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下意識警惕起來。

但是……眼睛刺痛,氧氣通過鼻腔時,更是帶來難以言喻的酸爽感覺,更別提嗡嗡的大腦和同樣嗡嗡的耳朵了……

她痛苦的喘息一下。

眼睛睜不開,頭盔上是她噴薄的血漬,這會兒,她什麼都看不清。

她現在,宛如一個五感喪失的人。

再試着動動手腳,更是痠痛難當。

渾身上下,彷彿被人牽着石磙碾了幾遍——其實也差不多了。

在那樣多重力場的擠壓中,她能護着幾個人撐到現在,多虧了身體裏還積攢了許多靈力。

——敲擊聲停止了。

…………………………

就在這時,她突然“看”清楚了,隔着頭盔敲擊的,居然是一直在陳伯倫那裏未曾露面的銅錢。

在察覺周霜霜的“視線”後,開元通寶直接穿透頭盔,進入了她的眉心。

這一瞬間,彷彿有甘霖沖刷着自己的軀體,她只覺身上所有的痛楚盡數消散,彷彿一股龐大的靈氣,正不斷的修補的自己的身軀。

從頭顱到軀幹,無一不覺舒爽。

而等這感覺過去後,她忽然發現,自己又能感應到這天地間的靈氣了。

…………………………………

吸收靈氣對於如今的周霜霜而言,已經是彷彿呼吸一樣自然而然的事情。

她伸手一把扯掉自己的頭盔,這纔看清楚,自己正漂浮在一望無垠的水面上。

——之所以沒有沉下去,是因爲身上穿着防護服,那米其林大圓球般圓鼓鼓的防護裝置,就算癟了一層,也仍舊如同游泳圈一樣,讓他們穩穩的浮在水面上。

索性周霜霜選的合金索尚算結實,此刻並未斷掉,剩下的三人全靠它纔沒分散,正同樣漂浮在不遠處。

如同無垠水面上三坨巨大的灰白色棉花糖。

還是那種讓人一看就沒什麼食慾的。

…………………………………

周霜霜徒手手暴力拆掉身上的防護裝,只保留了腰間的合金索,此刻開元通寶在身,沉痾盡去的她窮盡目力,也只隱約看到很遠的地方隱現一個黑點,大約是個島嶼。

啊……好絕望。

周霜霜一陣氣餒。

她確實很累了。

媽咪大作戰 ………………………………

但是,他們不能一直這樣漂在水面上。防護裝置裏頭的氧氣是有限的,現在也不知過了多久,時間拖得越久,他們就越危險。

更何況陳伯倫爲了劃出空間來,耗盡了氣力。雖然有靈氣護着,多少也遭受到了力場碾壓。

——他的身體強度可不比周霜霜。

ωwш .TTκan .C 〇

她看着一望無垠的海面,心中一陣絕望——

還能怎麼辦?

遊吧。

………………………………

周霜霜的水性其實不怎麼好,可是如今能夠吸收到靈氣,水性不水性的,已經無所謂了。

有靈氣開道,倘若不是她纔剛剛恢復,還未蓄力,真的遊起來,不比快艇差多少。

她深吸一口氣,信心滿滿。

…………………

一個個小時後,她才覺出坑。

真的遊起來,她才明白,什麼叫做“望山跑死馬”。

此刻,望着海島,她也累得夠嗆!

………

周霜霜氣喘吁吁的把三個人拖到海灘上後,甚至都不敢多停下來喘息一刻,就一把掀開了陳伯倫同樣血跡斑斑的頭盔。

至於王磊和趙明英,她一看對方的體徵,就知道沒什麼大事。

有事兒的是陳伯倫。

對方身上的防護服塌陷的位置,此刻已經隱隱有血跡滲了出來。

單看那慘白的臉色和遊絲般的氣息,明顯傷勢要比周霜霜重了不少

周霜霜沉心靜氣,想要施用靈法,然而此時此刻的她,體力靈力盡數透支,之前的情況還未緩和,對靈氣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一時半會兒,竟沒看出什麼成效來。

——這可糟了。

………………………………

她在一旁急的團團轉,突然靈機一動,伸出了自己的掌心。

只見剛纔消失在眉心的開元通寶又一次跟隨心意出現,周霜霜微閉雙眼,默默想着她的空間。

——那裏頭,可有不少靈丹呢。

………

陳伯倫凡人之軀,自然是不能直接服用靈丹的。可由周霜霜來服用,再轉化靈氣施用靈法,應該就沒問題了。

——謝天謝地,開元通寶回到她身邊,空間自然就又能用了。

她匆匆忙忙掏出一枚元靈丹,二話不說就吞入腹中。

瞬間,小腹處就升騰起一股溫熱的氣流來。

…………………………

陳伯倫嗆咳一聲,睜開眼時,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這張放大的臉。

雖然近處看時,這臉頰上半點瑕疵都無,但於他而言,沒有足夠智慧的臉蛋,還不如一疊資料更讓人心動呢。

於是他冷靜推開這貼的太近的頭顱,慢慢坐了起來。

——喉嚨裏火辣辣的,大約是之前流血時,在頭盔裏又嗆了回去。

但是,他們總算活了下來。 “怎麼回事?”

