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盟盟主被童言這一刺激,頓時氣得咬牙切齒。

“小子,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現在就要你的命!”說到這裏,他猛地一爪拍出。

童言一看,就要提醒青冥馱着自己快點兒躲閃。可沒想到的是,他不但動不了分毫,就連青冥也一樣難以動彈。甚至於,青冥還在不自覺的渾身發抖,完全沒有半點兒戰意。

這就是壓制,赤裸裸的修爲壓制。

眼見一個金色大爪迎面拍來,童言知道必須得做點兒什麼,否則必死無疑。

可是他現在身體難動分毫,又怎麼做才能躲過此劫呢?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突然閉上雙眼,接着口中大喝道:“星辰罡氣,現!”現字剛落,他的身體周圍立刻出現了一層耀眼的金色罡氣罩。

這星辰罡氣正是他在滅境之中領悟出的防禦神通,好在這幾****吸收了不少星辰之力,能不能擋下這奉天盟盟主的一擊,全在於此。

只聽到“乓”的一聲響,金色利爪準確無誤的拍在了童言的頭頂上方。以星辰之力凝聚而成的星辰罡氣竟然真的給擋了下來。

不過就在金色利爪消失的一瞬間,這星辰罡氣凝聚的光罩也隨之砰然破碎。

童言吸收了這麼多天的星辰之力,在這奉天盟盟主的一擊之下便全部耗盡。這惡賊的實力之強,簡直可怕的令人髮指。

雖說勉勉強強的擋下了這一擊,可巨大的下衝之力還是讓童言和青冥直接從半空中摔了下去。

下面的地面滿是鋒利如刀的冰柱,若是就這樣摔在上面,後果可想而知。

童言見此,趕緊高聲喊道:“青哥,你快點兒冷靜下來,不然的話,我們兩個都得死!青哥……”

如果說青冥還會聽誰的話,那這個人一定是童言。他們兩人的兄弟之情,比真正的兄弟恐怕還要親。

終於,青冥清醒了過來,並在距離那些鋒利冰柱不足半米之際穩住了身形,並一個躲避,繞開那根根鋒利的冰柱,摔在了積雪之上。

這山澗之中的積雪不知積攢多少年了,摔在地上就像是摔在了氣墊上似的,並不疼。

童言身體恢復自由,一個翻身就從青冥的身上滾了下來,接着擡頭看向半空。

他們這一摔下,半空中的奉天盟盟主和那俏麗的丫頭也隨之飄身落了下來。

不過奉天盟盟主倒是沒有再次出手,而是一臉笑容的看着童言。

“小兄弟,你剛纔所用的可是星辰之力?能夠駕馭星辰之力,這可不是凡人所能辦到的。說吧,你到底是誰?”

這傢伙竟然一眼就看出童言使的是星辰之力,真是不簡單。

不過童言眼珠一轉,卻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我是誰,難道你猜不出來嗎?鯤鵬,做事不要做絕了,否則你想後悔,恐怕都來不及了。我說的對嗎?”

奉天盟盟主聽此,呵呵一笑道:“沒錯兒,言之有理。那我就等着看你是怎麼從白虎一族的手上救下那九尾狐吧。不過我勸你最好小心點兒,因爲這星辰,很可能一會兒就沒了。呵呵……”

童言雖然沒有聽明白這奉天盟盟主的話外之意,但還是不自覺擡頭看向了天空。

可沒想到的是,這一看之下,他的心底竟莫名的生出了一絲寒意。

今天是月圓之夜,莫非有什麼大事就要發生了嗎?

ps:下次更新零點! 此刻那夜空上的繁星光芒越來越暗淡,可那巨大的圓月卻變得越來越奪目耀眼。奉天盟的盟主曾說,白虎一族要將九尾狐作爲祭品。難不成,這白虎一族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童言的心中生出一絲不安,隱隱覺得這奉天盟盟主話中有話。無論如何,他都必須救出九尾狐譚鈺,就算危險重重,他也不會更改。

想到這裏,他收回目光立刻向那俏麗丫頭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也是白虎一族的人吧?說,九尾狐在哪兒?你還打算繼續隱瞞下去嗎?”

