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還沒有亮,我們已經到了土門村。

土門村遠遠不是之前那般的人跡罕至,此刻的土門村幾乎是處處都是站着人,我一眼望過去,葛青峯、楊天一等人赫然在其中,衆人看到了我歸來都是紛紛的靠攏。

呆爺帶着朵朵也是朝着我走來。

奶奶看着我肩頭扛着的

空葬之棺,臉上顯現出了一絲欣慰,而且此刻我能夠清晰的看到周圍的空間都發出陣陣波動,無數的空間結界將整個土門村完全的罩住,我知道這是小蝶和奶奶的傑作。

不遠處的虛空之中,北迎風而立。

從他的目光之中,我看到了許多的信息,但是我沒有去打斷他。

我幾步便走到了陰間公寓的大陣之中,此刻整個大陣都在開始顫抖起來,似乎是意識到了我的到來大陣之中的每一個陣眼都開始瘋狂的閃爍着一道道的光芒。

因爲之前在古城之中得到了葬的部分記憶,我已經完全的瞭解了陰間公寓如今所變成這樣的原因。

原本陰間公寓乃是當初我在柳先生屋子之中看到的始無手中的那個樣子,但是當初在天地浩劫的時候,天殿受到了嚴重的損害,想要恢復原來的模樣,重整當年那種帝王霸氣的話,就必須要通過法則來修復。

所以當年道最後殞身化作無數的法則注入了後來的陰間公寓之中,而葬也是爲此不懈努力,但是最終沒有能夠成功,最後葬更是因爲失去了一身法則而被天界之後帶走。

而楊八千當年爲了救葬,不惜帶着陰間公寓衝上天界,但是在於天門大戰的時候,身受重傷,公寓再一次受到的破損,最後楊八千不得不自散身軀,用自己所掌握的天地陰陽之術修補整個破損的公寓,這便是後來的陰間公寓。

也是從那時開始無數楊家高手便開始在陰間公寓之中修煉。

當初那些沒有打開的門,現在才能清楚的看到,全部都是一個需要填充的陣眼。

我身子一閃,一掌拍在了空葬之棺之上。

嗡!

空葬之棺頓時從我的手下墜入了中心的空間之中,一時之間無數的符文開始飛竄而起,四周所有的陣眼都顯現出了各自代表的力量,那一刻我清晰的看到了曾經的語言。

一脈二頭三龍四靈五皇。

六王七妖八魔九棺十鬼。

而此刻在我手下的竟然顯出了一個脈字。

以我爲中心顯出了一個太極陰陽的圖案,圖案上顯現出了陰陽二字。

接着是三條龍的形狀,代表着天地人。

四靈,三龍所包裹的圓圈分成了四個區域,每一個區域都有着重重空間。

五皇,金木水火土,五個古字虛影漂浮在四靈的周圍。

……

這一刻我心中猛地一顫。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陣法,竟然有如此多的陣眼,需要如此多的高手用身體來填充。

一想到這裏,我頓時想到了兒子。

想到了凡兒的話!

想到了葬在身體化爲碎片之前所說的話!

兒子只是一個開頭,我身邊所有的人都要填入這些陣眼?

這一刻我整個人都開始顫抖起來。

一時之間我竟然開始慌亂起來。

“相公!”

是一個聲音將我喚醒,我靠着空葬之棺此刻淚流滿面。

想到了兒子,想到了曾經的種種。

“小蝶,小蝶……”

我一把將小蝶緊緊的抱在懷裏



小蝶看着我身後的棺材,似乎也想到了什麼,不過她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抓着我的手,將我死死的抱住,彷彿這一刻想要將自己徹底的鑲嵌進入我的身軀一般。

我這次意識到自己還沒有真正的完成這座大陣。

意念一動,空字緩緩的飛出了我的眉心。

我抱着小蝶,看着那空字一點點的飛到了身後的空葬之棺之中,我似乎看到了兒子坐在棺材之上對着我笑,嘴裏叫着粑粑。

嗡!

