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國國主的內心非常掙扎。

在女兒國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男人為官的情況出現過。

總不能就在自己身上破了這個規矩吧。

女兒國國主心裡非常的掙扎。

雖然楊戩的實力不錯,但就這麼壞掉老祖宗的規矩,女兒國國主還是覺得有些唐突。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探馬來報。

「陛下,東郡有斥候求見!」

隨著蠍子精身死,被蠍子精攔在外面的那些斥候終於可以來皇城了。

「快,讓他進來!」

不多時,一個氣喘吁吁的女人就跑了進來。

「陛下,東郡大急,東郡大急啊!」

女兒國國主面色微變;「別著急,慢慢說。」

斥候喘了口氣,然後說道:「陛下,獅駝國大軍兵臨東郡城下,現在估計已經開戰了!對方先鋒部隊就有十萬之巨,再不馳援,恐怕東郡就要完了啊!」

女兒國國主面色大變:「已經過去多久了!」

那斥候如實道:「七天了。」

可惡!

女兒國國主臉色蒼白無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陛下,不能猶豫了啊,在猶豫的話,東郡上百萬的百姓就要遭殃了!」

羅嵐將軍這個時候忽然給女兒國國主跪了下來。

「陛下,百姓是我們的根,如果老百姓我們都護持不住,還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上!我肯定陛下拋棄成見,封楊戩為帥,我願為副官,一同征討獅駝妖孽!」

羅嵐將軍自幼就在女兒國國主的身邊,兩個人的關係情同姐妹。

羅嵐什麼脾氣秉性,女兒國國主清楚的很。

能讓他下跪求自己,說明她是真心地。

罷了罷了,百姓生死存亡才是最關鍵的,什麼祖宗遺訓,能有老百姓的生命值錢?

「楊戩,上前聽令!」

楊建不敢怠慢,收斂起來輕浮的表情,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

他期待了十幾年的場面,終於出現了。

「本王封你為殿前元帥,率兵四十萬,兵發東郡!我且問你,你可有信心將獅駝妖孽趕出我女兒國的國界?」

「有!陛下放心,我楊戩如果做不到,寧願將腦袋留在沙場之上!」

「好!事出晉級,拜帥的儀式我就不給你準備了,等你凱旋歸來,我再為你補辦一場盛大的拜帥儀式!我希望你用行動證明給別人看,男人也是可以的!」

「陛下放心,我使命必達!」

「羅嵐聽令!」

「羅蘭在!」

「我封你為先鋒官,與楊建元帥一同前往東郡,征討獅駝國妖孽!」

「遵命!」

就這樣,楊建成功拜帥,然後率領著幾十萬的大軍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東郡城外。

此時,已經過去了整整十天。

東郡的老將軍叫鐵梨花,是個兩朝元老,實力非常強橫,已然有接近金仙的實力了。

鎮守東郡,已經是她最後一年的任務了。

可偏偏就在這一年,獅駝國來犯了。

不過鐵梨花老將軍也沒再怕的帶著城中的官兵做好防禦工事,硬是支撐了下來。

十天的時間,城外硬堆滿了妖獸的屍體。

鐵梨花這邊也是損失慘重。

凡是守城的官兵,幾乎沒有一個好的。

就連鐵梨花老將軍也負了傷。

眼看城中的官兵已經漸漸抵擋不住對方的攻勢,鐵梨花老將軍已經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

此時的城牆雖然破爛,但是在磚瓦之下,全都是火油和火藥。 望著手機,沈茗疑惑了。

這麼容易?

容天琪公然放顧楓的鴿子。

有點離奇。

不過,沈茗做的更過分的是,她將與容天琪吃飯的地點,同樣約在了雁田廣場。

晚間吃飯。

容天琪準時來赴約了。

沈茗精心打扮了一番。

特意穿了件平時很少穿的綠色連衣裙。

梳了個低馬尾。

整個人看起來,格外森系。

容天琪望著她,眼裡儘是溫柔的笑意。

「還以為你心情不好,華逸案子的事,我聽說了。」

沈茗看著菜單,開始點菜。

「這種事不至於讓我心情不好,頂多就是佔用了點我的時間而已。」

容天琪對她的話感興趣。

沈茗淡淡回笑。

「就按照我的口味點了,沒有忌口的吧。」

容天琪搖頭。

「沒有。」

約容天琪出來吃飯,總是要付出點誠意的,為此,她特意點了一瓶現階段自己可捨不得喝的紅酒。

跟他說話。

「這個案子,我正在想著怎麼補救,畢竟你是沒看見我大哥那副樣子,凶的不得了。」

蘇瑜言的脾氣,容天琪也是有目共睹的。

抿著唇笑了。

「有幸見到過,之前,他和我大哥吵架,兩人鬧得不歡而散,我才知道,其實蘇三爺,和我大哥脾氣差不多。」

和容兆南吵架。

「不是吧,我看你大哥脾氣好像很好的樣子,他對我家那位……我是說小楓妹妹,兩人很合得來。」

「我大哥很少與人親近,他對顧楓,嗯,確實是個例外。」

這頓飯吃得很愉快。

與容天琪交談。

沈茗沒有那麼多的算計。

也知道這位二公子,日後在自己的領域,混得相當有名頭。

脾氣好,很溫順,跟他說話,處處被他照顧。

甚至說,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直接找他。

飯後,沈茗拍了幾張照片。

「難得喝這麼貴的酒,我拍照紀念一下。」

舉著相機,向他示意。

「介意幫我拍幾張嗎,我舉著這瓶酒。」

「不介意,手機給我。」容天琪笑著接過了她的手機。

和容天琪吃飯結束。

回去的路上,沈茗便發了朋友圈。

附上她在餐廳吃飯的照片,還有那瓶酒。

「感謝二公子陪我吃飯,這瓶酒很棒,推薦。」

定位地址,顯示的就是那家才吃過飯的餐廳。

她雖然很少發朋友圈。

但回她的人,真不少。

手機消息來回震動。

都是在她朋友圈底下回復的人。

有姜少陌。

「這家餐廳的確不錯,上個禮拜剛吃過。」

還有寧致謙。

「跟誰吃飯呢?」

沈茗刷著消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