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魂收集齊了,就可以去找司馬倩,讓司馬倩帶我去幽都找靈異了。

我玩了一會兒神廟逃亡,不經意間擡頭。把我活生生的嚇出了一身冷汗,就見到那個抽旱菸的老頭今天居然挪窩了!

它坐在了講臺上,高度腐爛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和宋晴。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鬼跑到課堂上了。

站在講臺前的老師,是看不見它的,依舊是站着整理教案,等待時間上課。這時候,張曉甜幾乎是踩着上課鈴聲的點兒進來的,她跑的氣喘吁吁的,蒼白的臉上冒出了些許的紅暈。

但在眉心處,卻有一股子黑氣縈繞在上面。

這種情況根本就不用宋晴說,我就明白,張曉甜這是印堂發黑啊。一般印堂發黑的人要麼就是將死之人,要麼就是運勢極爲衰敗之人。

可我觀察着張曉甜的四周,並沒有看到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再跟着她啊?

那個坐在講臺桌上的老頭本來悠閒自在的抽着煙,臉上的表情突然就變得猙獰了。當着我們的面兒瞬間變成了一道黑風,直接出現在我和宋晴的面前。

一瞬間,陰風撲面,讓人渾身冷的直打寒噤。

我以爲它對付我和宋晴呢,心裏面已經想好了十幾句專門對付厲鬼的佛經經文。這鬼老頭真是得寸進尺,我和宋晴不主動惹麻煩,一直都沒搭理過它,它非要纏上來。

那就不能怪我們,也出手對付它了。

沒想到那老頭,卻是瞪着青色的眼睛,對着坐在我們前面一排的張曉甜,詭異地笑了,“我的乖孫女,原來在你這裏……” 本來嘛,像這樣的大酒店,不管怎麼說,住的人都應該有些素質的吧?

然而,在生死攸關之時,素質是嘛?好吃么?沒人知道~

就這樣,住客們被一個喪心病狂的五星大高手驅趕著,順著消防通道一路而上,幾乎每一層的台階都有被生生踩踏的倒地不起,鮮血直流的人。

有些還能掙扎,有些,早已沒有了聲息~

可此時此刻,人們都在逃命,這觸目驚心的一幕,早已不能進去他們的視野。

難道說…在恐懼自己性命不保的當口,人類會選擇性的恐懼?選擇性的勇敢?

選擇性的,過濾掉和自己「現有恐懼」無關的恐懼?

神奇~

還好,酒店有先見之明,為了防止客人全都下來鬧事,關閉了電梯。

要不然,也不知道原本在大廳匯聚的這百十人,會不會為了搶電梯,互相殺戮到僅剩十來個呢?

在犯罪分子逃進酒店的那一刻,龍道一和那個五星同僚就暗道一聲不好,這是敵人要投鼠忌器,拚死一搏了。

因此,處理恐怖事件經驗豐富的他們,瞬間明白了犯罪分子的意圖,他想要控制酒店內的人,作為保命的籌碼。

因此,兩人站在門外,並沒有急於進入。

不多時,另外四個五星高手也已經趕到現場…

六個人,有包括龍道一在內的三個綠大衣,一個白大衣,兩個黑大衣。

「龍少,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白大衣似乎和龍道一很熟,上來直接對著他問道,如果安幕西在這的話,就不難看出,這人和之前見過的孫悟空有幾分相像。

「孫二哥,那傢伙現在衝進了酒店,裡面還有數百名顧客,看來他是想…所以,為了防止他大開殺戒,我們不好貿然進入~」

龍道一衝著白大衣點頭說道,這白大衣正是那孫悟空的堂兄,孫悟飯。

「唔…既然這樣,我們請示下首長?」

「不用了……」

另一個黑大衣苦笑一聲,沖他們身後努了努嘴。

幾人回頭一看,果然,一輛最先進的裝甲指揮車快速駛來,在他們身前停下。

那位頭髮花白的中將總指揮率先走出,來到眾人面前。

了解過情況之後,老人家眉頭微微一皺,隨即吩咐道:

「馬上查出此酒店所有出入口,立即封鎖,將所有沒受傷的四星好手調來,以防萬一。

你們幾個五星的,分上下兩路,一路從上往下,一路在地面策應。」

說著,再次扭頭對指揮車內的人說道:

