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精神力量太過龐大了,源塵的精神世界彷彿是海綿突然吸足了水一般,開始膨脹。

“有水聲?” 天價助理,惹上酷總裁 ,此刻淡定回頭,正好看到無盡汪洋狂涌而來。

他頓時臉色大變,再也顧不得風範,正要逃跑,但是想要源塵還在,便只能咬牙頂着。

這種情況他也明白,福以禍所伏。

看上去這是一場福緣,但是承受不起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是大河決堤了?楓老,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啊。”

源塵見到這一幕,轉身就跑,一點要與楓老並肩作戰的想法也沒有。

“臭小子,你……也太不講究了吧。”楓老直接原形畢露,稱呼都變回來了。

楓老率先被波及,直接被靈魂大海覆蓋。

源塵停下腳步,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

“相比起我,楓老你更適合這場機緣,我不想變強,我怕自己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對所愛之人出手。”源塵眼前閃過一處畫面,那畫面讓源塵始終無法釋懷。

只是靈魂大海太過龐大, 楓老吸收了十分之九,但是還有十分之一涌入了源塵的體內。

源塵靈魂頓時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像是剛剛學完追夢寶典一樣。

只是跟追夢寶典相比,這一次源塵沒有要離開這裏去歷練的衝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野狼王此時已經傷痕累累,若不是先前衆妖聖都在極力挽救饕餮妖聖的性命,恐怕野狼王早就撐不住了。

當然,饕餮妖聖還是被救回來了,畢竟他可是上古神獸,本身底子就在那裏,雖然被源塵刺了一箭,甚至於有大量血氣丟失,但是他還是在大藥的救治下緩了過來。

“該死!?”饕餮妖聖陰沉着臉,他現在體虛的厲害,說話都是有氣無力。

“計劃完全被搞亂,這究竟是個什麼人物,竟然讓我們措手不防。這似乎是一頭龍?難道是從飛龍城走出來的?”毒刺妖聖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幾根毒刺,他二話不說就扎進了饕餮妖聖的身體內,幫他提神吊命。

“對方已經讓妖神寶座認主,我們是逃還是衝。”

“逃?我們逃得掉嗎?只能殺掉他,不然我們家族都要遭殃。”

妖神寶座更像是妖神界的中樞,擁有了妖神寶座,就意味着掌控了妖神界。

但是妖神寶座不是隨便的,它也是擇主的,所以就算是這幾位妖聖將上一任妖神殺掉,也無法奪取妖神寶座的控制權。

可是源塵的運氣一向很好,他就誤打誤撞讓妖神寶座認可了。

只有妖神寶座知道,它是被迫的。

仙靈空間中,溯仙塔閃爍着紅色的光,溯仙塔本身就是紅色的此刻顯得更加紅。

因爲不知道何時,白色雲霧被染成了金色。

在藍色天空上,不知不覺間竟蒙上了一層金色。

一柄短劍倒插入活泉中,竟然將移動的活泉固定了下來。

仙靈空間外的無盡虛空中,有一個巨大的金色星球出現,它毫不避諱地朝着仙靈空間撞來。

※※※

不知道何時起,無慾沙漠的蒼穹已經被染成了血紅色。

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血色蒼穹不斷地擴大面積。

十分之一、十分之三、十分之七、十分之九……

恐怖的侵佔速度讓衆人都感到了心慌,特別是百姓,他們是不是的看向天空,心中都是焦慮不安。

更讓他們惶恐的是,是第一個異變者的出現。

那是一個老頭子,他一直都是獨處,因爲一個人太孤單的原因,總是望着天空。

即便是天空被血色填滿,他還是一如既往。

然後有一天他正在嘈雜的鬧市上望天,就這樣望着望着,他突然感覺渾身發癢,甚至覺得喉嚨發乾,有種好幾天沒喝水的飢渴感。


緊接着,他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發生了異變。

由外而內,自上而下。

他的雙眸先變成了血紅色,頭髮瘋長,鼻子變得尖尖的,耳朵加長了好幾倍。

繼而改變的是他的皮膚,皮膚色澤變得漆黑,但是漆黑的皮膚上卻長出了紅色的毛髮,紅色毛髮沒有止歇的樣子,一直在瘋長。

只是一開始衆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爲他們一開始可是見到這個老頭的皮膚突然變得光滑,像是年輕了幾十歲。

