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滴,他們也是一個腦袋兩條腿,我們怕啥,兄弟們,都打起精神,狠狠的幹他們。”許東來拍了拍胸口,大聲的喊道。

許東來這話彷彿一道鎮定劑一般,當下讓那些因爲進入狀態慢的隊員振作了起來。

葉寒緩緩的走過來,對着五人說道:“接下來的比賽,進攻以內線爲主,如果許東來身邊有兩個人以上,那麼就轉移外線,主攻三分,這是蕭宇的強項。”

“還有,那個1號的,你們要好好的防住,他是建築系的主力,也是最強的一個,只要將他防住了,那你們也就輕鬆多了。”

葉寒說出的戰術讓所有人點着頭,因爲他說的太對了。

經過一系列安排後,球員們在觀衆的吶喊下再次登場,葉寒看着鬥志昂揚的許東來等人,微微笑着,心裏說道:加油吧,希望不用我上場!

葉寒不是不會打籃球,而是,不出則以,一出驚人! 「我仙道學院,此次新學員之中能夠凸顯出數位資質不凡的好苗子,自然是我仙道學院之幸事。相信二十年之後,在這片中域大陸上,又要湧現出幾個名聲顯赫的高手了,而這些高手都是出於我仙道學院。」

太上長老的聲音帶著蠱惑的味道,讓此事聽從的人們不管實力強弱,都有一種信服和澎湃的心情。饒是靈冰襲這種心境堅韌,萬事屹立不動的心神,都被太上長老的話引得有些神情留露,清靈也差一點著了道,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在她快要被影響心境之時,腦海中一股威嚴霸道之氣給她一聲警醒,讓她清醒過來。

是金龍泉泉的龍力!清靈在沾染了泉泉的龍力之後,身上竟然也帶了些龍威,只不過平時隱藏的較好,沒有被人發現,到了關鍵時候,才顯現出龍威的威力。

「仙道學院能夠長存與中域大陸,並且成為大陸上頂尖的存在並且是聖地之根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榮耀,而你們能夠成為仙道學院的一員,也皆為無上榮耀!」

火長老繼續他那讓人心情澎湃的講說,清靈敏感的發現,竟然有很多的長老都心情激動,明顯是被太上長老話里的魔音深深影響。這種宣言就像是一個上位者在給自己的手下們洗腦,而在此大多數人都已經被洗腦過。

再看看遠處和院長金大大站在一起的自己的同伴,唐嫣、雲戴戴、劍天三人,除了劍天以外,兩女的臉上也多是狂熱,竟然也被影響到了。

是啊,他們三人已經來了不少時間,劍天沒有被影響,乃是因為他的意志驅使,但他應該也發現了這一現象,站在元戴戴和唐嫣身邊的時候,聽著太上長老的演說,眉頭深深的皺起。


這種為人洗腦的魔音一定要制止!清靈想到此時,轉身看看自己身邊的四人,靈冰襲似乎發現了什麼,也是皺眉不展,而風玄臉上依舊帶起淡淡笑意,眼神中竟然留露出一種看戲的意思,清靈知道,他也早就看出了太上長老的計量,對此毫不受影響。

在看姐姐清瑩,一直面無表情,只是認真聽著,但是卻不受影響,看了幾分鐘,清靈想出了姐姐不受影響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心智堅韌,而是因為她謹記自己的身份,她心中信奉著父親,自家門派,所以再也不會被其他的外來因素所干擾,在她看來,仙道學院只是她實力進步的一個跳板,並非什麼揚名立萬的歸宿。

清靈暗暗點頭,佩服姐姐的定力,連自己都自愧不如,清靈只想守護門派,因為那是家,而姐姐確是信仰門派,不光是自家門派當做一個家,而是相信門派的一切,存亡或是榮辱。

看看緣峰赤,他也明顯沒有被太上長老的洗腦話語影響,甚至還不屑的笑了笑,清靈不解,他到底是為什麼能夠扛得住這也的洗腦攻勢?靈冰襲神識襲來,秘密傳音為清靈解答了疑惑。

『峰赤一心在錢上……唉……』靈冰襲通過精神力向清靈解釋,還頗為無奈的嘆氣,讓清靈覺得好笑,也徹底明白了緣峰赤不受影響的原因,那是因為他這個人把賺錢放的最重,什麼大義凌然,什麼功成名就,都不如自己賺大錢讓他來的高興。

