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她怎麼好意思開口拿這麼貴的衣服,搖頭:「華曉萌,要不然算了吧!」

「這怎麼能算呢!」開口的不是華曉萌,而是王東晨,他一個大男人,還挺計較的。

「安然,你既然不選,我就幫你選了!」

王東晨說著,直接指了櫥櫃里最貴的衣服,星空系列禮服,價值三百二十三萬五千八百六十七,「安然,我覺得這件衣服適合你。」

還別說,這件深藍色的魚尾禮裙還真的挺適合陳安然的,它是那種晶亮的感覺,走起路來,就像是整個星空在閃耀。

看到禮裙的價格,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涼氣,這王東晨這不是純心為難人嘛!

「王哥,這店裡的衣服都好好看哦,我能不能買一件!」

王東晨隊伍裡面的其中一個女人軟著嗓音開口說。

「只要這個華曉萌能把三百萬的禮裙買下來,我就給你買一件裙子!」王東晨豪氣萬丈的開口說。

女人失望的低下頭,這明擺著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見華曉萌久久沒有動作,王東晨催促出聲,「還愣著幹什麼,付賬啊!」

華曉萌覺得好笑,隨後對著店員招招手,「幫我把衣服取下來!」

聽過周圍群眾的議論聲,店員也明白了什麼,有些不舍的問:「真的要將這件星空禮裙送出去嗎?」

華曉萌失笑:「放心吧,還會有的!」

聽到她這麼說,店員才高興起來,道:「我立馬給您包上!」

見到店員如此的熱心,連錢都沒收,王東晨提醒,「你還沒收錢呢,怎麼能包裝裙子,你不怕她賴賬?」

店員無語的看他,「我們老闆要拿裙子送人,為什麼要花錢?」

一句話落,空氣詭異的安靜下來。

噗嗤!

一直在看戲的鄭錫陽實在是沒忍住,笑出聲,發現周圍的人在看自己,連忙拉下帽子,將自己的臉遮擋住。

他是不在意將自己暴露出來,可萌萌特意提醒過,讓他遮擋嚴實,以免上了熱搜。

「你看那個人想不想鄭錫陽啊!」

「你看錯了吧,我老公怎麼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

「那應該是我眼花了!」

……

沒多久,人群里就爆發出來一聲尖叫。

「我就說她是BEAUTY老師吧,你們還不信!」

「天,竟然是真的,老師平常也太低調了吧!」

「現在上去要簽名會不會被拒絕?」

「我竟然不知道她還是你的偶像!」

……

嘈雜的聲音終於是將王東晨拉回現實,他不可置信的對著店員說:「你剛剛是什麼意思?什麼老闆?」

店員心裡嘀咕,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吧,她都已經說的那麼清楚了。

「這位先生,意思就是,華曉萌小姐,就是BEAUTY老師,我們所有的專櫃,都是老師的財產,老師想要拿自己的設計送人,為什麼要花錢呢!」

華曉萌點頭,淡淡的道:「那賭注,是我贏了吧?」

這答案不用說,大家都清楚。

王東晨失魂落魄的踉蹌兩步,「這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華曉萌翻了一個白眼。

「哦,對了,你剛剛不是說,如果我能將裙子買下來,你就送一件禮服給自己的女伴嗎?」

她視線掃了一圈,最終落在了角落裡一款價值十五萬的素色裙子上面。

「我看你身上也拿不出來那麼多錢,就這件裙子吧,已經是店裡最便宜的了!」

看著眼前的一幕,陳鑫還沒反應過來,喃喃的道:「華曉萌就是BEAUTY?」

他想問問陳安然,結果發現對方也是滿臉震驚。

「安然,你之前是怎麼認識她的?」

陳安然思索片刻,她能說是因為一場綁架,才認識的嗎?這算不算是,同患難過了?

