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剛進去,我便再次刺了兩劍。突然覺得有一種加持破天九式的感覺,而且擋不住,破天九式自己就加持完了,嗡嗡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就覺得我的腦海裏有一種聲音,這聲音似乎是來自血液。

“戰神家族,破天九劍,第一劍,刺劍!”

我再次一劍刺出去,這一劍突然變得不可思議起來。這把劍外激盪出一股牽引力,瞬間就把對方抓住拉過來的那種牽引力。我的天,這太神奇了吧!這,這還是神界的招數嗎?

這一劍刺出去後,真的就是躲都躲不開一樣。我開始想起韋恩的話了。東萍的那一劍,是不是就是這麼刺下去的呢?

破天九劍,這纔是第一劍。我的天,戰神家族的招數,簡直令人不可思議。我都被自己的本事嚇了一跳。破天九式已經夠逆天的了,這破天九劍,簡直是霸道之極的存在。

五品神的我,有了這一劍,足以令那些九品大神顫抖了吧!我還差一個原始之土就五屬性大圓滿,到時候,我組成的五行護盾將牢不可破,會達到一個什麼境界啊!我能打敗尊者嗎?我能殺上太極山報仇嗎?

此刻,想起那姬長老和黃斌來,我就恨得牙根直癢癢!

我從地下鑽出來的時候,就像是一隻老鼠。我雙手一撐地面,將自己拔了出來。入眼的滿是焦土,周圍一片寂靜,冒着青煙。我越到了崖壁上,看着谷內,喊了句:“小九,我對不起你啊!”

剛要離開,突然看到一棵小樹從這篇焦土中晃悠着身體快速生長了出來。接着,小樹一轉動身體,變成了一位笑容滿面的美女。

這不是小九又是誰呢?她之後一躍就上了崖壁。看着我笑着說:“楊落,你是在叫我嗎?”

她隨後哼了一聲說:“想殺死我,談何容易!只要有一絲水汽,我就不會死的。這就是我,強大的木屬性慧根!”

我心說是啊,真的太強大了,似乎我都不及她。這生命力之頑強,令人咋舌!

她笑着就撲進了我的懷裏,我心說媽蛋的,這是給明月找了個好幫手啊!此時的小九今非昔比,玄木本體的七品神,足以秒殺大神以下的存在了。但是,我能拒絕小九嗎?我們也算是同生共死過了吧!

一直到了這時候,小黃和佳麗纔出來了,兩個人轉動着頭看着四周說:“這大太極劍陣果然霸道。”

我嗯了一聲說:“方圓地帶的靈氣幾乎都被抽空了,要恢復估計要幾十年時間!”

小黃擡頭看出去,遠遠地指着蒼月宗說:“人們都去了那裏了嗎?”

我讓佳麗和小黃回了內世界,之後我和小九一路狂奔朝着蒼月宗而去,但是到了蒼月宗外圍後,發現那三千弟子根本就沒有來這裏,我想,他們一定是回了中天了。

我觀察了一陣,蒼月宗一切如故。

我便潛出了南天城,出了北門。伸出雙翼,朝着新一屆而來。

當我落到了大青山的時候,問姜道成小師叔道:“師祖可曾回來了?”

姜道成說:“師祖沒回來。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我一聽就知道壞了,立即摟着小九騰空而起,直奔皇宮,到了後,我問:“納蘭英雄和明晰娘娘可曾回來?”

德祿這時候正站在宮門外,他立即回答道:“啓稟大帝,不曾回來!”

我一聽就知道壞了,接着,我去了梅府,見到了欲乘風,她說納蘭英雄不是和你一起走了嗎?你們怎麼走散了!

最後,我纔去了劉府,見到了明月後,我把小九交給了明月。明月見到小九後,倆人就抱在了一起。之後我說:“明晰和納蘭英雄、青鸞,師祖可能被綁架了,我要去太極山要人!”

明月說:“不能去,太危險。你五行還不夠圓滿,去了也只是送死!”

我說:“但是我不能看着這些人死,一個是我的愛妃,一個是我的兄弟,一個是你的坐騎好妹子,一個是師祖。一個都不能拋下。”

小九說:“我陪你去!”

我搖搖頭說:“沒有用,這件事誰也幫不了我!”

我一閉眼,內視了一下,發現內世界的這羣傢伙們都晉級了。一個個興奮無比,這些最原始的人們的晉級完全是靠着我的進步來完成的。他們自己不需要修煉就有這樣的結果。就連那些孩子,都稀裏糊塗就有了修爲。我在想,這就是原始的優勢啊!