突然識海一片銀光閃爍,將我所有的記憶完全的擊碎,重重空間瞬間罩住了我的身軀。

一時之間我竟然感覺陰間公寓開始飛快的變化起來。

總裁發飆:前妻,哪裏逃 我抱着小蝶踏空而起,渾身靈氣開始沸騰起來。

在我身下的陰間公寓開始飛快的變小,最後化作了一點光芒,就如空葬之棺之中的輪迴古咒一般,飛入了我的識海。

這一刻我沒有感受到自己再受到任何的傷害,只感覺自己的眉心突然多出了一個銀白色的光點,而這個光點便是如今蛻變之後的陰間公寓,比它的前身天殿力量更加的恐怖。

轉身看了一眼,整個土門村如今已經自動擺成了一個偌大的陣法,無數的空間分割出了大大小小的空間,上千個。

奶奶站在虛空,一身血紅色的袍子,一頭烏黑的長髮,迎着那朝陽肆意的飛舞起來。

“奶奶!”

我叫了一聲,收拾心情。

眼前這麼多的人,每一個人似乎都知道自己的結局一般,盤膝靜坐,安靜的等待着自己的命運終點。

經過了這一切我早已經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而且有了葬的記憶,我已經完全知道當年葬所有的計劃。

“森兒,走吧!”

奶奶沒有說其他的,似乎早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

我點點頭,攬着小蝶便踏空而起。

從這一刻起,我不想再離開小蝶半步,就如那癡情的若小伶一直站在那裏駐目着早已忘卻了凡塵情緣的北哥。

回望一眼,整個土門村現在已經化作了一片迷霧,恐怕這個世間除了少數的幾個人,沒有人會想到在土門村還有着這樣一個可以直達天界的大陣。

這些陣從那個尚未誕生王朝便開始佈置經營。

之所以叫做土門,乃是因爲此處乃是當年天劫之時,道與楊空的沉睡之地,而葬也將自己的生之魂長眠於此。

婚久情不負 雖然如今這些故人都已經化作了世間的某條法則進入了陰間公寓之中,但是他們曾經的光輝歷史,卻是無人能夠抹去,儘管或許有太多的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身子消失在了雲海之中,我抱着小蝶的手更緊了。

假如有一天我失去了小蝶,我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會怎樣,但是我堅信我能將他們都拯救回來。

正如葬告訴我的,生之末乃葬,那毀滅之後便是重生。

我一定要重樹天地規則,讓我的朋友,讓我親人,讓我的愛人都活過來。

跟在奶奶的身後,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來到了皚皚冰雪之地。

極北之地,天海冰淵!

(本章完) 眼前一片白雪冰川。

這便是極北之地,天海冰淵。

我和奶奶來到這裏的時候,我便能夠感覺到這片地兒的玄乎,如今的我似乎是因爲身上有着輪迴古咒爲中心的幾大古咒,一踏入這天海冰淵,便能夠感知到周圍空間的變化,不但如此我還清晰的感知到了似乎在遙遠的冰淵之上似乎有着一雙如鷹的眼睛已經鎖定了我們三人。

奶奶走在我們的前面,我和小蝶緊隨其後。

不一會兒我們便已經深入了這茫茫的冰天雪海之中。

奶奶告訴我這裏在數萬年之前曾經是一片活火山,但是經過了無數年的演變卻是變成了極北冰川之地,而當年就是在這裏,爺爺楊戰天突破生死命劫之時,命劫天君降下了毀滅天雷,將爺爺的身軀轟碎了。

但是隨後奶奶又告訴我,也真是因爲那次毀滅天雷,爺爺楊戰天徹底的甦醒了,要知道其實所有的人都是在我進入公寓之後,在我命劫之後才慢慢的開始甦醒,也就是說在之前,有着一道無形的術法和結界將整個塵世的人這份來自遠古的記憶都封存,而隨着我不斷的成長,尋找了九葬天棺,徹底的開啓了陰間公寓的古陣法,也是從那一刻開始,所有曾經古楊家的的高手纔開始點點甦醒。

也就是說打從一開始,我就如是一個開啓這些所有結界和封印的鑰匙,從我一出生開始,這個曾經埋下的滅天大計劃便一步步的走上正軌。就連爺爺奶奶最先成爲甦醒的人,都已經被計算在列。

而這一切都是最原始葬與楊八千還有鼠仙人所制定下來的完整的計劃。

這將是一盤大多的棋,到現在看來似乎馬上就要完成了。

爺爺楊戰天就在這天海冰淵之中,當年爲了保護整個土門村的風水不被破壞,更有三爺爺守護在土門村幾十年,父親一生都在土門村,母親生下我便徹底的進入了幽暗的生活之中,這一切都不過是按照既定的計劃一一實行。

太可怕了。我不由得想到那些在這計劃之中死去的人,趙半仙,軒爺,陳若唯等等,或許在如今看來,這些人根本就不在計劃之中,就如一個巨人不會在乎一些旁枝末節一般。

“怎麼了?”

