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前就是這樣做的,並且數次逃過一劫,這纔是雲豹小隊比她實力強,卻一直抓不住她的原因。

“嘿嘿,小娘皮,看你們往哪裏跑。”

一名武者跳出來,攔住她們的去路,陰笑起來。

“找死。”

林悠兒眼中一絲冷芒一閃而逝,只見她雙手一擊,快速無比的打在武者的身上。

那名武者如遭雷擊,立刻被擊飛了出去。等到這武者掉下來後,已經重傷昏迷不醒了。


若不是現在事情緊急,林悠兒絕對一掌將對手給解決。

在這裏呆了幾天,她深深知道外面的世界很殘酷,她的性格早就改變了許多,要是幾天前的她,絕對不會有痛下殺手的念頭。

林墨驚訝的望了林悠兒一眼,沒想到林悠兒在這裏呆了幾天功夫,實力增長的這麼迅速,比之前要增長數倍。

面前那男子也是人級十層,林悠兒也是人級十層,要是以前林悠兒面對同級,就算能贏,不可能一招之內就將對方給解決。

可現在卻辦到了,不光如此,她判斷出林悠兒基本上在人級十層的實力已經無敵了,也就需要一個契機,就能踏入地級高手行列。

林悠兒也看到林墨的眼裏的意思,不由苦笑。

原本以前跟着師傅算是苦了,可自打進了妖獸山脈,這幾天她遭受了罪,比這麼多年加起來都要多。

而這她纔在這裏呆了三天而已,她記得姚洪當時只有人級五層的實力,就有膽子在黑風谷整整呆了三個月,她都不知道姚洪是怎麼熬過來的。

“我們快走。”林悠兒催促道。

哦了一聲,林墨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機,點了點頭,就和林悠兒再次衝去。

就在她們即將鑽入樹林當中的時候,林悠兒突然覺得背後猶如無數個鍼芒一般,危險無比,汗毛都挺立了起來。

轉頭一看,一道身影快若閃電般的撲了過來,帶着強悍的氣息,彷彿無與倫比一般。

林悠兒眼神一凝,明白無法躲閃過去了,就不退反進,直接一掌擊了過去。

雙掌相擊。

砰地一聲。林悠兒的的實力終究差了一點,身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到撞到了一顆大樹上,身形這才停止了。

噗的一聲,林悠兒吐出一大口鮮血,她的臉色已經蒼白無比,眼神迷離,接近昏迷了。

“悠兒。”林墨跑了過去,急忙查看林悠兒的情況,發現林悠兒此時受的傷勢很重,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地級一層。”林墨望向剛纔那道身影,緊咬嘴脣。

雖然林悠兒的實力已經在人級頂峯,可是面對地級一層的高手,還是要差了一點。

林墨心中不由一沉,情況遠比自己想象的要遭。連林悠兒都不是他的對手,更別說比林悠兒還要差的自己了,看來她們要在劫難逃了。

那道身影譏笑了起來,彷彿在嘲笑林悠兒的不在量力。

“嘿嘿,小娘們,和我鬥,你還差的遠呢。”這道身影露出了本來面目,是尖嘴猴腮的那名武者。

這時,突然出現了三位武者,都是人級十層的武者,對着尖嘴猴腮的武者奉承起來。

“葉哥,你好厲害啊,不愧是我們小隊僅次於隊長的高手。”

“沒錯,我們這麼長時間都沒抓住這女的,讓葉哥一伸手,就解決了。”

“就是就是。”

至於被林悠兒打傷昏迷的那個武者,他們連看都沒看,死活不管。

尖嘴猴腮的葉哥,知道這三名隊員的話,帶着明顯討好意味,可他就是喜歡聽這種話,聽得連胸膛都挺直了起來。

這葉哥倒是不忘雲豹教下來的任務,他哼道:“你們幾個別拍馬屁,去將林悠兒的身上將東西拿出來,我來對付這個女的。”

“葉哥,拿到東西之後,是不是也叫兄弟們爽爽。”其中一人腆着臉問道,另外兩人也是滿心期待的眼神。

葉哥掃了他們一眼,哈哈大笑道:“必須的,林悠兒一會歸你們了,而剩下那個女的則歸你們。”

“謝謝葉哥。”

“葉哥威武。”

葉哥再次哈哈大笑,看着三名隊員冒出狼一樣的目光,暗中切了一聲。


這葉哥雖然好色如命,但是對於昏迷的女人不感興趣,就算相貌傾城,跟個屍體一樣能有什麼興趣,還不如活人比較好,他就喜歡女人反抗的表情。

想到這,葉哥陰笑着向着林墨她們緩緩走去。

“滾開。”林墨抱着林悠兒後退幾步,沉聲冷喝道。

“嘿嘿,妹子過來跟哥哥好好玩玩。”葉哥嘿嘿一笑,那雙手已經去摸林墨的小臉了。

林墨暗地裏皺了皺眉,她剛纔已經聽到這幾人對話,知道自己沒有了逃亡的希望,想到這,她的牙齒已經咬在了舌頭上面,林墨就打算咬舌自盡。

自己的清白,寧願死,她也不要丟給她不喜歡的人。

“滾。”

然而就在尖嘴猴腮的武者快摸到林墨,林墨打算咬舌自盡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擋在了林墨她們的身前。