那丫頭聽此,咯咯一笑道:“我雖然知道,可我爲什麼要告訴你?你以爲你是誰啊?少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不是厲害的嗎?自己去找啊,反正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童言聽此,冷冷的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了!”說到這裏,他一個箭步上前,直奔着那俏麗丫頭衝了過去。

他這邊剛剛動身,俏麗丫頭輕哼一聲,便快速向後退開。她一後退,之前站在冰柱上的幾頭白虎立刻跳了下來,極爲迅猛的護在了她的身前。

有這麼多白虎護衛,可見這丫頭在白虎一族的地位頗爲不俗。若是能夠擒住她,用她來交換九尾狐,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可就不知道這幾頭白虎的實力如何,若是各個都是兇猛異常,想擒下那丫頭,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童言停下腳步,將這些白虎掃視一遍,接着狠狠地道:“你們這羣畜生,竟敢攔我的路,真是找死。我就先殺了你們,再來對付你們的主子。來啊,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說着,他一手捏着飛劍,另一隻手則是將金剛降魔杵抽了出來。

他就是要激怒這些白虎,只要它們撲上前來,他就有辦法繞過它們,直取那丫頭。可如果它們待着不動,一直護着那丫頭,他就很難有機會得手。

“一羣廢物,是怕了嗎?如果怕了,那就乖乖給我趴在地上。不然的話,我就將你們一個一個拍成肉餅。所謂的四象靈獸白虎,我看連貓都是不如!”

他連續的惡言相向,雖然沒有激怒這面前的幾頭白虎,但卻激怒了這幾頭白虎身後的俏麗丫頭。

那丫頭氣得連續跺腳,隨之怒氣衝衝的道:“真是老虎不發威,你當我們是病貓。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把他撕碎,拿去餵魚!”

小丫頭的一聲令下,那幾頭白虎不再待着不動,立刻兇猛的向童言撲了過來。

童言一看它們終於上套,立刻快步退到了青冥的身旁。“青哥,助我一臂之力。拖住這些白虎!”

此刻的青冥雖然還是有點兒發虛,但比剛纔要好上不少。只要他能幫助童言拖住這些白虎,童言自信可以擒住那狂傲的丫頭。

這些白虎動作很快,三秒鐘不到就已經將童言和青冥團團圍在了當中。

童言見此,當即高聲喊道:“動手!”話聲剛落,他一點地面,立刻高高躍起。

青冥一看,龍身一起隨之飛到了他的腳下。

童言的目標並不是這些白虎,不過若是不給它們一點兒顏色瞧瞧,只怕青冥一人也很難拖住它們。

手捏飛劍,童言直接將它拋於身前,接着單手結了一個法印,口中快速念決道:“天地正氣,浩然無極,聽我號令,借法誅魔,天行劍訣,出!”出字一出,他面前的飛劍之上頓時金光大放。他也不遲疑,手捏劍訣向着那地上的白虎一點,金色飛劍立刻“嗖”的一聲射了出去。

他所施展的正是吳家的天行劍訣,當日老祖宗也曾在泰山之巔施展過一次。但以老祖宗的修爲已然無需念決,就可打出。不過現在的童言卻是不行,就算念決了也是勉勉強強的施展而出。

金色飛劍呼嘯而至,那被瞄準的白虎嚇得渾身白毛一豎,趕忙揮舞利爪打算將那金劍拍飛。

可這金劍速度施展太快,它的爪子雖已拍出,但卻拍了個空。

只聽到“噗”的一聲,金色飛劍直接洞穿了它的身體,然後射入地面。

那白虎雖遭重創,但卻並非致命傷,就見它仰頭髮出一聲怒吼,就要找童言搏命。

而就在這時,童言劍指向上一挑,射入地面的金色飛劍竟從地面之中衝了出來,而這一次,卻十分精準的穿透了這白虎的腦袋。

腦袋可謂是這白虎的命門所在,可這白虎再不濟也是神獸之流,又豈會那麼容易就死。不過它卻再也站立不住,直接趴在了地上。

將一頭白虎打倒在地,其他白虎終於徹底的被激怒了。它們紛紛發出虎嘯,並一窩蜂的直向着童言和青冥圍攻而來。

童言的目的已經達成,沒必要再跟這些白虎浪費時間。

“青哥,幫我一把,送我去那丫頭的跟前!”說到這裏,他一點龍背,再次高高躍起。

青冥回頭一瞧,掄起龍尾便向他扇了過去。童言一看龍尾扇來,雙腿一彎曲,腳底藉助這龍尾的巨大揮打之力,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直接從白虎之間的空隙衝出,向着那俏麗的丫頭疾射而去。

童言剛纔已經小露身手,這傲慢丫頭看在眼裏。一見童言向着自己衝了過來,頓時花容失色,不敢耽擱,她轉身就要逃離這裏。

但可惜,她的速度雖然不慢,卻快不過童言,三秒鐘不到,童言已經追上了她,並將她一把撲在了地上。

小丫頭被童言撲倒,就要掙脫,可一柄冰冷的小劍卻抵住了她的喉嚨。

“別動,再動一下,我就弄死你!”