站在那凝結的巨大冰山之上,我久久的發呆,腦子裏突然想到了曾經在我身邊死去的一個個身影。

奶奶的聲音讓我回到了現實,我搖搖頭。

現在的局面已經容不得我有半點的傷感和懷疑,大戰在即,正如在路上的奶奶給我說的,天界現在恐怕已經開始佈局,如果我們的動作不快,或許到時候遭殃的就會是我們了,這一點我深信不疑。

從那幾個從天界下來的高手,我就已經看得出。

命劫之後,他們便降臨世間,企圖掌控四域的力量,從而將我們扼殺在搖籃裏,那個時候我或許根本就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我能夠隨隨便便就戰勝這些君字號的高手,但是現在我已經做到了。

“森兒,現在不必想太多,你要知道如今在你的肩上

有着多少人的命運,曾經你不想自己的命運被操控,可是現在你卻是操控着太多人的命運,你的身上繫着無數人的希望,你想象凡兒……”

奶奶的話,讓我的心頭一顫。

現在的我沒有任何停滯不前的資格,我只有不斷的向前,不斷的強大自己,不斷的完成葬當年的佈局,楊八千當年的設計,我纔有機會取得勝利,才能找回失去的人和東西。

“走吧!”

我緊緊抓着小蝶的手,跟在奶奶的身後。

在我們的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冰川,就在我們一踏上這冰川的時候,突然天空之中一聲長鳴。

我頓時循聲望去,只見一隻通體金黃色的羽毛的大鳥,不,應該是一頭雄鷹。

它朝着我們飛來的身形,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三爺爺!

果然金黃色的雄鷹在我們的面前停了下來,但是這一刻三爺爺沒有變化成人形。

“靈,你們終於來了!”

三爺爺聲音之中滿是激動,說話之間已經走到了我們的身邊,示意我們站到他的背上。

一撲騰翅膀。

我們便遠離了地面,迎面而來的寒風都被一道金黃色的結界擋住,三爺爺告訴我,自從我回到土門村那天,他便知道當年的佈局必定能夠成功,三爺爺說他已經站在萬仞冰山之上等了我們一些時日了。

穿過了足足一千多米的高空的,我看到了眼前已經是一座座的高大的山脈,層層疊疊,晶瑩剔透,格外的漂亮。

站在三爺爺的背上看地面,一片片的山脈首尾相連,竟然隱約之間形成了一個閉合的大陣。

三爺爺在一座高大的山脈之上停了下來。

“這裏就是戰天閉關的地方了。”

我們剛一走下三爺爺的身子,三爺爺便抖動了一下翅膀,化作了人形,我面前的三爺爺依舊健碩,和我小時候見到的三爺爺一模一樣,雖然兩鬢多了幾股金色的長髮,但是依舊看着那麼的親切。

奶奶點點頭,踏空而起。

奶奶一揮手,頓時在奶奶揮手之間打出的一道空間之中,爺爺的頭顱徑直朝着眼前的一座冰山之中飛去。

有着層層空間相隔,我沒有看清楚爺爺的樣子,但是我已經能夠依稀的感知到爺爺那堅毅的面孔。

而此刻我也是一步踏出,封印古咒瞬間打出,古咒環繞着整個山峯開始不斷的旋轉,那圍繞在山脈周圍的空間封印完全被我解開,這一刻我看到了眼前的山脈就如一扇滑門一般,輕輕的打開。

而“滑門”打開的一瞬間,從中走出了一個老人。

他步伐穩健,滿頭長髮在那肆意的寒風之中吹散。

他一步便走到了我的身邊,好半天才開口道:“你是森兒?”