等我升級無力的時候,那些出生的孩子就要靠自己了。

內世界的孩子在快速長大,我有感覺,內世界的時間和外部世界是不同步的,但是他們本身又感覺不到。這種速度大概是外界的一點五倍左右。這是我估算的結果,但並不一定就是真實的。

邦哥這時候說:“此事關係重大,納蘭英雄和師祖萬萬不能有失,此二人都是國之棟樑,是頂樑柱,是基石一般的存在。如果此二人有失,那麼帝國將會動搖。”

我說:“你就放心吧,救人,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邦哥說:“只可惜我修爲太低啊!你去叫秦川,你倆去也好有個照應。”

我一想也是啊,我自己勢單力孤,被圍攻的話,背後連個爲我擋槍的都沒有。

我又去了贏府,見到秦川的時候我直接驚呆了,此時這小子的皮膚已經細膩了很多,和甚至比正常人還要細膩一些,並且顏色也接近正常了,這麼比喻吧,和古天樂的皮膚差不多了。

他見到我後笑着說:“媽的,老子現在每天都會被自己帥醒,怎麼破?”

我說:“你他媽的別嘚瑟了,快隨我去救人!”

“我爲毛要聽你指揮?”

我看着他一愣,隨後說:“因爲我可以打敗你!”

總裁真霸道 秦川打量了我一下說:“好吧,回來再和你比試下,讓你見識下我進化的結果。”

秦川不會飛,我就弄了條繩子在後面拉着他,就像是放風箏一樣。我把他摔在了腰裏,一路到了中天的南天門。落地的時候噗通一聲。緊接着,秦川落地,一陣吐。他說:“媽的,這叫暈啥了?”

我說:“暈人了。你是坐人來的。”

“老子暈過車,暈過機,第一次暈人。”他說着一口吐出來,擦擦嘴角。

然後看着那些守着城門的官兵說:“看什麼看?快給老子拿水。有賞!”

守城的官兵立即小跑過來,端着一碗水,秦川一口喝下去,然後把碗一扔,順手拿出一錠金子扔給了守城的軍官說:“拿去喝酒!”

“得嘞,謝謝土豪!”這軍官來了這麼一句。

我不認識,問了句:“你是從天朝來的?爲何不在新一屆?”

“辛苦三千年總算是突破到了九品真,到了異界後去參軍,結果受到排擠,讓我餵馬。我一氣之下就來了中天!”

我罵道:“豈有此理,誰排擠你?九品真去餵馬,這是什麼道理?”

“還能有誰?人家是皇親國戚,以前明城主的兒子,現在是風雅的城主明輝,明大將軍!”這位軍官說:“還不是因爲我就是說了句那個叫杞人的軍醫是個萌妹子,你說,萌妹子怎麼了?見到漂亮妹子說了句俏皮話怎麼了?至於讓我去餵馬嗎?”

我嗯了一聲說:“這位兄弟,你知道我是誰嗎?”

他搖頭說:“不知道啊!”

我說:“我就是來自天朝的楊落,你先回去,身爲從天朝來的高手,怎麼可以和我站在對立面呢?從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滅亡的兆頭。我請你回去,拜託了!”

說着,我一抱拳,彎腰下去。

這位趕忙扶起我說:“原來是大帝,不敢當,我這就回去,繼續去餵馬好了。實在是折煞老朽了啊!”

我擡起頭,心說你哪裏是什麼老朽啊,你是修煉三千年的高手啊!

這個明輝,看來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這個軍官給我弄了兩匹天馬,我和秦川騎着直奔中天城外的太極山,我知道,師祖,納蘭英雄,青鸞,甚至是米戀,都可能被囚禁在了太極山上。我必須要加快速度了,天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被處決。 天逐漸黑了下來,我們騎着天馬一路狂奔。一夜時間狂奔了三千里,總算是在天亮的時候到了太極山下。我們下馬的時候,正是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

天馬累壞了,我和秦川剛剛落下,這兩匹天馬便臥在了地上,往旁邊一倒再也不動了,呼哧呼哧喘着氣。我去旁邊的小河裏提了水回來,天馬打起精神跪在地上喝了一桶水,然後又倒在了地上。

花開半朵 飲完了這一匹,之後飲了另一匹,之後才放心地離開了。喝了水後,休息休息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此時,神鶴開始圍繞太極山飛舞。不停地有鳴叫聲傳下來。這些都是四大家族花巨資養的戰略武器,是用來佈置大太極劍陣的。可以說,每一隻神鶴都價值萬金,不容小覷!

