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嘴裏不停的說道:「都怪我,都怪我把方糖騙過去了。如果不是我,這一切就不會發生。如果不是我,就不會這樣子。」

「可我當時為什麼會那樣做,啊啊啊啊,頭好疼,完全想不起來。」

「沐沐,不管怎麼說,你要幫我找到方糖。方糖現在一定恨死我,肯定不想見我,不過……你要幫我找到她,然後讓人偷偷資助她,千萬要讓她兩個孩子,健康長大。」

「懂了嗎?」

沐沐點頭,說:「我已經查到,方糖最近躲在東海。不過,天龍葯業的寧缺已經發佈懸賞令,十億懸賞方糖和妞妞的下落!這個寧缺,殺人越貨,也太明顯了!」

「最近女戰神,已經把方糖送到其他地方去,我正在追蹤。」

秦歌聽到方糖目前是安全的,也安心了。

接着,他抬頭起來。

眼神中,充滿殺冥。

「告訴大秦集團所有的人,不計一切成本,不惜一切代價!我要看到都天龍葯業,土崩瓦解!!灰飛煙滅!!」

「誰能幫我除掉寧缺!我賞金,百億!」

一席話出來,霸氣無比。

秦歌在為自己之前做的事,懊惱。

這個寧缺,一定是他,在從中作梗。

只要能弄死寧缺。

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秦歌,你確定要和寧缺對抗?現在天龍葯業,幾乎拿到了大夏整個圈子裏的資源,和他對抗就是在和整個投資圈對抗。」

秦歌的眼神依舊堅毅:「當然!哪怕和全世界對抗,我都不會放過寧缺。」

「是!」

沐沐點頭。

秦歌處理好大秦集團的事務,自己回到房間。 傅艾艾只聽得到她口中的評價,聽蘇輕沁這麼說,心裏暗暗點頭,她哥就是優秀,沒有缺點,硬要找出缺點的話,那大概就是悶騷吧~

買了外套后,蘇輕沁成功把手臂的傷瞞下來。

接下來整個暑假,蘇輕沁幾乎算是足不出戶,就算是蘇媽媽也沒法成功讓她多出門幾次。

高考成績出來,蘇媽媽笑眯眯看着坐在對面吃飯的女兒。

「我們家寶貝真棒,考了市第二名,和第一名就差一分!」

邊說着,她往蘇輕沁碗裏夾了一個雞腿。

蘇輕沁凝視了碗裏的大雞腿幾秒,她緩緩戴上旁邊的一次性手套后,不急不緩地啃起大雞腿。

「說起來,市理科第一名竟是傅家的那位少爺,他們那樣的人家,看來也很重視孩子的教育問題。」

看女兒把自己夾給她的雞腿吃了,蘇媽媽臉上的笑容更明顯了。

蘇輕沁在他們提到是第一名時,握住筷子的手停頓了一下。

一分……真可惜,蘇輕沁心想。

她還真沒料想到傅宴會考得比她高,她可算是有金手指的人。

而某個擁有更大金手指的反派也想不到他只是比蘇輕沁高一分,他記得之前幾世她成績是不錯,可沒有沒有哪一次那小子的成績這麼高的,離滿分僅差10分了……

難道,是因為他重生的次數太多了,才帶來的蝴蝶效應?

就比如他的白痴妹妹,最近都不怕他冷臉,還不斷在他面前作死地宣傳她男神有多好多好,和搞推銷的差不多,還隱隱有走火入魔的趨勢。

說什麼讓他大學后好好照看着那小子?

究竟是什麼讓傅艾艾異想天開,傅宴賴得去搞明白,最後他直接把傅艾艾打包送到老爺子那裏去了。

暑假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時間很快就到了A大新生註冊的日期。

一大早,蘇家夫婦就打包好要帶的東西,A大校內就有供給學生租的公寓,蘇輕沁不打算住多人宿舍,夫婦倆也早就搞定了租住的房子,今天他們要把買好的東西也送過去,順便帶女兒去註冊。