王東晨的那張臉一陣青一陣白,變得還不精彩,他身上能動用的錢就只有十萬塊。

他家裡就算是再有錢,也只是一個三流家族,不能任他隨意的揮霍,一個月十五萬最多了。

似是察覺到了他的窘迫,華曉萌嫌棄的說:「怎麼,你不會連十五萬都拿不出來吧,那你跟我這裡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她的話毫不客氣,眼裡的嫌棄明明白白。

王東晨張張嘴,半天都沒說出話來,他和華曉萌根本就比不了。

「記住,以後看見陳安然和陳鑫,繞道走,還有,現在立馬說對不起!」華曉萌可沒打算輕易的放過對方。

之前還說什麼,輸了跟他走?走了之後會做什麼,想必大家都知道,就這種垃圾,給他留什麼臉!

。但是當時他畢竟年輕,學藝不如現在的精,所以就算他竭盡全力,也沒能將王夫人和王小姐身體中的毒全部化解掉。

所以對待王家這位小姐,王醫師一直是有很複雜的感情。

一方面是真心將他當成一個後輩來對待。另一方面,還心裏還對這王小姐存在着一絲內疚之情。

……

《丹道至聖》第九百八十三章複雜的感情 看到兩個暗部灰頭土臉的回來,三代沒有任何不滿的揮了揮手。

「算了。」

他眼睛還看著玖辛奈們逃開的方向,回想著剛剛的場景,眼底若有所思。

有個暗部猶豫了下,還是把一張紙遞到了三代面前。

看到他接過去,兩個暗部立刻瞬身術消失,似乎不敢看他接下來的表情。

「這是…」

果然,三代看完紙上的畫和字,臉色立刻變得黑不溜秋的。

紙上寫著:火影大人,你不答應我們的話,下午你的火影岩就會變成這樣。

下方一幅圖:三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鼻孔還流著血,嘴巴還有點點口水流出,眼神盯著玻璃球.jpg。

「這兩個小鬼,居然威脅老夫!」

三代的臉色青紅皂白,變幻不休。

一套組合拳下來,他的決心是真的被動搖了。

無論是玖辛奈的實力和逃命能力,還是剛剛玖辛奈身上出現的九尾查克拉,都讓他放心許多。

更重要的是,他們拿他的名譽來威脅!

三代是個很愛惜羽毛的人,他可不想自己被村民們看成老色批…

那樣的話,以後他哪裡還有老臉給大家宣傳火之意志?

「居然知道我拿望遠鏡之術偷看…咳咳…關注村子女性的健康狀況,難道是什麼時候沒注意被大筒木·多樂看到了?」

「這個小鬼頭真是。」

三代陷入沉思。

「要不要把團藏他們叫過來商量一下……」

「或許告訴了他們這些,他們也會允許玖辛奈畢業上戰場去。」

「算了,先不知會他。」

他搖了搖頭,披上了火影斗笠走出門去。

看他的方向,正是一樂拉麵店的方向。

……

與此同時,在木葉外圍一處僻靜的樹林中,火光衝天,氣浪翻滾。

大筒木·多樂本體和玖辛奈正在那抓緊時間訓練。

大筒木·多樂正在訓練他自己開發的一些忍術,而玖辛奈呢,就坐在一旁,吃著冰棍看著阿樂訓練,雙腳晃啊晃。

「雷遁·雷光奈落劍(A)!」

查克拉具象化,不依靠任何工具,純以查克拉形成鋒利的查克拉劍,可增加性質變化和形態變化。

只見多樂的右手凝聚出了一把查克拉雷光劍,長度接近兩米,雷電弧以特定的行走軌跡運轉,劈啪作響。

大筒木·多樂手持雷光奈落劍,向著一塊大石頭走去,輕輕切割,雷光奈落劍如同切豆腐般將石頭割開,最後更是爆炸開來。

一旁的玖辛奈看見后,眼睛都瞪大了,她沒見過查克拉還能這麼玩的,而多樂也是從原著中的九尾玩刀受到了啟發,才研究出來這個忍術,耗費好幾年。

「成功了!只不過有點費查克拉,跟使用豪火滅卻一樣。」

多樂散去了右手的查克拉,雷光奈落劍頓時消失不見,他低頭思考著如何再優化這個忍術,變成瞬發性,不用像剛剛那樣,凝聚都要了兩三分鐘才凝聚出來,還要有巨量的查克拉才行。

