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給下了這種藥,完全不會反抗,反而會特別熱列的迴應,所以一般給下了這種藥的,事後想告別人強都做不到,因爲她的反應,根本就不象強。

“她快醒了。”牛瑩是跟着進來的:“你先出去,呆會再進來。”

胡亦凡依言出去,隨手帶上門,不多會兒,就聽到裏面林琳的申呤聲,非常動聽誘人。

他身上發熱,心中卻又怦怦的跳,忍不住給陽頂天打了電話:“老陽,牛瑩得手了,現在她在玩黃龍老婆,可我又那個。”

他一時間不知要怎麼說,想了一下,道:“林琳老婆其實是無辜的,傷害她,我覺得有些……”

他說到這裏沒說了。

陽頂天明白他的心理,道:“我隨便你啊,你要是想一報還一報,那就照原計劃來,要是下不去手,我直接去把黃龍殺了也無所謂,不過那樣一來,他死得可就太痛快了。”

“對,我不能讓他死得太痛快。”胡亦凡頓時就叫了起來:“我要讓他痛悔,讓他活着的每一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我支持你。”陽頂天給他打氣。 有了陽頂天的支持,胡亦凡再無半分遲疑,聽裏面聲音越發誘人,他直接推門進去……

快六點鐘時候,胡亦凡才到家裏,梅晶還沒回來,胡亦凡到書房裏,把拍下的視頻剪輯了一下,先收藏起來,暫時不上傳到網上。

他正在弄着,門鎖聲,梅晶回來了。

梅晶應該是看到了他的鞋子,走到書房這邊看了一眼,道:“你回來了啊。”

“嗯。”胡亦凡點頭應了一聲,回頭看了她一眼。

梅晶今天穿的是一條藍色帶小花點的連衣裙,配了肉絲,穿得好好的,胡亦凡估計,黃龍今天應該沒約梅晶。

“你這幾天怎麼都回來得這麼早啊?”

梅晶好奇的問了一聲。

“公司沒事啊。”胡亦凡道:“大環境不景氣,不如回家陪老婆。”

“哼。”梅晶聳了一下鼻子:“原來是沒錢賺了,就想到老婆了啊。”

“老婆肯定比賺錢重要啊。”

胡亦凡心情好,伸出雙臂:“過來。”

“你又想做什麼?”梅晶嬌嗔着,眸子裏卻漾起了水色:“我要做飯了。”


“做飯不急,先親一個。”

胡亦凡今天心情特別好。

梅晶猶豫了一下,還是進來了。


胡亦凡把她摟在懷裏,親了一下,不過沒有太沖動,下午折騰了好幾個小時,照片裏的林琳氣質優雅,真正上了牀,非常的浪,雖然是下了藥,但那種勁兒,仍然出乎胡亦凡意料。

再加上牛瑩那小妖精,胡亦凡真的差點給吸乾了。

這會兒即便有心,也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摟着說了一會兒話,梅晶下廚房去了,胡亦凡繼續編輯視頻。

林琳在牀上的表現,讓胡亦凡意外,而事後的反應,同樣讓胡亦凡意外。

清醒後的林琳,不但完全不哭不鬧,甚至好象還很開心,後來胡亦凡一問才知道,黃龍女人多了,對自己老婆就冷落了,甚至比張平凡冷落梅晶還要過份。

也就是說,林琳心裏其實早就在渴盼了,只是她不敢主動出軌,但有人把她帶進坑裏,她也就樂亨其成。

這也是胡亦凡看見梅晶回來了,心中涌起柔情的原因。

梅晶也是這麼給冷落的啊。

“我把林琳弄上手了。”第二天,胡亦凡約了陽頂天,把拍了的視頻給他看。

“過癮吧。”陽頂天看着視頻,笑問。

“出乎意料。”胡亦凡點頭又搖頭:“她其實不象她外表那麼幸福。”

“你準備怎麼搞黃龍?”陽頂天問。

“我想象王律坑我一樣,讓黃龍破產,欠下鉅債,有家難歸,然後再去春風閣發視頻,再艾特他去看,讓他眼睜睜看着自己老婆給別人玩,卻束手無策,我要他悔恨終生。”

“這個容易。”陽頂天點頭:“黃龍不是做外貿的嗎?主營礦山機電之類是吧,我可以找個人,給他一張大單,讓他借債去吞,等他發貨後,讓那批貨消失,他這邊還不起債,就只能逃命了。”

“對,就是這樣。” 首席男神心尖寵 :“王律差不多就是這麼坑我的。”

“那你等我消息。”陽頂天喝了口酒,笑道:“這幾天,你可以多約約林琳。”

“那肯定的。”胡亦凡笑,又道:“老陽,把那靈水給我弄一瓶啊,有些吃不消了。”

他昨天開心,晚間上牀,摟着梅晶又折騰了兩次,還真有點兒腰痠背痛的感覺了。

“沒問題。”陽頂天哈哈笑。

跟陽頂天分手,胡亦凡到公司處理了一下公司事務,快中午的時候,他給林琳打電話。

林琳昨天的反應出乎他意料,但過了一天會怎麼樣,他拿不準,打這個電話,他其實是有些忐忑的。

電話響了兩聲,接通了,林琳先開口了:“喂。”


聲音非常好聽,不愧是演話劇的,而最重要的是,胡亦凡能從她語音中聽出一聲柔媚。

胡亦凡心中的忐忑一掃而空,帶着笑意道:“是我,林琳,吃飯了沒有。”

“你想請我吃飯啊。”林琳語氣中同樣帶着笑意,還有一種別樣的媚意。

“還有飯後甜點。”胡亦凡笑。

林琳也咯咯笑:“去牛瑩那裏嗎?”