我點點頭,不知道爲什麼一股子濃濃血脈相連的感覺讓我幾乎是抽搐了起來,眼淚不受控制的留下來。

爺爺拍了拍的肩頭,然後擡頭望着那茫茫的天際。

突然之間爺爺笑了,我幾乎能夠看到爺爺笑的時候,眼角明顯對着熱淚。

“戰天,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原本很有主見的奶奶,這會兒主動詢問起了剛剛甦醒的爺爺。

“哈哈哈,我相信北現在也應該去喚醒五皇了,我們這就先回去,既然森兒已經徹底的掌控了陰間公寓,那我們下一步便是要將所有的古楊家高手全部度過命劫,成爲真正的天君高手!”

“真正的天君高手?”

我有些不解,雖然我一開始便想到了,就算是君字號的強者也是有着強弱之別的,但是此刻爺爺口中的度過命劫的天君高手明顯和我之前見到的君字號強者不是一個檔次的。

爺爺點點頭,然後解釋說到,只有真正逃過了生死命劫的人才能進入天之門,也就是說只要逃過了天界的生死命劫便能成爲真正的天君,在之前單憑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但是如今有着我這個一斤度過了命劫的人存在,可以說只要我真正的掌握了輪迴古咒,便是在世間第一個肉身修成天君的高手,到時候藉助着陰間公寓,完全可以讓更多的人度過命劫,成爲真正的天君高手。

爺爺還說如今我掌握了八大古咒,但是世間的古咒千千萬。當年楊八千想要單憑着古咒來演化世間規則雖然行得通,但是對於此刻的我還有一段路要走,爲了儘快讓自己身體和古咒融合,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去戰鬥,只有在不斷的戰鬥之中才能讓自己的各方面素質提升。

奶奶也是點點頭。

現如今天界雖然知道了我的存在,但是正如一句俗話,天界一日,人間一年,所以想在相對於我來說需要的不是時間而是最快強大的方法。

無疑,爺爺給我說的不斷去戰鬥便是最直接也最便捷的一個。

我點點頭。

作爲轉世之人最先甦醒過來的爺爺,告訴我其實早在葬當年就已經爲我埋下了諸多的伏筆,屍族、妖域、魔域、鬼域都有着代表着天界權威的存在在,這些曾經便站立在一域之巔的存在,是絕對不允許陰間公寓的存在的,而當年葬爭霸天下的時候,原本可以完全的毀滅,但是他並沒有,這便是早早的爲我埋下的伏筆,讓這些人成爲最後幫助我融合體內古咒的墊腳石。

我沒有說話,心中對葬的認識,再一次提升了一個高度。

如此來說的話,當年他散盡自身的法則,進入天界被囚禁,也是他大計的一步,我不由得想到了在古楊家城池之中,那巨蟒葬和我說的話。

一步踏出,我們幾人便站在三爺爺的背上,朝着土門村飛去。這一路穿山越嶺,我幾乎能夠看到世間的大好山河,能夠看到無數的城池道路,來來往往的人流車連。

只要我用心去聽,用心去看。就能將這些俗世的繁華盡收眼底,而一年前,我也是這繁華俗世之中的一員。

吼吼……

三爺爺所化的巨鷹一聲鳴叫,不遠處重重迷霧之中,土門村已經近在咫尺!

(本章完) 當天晚上,爺爺便和奶奶一起離開了土門村,說是還要再進入崑崙古域取點東西,還說當年葬留下了兩大分身在古楊家古城之中,我所見到的只是其一。

我心中有些驚疑,但是我沒有問,畢竟我們各自有着各自的任務。

土門村現在已經不能叫做土門村,而是一個巨大的陣法,這個陣法是陰間公寓所化,故而我爲之取名陰陽。

朵朵也說要和呆爺離開一段時間,去徹底的蛻變成陰陽二頭。

我沒有阻攔,只是突然覺得我身邊的人都在一個個的離開我。

八兩叔也是說要和楊洪去一趟魔域,元始魔山雖然被毀,但是那一半的青體卻是被元始魔山煉化鎮壓在了遠古魔陣之下,必須取出來。

看着我身邊的人一個個都離開了,甚至就連小蝶這一次都說不和我一起去。

我知道現在這裏的每一個人都在爲馬上就要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天界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我也很想知道,這個曾經能夠給人和平和安定,如今卻是固步自封的天界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我擡頭望着天空,良久,我一步踏出,身子消失在了土門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