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努斯極地鼓動體內的鬥氣,一瞬間太努斯體內的所有鬥氣都要沸騰起來!極度壓縮的鬥氣讓太努斯極爲難受,而且他的也不夠強壯,臉龐已經是裂開滲透出一些血跡。

“他要自爆!”賈斯丁臉色一變,大聲喊道。並且立即後退。聖階巔峯強者的自爆,就是他領悟了三種玄奧的強者也不會好受!

聞言,大陸上的各路強者也是極逃竄!

“哦?自爆?”蕭羽並沒有逃走,單手輕輕高舉,黑暗元素極匯聚,同時一道黑色光幕籠罩住整個太努斯的身體!

“啊!啊!”黑色光幕包囊太努斯身體的一瞬間太努斯立即痛苦地狼嚎着,黑色光芒不斷地進入太努斯的身體。

“嗤嗤~~”五秒鐘不到,太努斯就化爲一灘黑漆漆,散着極度難聞氣味的黑水。

“什麼!”已經後退了十幾裏的賈斯丁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一灘黑水,一個聖階巔峯強者要自爆蕭羽竟然可是制止,而且五秒鐘內滅掉對方!

賈斯丁的臉龐狠狠抽搐幾下。

格魯吉亞、馬修斯、甘道夫也甚是驚訝,像他們那種領悟了玄奧的強者要殺一個聖階巔峯強者很容易,甚至一秒鐘就可以。


可是太努斯正在自爆,自爆的過程中就算你砍掉對方的腦袋,對方還是會自爆的,而且會加自爆的過程!

那也是爲什麼賈斯丁大喊一聲後極逃竄,殺了他容易,可是這樣會加自爆!

同樣站在不遠的洛瑞心中卻是大驚:“黑暗法則領悟很高!”

這麼快地收攏黑暗元素,而且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將玄奧融入元素當中,蕭羽不可不謂是天才!

誤惹豪門:總裁夫人不好當

只是蕭羽的靈魂之力增長太大,很輕易就可以施展一個黑暗禁咒!

甚至可是瞬發!

在場沒有逃竄的除了麗琳、黑蛖、佈雷斯,一臉壞笑的比克斯也是沒有動。

“想不到啊,蕭羽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厲害!”經驗無比豐富的比克斯自然是能夠看出本質來。

臉色連續變換幾次,也不知道他在他什麼注意!

……

五秒鐘,足夠米洛克逃得很遠了!

可惜他遇上的是蕭羽,一般聖階強者的結界覆蓋範圍也就是一百里,蕭羽雖然沒有結界,可是他的精神力太強悍了。

一瞬間,蕭羽的精神力覆蓋方圓千里!

方圓千里內,精神力無差別地滲透到每一個角落,高空,山頂,甚至是山腹內,方圓千里內所有的事物都是無所遁形!

“哼!”蕭羽冷哼一聲,“隱藏得倒是深!”

透過精神力蕭羽現米洛克竟然藏在一頭死去泰坦巨猿的身體內!

爲了逃命,米洛克倒是顧不得噁心了!

周圍都快要給魔獸大軍圍攏,米洛克不可能一下子就衝出包圍圈,藏在山腹、地底?

不好意思,這裏可不是星河大陸,這裏佈滿了紅樹,紅樹的根系很是發達,一棵高十米的紅樹它的根系就覆蓋上百平方米,而且這裏的紅樹林很是密集,一條樹根米洛克可以輕易地砍斷,可是這裏紅樹林這麼密集,一平方米就可能有上百上千條,短時間內米洛克不可能躲到地底、山腹內!

“唰!”蕭羽化作一竄幻影,不一會兒就出現在那死去的泰坦巨猿附近!

幾道青光透過泰坦巨猿的傷口中折射出來。

“蓬!”

無數的風刃將泰坦巨猿的身體割成無數片。

無數的肉碎漫天激揚!

蕭羽冷冷地盯着一動不動的米洛克,道:“哦?怎麼不逃了?”

米洛克臉上露出一抹狂妄,陰毒說道:“逃?爲什麼要逃,那賤人在這裏受了五年苦不好受吧?”

米洛克暗想逃不到,就像激怒蕭羽,好讓他有機會!

聞言,蕭羽臉色迅陰沉下來,旋即道:“知道爲什麼我一直沒有殺你嗎?”

蕭羽走前幾步,拳頭擰得叭叭作響,怒道:“因爲我就是等着今天,將你親手抓給麗琳,這仇一定要麗琳親手報!”

“蓬!”

米洛克臉色一變,只看到一束極小的黑線極放大,旋即感到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像鐵鉗一樣死死地鉗住他的脖子!

“呼~~”

“呼~~”

“呼~~”

……

麗琳、黑蛖、佈雷斯、比克斯等強者也是陸陸續續趕到!

來到現場的衆人皆是一驚,他們都是驚訝蕭羽竟然如此短的時間內鉗制住已經是領悟了一種玄奧的強者!

米洛克臉色憋得漲紅,那一股他根本無法抵抗的巨力讓他透不過氣來!

站在不遠的一些實力的聖階強者也是戰戰惶惶的,那可是玄奧級別的強者啊,比他們沒有領悟玄奧的聖階巔峯強者要強上十倍!

那般的玄奧強者也像被小雞那樣提着脖子!

格魯吉亞、馬修斯等人也是倒吸一口涼氣,本來玄奧級別的強者均是勢均力敵的,除非領悟的玄奧數量差別太大、或者是被對方死死剋制住,要不然差距不會如此之大!