一雙手泛着淡淡真元的手已經拍了過去,虛空的空氣都在這一刻炸響。

尖嘴猴腮的武者意識到危險,眼裏也露出害怕的神色,身影一閃,險而又險的躲閃了過去。

但是因爲重心不穩,這葉哥一個蹌踉,若非背後那三位武者急忙拖住,早就摔倒在地了。

“總算還不是太晚。”這道身影呼出一口氣,終於放鬆了下來。

這道身影雖然不夠高大,個子也只是普普通通,可林墨看到這道身影,卻又一種安全感十足的感覺。

她在這幾天,經常感受這道身影給她帶來的安全感。

“姚洪。”林墨輕輕的說道。

這道身影轉過身來,露出帶着笑容的臉龐,不是姚洪還能是誰。

“你們沒事吧?”姚洪問道,可當他掃向昏迷的林悠兒時候,忽然眉頭一皺。

“我沒事,悠兒受了很重的傷。”林墨搖頭道。

姚洪蹲下來,手中搭在林悠兒的脈搏之上,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好狠的人啊,此刻林悠兒的經脈基本上已經斷了,若是不及時治療,她再次醒來就成了武學廢人了。


所幸,此刻站在她們面前是一代藥神,就算此刻林悠兒真成了廢人,他也能將人給醫治好,和之前一樣。


姚洪將一小瓶靈液給了林墨,說道:“將這靈液灌入林悠兒的口中。”

說完之後,姚洪緩緩站了起來,再次轉過身去,滿臉上佈滿了殺氣。

同時,那被稱爲葉哥的猥瑣武者,也是滿臉怒容的站了起來,一推還在扶着他的隊員。

站在姚洪的面前,葉哥說道:“小子,你是來多管閒事的啊。”

“哪隻手。”姚洪淡淡的說道。

“什麼?”葉哥一時不瞭解姚洪話中的意思。

“我問你哪隻手將悠兒給打傷的。”姚洪道。


聽到這裏,如果葉哥還不明白的話,那就是傻子了。

感情是爲了自己女人,過來報仇的呀。

想到這,葉哥嘲諷一笑,緩緩舉起右手來,說道:“就是這隻手,怎麼想要廢掉我的手嗎?”

沒錯,姚洪就打算給林悠兒報仇,若非沒有他在這裏,林悠兒不僅是廢人這麼簡單,弄不好還被這些混蛋侮辱。

“廢掉你的一隻手只是開始而已。”姚洪冷冷的說道,眼睛一絲精光一閃而逝。

同時姚洪一腳踏出,彷彿整個身影都虛幻起來,緊接着都消失了不見,這是如影步第六層詭異步法。

“好快的速度。”葉哥眼睛一花,頓時暗道不妙,當他有所防範的時候,他的手臂已經被兩隻手給抓住了。

同樣是地級武者一層,姚洪敢說在同級當中,沒有幾人的速度是他的對手。

葉哥如何想要掙脫,可是姚洪的雙手都如鐵鉗一樣鎖得牢牢的,隨後他的真元磅礴而出,可卻如困獸之鬥一般,總是無法逃脫姚洪這個籠子。

雙手摁住了葉哥的右手臂,姚洪冷冷一笑,廢話不多說,直接緩緩用力。

葉哥這個時候才感覺怕了,武者要是缺了一隻胳膊,實力就會大打折扣。這幾年他招惹了不少人,如果他的實力下降,到時候仇人都會找上門來的。

“不要,求你不要,求你饒了我吧。”葉哥恐懼的說道。

“剛纔對付這兩個女人的時候,你怎麼不說這句話,所以晚了。”姚洪厲色一閃而過,淡淡的說道。

咔嚓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刺耳的傳了過來。

葉哥一陣慘叫,痛的幾近昏迷。

等到葉哥慘叫了半天,終於能夠站起來,可以明顯看出他的右胳膊斷裂,手臂耷拉下來,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的手真的廢掉了,就算及時接好了,也絕對不比從前。

之前站在葉哥旁邊三位武者,此時看的不敢出聲,連大氣都不敢喘,深怕姚洪這個傢伙拿他們暴打一頓,享受和葉哥一樣的待遇。

“啪啪啪。”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傳來:“厲害厲害,小小年紀能到達地級一層的實力,也算是天才了。” 伴隨着啪啪啪的鼓掌聲,走過來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大約三十來歲,這男子笑臉盈盈,彷彿十分高興。

這男子臉上有一條從額頭到鼻子下面的長疤痕,每次一張嘴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肌肉抖動,那條長疤彷彿一條蜈蚣在臉上爬來爬去。

在這刀疤男子出來的時候,姚洪一看這男子第一面,就眉頭緊皺。

從這男子身上他感受出滿身都是煞氣,一看就身經百戰,是真正殺過人的主,和其他那幾人根本沒法比。

姚洪就暗暗運氣,肌肉繃緊,提放着這刀疤男子,這傢伙是個勁敵,遠不是剛纔那位地級一層的葉哥能夠相比的。

“大哥。”

“大哥。”

在男子一出來,旁邊其他三人立刻大喜,急忙喊道。

男子點頭笑的很開心,在掃了他們隊員一人一眼,眼神深邃,很有深意。

這時,林墨忽然走到姚洪身旁,她的臉上也是有緊張的神色,畢竟稍有不慎,他們幾人就萬劫不復了。

“這傢伙應該是悠兒口中所說的血豹小隊的隊長雲豹了,你小心點,他是地級二層的實力。”林墨低聲說道。

地級二層?姚洪沉重的點了點頭,地級二層的確不好對付啊。

“一會我和他們打起來之後,你記得帶着林悠兒就儘管跑,千萬不要回頭,我會盡量拖延住他們的。”姚洪想了想,低聲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