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居然還有這麼多的鬼物?”

諸葛第一大驚,掃視一圈,看到一雙雙幽藍的眼眸在黑暗中涼氣,不由倒吸一口氣。

改造人們自發的圍成一個圈,將鐵血和諸葛第一包圍起來,警惕的打量着周圍。

“看,那肉團有變化了!”

正當諸葛第一驚恐萬分時,鐵血忽然喊道。

諸葛第一轉頭,只見天空中那由粉色觸手構成肉團彷彿血水浸泡的一般,顏色猩紅,然後觸手一條條慢慢打開,彷彿一朵綻放的菊花慢慢盛開。

而隨着那肉團的打開,大將軍額頭的幽藍的裂縫發出耀眼的光芒,一口通體烏黑,狀若棺材的長方體從中透出。

“棺材?不對,那是培養基?黑色的培養基!”鐵血皺眉打量片刻,沉聲說道。

諸葛第一一愣,黑色的培養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過了一會兒,那肉團終於慢慢被打開,其中顯現出一個人形怪物!

人形怪物渾身紅毛,肚如斗大,赫然是之前的李若曦,而她的腹部一張牙尖嘴利的面孔如同浮雕般顯現,一道道黑氣更是繚繞其上。

“好強大的鬼氣,好邪惡的鬼胎!”諸葛第一沉聲道,隨即一愣,猛然看向鐵血。

鐵血同樣繃大了眼睛看着他。

兩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喊道一個詞:“轉生!”

說完後,兩人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哈哈,本源輪迴碎片果然強大,竟然壓制住了鬼胎的反噬?這是老天註定我的轉生計劃要成功啊!”

不知何時,王教授醒了過來,看着天空中的李若曦,瘋狂大笑着。

“你想讓人奪舍鬼胎?是不是?”鐵血身形一閃,已經到了王教授的身邊,一把卡住他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

“奪舍?沒錯,按照你們御鬼士的說法確實是那樣子,但是我更願意將它稱作思維轉化?”王教授沙啞着嗓子說道。

“思維轉化?”諸葛第一皺眉,口中咀嚼着這幾個字。

王教授嘴角露出一絲詭笑,道:“你知道柯雲泣爲什麼要進行這些改造人的實驗麼?知道爲什麼貴族學校會出現一個鬼娃娃麼?知道爲什麼原本多年前蘭天已死的女兒會復活麼?”

諸葛第一眉頭皺的更緊,轉頭看向鐵血,卻發現他有些落寞。

正當她想要質問王教授時,王教授仰天大笑道:“哈哈,你不知道,你們都不知道!改造人是爲了解決輪迴計劃中載體的實驗,鬼娃娃則是胚胎實驗的失敗品,而蘭雨欣則是爲了輪迴計劃中融合靈魂而做的準備!”

“你們這些年來,一直都身在局中,你們不過是柯雲泣輪迴計劃中的棋子,而我則是將輪迴計劃升級爲轉生計劃的締造者!我纔是最後的贏家!”

彷彿實在迴應着王教授的話,一陣轟隆隆的雷鳴聲從天空響起。

電閃雷鳴,鬼怪呼嘯,黑霧滾滾。

那空中漂浮的黑色培養基上驟然顯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字符,並且不斷地閃爍起來。

隨着黑色培養基上的光芒越來越亮,大將軍身上也閃爍其金色符文,而且頻率漸漸和黑色培養基閃爍的頻率似乎漸漸達成了一致。 米其林餐廳內,陸永豐臉色鐵青,卻並沒有發作出來。