可是他們又哪知道蕭羽本身就是擅長力量和度,接受過黑暗主神伊古斯卡斯的黑暗傳承,吃過惡魔果實,融合了兩種法則,即使蕭羽現在並沒有變身,可是蕭羽的實力足以媲美領悟了三種玄奧的甘道夫,一旦變身了,力量、攻擊、魔氣甚至度均是增強十倍,十招之內殺死甘道夫也是輕易地!

對於只是領悟了一種玄奧的米洛克,就是不變身單憑力量也足以殺死他!

蕭羽的雙眸如同毫無人類感情的黑暗神龍冷冷地凝視着同樣是怒視着他的米洛克。


“怎麼樣?被人像小雞那樣提着是不是很不爽?”蕭羽嘴角微微向上翹,臉上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

遠處看到蕭羽那一抹如同惡魔那般的殘忍微笑,在場的聖階強者都是感到心寒!

“嗡~~”當蕭羽就要擰碎米洛克的脖子是,米洛克身體出一道淡淡的光芒,一副鎧甲浮現在米洛克的體表,覆蓋每一處身體!

蕭羽額頭微皺,淡笑道:“我就奇怪,剛纔太努斯身上爲什麼沒有留下防禦神器!”

蕭羽瞬的黑暗禁咒雖然是厲害,可是也不可能厲害到毀滅神器地步,本不用說是防禦神器了!

女總裁的貼身殺手 ,卻是沒有防禦神器!

很顯然太努斯身上的防禦神器是給了米洛克,“太努斯對你夠好的!”蕭羽淡笑着說道。

就連無比珍貴的防禦神器也是給了米洛克,足以看出太努斯對米洛克的看重!

看到這一幕,佈雷斯心中也是哀嘆一聲,佈雷斯原來也是有一件防禦神器的,只是他抱着必死的心進入神之失樂園爲了留給家族一條後路,解除了認主,把神器交給了亞斯坦!

“你以爲你有防禦神器我就沒有辦法了嗎?”蕭羽嗤笑道,旋即蕭羽變身,披着一道銀沙的鱗甲瞬間覆蓋蕭羽這個身體,一股恐怖的氣息蔓延出去!

“嗯?”在場的衆位強者也是臉色一變,尤其是甘道夫和光明神殿的人,他們臉色更是大變。

變身後,蕭羽感覺渾身擁有用不盡的力氣!

覆蓋着鱗甲的手用力一捏米洛克的手腕,“咔嚓!”一道令衆人麻的骨頭崩裂聲音傳出。

寂靜,米洛克可是穿着防禦神器啊,號稱能保不死的防禦神器竟然被蕭羽擰碎了!

“可惜了一件防禦神器了!”比克斯可惜笑道。

防禦神器並不是無敵的,防禦神器雖然防禦力極強,可是也要看什麼人穿,米洛克雖然是領悟了一種玄奧,可是他與蕭羽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咔嚓!”

“咔嚓!”

“咔嚓!”

……

一件防禦神器算是徹底報廢了,米洛克渾身沒有一塊骨頭是完整的,提着已經是癱軟的米洛克,走到麗琳面前。

麗琳眼眸中已經是佈滿了淚水,輕聲道:“蕭羽……”

這一刻,麗琳完全明白蕭羽有多愛他了,明明有實力殺米洛克,卻是硬忍受着仇恨,等到這一刻!

“咻~~”

就在衆人都認爲米洛克必死的之下,米洛克的雙目突然竄出兩道淡淡的風刃虛影!

“靈魂攻擊!”蕭羽臉色大變,蕭羽實在是想不到這一刻米洛克還有力氣釋放靈魂攻擊!

已經是變成了銀色的雙瞳也是極射出兩道銀光!

可惜,靈魂攻擊的度太快,而且米洛克距離麗琳也比蕭羽的近!

“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這個賤女人去死!”米洛克瘋狂的傳音給在場的每一個人!

麗琳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那淡淡的風刃虛影已經是沒入了麗琳的眉心!

麗琳身體一晃,蕭羽再也顧不及米洛克,隨意地一仍,抱住快要倒地的麗琳。

“麗琳!”蕭羽此時很是後悔,自己搞這麼多幹嘛,早早把米洛克殺了就是。

幾秒鐘後,麗琳張開如寶石那樣絢麗的雙眸。

看見麗琳沒事,蕭羽也大大鬆一口氣。

麗琳可是領悟了三種玄奧,精神力比米洛克強多了,根本不需要擔心!

“噗!”一道風刃憑空出現,割掉癱軟在地的米洛克的頭顱。

斯達舒皇族從這一刻開始要在各大勢力上除名了! 隨着米洛克身死道消,衆人心中皆是一陣嘆息。

一個絕世天才, 重生五零致富經


米洛克的隕落並沒有激起蕭羽心中太多的波瀾,走進麗琳身邊,輕輕一攬,麗琳就撲進了蕭羽的懷抱裏面。

“我們走吧!”蕭羽緊緊抱着溫軟無骨的嬌妻溫柔低聲道。

“嗯!”麗琳低聲應道。

蕭羽看了黑蛖、佈雷斯一眼,兩人也是會意。

正當蕭羽準備離開時,賈斯丁的聲音傳出,道:“蕭羽兄弟請留步!”

聞言,蕭羽疑惑地望着賈斯丁,疑惑道:“怎麼了?賈斯丁?”

蕭羽對賈斯丁還是很有好感的,畢竟蕭羽也算是欠他一個人情。

“呃~~”賈斯丁不由不還意思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