看看天空,神鶴飛的密密麻麻,反射着陽光,非常耀眼。

我剛要上山,突然發現山下來了大批的人。接着,就像是趕集一樣,三三兩兩結伴上山了。我拉住其中一位,問了句:“這位,今天是什麼日子?”

“你還不知道哇,今天太極門要處決叛徒,張天師離經叛道,總算是被抓回來了,還有他的幾個同黨!走吧,快去看看,大快人心啊!”

又有人說:“聽說還有同黨,曾經是北天魔族的大將軍納蘭英雄,這次將被一併處決。從此,沒有大青山太極門,太極門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天太極!”

又過來一個人說:“是啊,這次我就是來入教的,正道太極,只有太極山纔是正宗的啊!”

話沒說幾句,人越來越多。開始朝着山上涌去。我和秦川便匯入這人流,很順利就進了山門,走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後,到了太極廣場。

此時的太極大殿已經在大火後修復一新。顯得更加的雄偉壯觀了。就在廣場中央的位置,我看到師祖張道陵和納蘭英雄被綁在兩根縮神柱上,縮神柱上流光溢彩,有五行禁制。

但是,我看不到明晰,青鸞和米戀的影子。這三個女孩子被弄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我猜想,身爲洪水大帝的盟友的米大帝,是絕對不會看着自己的宗主被處決的。米戀一定是被米大帝救下了,之後米戀一定會全力以赴去營救其他幾個,但是師祖和納蘭英雄是絕對救不下來的。於是,明晰和青鸞一定是被囚禁了起來。包括米戀,很可能也在被囚禁之列。

納蘭英雄垂着頭,從嘴裏還在往外淌血。很明顯,受盡了折磨,已經奄奄一息。師祖也好不到哪裏去,衣服上血跡斑斑,在胸前有一道割裂的痕跡。有這本事的人在天界還不多,我想,這應該是黃斌的手段。

桌子很快就擺好了,一羣羣的女弟子,兩個一組,擡着桌子過來擺好。之後回去搬了椅子。這些女弟子個個美貌,我心說媽蛋的,估計將來都要被黃斌給潛規則了吧。那個黃斌絕對是個荒淫的禽獸。

秦川這時候指着其中一個屁股翹的很高的女孩子說:“這個昨晚一定是被黃斌給上了,你看,走路扭的多厲害,滿面春色的。”

我說:“這你都能看得出來的嗎?”

秦川看着我說:“經驗之談。對了,有件事忘了和你說了,你小舅子,也就是明輝,把裝逼豪給關起來了。”

我一聽嚇了一跳,瞪圓了眼珠子說:“啥?不可能。”

“真的,這我能瞎說?”他說。

“你就不管管?”

“裝逼豪和杞人通姦被明輝抓到了,我怎麼管?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那杞人非就看上裝逼豪了。裝逼豪是來採購布料的,據說他們偷天派新來了不少弟子,他採購布料就要回去,順便去梅府拜會了一下納蘭英雄,結果納蘭英雄不在,就來找我了。剛好公主和杞人一起來我這裏做客,這裝逼豪瞎忽悠,爛白話,花說柳說的,杞人可就笑開了花。之後倆人可能是約炮了,很晚杞人沒回去城主府,明輝派人四處打探,最後在一個酒店裏抓姦在牀!”

我罵道:“該死!不過,貌似我沒有指婚給明輝啊!”

“但是這件事明輝憋不住,見誰和誰顯擺自己找了個醫生當老婆。醫生,的確是個好職業啊!”秦川罵了句,“尤其是天朝的,我看到醫生護士就想上。”

我嗯了一聲說:“確實如此。不聊了,回去再說吧。咋這麼多的爛事兒呢。”

此時,已經有大人物入場了。還是那些人,姬長老和娰長老最先入場,接着,又有兩位中年模樣的漢子坐下了。不用說,這是新任的姚家和姜家的長老了。

之後是北天洪水大帝,南天米大帝,西天的風滿樓大帝,東天的白大帝。竟然還邀請了新二屆的雲清大帝。

此時的雲清大帝一副渾渾噩噩的樣子,他坐在那裏歪着頭,眯着眼,似乎是睡着了,其實我可知道,他這可不是睡着了,其實就是一副沒態度的樣子罷了。他沒有實力,只能是隨風搖擺,又看不出誰強誰弱,自然就不要站隊了。

偏偏,那趙明明此時站了出來,他敲敲桌子說:“舅舅,醒醒了。”

雲清大帝睜開眼看看他,隨後罵了句:“畜生,你要是還知道是我外甥,立即給我滾回新二屆,在這裏混,不會有好下場的。”

趙明明那敗類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舅舅,你醒醒吧!你這個昏庸無能的帝君,看看現在的情況吧,你的盟友楊落,已經死了。”