這時候,餐廳包廂內,一名身著棕色布里奧尼西裝,留著中分頭的青年,渾身酒氣,朝秦穆然走了過來。

他懷裡攬著一個妖艷女人,身後跟著一名五大三粗,戴著墨鏡的貼身保鏢。

布里奧尼,這一套西裝起碼得幾十萬。

餐廳用餐的客人,目光紛紛投向這名青年,目光流露出驚恐的眼光。

「這位不是陸家二少爺,陸永慶嗎?」

「不錯,就是他。」

「咱們快走,離他遠點兒,他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

在一片竊竊私語的議論聲中,陸永慶猶如瘟神一般,所到之處,人畜皆逃。

「怎麼他也在?秦弟弟,這人可是洋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陳雅玲低聲言道。

「不著急,他是洋城混世魔王,老子還是中海混世魔王呢!哈哈……」

秦穆然笑道,神情語氣,絲毫沒有將陸永慶放在眼裡。

此刻,陸永慶摟著那名妖艷女人,已經走到了秦穆然面前,他來並不是沖著秦穆然來的,而是陸永豐。

陸家兄弟兩個,同父異母,陸永慶為了繼承陸家全部家產,無時無刻不在想辦法排擠陸永豐,在洋城,這些事情已經是路人皆知。

「大哥,咱們兄弟還真是有緣,吃個飯都能碰到,哈哈……」

陸永慶笑道。

「巧合而已,談不上緣分。」

陸永豐冷冷回道。

這些年,陸永豐在陸家,被陸永慶母子排擠,吃盡了苦頭,即便嘴上不說,可心裡根本沒將陸永慶當成兄弟,甚至是敵人。

陸永慶目光掃向秦穆然和陳雅玲,不禁哂笑。

「哦……我懂了,大哥,原來你還是為了這個女人啊?不過看樣子,她好像綠你了,哈哈……」

說著,陸永慶朝秦穆然笑道:「小子,你居然綠了陸家大少,哈哈……本少爺給你點個贊。」

陸永豐曾經追求陳雅玲,這件事情,陸永慶早已知道。

如今看到陸永丰情場失意,自然要挖苦一番,這種機會實在難得。

「嬌嬌,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大哥,堂堂陸家大少爺陸永豐,那個女人是我大哥老相好,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大哥被這個女人給綠了,哈哈……」

說著,陸永慶走到陳雅玲面前,借著酒意,言道。

「我沒記錯的話,你叫陳雅玲吧!」

「陸少爺,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陳雅玲臉色不悅,陡然起身。

「站住!本少爺讓你走了嗎?」

陸永慶滿口酒氣,冷呵一聲,一伸手,直接擋住了陳雅玲的去路。

「像你這種女人,本少爺見多了,不就是想要錢嗎?要多少,本少爺有的是錢……」

站在一旁的陸永豐,忍無可忍。

「永慶,鬧夠了沒有,趕緊讓開。」

陸永慶目光瞥了眼陸永豐,冷笑一聲。

「陸永豐,怎麼跟我說話呢?你還真把自己當大哥了呀!告訴你,現在陸的家,是我跟我娘掌管,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

陸永豐兩拳一握,喉嚨一緊,卻終究沒敢再強硬一些。

言罷,陸永慶嘴角一揚,伸手朝陳雅玲臉蛋伸了過來,陳雅玲連忙一閃,冷聲言道:「姓陸的,你再敢這樣動手動腳,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陸永慶冷冷一笑。

「哼哼……對我不客氣?」

「你想對哥哥怎麼不客氣?」

陳雅玲氣的輕咬嘴唇,拳頭緊握,恨不得抬手給他個正反抽,但是在洋城,誰敢動他陸永慶?

看到陳雅玲攥緊的拳頭,陸永慶笑道:「哇靠,你是想打哥哥嗎?來,哥哥把臉給你伸過來,你打,你打呀!」

在洋城這一畝三分地上,即便他陸永慶真把臉伸出去,又有誰敢動他一根手指呢?

他這個混世魔王的稱號,那可不是白叫的。

陳雅玲雖然拳頭握的生緊,卻始終沒敢下手。

「你不是要對哥哥不客氣嗎?我把臉都給你伸過來了,你打呀!」

「哈哈哈……」

啪!

在陸永慶的笑聲中,一記響亮的耳光,震撼了整個餐廳。

此刻,餐廳內所有的客人,臉上都露出驚訝乃至驚恐的表情。

「我們看到了什麼?」

「有人打了陸少爺一耳光?」

「這小子是想自殺嗎?」

「這小子完了,估計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

陳雅玲喉嚨一緊,目光看去,不知何時,秦穆然飛速一巴掌朝陸永慶臉上拍了過來,在陸永慶那張小白臉上,留下一道鮮亮的五指印。

陸永慶慢慢扭頭,表情兇惡到有些扭曲,用死亡的目光凝視著秦穆然。

「哇…靠!」

秦穆然擺手一笑,言道:「陸少爺,我這可是按照你的要求辦事,是你說讓我們打你的,我們哪兒敢不遵命?哈哈……」

「有種你再打老子一下……」

「啪!