「立即用探測儀探測樓內情況!」

不多時,一個少尉抱著一台軍用電腦跑下車。

「報告首長,罪犯正驅趕酒店內的人沿著消防通道向上而去,目前在第十層~而且,每層……都有人員傷亡~」

幾人一起走上前看向電腦屏幕。

只見灰綠色的屏幕上有著完整的酒店大樓灰白色立體的線條框架,此時此刻,一團密集的紅黃色的區域正在順著大樓一側的消防通道緩緩而上。

下面每一層總有兩三個零星的黃色斑塊,一動不動。

上面每一層也都有數十個零星的斑塊,距離很均勻,應該是樓上客房的住客。

「嘶……」

有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中將指揮官眉頭緊鎖,一臉怒容,眼睛眯成一條縫,上下眼皮還不斷的顫抖,顯然極端的憤怒。

都是行家,都知道那些紅黃色的斑塊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經過熱成像技術處理后顯示的畫面。

而那一層層總有留下的兩三個一動不動的人,多半是死了,被罪犯殺死的。

可惜的是,他們猜錯了,那些人,是被踩踏死的~只不過,人群太過擁擠,斑塊混合在一起,看不到細節而已。

「如此看來,這傢伙是想將每一層的人都集中起來一起向上趕~然後,全部集中在一個樓層~」

「沒錯!首長,事不宜遲,我們現在還有機會從樓頂向下,截住他!救下人質!」

一個黑大衣盯著屏幕上繼續向上移動的斑塊,沉聲說道。

「不好~他在破壞樓梯!」

孫悟飯突然瞪大眼睛,盯著屏幕,十二層到十層之間的樓梯已經不見了。

事實上,不用看屏幕也知道了,此時整個城市都很安靜,他們在樓下已經清楚的聽到酒店樓上傳來的巨響了,還隱約夾雜著多人的尖叫哭泣聲。

「看來,他是防止有人逃跑,防止我們追擊,並且打算將所有人集中在中層啊~」

龍道一皺眉說道,此時的他,臉色並不好,其餘幾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長時間的追逐和戰鬥,使得他們體力消耗巨大,實力也是大打折扣。

「有沒有好的辦法?」

指揮官平復了心情,追問道。

「目前,想要一次解救人質是不太可能了。只能嘗試一下截住他了,用最快的速度將他擊殺!否則,等他將所有人聚集在一起,那時我們再想下手,就難了~」

龍道一咬咬牙,果斷說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想要完美解決,已然是不可能了,人員已經出現大量傷亡,越拖,就越被動。

誰知道罪犯是想將酒店內的人當成保命的籌碼,還是想臨死前拉更多人墊背呢?如果是後者,那一刻也不能等了。

畢竟,這個時候,誰也不敢堵罪犯在想什麼~

「那麼……行動吧!你們六人,從上下一起出手,我在下方給你們指引。去吧!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中將指揮官面色一凝,果斷的一揮手。

「是!」

六人分成兩隊,三人閃電般衝進酒店,三人飛快的向樓頂躥去。

根本不用攀爬,僅僅用手或腳間歇性的借力,身體就直直往上躥去,隨便腳尖一點,就能躥上七八米,幾個呼吸間,已經登上頂樓,破窗而入。

下方的普通軍警早就已經看的目瞪口呆。

龍道一,孫悟飯,還有另一個綠大衣,三人從一樓開始,沿著消防通道向上追去。

當他們看到那一層層台階上斑駁的血腳印時,心中齊齊掀起波瀾。

觸目驚心~

那一個個倒伏在台階上的人,被踩踏的面目全非,渾身遍布腳印和鮮血。

三人,臉色驚異的對視一眼,都沒有說話。

在這之前,他們都以為是罪犯嗜殺成性,沒想到……真相竟然是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過的~