所以對於太上長老洗腦的那些話,他都是在當做笑話聽的。什麼最重要?錢重要,高手算個屁,只要有錢,拿錢去收買高手去!俗話說的好,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正是這個道理。

太上長老的洗腦講說終於完畢,到了清靈幾人等待的重頭戲,獎賞開始的時間了。

「金大大,帶著你那還未受到封賞的學院們上前來。」太上長老一說,金大大立刻動身,招呼清靈、風玄、緣峰赤、靈冰襲、清瑩、五人走上前去。

「太上長老萬福……」五人齊聲說出毒仙人實現交代好的話來。

太上火長老的目光在五人身上一掃,淡淡說道,「清靈何在。」

清靈沒有想到,這太上長老第一個就點自己的名字,不過就算再意外,也走了出去,「清靈在此。」說話語氣謙虛。

「清靈,老夫知你在迷霧森林中功勞不小,可又想要的東西?」

這話一說,明擺著只要清靈說得出,他就給的了,這樣豪言壯語實在是讓其他人傻眼。因為在清靈之前,唐嫣和雲戴戴以及劍天所選獎賞時,太上長老的話說的是,「說出你們的願望。」

只是問願望,而沒有說能不能實現……

……………………………………………………………… 或許是端木蝶和許東來的話刺激了其餘的四名隊員,或許是他們才真正進入比賽狀態,比賽再次開始後,經管系發動了一次進攻,嚴格按照剛纔制定的戰術執行,進攻速度不算快,以穩爲主,並且堅持打內線。

連續幾次傳球后,經管系的控球后衛,做出一個假動作,晃開防守隊員,假裝要投籃,但是…卻沒有投,而是將球拋到籃板前方。

與此同時,許東來一個側身閃開對方的中鋒,腳下發力,擠開防守隊員,縱身一跳,右手迎着籃球,對準籃筐狠狠的扣下。

砰。

一聲悶響過後,球應聲入網。

空中接力,單手扣籃。

“嗷”

這種只有在職業比賽中才能看到的場面,立刻點燃了現場觀衆的情緒,尤其是經管系的觀衆,紛紛仰天怒吼,彷彿在發泄之前被建築系打了個10比4的怨氣。

“大塊頭,籃球是五個人的遊戲,你一個人厲害沒用。”陳子明滿臉不屑的看着許東來。

“有沒有用,等比賽結束就知道了。”許東來撇了陳子明一眼,淡淡的說道。

“不自量力。”陳子明冷笑一聲,然後回頭跟隊友要球。



許東來帶着人迅速回防。







隨後,在觀衆們的注視中, 重生之妻本純良

面對第一個防守隊員,陳子明先是做出一個胯下運球,然後假裝往左突圍,實得經管系防守隊員重心向坐。

“嗖。”

下一刻,陳子明控制着球向右突圍。

第二個防守隊員連忙迎上。

但陳子明一個半轉身,迅速的突破了第二個防守隊員,在籃下跳了起來,準備一個爆扣。

許東來臉色一變,就地跳起,伸手準備蓋帽。

“大塊頭,打籃球是要用腦子的。”

陳子明冷笑一聲,就在許東來要蓋帽的時候,突然將球換到左手,然後狠狠的扣了下去。



換手扣籃。

陳子明一個人挑翻整個經管系的防線,並且在許東來的蓋帽中,從容扣籃,還以顏色。

“啊!”

“陳子明你好棒。”


“陳子明,我愛你。”

“陳子明,再來一個。”

一瞬間,全場的建築系球迷歡呼不止。

陳子明的拉風表現就像是一盆冷水潑到了建築系的隊員身上,頓時澆滅了他們的氣勢。

“都打起精神來,奶奶滴,不就一個球麼,我們扳回來就是。”看到自己隊友的情緒低落,當下怒吼道。

這一聲怒吼,勉強讓經管系的其餘四名球員回過神。

“媽的,老子現在很不爽,我要搞死他們。”蕭宇握着拳頭,滿臉的不爽。

比賽繼續進行,經管系發動進攻。

只是,這一次進攻卻沒有得分,甚至球都沒有傳到許東來的手中,控球后衛在傳球的時候太過緊張,猶豫了一下,球被斷了。

結果,建築系打了一個快速反擊,最後由陳子明用一個風騷的胯下上籃,將比分改爲14比6。

進球后,陳子明雙手張開,做出一個向上擡的動作,當下引得現場建築系的觀衆再次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