陳伯倫問道。

周霜霜身子一仰,直接癱了回去。

她張張嘴,聲音不比蚊子大多少。

“先別說話,等我歇歇……”

她太累了。

…………………………

這一歇,就歇了足足半個小時。

她實在太累了。

先是在飛船中護着衆人承受力場,接着又帶衆人穿越通道,最後漂浮在海面還沒恢復透徹,便又帶着衆人遊了足足兩個多小時才上了海島……

甚至上海島氣都沒有喘勻,就要接着去查看王磊和趙明英的體徵,最後全力施救陳伯倫……

雖然元靈丹多多少少補足了她的一些靈氣,可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疲憊,如今還沒能完全消弭。

側頭看着依舊躺在那裏一動不動又一無所知的王磊和趙明英,周霜霜只想感嘆:

——平凡人的幸福啊!

………………………………

半小時後,不但周霜霜恢復活力,身體裏的靈力重新活躍起來,就連一旁依舊昏睡着的王磊和趙明英也微微動了動身子,彷彿想從防護服裏掙扎出來。

海島上的太陽漸漸變大,陳伯倫已經忍不住出了一頭的汗。

他身體剛恢復,周霜霜可不敢叫這嬌滴滴的陳妹妹再這麼曬下去。

而對方這個狀態,分明也是沒辦法再一次動用能力的。

…………………………

她擡頭看了看天空,又重新看了看一望無際的平靜海面,此刻皺眉憂慮道:

“落腳地是有了,可我們怎麼能離開這個地方呢?”

wWW_ ттkan_ ¢○

陳伯倫擡頭看了她一眼:“你忘了?他們兩個人手腕上還戴着通訊器。”

呃……

不用她回答,陳伯倫只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壓根就沒想到。

而這時,周霜霜已經假裝一隻鴕鳥,麻利的走到王磊和趙明英身邊,暴力拆下他們身上坑坑窪窪的防護服了。

不暴力也沒有辦法。

因爲防護服經受了力場壓迫,很多地方自動回縮裝置已經卡住,如果沒有她這樣的神力,恐怕他們倆還得拖着這累贅呢。

………………………………

王磊和趙明英醒後,接下來的問題就簡單多了。

他們對自己身處的環境半是驚喜半是疑惑,甚至沒來得及問一句:究竟是怎麼逃出來的?

就聽陳伯倫問道:“這是哪裏?是咱們天權星嗎?你們能不能聯繫上這裏的人?通訊器還能用嗎?”

一連串的問題砸下來,兩個人懵頭懵腦,也沒想起來他爲什麼不認識天權星的環境,就下意識擡起了手腕。

………………………

隨着通訊器被激活,他們立刻驚喜的發現,這裏居然離和朔城不遠!

王磊甚至驚喜的叫了起來,張開雙臂狂奔至海邊:

“回來啦!我們回來了!!!”

“這是璇璣海!”

“這是和朔城的外海!”

能被送上太空,他們早已經做好了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準備。

但是,能從容赴死是一回事,有機會回到自己的家園,又是一回事。

如今,他們甚至帶回了兩個輔星的核心人員,還帶回了賽爾倫的信息……

和朔城的璇璣海……

此刻太陽炙烈,海風卻相當柔和,吹拂在他的臉上,分明是帶着熱意的,卻又讓人覺得萬分熨帖。

………………………

趙明英也笑着打開通訊器,遙遙對準半空中。

只聽手腕上傳來“叮”的一聲脆響,附近所有的相關信息都被激活。

“地點:璇璣海。”

“所在地:璇璣海內海海域083號島嶼。”

“檢測到您的身份已變更——天權烈士。”

“狀態:爲國捐軀。”

“生命體徵正常,請問是否更改狀態?”

“是否連接兵部所屬靖天院?”

與此同時,王磊的通訊器也開始叮叮作響。

………………………………

他們是以軍人的身份上戰場的,在此後,尤其是烈士狀態未更改的狀態下,靖天院爲了確保烈士家屬的權益不被侵犯,直系親屬拿着通訊器,在烈士狀態確認後的四十九天內,可以擁有一次直接與靖天院聯繫的機會的。

靖天院作爲天權星分管所有兵力的機構,原本是不接受私人通訊器連接的。

這次連接,是唯一一次機會。

但此刻,明白自己等人能安全回來意義的趙明英和王磊對視一眼,立刻毫不猶豫的撥通通訊器——

“連接靖天院。”

爲保安全,靖天院的電話想要接通,是需要五分鐘的中轉時間的。

而陳伯倫和周霜霜作出一副熟悉又帶着隱約激動的表情停在旁邊,心中卻各自琢磨着不同的事。

………………………………

周霜霜在旁聽着,深覺他們的社會機構十分有意思。

她摩拳擦掌,決定好好學一學,這樣應該會給她很大的啓發。

而陳伯倫則想得更深一層——

飛船的總工程師在日記裏說他在明心院,做飯的有易牙院,還提到過寫程序的在靜思院。

除此之外,還有上儀院、含章院、澄堂院……

而他們頭頂,都有個共同的機構,那就是——疇園。

……………………………

這種社會模式,聽起來很有意思呀!

而且,他們的人文環境氣息非常重,每個人內心好像都對自己的家園有一份天然的責任感。

就像工程師在日記裏說的,國土面積1億6900萬,絕對比得過藍星了。

而這麼大的面積,藍星容納了差不多70億人口仍在不斷開發。

而他們,才容納45億就已經急急忙忙開發輔星,唯恐給自己的母星帶來負擔……

真好啊。

不知怎麼的,陳伯倫隱隱有些羨慕。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