玖辛奈蹦躂著跑過來,打斷了大筒木·多樂的思考。

「阿樂,剛剛那個就是你一直研究的忍術嗎?」

「嗯。」

「叫什麼呀?可以教我嗎?」

「我給它起名為雷光奈落劍,等我熟練后我就把它教給你和水門,先不要急。」

「嗯!」玖辛奈可愛的點點頭。

大筒木·多樂又練習起了他的火遁術。

「火遁·豪火滅卻!」

「火遁·豪龍火之術!」

「火遁·……」

在訓練場中,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火球出現,宛若小太陽般明亮耀眼,恐怖的溫度向著四面八方席捲。

轟隆隆!

前方的大地化作一片火海,岩漿橫流,樹木眨眼間灰飛煙滅。

大筒木·多樂長舒了口氣,臉上笑容浮現,經過這麼多天,他對於自身火遁忍術的理解更透徹了。

沒人知道,帶領著玖辛奈本體去火影岩搗亂的大筒木·多樂其實只是一個影分身,而他的真身則是來到了這裡進行修行。

火遁術不像其他忍術,練習火遁術造成的動靜太大,容易被人知道,所以大筒木·多樂特地選擇了這個離木葉較遠,又相對比較隱蔽的地方。

這時,大筒木·多樂抬頭看向其他方向,那裡也有幾個他的影分身和玖辛奈影分身,他們分別正在修行飛雷神和八門遁甲其他那些忍術。

八門遁甲的修行,在仙人體的輔助下,大筒木·多樂已經能輕鬆地開啟到第五門,而且距離打開第六門也不遠了。

至於飛雷神,無愧於S級的時空間忍術,哪怕是被系統直接輸送知識進腦海,大筒木·多樂還是不太熟練,只能說是可以施展,但做不到瞬間定位轉移。

而飛雷神之術的發揚者,波風水門,卻在短短几天時間內已經將飛雷神之術吃透,雖然用的暫時還不如大筒木·多樂,但過段時間就說不準了。

而玖辛奈天賦就不像波風水門和大筒木·多樂兩人這麼好了,她對忍術的天賦只能說是比普通忍者好一點。

多樂將自己會的忍術基本都教給了玖辛奈,而過了這麼久,最強的那些忍術玖辛奈學會的卻沒幾個。

而玖辛奈教多樂她們村子的封印術,多樂學的就很快,聽了幾遍后就開始自行摸索起來了,到現在大筒木·多樂已經基本能掌握不少封印術了。

大筒木·多樂和玖辛奈在修行之餘也會進去玖辛奈的內心世界,去跟九尾嘮嘮嗑,聯絡聯絡感情,畢竟後面劇情發展九尾可是很重要的,打熟臉有好處。

波風水門經過幾天時間的訓練,已經初步掌握了螺旋丸的凝聚技巧,他所在的那片訓練場地,到處都是螺旋丸爆炸弄成的坑洞,跟個月球表面一樣。

這些天的修行,大筒木·多樂的實力獲得了極大的提升,雖然還是之前的中忍層次,但如果再和旗木朔茂打一場,估計就不會再輸了,旗木五五開吧。

就在大筒木·多樂準備繼續修鍊時,他的的臉色驀地一變。

他在村子里的影分身……被殺了! 「這樣話,明天就讓人傳,你為了奪回攝政權,對朕欺人太甚,氣得朕吃不下、睡不著,這樣更利於計劃吧?」

「哎~我覺得這點子好,可以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