小丫頭一聽此言,立刻老實起來,並有點兒緊張的道:“你……你想幹嘛?你要是敢傷害我,我……我父親肯定不會饒了你的。”

童言冷哼一聲道:“少拿你什麼狗孃養的父親嚇唬我,你覺得我是個貪生怕死的人嗎?說,九尾狐到底被你們關在哪兒了?想活命的話,就讓人把她給我帶出來。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割掉你的腦袋!”

這小丫頭絕對不是人,應該是白虎變成的人。對於野獸之流,童言自然無須顧忌太多。

“別……別殺我,我這就讓它們把它帶來。可是……可是我父親很快就要來了,你真的不怕他嗎?他可是白虎之王!”

白虎之王就要來了?童言的眉頭不由得深深的皺了起來。

白虎一族的王者竟然也要來崑崙山,還有這奉天盟的盟主也在這兒,他們來此到底是爲了什麼?

正在童言暗自思量之際,上天的啓示終於再次出現。而這一次,他又會得到什麼樣的啓示呢? 童言正用飛劍抵着白虎丫頭的脖頸,可突然間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接着整個人都開始雲裏霧裏的暈乎起來。

好在這眩暈感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幾秒鐘後他就清醒了過來。深呼了一口氣,他剛要開口,沒想到腦子裏竟然冒出這樣的幾個字。

“滿月之夜,天行歸位!”

這一瞬間,童言猛然驚醒,原來上蒼新的啓示終於再次出現了。難道就在今晚,自己就要成爲新的天行者了嗎?

童言沒有繼續將注意力放在這上面,現在當務之急是救出譚鈺,剩下的事情之後再說。他心裏清楚的很,就算自己成爲了天行者,也並不能一下子讓修爲暴增。天行者並非無敵,不然的話,上一代的天行者又豈能全軍覆沒呢?

想到這裏,他立刻向白虎丫頭說道:“慢慢的跟我起來,若是膽敢有任何動作,我現在就要你的命。”

白虎丫頭聽此,一臉的委屈,但還是乖乖的跟着童言一同站起身來。

“讓它們把九尾狐給我帶出來,快點兒!”童言的言語之中沒有半點兒溫柔,因爲在目前來看,這白虎丫頭雖然外貌天真可愛,可她卻是不能忽視的敵人。

白虎丫頭被金色飛劍頂着喉嚨,哪裏還敢拒絕,趕忙向着那幾頭已經停手的白虎喊道:“去將那九尾狐給我帶出來,別愣着了。難道你們想看着我死嗎?”

她此言一出,那幾頭白虎中的一頭當即轉身狂奔。童言順着它奔跑的方向看去,依稀間好像是看到了一個山洞。

那退離此地的白虎應該是去帶九尾狐到這兒來了,只要救下譚鈺,他下一件要做的就是立刻馬上逃離崑崙山。

不能因爲要繼承天行者之名,就將衆人的性命交代在這兒,那太不值得了。

從童言出手對付這些白虎,再到他順利擒下了白虎丫頭,那奉天盟的盟主始終抱着雙臂看着。他確實沒有出手幫助白虎一族,也不知道他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

但有一件事是無需質疑的,這傢伙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可能是站着有點兒無聊,他將目光從童言的身上移開,而是落到了青冥的身上。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這是把青冥當成獵物來看了。

青冥較之剛纔心態平穩了不少,雖然被這奉天盟盟主盯着,也不再瑟瑟發抖,而是怒氣騰騰。

就這樣過了約莫五六分鐘的樣子,那跑離此地的白虎終於去而復返。在它的嘴中叼着一隻昏迷不醒的九尾狐,正是化爲本體的譚鈺。

童言一見譚鈺被平平安安的送來,這才鬆了一口氣,接着開口向身前被押着的白虎丫頭說道:“看來得勞煩你送我們一程了,讓那白虎將九尾狐交給我兄長。你隨我們一同離開這裏!”