經管系這邊,雖然許東來怒吼着喚醒隊友,但效果不是很好,好在到了第一節比賽中間的時候,他們漸漸的開始發揮正常的水準。

但第一節比賽結束後,建築系以26比12,遙遙領先。

第一節比賽結束後,建築系的拉拉隊上臺跳舞。

一般而言,無論哪所大學,建築系的美女永遠都是最少的,甚至女生的數量都很少,典型的男女比例失調。

爲此,藝術系來支持的拉拉隊比建築系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不過因爲建築系的球員表現給力,觀衆的吶喊給力,所以建築系的拉拉隊雖然姿色比不上藝術系,但一個個都打了雞血似得,表現極爲給力。

“哎,光靠東來一個人,很難支撐啊。”葉寒看了一眼正在大口的喝着水的球員們,嘆着氣說道。

劉天陽則在跟拉拉隊們聊着天,東扯西扯,搞的在休息的蕭宇牙癢癢,恨不得把劉天陽大卸八塊。

“都打起精神來,你們看看你們現在的狀態,有點像打籃球的樣子嗎?”許東來不停的給自己的隊友打氣。

就像在戰場上,你氣勢沒了,還怎麼打仗,當年老祖宗打鬼子,在裝備落後,條件艱苦的情況下,把小鬼子打跑了,靠的是什麼,永不服輸的精神,和比敵人強一百倍的氣勢。

“哥哥,那個一號好厲害啊。”林夕瑤抱着葉寒的手臂,輕聲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建築系的氣勢完全是陳子明提上去的,而且,陳子明通過嫺熟的控球和變態的突破能力,一個人就擾亂了經管系的防線。

“他有你哥哥我厲害嗎?”葉寒笑道。

林夕瑤快速的搖着頭,“當然沒有,在哥哥面前他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葉寒愣了愣,想不到這小妮子會這麼說話。

“哥哥,你會打籃球嗎?”林夕瑤眨着水靈的大眼睛,滿臉期待的看着他。

葉寒本來想說不會,但看到林夕瑤眼裏的期待,不忍心讓她失望,只好苦笑着點了點頭。

“那哥哥肯定很厲害。”

林夕瑤一臉驚喜的模樣,讓葉寒苦笑不已,這小妮子不會想讓自己上場吧。

“呵呵,我只會一點。”葉寒苦笑着說道。


“哥哥你說的一點,肯定比天還大。”林夕瑤眨着大眼睛,看着葉寒說道。

葉寒:“…….”

看來這小妮子真的想讓自己上場,葉寒滿臉苦笑。

“哥哥,要不你上去試試吧,說不定能把他們完虐哦。”林夕瑤扯了扯葉寒的手臂,滿臉期待的說道。

葉寒笑着搖了搖頭,“還是算了,許東來他應該能應付住局面的,看看他們接下來的表現再說吧。”

“哦….”林夕瑤有點失望的說道。

“好啦,相信他們。”葉寒摟着林夕瑤的肩膀,笑着說道。

葉寒這一舉動讓不少男生眼裏都出現了殺氣,因爲葉寒摟着的,是東海大學的校花,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啊。

感覺到周圍殺人的目光,葉寒笑了笑,手微微用力,摟的更緊了。 現在太上長老竟然直接問清靈要什麼,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那麼大方,但是清靈也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可是要什麼好呢?一般人想要的無非就是、實力、武器、靈獸、財富、幾種。

清靈自己會煉藥,完全可以自足,有了丹藥可以增長實力,又可以賣錢,可以收攬人才,所以她在實力和財富上面不缺。

至於武器呢,她有龍靈劍這把上品天器,就連紫櫻手持的武器都只是中品天器,可想而知,自己如果索要上品天器,太上長老也不可能賜予自己。

說道靈獸,清靈有金龍泉泉,雖然泉泉暫時被困在清嶼山後山的隱秘結界中無法出來,但是說到底她是有了靈獸了,雖然清靈除了泉泉之外還可以和另一隻靈獸簽訂契約,比別人多擁有一隻靈獸夥伴,可是相信太上長老也不會有什麼極品靈獸賜予自己,如果比泉泉弱,泉泉肯定會有意見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