等到周圍觀戰的反應過來後,變異者已經變異成功,開始瘋狂的撕咬周圍的人。

又好幾個人被其咬到,但凡沒死的,都開始發生了異變。

幸好有強者及時趕到,將這羣異變者全部殲滅。

但是危機的種子已經在普通人心裏生根發芽,他們對血色蒼穹的敬畏更加的濃郁。

這個時候纔有人想起似乎有一個神祕人說過,不要望天。

當時他們還相信,但是自從六度王朝中有強者出來闢謠後,他們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但是現在呢,謠言成真,他們現在又如何做。

是了,不看天。

這是那位神祕人所說,他們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幾天,他們都安然無恙,儘管感覺到了頭頂的壓力,他們依然不敢擡頭望天。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第一個修行者成爲變異者。

這個修行者叫默日,他自視甚高,最看不慣什麼傳說謠言。

他動不動就會看血色蒼穹,一次沒有事,他就多看兩次。

每一次看後沒事,他都會想自己的朋友說一說。

他不光自己看,他還拉着自己身邊的修行者看。

結果很顯然,他變異了,成爲了第一個修行變異者。

俗話說得好,能力越大,破壞越大。

默日真的給無慾沙漠帶了末日,他沒有被抓住,更沒有被殲滅,而是躲了起來,偷偷蠶食整個六度王朝。

※※※

正在發展溯源勢力的玉無羨突然心臟斷了一拍,他驚恐的擡頭,就在剛剛,他似乎感應到了自己的故土已經淪陷了。

一片血色,如汪洋似血海。

玉無羨想要去找源塵,但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源塵已經不在了,他現在如果想要走,隨時都可以,但是他仔細想了想,還是決定留下,他是一個智者,知道在什麼時候該幹什麼。

但是就在下一刻, 他感應到了巨大的震動。

這種震動非常之劇烈,竟然讓所有人都心跳爲之加快,甚至於他們都感覺自己站不穩。

“究竟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此次變動不僅僅是諸神界,就連紅塵界、冥界、夢界等九界都收到了影響。

當然,諸神界變化最大,因爲它距離無慾沙漠最近。

彷彿是地殼變動,九界正在組合。

遙遠的不知名地中,有一個紫眸身影突然輕咦了一聲,快速轉過了身來。

他笑了笑,感嘆道:“開始了啊,要加快進程了呢。”

在他面前,有着無數人正在工作……

魔界魔宮血海沸騰,魔主暴躁的走來走去,似有些焦躁不安。

不知道從哪裏傳出一道聲音問道:“你在擔心你女兒。”

魔主絲毫不留情面道:“廢話。”

焱天宗所在地此刻火山全面爆發,徹底將焱天宗掩埋。

白帝城,青山。


九峯峯主全部出動,他們平時都是在閉關,誰也難以見到對方,可是此刻,他們相逢在一塊。

……

極北雪域白帝山。

整個山體坍塌,從中間露出了一個巨大的門。 雪崩發生,原本的千層階梯竟然從中間裂開。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整個白帝山都分成了兩半。

一座青銅大門浮現,輝煌滄桑氣息撲面而來,一羣魔界士兵都傻了眼,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這羣魔界士兵被派到這裏來就是想要尋找白帝古墓的下落,當然順帶找一下洪鴻洪炳二人。


但是他們確實在一處密室中發現了兩人的屍體,死因是劍傷。

同樣他們發現那裏根本不是什麼白帝古墓,因爲無論是規格還是形式都不對。

甚至連守墓人都沒有,儘管傳言英雄末路,只是既然有人建造了這樣一座古墓,一定會有守墓人的。

其實他們不知道,曾經是有守墓者的,只是被洪鴻洪炳給幹掉了。

如今青銅大門浮現,他們是既激動又驚恐。

此前他們可是沒有觸碰過任何的機關,怎麼這扇門突然就出現了?

難道是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

是的,如今整個溯源大陸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九界合一,溯源歸一。

自從九界成型之後還從未有過這樣的事情發生,說是亙古未有之大變局也不爲過。

只是真的就只有這麼簡單嗎?

傳說中的女媧曾不止一次告知源塵‘亙古未有之大變局’,難道僅僅就只是溯源大陸完全統一嗎?

事實卻是沒有那麼簡單,因爲就在各界交界處,竟然出現了一個個更加小的世界碎片。

無數世界碎片糾纏在一塊,共同填補起九大界交界處的漏洞。

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如果放在以前的話,或許問題不大,但是現在各大界都偏離了原先的座標,自然那以座標爲目標的傳送陣全部失效。

就算是更加高明的傳送陣,可以實時定位目標地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