白虎丫頭雖然有點兒畏懼童言,但卻不傻。她立刻拒絕道:“不行,我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再得到九尾狐後就害我呢?我信不過你們!”

童言聽此,冷冷的道:“我與你們這些妖魔不同,我說出的話,一定會照辦。你放心,我只想平安的離開這裏,只要你老實配合,我保你安然無恙!”

白虎丫頭見此,自知說什麼都無法改變,只得答應下來道:“好吧,希望你不會騙我,不然的話,我父親一定會替我報仇的。”

童言沒再多說什麼,押着白虎丫頭便向着青冥走去。

“把那小狐狸交給他們,剩下的事兒不用你們管了。”

白虎丫頭雖然這樣說了,可那幾頭保護她的白虎卻不答應。

“公主,我們理應是一對一的進行交換,這樣做豈不是有失公平?”

白虎丫頭聽此,輕嘆一聲道:“我的命當然比這九尾狐金貴嘍,誰願意去冒這樣的險呢?”

幾頭白虎一聽此言,只得無奈的乖乖照辦。

青冥伸出龍爪接過九尾狐,立刻遞給了走上前來的童言。童言將九尾狐一把接過去,在確定譚鈺只是昏迷,並沒有性命之危後,這纔將它放進了自己的衣服裏。

他帶着白虎丫頭在青冥的龍背上坐下來,趕忙催促青冥道:“青哥,我們現在就離開崑崙山!”

青冥點了點頭,當即騰空而起。那幾頭白虎自然擔心白虎丫頭的安危,可又不敢貿然追來。可奉天盟的盟主卻不在乎這些,青冥飛起的同時,他也跟着飛了起來,並且始終與童言他們保持着約莫十米左右的距離。

童言有心將他趕走,可是又沒有什麼把柄可用,只能任由他一直跟着。但這樣一來,危機並沒有解除。這奉天盟盟主的實力比那幾頭白虎要強的多,他纔是童言他們此刻最大的威脅。

青冥快速的向着前方飛去,那奉天盟盟主就這樣踏空伴行着。

童言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開口說道:“你到底什麼意思?一路尾隨,意欲何爲?”

奉天盟盟主聽此,呵呵一笑道:“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跟你有什麼關係?難道是覺得我礙眼了?那我就離你們遠一點兒,你看如何?”

童言聽此,恨的牙癢癢,若不是打不過這惡賊,他非得撕了他不可。可一直被他這樣跟着,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他必須得想出點兒辦法來,否則隨時都會有危險。

一行人繼續向前飛着,不用多久就能遠離崑崙山脈。

可就在這時,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之聲竟在他們的後方猛地響起。

白虎丫頭一聽這虎嘯之聲,立刻興奮的道:“我父親來了,他來救我啦。哈……”

童言聞此,趕忙回頭去看,這一看之下,他頓時心底一沉。一頭體積不遜於大象的白毛猛虎,此刻正踏着風團向他們飛馳而來。

那白毛猛虎的體積龐大,兇猛無比,恐怕真的就是那白虎一族的王者!

童言的心中充滿無奈,一個奉天盟的盟主就已經無法對付了,現在竟然連白虎之王竟然也來了。難道今天註定有死無生了嗎?

正在他心境跌入谷底之際,天空之上的點點繁星不知爲何竟“唰”的一下全部消失了。與此同時,那明亮的圓月之上,竟猛地射下一束白光,而這白光似乎正是衝着童言而來! 童言此刻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身後的虎王身上,對那明月之中射下的白光毫不知曉。 可他沒有察覺,那奉天盟的盟主卻看得清清楚楚。

眼見白光越來越近,奉天盟盟主突然身形一起,竟猛地向那白光迎了過去。

童言餘光察覺到奉天盟盟主的舉動,這才猛地擡頭去看。這一看之下,他的雙眼頓時瞪得老大,一種深深的不安在心底油然而生。

那白光難道……難道就是爲了新任天行者而降下的洗禮之光?

可是這奉天盟盟主爲何搶先迎了上去呢?該不會是他想代替童言成爲這新的天行者吧?