一時間,無法接受,無法釋懷,無法理解~

十樓很快到了,但是,向上的樓梯已經被破壞,並且,還有碎裂的鋼筋水泥大塊的掉落著,很顯然,罪犯仍舊在破壞著向上的樓梯。

「怎麼辦?」

孫悟飯問道。

「跟我來!」

龍道一稍一沉吟,果斷的朝十樓走廊跑去,跑到中間位置,伸手在腰間一抹,抽出一把雪亮的軟劍。

隨著元力灌入,劍身猛然發出輕吟,劍芒暴漲一尺有餘。

兩人還在疑惑間,他對著屋頂就是一劍,就像切豆腐一樣,屋頂出現一個直徑半米的圓洞。

三人依次縱身一躍,跳到十一層,如法炮製,很快,已經登上了十八層,六人在十八層相遇了。

而此時此刻,罪犯壓著二三百住客才到了十七層。

「準備好!一定要一舉攔下他,將他擊斃在十八曾以下。讓所有人質繼續向樓上跑!」

龍道一冷峻的朝五人說道,五人紛紛點頭示意已經做好準備。

隨即,眾人散開,隱藏在消防通道連著走廊的拐角處,蓄勢待發。 敢情這鬼老頭找了半天的孫女,居然是張曉甜。

幾天之前在解剖課上的時候,雖然是我主刀的這個怪老頭。可張曉甜也在啊,那老頭怎麼不急着相認?這會子鬼老頭就跟個老色狼一樣,伸出了佈滿了老繭的手掌,撫摸張曉甜的側臉。

詭異的發紫的脣,都快要咧到耳後根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見到親爺爺太激動了,張曉甜被摸的渾身打顫,一屁股從椅子上滑下去。那種椅子是翻蓋式的,沒人坐的的時候,會自己動合上。

這一下,發出的動靜可不小。

講臺上的講師是我們學校的老牌教室,光着個大腦袋,臉上的老花鏡比啤酒瓶還厚。他也被嚇了一跳,臉上的表情瞬間蒼白了一下,後來發現只是後排的同學跌倒弄來的動靜。

於是故作鎮定的,扶了扶眼鏡,把視線看過來,“後排的同學怎麼回事?坐的好好的怎麼掉下去了?誰過去扶她一下?你們這幫學生,將來可是要幫派出所辦案的,一點都不穩重。”

張曉甜旁女生起來扶了一下張曉甜的胳膊,她就跟爛泥一樣,軟的都要站不起來了。嘗試了好幾次,張曉甜才扶着桌子咬牙站起來。

剛站起來,就看到那個老頭滿臉褶皺,蒼白而又詭異的臉。

張曉甜被嚇得臉色都發青了,抓緊了她放在桌面上的課本,沒命似的飛奔出去了。

“躲得過初一,也躲不過十五。藏了我孫女,還想跑!”那個鬼老頭倒是沒有追出去,淡定自若的坐在剛纔張曉甜坐的位置,然後幽冷的轉過頭看我和宋晴,“你們說,對不對啊?”

這老頭好像一開始就知道,我和宋晴看得見它,有事沒事的總喜歡我們兩個的意見。這老教授課紀律本來就嚴明,我和宋晴都沒有傻到回答老頭的話。

在別人看來,我們倆要回答它了,就是跟空氣對話。

老頭見沒人搭理它,也覺得無趣,低下頭繼續嘬着菸嘴,唉聲嘆氣道:“這一代的年輕人都沒有善心啊,我老頭一把年紀了,這麼多人都不幫我找孫女。看來人啊,總是需要靠自己的,你們不幫我找孫女,我只好自己去找了。”

人個鬼啊!

它到現在都不覺得自己是隻鬼,最終的歸宿也是幽都,也是醉了。

我一邊聽課一邊記筆記,腦子裏想着剛纔的事情大概是把幾個畫面重新串聯在一起想,突然一下明白過來了,這老頭的孫女根本不是張曉甜!

照它話裏的意思的說,是張曉甜私藏了這個老頭的孫女。

不對……

不對!

張曉甜的膽子纔多大,私藏一個大活人,那可是人口綁架。張曉甜自理能力和經濟狀況,連自己都養不活,更別說再多養一個活人了。

反倒是這幾天,張曉甜的陽氣好像被某種不乾淨的東西吸乾了,本來就很瘦弱的身板,看着好像又受了十來斤。

整個人氣血不足,精血潰散。

在我的心裏面不禁起疑了,這個老頭要找的孫女到底……

到底是人是鬼?

我和宋晴兩個人同時看了一眼對方,都不敢說出聲音,同時用嘴型表達了一個詞:養小鬼!