「可一來了啊。」

蘇媽媽剛不久讓司機先去接林可一過來,兩人考上的都是A大,順便就一起送過去。

見到林可一,她連忙把般東西的任務都交給蘇爸爸,自己則跑去聊天和林可一聊天。

蘇輕沁從樓上下來,就看到蘇爸爸搬進搬出的背影。

「這些東西到那裏可以再買,沒必要帶過去。」

瞧見蘇爸爸從外面走進來,抬手就把一箱旺仔扛起,蘇輕沁無語地同時又是心裏一暖。

穿書後給她送這麼好的一對父母,算是最大的幸運了,在他們身上,她真正體會為人子女的幸福。

「留在家裏也沒人喝,你又不會每周都回來,還不是過期了。」說話間,蘇爸爸又出去一趟。

「傅宴也在A大金融系,你知道吧?」

趁著蘇媽媽總算走開,林可一朝蘇輕沁走近。

她已經知道蘇輕沁之前臉上的傷是傅宴下的手,現在他們兩人都讀A大不說,還都是選了金融系,這樣一來,本來就不和的兩人還不知道會不會又打起來。

。《神皇歸都市》巨獸的國度 這些巢穴守衛的腹部就和眼睛一樣,隱隱透著紅光,沉重的身軀在節肢驅動下,竟能輕鬆躍出兩丈之外,而那些節肢也在發動進攻之時,釋放出強大的熱力,甚至在佈滿棘刺的甲殼之外覆蓋上一層火焰虛影。

見到這一幕,三人當即明白這些蛛巢守衛全都是擁有地獄本源的投影,實力和那些變異巨型蜘蛛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莫北一劍劈在凌空撲來的火焰蜘蛛腦袋上,神語力量的壓碎性打擊效果被出發,狂暴的破壞力貫入腦中,將八隻紅光閃動的眼珠全部震爆,噴濺出的黏液卻是漆黑如墨。

被一劍斬殺的火焰蜘蛛倒翻而出,然而那水缸大小的腹部卻是猛然一縮,緊接着爆開一圈火焰衝擊波,將周圍一片蛛絲全部沖成灰燼。

莫北被爆炸的威能震退了半步,順勢回身狂砍繞背偷襲的火焰蜘蛛,緊接着又是一道火浪衝擊而來。

同樣的爆炸聲接連響起,在這些火焰蜘蛛前仆後繼進攻下,巢穴周圍幾乎是化作了一片火海。

這林間的濕氣極重,所以雖然這些蛛網見火就著,火勢卻也沒能蔓延出去。

「我擦。。這麼多。。。」

莫北突然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

因為他在戰鬥之餘透過火光和煙霧,瞥眼望向密林深處,看到無數巨型蜘蛛正向潮水一般,朝他們湧來。

這些此起彼伏的爆炸聲,彷彿是讓這片蜘蛛森林徹底暴動了起來!

看着那連小矮人都望塵莫及的恐怖數量,他們這才切實體會到,為什麼庫拉斯特海港的管理層會將這片不斷向外擴展的蜘蛛森林視作一個難以解決的巨大威脅。

這片蜘蛛森林在近兩年時間裏,面積翻了兩倍不止,就連位於蜘蛛森林東側的傳送站也是一退再退,短短兩年內就重建了四次。

這個種群的數量完全就是一副倍數增長的趨勢,雖然在最近一段時間,它們似乎是達到了一個極限,領地擴張和數量增長的速度減緩了下來,但那根本就無法想像的龐大基數,已經讓它們徹底失去了控制。

而且誰也不敢保證,這種爆炸式增長的情況還會不會再次出現。現在這片蜘蛛森林的邊緣區域,離庫拉斯特海港,也只有區區三百公里不到的距離。

一旦這種情況再次出現,庫拉斯特的十幾萬人,將面臨一場恐怖的災難。

這些巨型蜘蛛的卵囊有西瓜大小,一經孵化,就是數百隻指甲蓋大小的幼體,雖然比起成年蜘蛛小得可憐,卻也具有猛烈的毒性,而正是那細小的體型,使得它們對庫拉斯特海港的普通居民來說相當致命。

正如莫北他們眼下所遭遇的,如此輕易就能引動這種規模的怪物潮,說是毫無徵兆也不為過。這讓每一支進入蜘蛛森林的冒險小隊都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稍有不對,就會立即撤退,否則一旦被無窮無盡的巨型蜘蛛合圍,幾乎沒有隊伍能夠殺出去。

