個在那酒館裏吃酒,想來他們也是看見我了,所以,我怕……”

“現在你又不是什麼丫頭了,沒有那個必要害怕,他們要是來了,看我不打發了他們去!”

赤削一聽到紫君又是提起了傷心事,忙着安穩道,

“別怕,不是還有我擋着嗎!?”

“是呀,紫君,我們現在跟着袋長,有吃的,有喝的,袋長會保護我們的安全的,不用害怕!”

後邱也是出聲安穩道,他的話剛是落下,七娃兒也是說道,

“紫君,不要想以前的事情了,就讓他們過去吧,你看我也不再去想了,我們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算是一步,哪有那麼多不開心的事情去想!”

“是呀,以前的事情就讓他們過去吧,我們以後還有好好地生活!

莫要擔心了,我們的飯菜上來了,先是吃飽了再說!”

赤削見氣氛有些不對,便是立即阻止,然後把注意力轉移到吃的上面去。

不過這招真的是很管用,一聽到吃的,那後邱便是興奮地看着店小二上來的酒菜!

待店小二把那竹葉青上來,赤削便是吩咐道,

“好了,不要只是看着,開始吃吧!”

“好咧!”

後邱趕緊地答道,立即便是率先拿過來一隻花玄雞,兩隻手抓住雞的翅膀,一口便是把雞頭給吞了下去。

這看的赤削那是緊張呀,萬一雞頭卡在喉嚨裏,可不是弄着玩的,幸好這廝沒有事情。

倒是七娃兒和紫君,雖然說也是很餓,但是卻慢慢地吃着,因爲這樣子,纔是可以吃的很飽的。

當然,赤削也是吃一些,他也是好幾頓沒有吃了,憑藉這那血玄靈果的支持,也是有限的。

夾起一塊牛肉,放在口中,嚼了幾下,這牛肉倒是還行,因爲牛肉一般不用材料,也是可以做的很好吃的。

然後他給自己倒了一杯小酒,端起酒杯,便是送到嘴邊,一口飲下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