原來連宋晴都覺得,張曉甜有養小鬼的嫌疑。

這在普通人的生活中,算是大忌,養小鬼養不好可是會被小鬼反噬的。好一點的也就是運氣不好,破財。

Wωω .t tkan .C〇

壞一點的,可能就成張曉甜這樣,小鬼貪心不足,反把主人的精血吸食乾淨。

明星和富商都很喜歡養小鬼,因爲小鬼的存在,可以讓人一開始毫不費力的獲取到財富和地位。可找鬼借財,發的是橫財,拿了多少那可都是要加倍奉還的。

即便如此,明星和富商雖然鋌而走險,可畢竟都有受過專業的陰陽先生指點,該如何圈養小鬼。這樣就避免了平時被小鬼身上的鬼氣和陰氣傷到,也不容易被小鬼反噬。

張曉甜自己養小鬼,也沒人教她方法,實在太危險了。

不過,在陰陽先生當中,幾乎個個都喜歡養小鬼。手頭有個小鬼,纔好辦事,手裏頭沒個小鬼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陰陽先生。不過宋晴的爺爺是沒有養小鬼的,老爺子覺得養小鬼有傷天倫,死後是會遭報應的。

可老爺子手裏有一隻名叫“繡眼兒”的翠鳥,還有一隻自稱是“太白大人”的臭八哥養着。

那兩隻鳥,一隻可卜卦,迄今爲止從未出過錯。

一隻脾氣有點大,吃的都是上等的美味佳餚,喜歡貪杯吹牛皮,自稱是太白金星轉世。“女兒紅”喝多了,就喜歡滿嘴跑火車,據說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我倒是覺得,有這兩隻鳥幫襯,可比養小鬼划算多了。

硬着頭皮和這個鬼老頭,呆在一間教室裏上完課,都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

大家都趕着去食堂搶頭菜,有些受歡迎的菜不早點去搶,很快就會被先到的同學搶光了。可我和宋晴還得去賓館退房,搬行李去新的宿舍裏邊。

因爲張曉甜是我和宋晴的新舍友,我和宋晴還商量了,等到了宿舍裏一定要問一問張曉甜。她要是真的養小鬼了,就勸她把那小鬼給放了,讓小鬼和那鬼老頭相認,省的鬼老頭總是賴在我們學校的教室不走。

另一方面,張曉甜養小鬼的時間比較短,身上受到的影響也可以慢慢恢復。

等到了新宿舍,才發現張曉甜並不在寢室裏面。寢室裏空空蕩蕩的,卻掛了幾個鏡子,在門口處,還斜放了個個簡陋的就跟玻璃差不多的全身鏡,讓人渾身都覺得不舒服。

我不懂風水,但也知道鏡子是不能亂放的。

房間裏的鏡子應該是違背了什麼風水原理,讓人一進來,就覺得難受的要命。這時間住久了,對身體肯定是有害的。

“這鏡子是一個聚陰的陣法,不知道……不知道張曉甜在搞什麼名堂。”宋晴對於很多陣法都很熟悉,一眼就把鏡子當中的玄機看出來了。

她一邊擺放自己的東西,順手就將其中一面鏡子扣在說面上。

那種空氣當中的壓抑的感覺,就好像隨着這面鏡子被扣在桌面上,消失無蹤了。我東西本來就少,很快就收拾完了,幫宋晴那邊收拾。

我和宋晴商量,張曉甜大概是受了驚嚇,暫時還沒回寢室。可她晚上總要住在這裏,所以等我們晚上我們收集完天魂,從醫院回來之後,就可以問一問張曉甜情況了。

宋晴也覺得我這個想法可行,不過下午沒課,她可得在寢室裏好好的睡一覺。我們兩個收拾完東西,真的是都已經累癱了,紛紛躺在自己的牀上睡覺。

我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夢見自己在長滿蓮花的荷花池裏游泳。而且這一次的水面上多了好多人頭,那些人頭從脖頸處被斬落,裏面的脊椎骨,還有血管食道一類的東西凸出來。

我知道這是個夢,所以在最害怕的時候,總會敦促着自己快醒過來。

可這一次要醒來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剛感覺自己醒過來,剛感覺自己清醒過來。睜開眼睛又是在游泳池的底部,可以看到好多荷花和荷葉的花莖,還有游泳池瓷磚撲成的底部有無數的棺材,以及腐爛的屍骨。

這樣的醒來,又在夢中的,夢中夢反覆折騰了我有三十多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