巨大的領地範圍,以及極其兇險的環境,使得現如今已經很少有轉職者能夠深入這片森林的核心,嘗試尋找抑制它們數量增長的方法。

幾個月前,他們組成一支上千人的大隊殺入蜘蛛森林,卻是引動了前所未見的龐大蛛群,根本就殺之不盡,上千的人數在蜘蛛海洋麵前,也只不過是將戰線拉得長一點罷了。

儘管在數天的瘋狂廝殺后,他們將數十公里方圓的蜘蛛森林化為了焦土,卻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而他們發現,再怎麼拚命地屠殺這些蜘蛛,相比於它們同類相食的速度,也是小巫見大巫,而即便如此,它們的數量居然還在增長之中。。

蛛群襲來,莫北當即換出巨斧,呼喝着捲起一片斧刃風暴,將靠近的蜘蛛絞成碎肉的同時,也將周圍的樹木全部砍倒,避免這些蜘蛛從樹冠上不斷躍下,增大他們承受攻擊的範圍。

眼下他們正是打算和這蜘蛛潮硬剛一波,等到實在扛不住了,再由佩羅娜帶着他們離開。

能夠遇到如此龐大數量的近戰類怪物,這樣的機會可不容錯過。

而且這些巨型蜘蛛在12級的神聖冰凍光環的籠罩下下,最大的敏捷優勢也被直接剝奪。隨着廝殺的進行,原本處於圍困狀態的小隊卻是漸漸佔據了一個有利的地形。

腳下的屍體層層堆積,為他們築起了一片高地,巨型蜘蛛尖銳的節肢末端已經異化成了它們的武器,不再適合在蛛網細絲那樣的環境爬行,在屍堆上顯得是一腳淺一腳,加上互相擠撞,向上衝鋒的速度再次銳減,只能是不斷墊入那片高地之中。

戰鬥持續了一天一夜,此時三人所站立的屍堆,居然已經高出了周圍的樹冠,其中的屍體數量已經無法估算。

一道朦朧的白光閃過,莫北發出一聲振奮的長嘯,身體的疲憊一掃而空。

他在這場漫長的戰鬥中,數次都想下令撤離,但見戰況穩定,而且經驗值也以極快的速度在飆升,便一直咬牙堅持,終於是在這一刻,升到了30級。

一片紅蓮烈火般的光影自其腳下怒放盛開,洶湧的力量灌注全身,手中兩柄巨劍揮舞的速度驟然加快!

狂熱

當光環釋放之後,靈氣會增強你和你隊伍成員的傷害,攻擊速度以及準確率。

目前技能等級:12

半徑:14.6碼

團隊傷害:+118%

你的傷害:+237%

攻擊速度:+31%

攻擊準確率:+95%

聖騎士終極進攻性靈氣,狂熱光環!30%的攻速提升,讓米洛爾和女武神爆發出了更為強大的攻勢。

很快她和佩羅娜便也接連在白光中升級。

佩羅娜在升級后換出單手法珠和盾牌,身旁的火靈瞬間幻化成三條火蟒,沖入怪群之中,一面纏繞焚燒,一面從口中突出熾烈的火彈。

這火靈自受她控制以來,還從未如此靈動過,原因自然歸結於剛剛領悟就直接堆到10級的火焰支配。

原本只能原地噴吐火彈的九頭海蛇技能,因為以火靈幻化形體,直接成了三條戰鬥力驚人的火蟒,而且完全不用佩羅娜分心控制,完全就是額外增加的戰力。

這也是當初那人為什麼會毫不猶豫地用穿刺腰帶換走了莫北的六角之火,火系法師的終極法術,領悟之後,足以顛覆他們以往的戰鬥方式。

而米洛爾也是換出標槍霰之蒼白,抖手連續擲出一道道疾電光束,撞入密集的怪群之後,爆散出無數道閃電,貫連向周圍的巨型蜘蛛,簡直就是在身前形成了一片雷光煉獄。

小隊在跨入30級之後,又一次感受到了自身戰鬥力的井噴式提升,不僅如此,每個人還都有種奇妙的感覺。

體內似乎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動。 掛斷電話,陸承繼捏着手機,眼神中閃過幾分愧疚之色。

他嘴上說着不逼陸細辛,但還是用道德,用生恩綁架了她。

雖然,外界報紙新聞都昭示陸細辛與陸家無關,不是陸家血脈,另有生父生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