“我等你。”胡亦凡有些急不可待了:“快一點。”

林琳便吃吃的笑,隔着話筒,胡亦凡都能感應到那種媚意。

胡亦凡先到牛瑩那裏,牛瑩這會兒還沒起牀,聽說林琳呆會會來,牛瑩撇了撇嘴:“她比我還來勁,沒意思。”

胡亦凡聽了也有些感慨。

沒多會兒,門鈴就響了,胡亦凡開門,林琳站在門外。

林琳穿了一條改良版的天藍色短旗袍,收腰的設計,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再配上肉絲和白色的七分高跟,站在那兒,真如女神臨凡。

“林琳,你真漂亮。”胡亦凡眼光大亮。

“真的嗎?”林琳笑,俏臉上春意盎然,眸子裏水波盪漾。

“真的,就好象九天仙子一樣。”

林琳進來,胡亦凡關上門,一把就摟着了林琳,伸嘴就親。

林琳咯咯笑道:“你不是說請我吃飯嗎?”

“先吃飯後甜點。”

胡亦凡哪裏還忍得住,直接把林琳抱起來,抱進了臥室……

隨後幾天,胡亦凡天天約林琳出來,而林琳也非常樂意,到後來甚至不要胡亦凡約她,她會主動給胡亦凡打電話。

而在跟她的閒聊中,胡亦凡也知道了,固然因爲黃龍的冷落,讓她有些飢渴,同時,也是對黃龍的報復。

林琳知道黃龍外面有女人,甚至有黃龍的女人公開向她挑釁,要她跟黃龍離婚。

她也鬧過吵過,也真的想離婚,但黃龍很霸道,打過她幾次,而且威脅她,她要是敢離婚,他就把她弄到夜總會去,讓幾十個男人玩她再給她拍下來。

她知道黃龍的牌氣,也知道黃龍的霸道,黃龍這麼說了,就一定會這麼做。

她怕了,最終只有忍氣吞聲。

胡亦凡用這種手段得到她,她非常樂意,有一種報復了黃龍的快感。

當然,她也害怕,怕黃龍知道,所以每一次都非常小心,不過黃龍這些年對她相當冷淡,除了給她錢,基本不怎麼管她的事。 牛瑩知道了她的事,撇嘴:“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胡亦凡搖搖頭,他頂着張平凡的身子,張平凡也不是什麼合格的丈夫,不過相比黃龍,還是要強得多了。

陽頂天這幾天也不空,坑黃龍很容易,把張燕的靈體召攝過來,隨口吩咐一句,張燕自然會搞定,張燕是安全祕書,掌管着馬剎所有明裏暗裏的安全力量,她要找個人發單坑一下黃龍,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陽頂天忙,是因爲刀美娜回來了。

刀美娜給陽頂天打電話,陽頂天過去。

見面,刀美娜神情有些鬱郁的。

“怎麼了?”陽頂天問。

“給我倒杯酒。”刀美娜不答,望着窗外。

陽頂天雖然女人多,但對女人的心理,他一直不怎麼了解。

他給刀美娜倒了杯酒,給自己也倒了一杯,刀美娜即然不說,他也懶得問。

刀美娜這別墅不錯,可以看山景,他倚在落地窗前,看着山景,夕陽落在山頭,象一個熟透了的大桔子。

這些年陽頂天忙忙碌碌,很少有靜下來的時候,這會兒看着夕陽落幕,竟有一種很新鮮的感覺。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他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一句詩。

後面傳來刀美娜的一聲笑:“狗屁不通。”

“怎麼就不通了。”陽頂天不服氣:“這可是大詩人寫的。”

“哪個大詩人寫的。”刀美娜冷笑着問。

“就是那個誰?”陽頂天真不知道。

刀美娜哼了兩聲。

陽頂天怒了:“欠操是吧。”

刀美娜翻他個白眼,不理他。

陽頂天更怒,走過去。

刀美娜是屈着腿坐在沙發上的,陽頂天放下酒杯,把她的酒杯也搶過來放下,抓着她腿一拖,刀美娜就攤開在了沙發上。

“呀。”刀美娜尖叫一聲,另一條腿在陽頂天肩膀上踹了一下:“要死了你。”

陽頂天把她兩條腿都捉着,俯身壓下去,看着她眼晴:“怎麼了你?”

刀美娜雙手勾着他脖子,看着他眼晴,道:“來呀,弄死我吧,用你最大的力氣。”

陽頂天不動,看着她,似乎想要把她看穿。


桃花眼很厲害,但想看穿女人的心理是不可能的,陽頂天的腦子,實在是缺少那一根筋,哪怕有桃花眼都不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