陸永慶話沒說完,秦穆然抬手又是一耳光抽了過來。

「陸少爺,你幹嘛老是提這麼奇怪的要求?」

秦穆然笑道。

「我懂了,陸少爺,您是不是有受虐傾向?聽說富人都有變太心裡,我理解……」

此刻,陸永慶心火怒燃,手都有些瑟瑟發抖。

身為堂堂洋城陸家的少爺,他何時被人打過臉?還被連打兩耳光,這件事情,明天就會傳遍洋城,讓自己臉面掃地。

「小犢子,你跟這個賤人,死定了!」

陸永慶冷聲言道。

「陸少爺,你可得講理,我滿足你受虐的內心需求,你不謝我就算了,還想恩將仇報嗎?」

秦穆然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彷彿他才是那個最委屈的人。 米其林餐廳內,一片驚愕。

「哇靠,這小子一拳解決了全國拳賽冠軍老六?」

「這不科學啊!」

秦穆然拍了下手,朝倒在地上的老六看了一眼,心裡暗想,幸虧老子剛才只用了一成力,要是用兩成力量,夏國恐怕就要少個拳擊高手了!

「陸少爺,還有別的事情嗎?」

秦穆然淡然問道。

此刻,剛才還不可一世的陸永慶,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沒,沒有了……」

陸永強將聲音壓的很低,連老六這種拳擊高手在秦穆然手下都走不過一招,如果他陸永慶此刻還敢不知死活,秦穆然不介意教教他怎麼做人。

站在一旁的陸永豐,眉頭緊鎖,他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這麼能打,作為陸家的大少爺,老六的身手他很清楚。

「雅玲姐,咱們走吧!」

秦穆然笑道。

「哦……」

陳雅玲神情依舊陷在剛才的驚愕之中,沒能回過神兒來。

走出米其林餐廳,上車后,陳雅玲啟動車子,心不在焉,她很好奇,秦穆然到底什麼來路?

三十一億天價拍下天之痕。

以一人之力接替中海許家。

一招解決全國拳擊冠軍老六。

……

在陳雅玲看來,這完全不是一個人能辦到的事情,除非,他秦穆然是神。

陳雅玲不禁自嘲一笑。

這個世界上,哪兒有什麼神?

車子啟動,緩緩朝陳雅玲家開去。

「秦,秦家主,你是人嗎?」

陳雅玲問道。

出於對秦穆然深不可測的實力所產生的恐懼和敬畏,陳雅玲甚至連稱呼都改了。

「秦家主?你這個稱呼我聽著很彆扭啊!」

「還有,什麼叫做我是人嗎?雅玲姐,你這話幾個意思啊!」

秦穆然問道。

「你太讓人捉摸不透了,我現在才發現,我對你的了解,實在是太少。」

陳雅玲語氣,有些不自然。

如果秦穆然真的只是中海四大家族之一這麼簡單,陳雅玲覺得無所謂,但是他感覺,秦穆然的身份,絕不會那麼簡單。

「雅玲姐,你還是像之前那樣就可以,要不然晚上我怎麼意思睡你…家裡…」

秦穆然故作嬌羞,彷彿像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

陳雅玲苦笑不得。

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哪個大人物會像秦穆然這樣毫無底線?恬不知恥?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秦穆然,透過車子內的後視鏡,發現在自己車后,跟著一輛橘黃色的法拉利,因為車身很低,所以不易發現。

秦穆然嘴角一揚,笑道:「啊呦,陸大少跟過來了?」

聽到秦穆然的話,陳雅玲抬頭看了眼後視鏡,神情無奈,深深嘆了一口氣。

「雅玲姐,這個陸永豐,對你還挺上心呀!」

秦穆然笑道。

「我跟他不是一路人,三觀不同。」

秦穆然若有所思點點頭,他完全理解陳雅玲,陸永豐雖然一表人才,家境優越,但像他這種直男脾氣,哪個女人受得了?

現在這個社會,追不到喜歡的女人,無非兩種可能。

一是身體不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