“屍體呢?”雲清大帝不屑地一哼說:“趙明明,你還小。都是你媽媽把你慣壞了。你表姐多虧沒嫁給你,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我自小就教育你表姐,要懂得審時度勢,要懂得妥協。你媽媽自小就教育你,要站得直,有有原則,有底線,是這樣吧!?結果呢?你表姐現在是貴妃,你成了一條走狗。”

趙明明不屑地一笑說:“舅舅,你還是沒睡醒呢,新一屆馬上就要完了。你快看,新一屆的高手,兩大高手,納蘭英雄和張道陵張天師都綁在縮神柱上,等下就要行刑分屍了。楊落已經被大太極劍陣給壓死在了寒冰谷。就連那明晰貴妃都成了俘虜。要是楊落還活着,他能不來?舅舅啊,我看你最好把皇位傳給我吧,只要是你把皇位傳給我,我保證你和表姐能好好生活下去,不然到時候被人捆綁成這樣,可不要後悔沒聽我的話。”

秦川小聲問我:“你聽什麼呢?”

我這纔回過神小聲說:“我在聽趙明明和雲清大帝的對話呢。小人得志後,確實令人噁心。”

那邊,米大帝在小聲和洪水大帝交流,看來,兩個人吵得也是不可開交。娰長老此時不再是一副和事老的架勢了,他在和姬長老吵,說:“納蘭英雄和張天師是天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姬長老,你就這樣處死兩位,對我們天界道教是巨大的損失你懂麼?”

“叛離中天,罪不可赦!”姬長老哼了一聲。

“中天乃是天界之首,不是僅限於中天這個地理位置,難道你覺得新一屆就不是道教的勢力範圍嗎?那楊落剛剛驅離了佛教,很明顯是正道太極的傳人,和我們中天是一脈相承,你這麼幹,是會失去民心的。”

姬長怒目而視道:“娰長老,你是不是也喲啊叛離中天啊?!叛徒就該殺,殺一儆百!”

“這兩人不是叛徒那麼簡單,姬長老,你要三思而後行,殺了這兩人容易,挽回影響可就難了啊!你不要忘記,新一屆還沒有垮掉,新一屆的能量不容小覷。難道你敢帶兵去攻打新一屆嗎?”娰長老滿頭大汗,指着姬長老說:“你老糊塗了嗎?”

“娰長老,你怎麼說話呢?我可是長老院之首!”

另外兩個長老這時候一拱手道:“聽憑姬長老吩咐!”

我心說媽的,看來是非要殺了納蘭英雄和師祖啊!可惜啊,你們下手晚了。

黃斌這時候走了出來,在他身旁就是滔濤和趙明明。黃斌此時一身正統道袍,太極雙魚圖繡在胸前。他一伸手拽出那把簫劍前輩用過的太極長劍來,高高舉起喊道:“我正道太極,長盛不衰!”

接着,那羣捧臭腳的開始跟着呼喊了起來。

黃斌喊道:“諸位,愛教主義就是千百年來鞏固起來的對自己宗門的一種最深厚的感情,只有知之深才能愛之切。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可以說是集中地體現了太極人的氣節。古往今來,多少仁人志士爲維護宗教的榮譽和民族的尊嚴,在愛教和氣節方面爲後人作出了榜樣。諸如卓有見識的姬長老,血染江河的姜長老和姚長老,……以及無數爲教捐軀的正道太極人都體現了這一愛教重道的精神,他們是正道太極之魂。浩然正氣是正道太極幾千年來歷久不衰執着追求的完美精神氣質。……”

秦川這時候罵道:“從天朝抄來的,在天朝的八股文啊這是。你還聽得下去嗎?”

此時,一片熱烈的掌聲想起來了。紛紛喊着說得好。我心說,媽的這也算好?聽了蛋疼,沒有一點貼心接地氣的話。

黃斌這時候喊道:“今天,我們就要代表道教,除掉這兩個離經叛道的傢伙,以儆效尤,以正視聽,殺一儆百,震懾天界!”

滔濤喊道:“我是太極門的執法長老,請問大家,可以行刑了嗎?”

趙明明抓緊機會喊道:“我是太極門的大執事,請問,可以行刑了嗎?”

姬長老喊道:“行刑!”

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羣惺惺作態的混蛋了。拎着劍就出來了。黃斌看到我的時候愣了下,他隨後呼地一下就張開了翅膀。

我停住了腳步,看着他說:“你有浩然正氣嗎?”

