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並不是想看這些人的慘狀,也並不是關心王宇有沒有受傷,王宇的實力她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大概,出竅以下無敵手,堪稱越級挑戰第一人。

只是她見王宇又殺人了,想要幫他消除消除戾氣。

將自己的小手輕輕地塞入王宇的大手裏,柳茹雨一言不發地站在王宇身邊,只是靜靜地看着他。

百里寧過來則是想要知道下一步怎麼做。

“你們休息一下,他們攻不進來的,等我命令。”

王宇給百里寧命令道,後者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之後就離開了。

接着王宇便溫柔地看着柳茹雨,他怎麼會不知道柳茹雨的目的呢。

修真者,都有魔障這個說法,或者說是心魔。

殺戮過多,容易沾染魔障,而柳茹雨此時的存在,只是爲了讓王宇心靈得到淨化,免得入了魔障。 “謝謝你,小雨。”王宇捏了捏藏在自己手心裏的小手。

柳茹雨小臉又是一陣羞紅。

其實王宇根本不擔心魔障這個東西,他渡劫也根本不會出現心魔。

因爲他有系統啊。


如果其他修士知道了,肯定會說,有系統了不起啊,有系統就可以爲所欲爲不怕心魔了嗎?

王宇肯定會說,是啊,有系統就是了不起,有系統就是可以爲所欲爲不怕心魔。

當然,系統的存在,王宇不會說出去的,這對於王宇來說,是他最後的壓箱底的東西,誰都不會透露出去。

“對了。”王宇突然想起來,他問道,“你就不好奇,這李雲龍是誰麼?”

柳茹雨眨着眼睛,搖了搖頭:“不好奇。”

王宇將柳茹雨攬入懷中,用手指颳了下她的瓊鼻:“你個小調皮,你不好奇,我偏要讓你知道。”

說着就抱着柳茹雨,兩人到了一個山坡上住着,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羣,王宇完全不放在心上,只要沒有出竅修士在,他便是無敵。

“我給你講講吧,其實我不叫唐三,當然我也不叫李雲龍。”王宇看着柳茹雨說道,他本來還期待柳茹雨眼中的驚訝,但是柳茹雨的眼中卻沒有驚訝。

“你爲什麼不驚訝?”王宇忙問道。

柳茹雨嘻嘻笑着將頭埋進王宇的懷裏:“傻瓜,因爲我一開始就知道你是誰了。”

王宇聽到柳茹雨的話,愣了一下,他不信。

“那你倒是說說,我是誰?”王宇呵呵笑着拍了下柳茹雨的PP。

柳茹雨被王宇這親暱的互動弄的又是面紅耳赤,她感覺在王宇面前,只要是兩人單獨相處,她的臉就一直是紅的。

“你是王宇,對不對?火雀國駙馬?”柳茹雨調整了下位置,擡着頭看着王宇的眼睛,想要看看王宇的神情。

王宇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柳茹雨竟然認出他了。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王宇淡淡地問道。

“妖獸森林裏。”

“你怎麼會認出我的?”

“五年前,我在火雀城裏見過你。”

聽到柳茹雨這麼說,王宇頓時反應了過來。

在王宇的記憶中,是沒有見過柳茹雨的,看來應該是偶然,而五年前他在火雀城還是風生水起,柳茹雨見過他是很正常的。

主要是王宇沒有用公子羽的面具調整樣貌和體型,所以纔會被認出來,他以爲沒人認識自己,所以就沒有調整,主要是換了樣貌和體型讓王宇自己有點彆扭。

“那我說我是唐三,你幹嘛不拆穿我?”王宇笑着問道,被柳茹雨認出來這種事兒,他沒啥好介懷的。

“我想看看你要裝到什麼時候啊,而且我第一眼見你的時候都有些吃驚,因爲不敢肯定,畢竟火雀城發了通告,說駙馬死了。”柳茹雨皺了皺眉眉頭說道。

“嚴格來說,我確實死過一次,如果不是命大,已經被火皇害死了。”王宇苦笑着說道,他想起了自己剛來到這世界的時候。

林清慧的身影又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並不是喜歡她,只是畢竟她是王宇在這個世界見到的第一個人,能當做記憶,也不錯。

接着王宇就將記憶中怎麼被火皇陷害等等這些事情給柳茹雨講了,氣的柳茹雨咬牙切齒。

當然他隱瞞了和那狐-媚公主運動的細節,甚至提都沒提。

“感覺小花姐姐真幸運,能那麼早遇見你。”柳茹雨靠在王宇的胸膛,柔聲地說道,接着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我應該叫她姐姐還是妹妹啊?她好像年紀比我小,但是她比我先成爲了你的女人。”

王宇思索了一下,這個問題是需要深思的啊,畢竟女人之間的關係不好處理,他也是看過一些宮鬥劇的,那裏面的女人爲了爭寵啥都做得出來,自己一定要杜絕這樣。

接着王宇腦海中就冒出來一個旖旎的畫面,一龍-二鳳,大被同眠。

想着想着,王宇嘴角就掛起了一絲邪笑。

柳茹雨看這王宇突然出現這種邪笑,心中驚呼,要出事情!