童言腦中快速思索着,可就算真是如此,他也無法阻止了。一切,都遲了!

奉天盟盟主距離白光越來越近,接着竟瞬間化爲本體。巨大的鯤鵬幾乎將明月整個遮擋起來,而從明月之中降下的白光也完完全全的灑落在他的身上。

短暫的漆黑之後,奉天盟盟主突然發出一聲興奮的鳴叫,接着低頭向童言狂笑道:“小子,謝謝你的大禮。後會有期!哈哈……”笑聲未止,他撲扇着巨大的翅膀便向着東方飛去。

看着他飛的越來越遠,童言徹底的被激怒了。

“孽障鯤鵬,今日你奪我天行者之位,日後我定將十倍奉還!”他用力的咬緊牙關,心頭的怒火燒遍全身。

而這麼一會兒工夫,白虎一族的王者也已追趕上來,並直接繞過青冥擋在了衆人的身前。

“大膽狂徒,竟敢擄走我的女兒,真是不知死活。立刻將她放下,否則,我定將汝等碎屍萬段!”

童言的火氣已經被徹底點燃,又豈會在乎這面前的虎王。

他冷冷的看向虎王,然後狠狠地道:“孽障,休得猖狂!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不想讓你的女兒死,就乖乖給我滾開。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要了她的命!”說到這裏,他手上一發力,鋒利的飛劍立刻割破了白虎丫頭的脖子,鮮血隨之從破開的皮膚之中向外流出。

白虎丫頭被割傷了脖子,立刻小聲的啜泣起來。她不敢大聲哭,因爲擔心身體一動,自己就真的沒命了。

虎王雖然高高在上,可是一見自己的寶貝女兒受到威脅,一下子也不敢再硬氣了。

“小兄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你到底想要什麼?我願意拿任何東西跟你交換!只要你把她放了,什麼都能談。”

巫女的時空旅行 童言聽此,高聲喝道:“我不要你任何東西,只要你給我滾。立刻給我滾!”

虎王眼中殺氣騰騰,可嘴上卻道:“好,我可以滾。可是我女兒的安危呢?”

“我不想殺她,只是想讓她送我們安然離開。現在你可以走了,帶上你白虎族的人回到你們的老窩,永世不要再踏足人間半步!”

虎王聽此,開口說道:“我們離開當然可以,但是你能保證不傷害我女兒嗎?我能信得過你嗎?”

童言冷冷的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是不會濫殺無辜的。不要以爲誰都像你們一樣,視人命如草芥。現在你可以走了,如果你敢違揹你的諾言,上蒼絕不會放過你們,朱雀一族就是你們的下場!”

此言一出,虎王的身體不由得一顫,然後滿是疑惑的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似乎對我們四象神獸十分了解?”

童言冷哼一聲道:“你用不着知道我是什麼人,你只要記得,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義必自斃!”

虎王呵呵一笑道:“真是受教了,臨走前,我也送你一句話,我女兒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縱是天涯海角,我也絕不會放過你!琪兒,父親在族內等你回來,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白虎丫頭剛要開口,可虎王已然轉身飛離了此地。她本以爲父親可以救下自己,沒想到卻是白高興一場。

虎王這邊剛剛離開,童言就將割破白虎丫頭脖子的金色飛劍向外鬆了一點兒,接着向她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是不會殺你的。等我確定真的安全了,自會放你和家人團聚。”

白虎丫頭輕哦了一聲,目光卻仍舊看向虎王離去的方向。

童言和青冥並沒有真正的離開崑崙山,而是向前飛了一會兒,又迂迴到崑崙山的一座山峯上。

之前初到崑崙山時,還擔心驚動這山上的神靈。可他孃的這麼多妖魔作祟,惡人橫行,這山上的神靈也沒有露面阻止。

童言心裏有氣,又豈能不氣?他辛辛苦苦來到崑崙山,就因爲得到了上天啓示。現在倒好,天行者的傳承之光剛剛降下,卻又被那可恨的奉天盟盟主搶了先。

現在譚鈺又昏迷不醒,這讓他的情緒更加暴躁。

而他之所以沒有離開崑崙山直接返回吳家,是因爲他還抱着最後一絲希望,那就是夢境之中出現的山洞。

反正來都來了,總要找到那山洞,然後進去瞧上那麼一眼。如果能得到幾件寶貝,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