“什麼?”黃斌一愣。“你怎麼沒死!” “浩然正氣是正道太極幾千年來歷久不衰執着追求的完美精神氣質,我問你,你有浩然正氣嗎?你有這種氣質嗎?”我看着他問道。

姬長老此時喊道:“楊落,你竟然敢闖來太極門,找死!”

我一伸手指着他說:“你住嘴,等下就輪到你了。”

我身體一震,頓時浩然正氣噴薄而出,我喊道:“傻逼斌,你有浩然正氣嗎?你知道什麼叫浩然正氣嗎?”

他的身體周圍已經佈滿了煞氣了,他長劍一揮,頓時一片劍影,他哈哈笑着說:“正道太極,人劍大成!楊落,你是來送死的嗎?我今天很興奮!”

娰長老喊道:“我的天,這是化境之天技啊!”

姬長老猛地站了起來,喊了句:“恭喜宗主,竟然煉成了人劍。”

我心說你煉成了人劍最好,我也好試試到底是你的人劍厲害,還是我的破天劍厲害。雖然我只會一招,但是這一招,也足夠令我驚訝到震撼了!我說:“黃斌,你還真的是人賤到無敵啊,賤人!”

黃斌哈哈笑着說:“楊落,你拿什麼和我鬥,我的師父是尊者,你呢?我已經學透了天界太極,此時已經學了化境天技,你呢?你拿什麼和我鬥!不過,我還真的不想這麼快殺死你,我想看着你絕望的樣子!楊落,你出手吧!我要是一招打不贏你,我就認輸!”

趙明明喊道:“宗主,好氣魄,宗主無敵!”

我看滔濤,他沒說話。此時,洪水大帝在傳音給他。滔濤看着我,之後開始後退了,一直退到了洪水的身旁。此時,洪水大帝站起來,一巴掌就把滔濤打翻在地。滔濤剛要反抗,此時我看到滔天從一旁站了出來,一巴掌就拍在了滔濤的臉上。這滔濤要還手,洪水一手一個,講兄弟倆抓住,分做了兩邊,之後看着我,沒說話,回到了桌子後。

姬長老笑道:“楊落,你倒是出手呀,是不是不敢了啊?你要是有膽子,就挑戰下我正道太極化境的絕學吧!”

我此時一笑說:“和這小嘍囉打沒意思,有本事把那位尊者喊出來我看看。我和他打!”

黃斌不屑地一笑說:“不要找藉口了,楊落,你要是不敢出手,就跪地求饒吧,尊者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嗎?”

我只是想試探下,於是我說:“我想,尊者只是來負責看守五行大鎖的吧!只有人們接近五行大鎖他纔可以出手的吧!”

“你,你怎麼知道五行大鎖!”黃斌突然來了這麼一句。隨後笑着說:“楊落,你知道的不少哇!”

娰長老喊道:“楊落,你有神翼,不要戀戰,還是逃命去吧。”

姬長老笑道:“楊落,你會逃跑嗎?”

黃斌此時的優越感已經爆棚了,他長劍指着我說:“楊落,選擇權給你,是戰還是逃,隨便你選。戰,必死,逃,必死還難受。你楊落什麼時候逃過?”

他說完哈哈地大笑了起來。笑得接近瘋狂,就像是一個懶鬼堅持買彩票三年終於中了五百萬一樣的感覺。

頓時,周圍所有人都笑了起來。有人說我不自量力,竟然敢倆人來闖太極門。

有人說我是個傻逼,此時還敢來這太極。

秦川在我身旁說:“我先會會這黃斌,你先看着。”

我一把拉住他,拉到了身後,因爲我知道,黃斌隨手一劍也許就能弄死秦川,這可是我的一員虎將啊!這麼損失了可不行。

“快看,楊落怕了!”趙明明指着我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翅膀此時伸了出來,黃斌的眼睛一閃,我知道,他做好了準備。

我的翅膀收縮,咔嚓咔嚓幾聲,變成了外甲包裹在外,之後我拎着長劍晃晃脖子說:“黃斌,我一招打不贏你,我就算輸了!到時候我給你唱征服。”

黃斌哈哈笑着說:“就憑你?”

我心說媽的,老子也就是那一招在黃斌面前還能拿出手。不這麼說還能怎麼說?裝逼罷了!

黃斌哈哈大笑道:“來吧,老子一招要是打不贏你,就給你跪地唱征服。”

此時韋恩從一旁走了出來,他笑呵呵地說:“楊落,這次你恐怕要輸了,你不可能是……”

我此時纔算是明白了,那破天九式其實都是準備招數,都是基礎,只是爲破天九劍做準備的。我這一劍總算是刺出去了,韋恩大罵道:“該死!黃斌快躲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