她連忙想要逃離,可惜的是,根本逃不了。

王宇大手一揮,他所在的山坡頓時被一座陣法覆蓋,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裏面什麼樣子,而裏面對外面的情況卻一覽無遺。

當着青蓮山外無數的正道聯盟的聯盟,王宇將柳茹雨的頭摁了下去。

“唔、唔、唔……”

柳茹雨嘴巴被堵,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很快她也開始意亂情迷,不顧場合直接開始爲王宇服務了起來。

……

正道聯盟營地門口,杜心遠遠地看着青蓮宗,青蓮宗內的聲響因爲四象乾元陣的存在,全部被隔絕了,所以外面根本聽不到立馬的炮響。

他心裏面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但是又說不清,道不明。

作爲修士,這種感覺,一般是上天給予的警示。

“摧心老怪還沒有任何消息麼?”

杜心朝着邊上赤火宗的心腹問道。


“沒有。”心腹搖了搖頭。


“請點蒼門宗主席天和過來。”杜心說道。、

心腹立馬去請席天和。

很快,點蒼門的宗主席天和就來到了杜心的面前。

“席宗主,傅遠長老可有消息?”杜心連忙問道。

席天和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杜心請他過來是問這個事情。

“沒有……”席天和老實回答,他覺得可能出什麼事情了,所以就沒有耍心機。

“我覺得,他們可能出事了。”杜心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席天和麪露驚色,這是他不敢相信的。

“他們當時轟破陣法之後,一進去,那防護罩又合上了,總有一種請君入甕的感覺,加上這麼久沒有一點消息,而且安靜地可怕,我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你知道的,咱們修士的預感,雖然不能具體,但是能有一個基本的吉凶。”杜心解釋道。

席天和點了點頭,他認同杜心的說話。

“咱們發動總攻把!一定要把傅遠長老救出來!”席天和焦急地說道。

傅遠是他的心腹,而且是點蒼門第二強者,如果傅遠出了事兒,那點蒼門等於是斷了一臂啊!

杜心看着席天和,臉上掛着訕笑。

席天和有些羞愧,情急之下他只說道傅遠,對摧心老怪,根本沒在意。

天色漸漸要黑了,似乎又應了那句話。

月黑風高,殺人夜! “正道聯盟!全體聽令!”

杜心的聲音響徹這一片天地。

“在!”

以席天和爲首的各大宗門紛紛應道。

“進攻青蓮魔宗!殺!”

杜心大手一揮,進攻的號令就這樣下達了。


“殺!”


“剿滅青蓮魔宗!”

“一個不放過!”

……

驚天徹底的喊殺聲讓青蓮宗的護宗大陣似乎都失去了效果。

王宇早已經完事兒,他一夜在此,就等着正道聯盟的進攻。

“呵,忍不住了,上來找死了~”

看着外面密密麻麻正道聯盟的人,王宇臉上亮起了姨母笑。

經驗啊!

都是經驗啊!

“唐公子!怎麼打!”

百里寧屁顛屁顛地跑到王宇的身邊,柳茹雨和知葉知夏兩位長老也出現了,他們緊張地看着王宇。

今天這一場大戰,決定了青蓮宗,是走向滅亡,還是走向興盛。

王宇嘴角微微翹起,語氣十分平淡地說道:“放進來一部分先打了,再放進一部分,再打!”

“那要用魔靈炮麼?”百里寧摸着頭問道。

王宇搖了搖頭說道:“不用。”

不是捨不得靈石,靈石這玩意兒,王宇多的是。

只是他覺得,需要讓自己的護衛們升升級了。

如果只是用魔靈炮的話,那麼自己的女護衛們,是沒有經驗的,這對於王宇來說,肯定就不是很行得通。

雖然知道他們也能自我修煉,但是相對於殺人來說,還是後者的經驗值來的快一些。

“你們都退後吧,交給我。”王宇自信地說道。

百里寧等人當然不會質疑王宇的命令,只是他們與王宇相處這麼久,包括他跟柳茹雨的關係如此密切,基本上青蓮宗的人,都將他視作未來的新宗主了,而現在的柳茹雨,可能就是宗主夫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