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開手機,馬晶晶發的微博不多,所以一下就搜到了,看了一眼,頓時就叫了起來:“真的哎。”

“現在信了吧。”陽頂天得意洋洋:“所以,表姐你也幫我發條微信吧,不過現在不要發,過幾天,模特現場秀的時候發。”

“沒問題。”左珠點頭,還是好奇:“你給馬晶晶灌了什麼**,她竟然會答應替你的店子做廣告,可別說她收了你錢,這個我不信的。”

“看來馬主播的信譽還真是不錯啊。”

“馬晶晶確實不愛錢,這一點我是肯定的。”左珠一臉篤定。

“我確實沒給她錢。”陽頂天搖頭。

“那是……”左珠好奇,眼晴眨了兩下:“難道是你給她做了兩次按摩?”

難怪她能當副臺長,果然長得有一副玲瓏心肝。

“沒錯。”陽頂天點頭:“她長年穿高跟鞋,肌健有點小問題,我給她做了幾次按摩,她要給錢,我沒要,然後說到我的米線店,她跟着我去吃了一次,說好吃,我就請她發條微博,她答應了。”

“這就合理了。”左珠點頭:“對了表弟,你哪天也幫我按摩一次啊,我也經常腳痛死了,上次你幫我按摩一次,我舒服了很長一段時間。”

要他幫着按摩?

陽頂天心中一跳,面上不動聲色,呵呵笑道:“好啊,只要表姐你有空,隨叫隨到。”

“那就說好了,忙過這幾天,你要幫我按摩一次的,到時可不許說沒空。”

“一定有空。”陽頂天保證。

“我可記着了。”左珠嬌笑,道:“對了,模特現場秀的事,我通了一下氣,商量了一下,可以把現場才藝秀放在你的店子裏,到時可以在電視臺現場直播,你總共有幾家店子,大約什麼時候開張,都告訴我,我這邊好協調。”

“好。”陽頂天點頭:“有一家已經開起來了,現在準備再開三家,開張的時間,估計是半個月以後,來不來得及?”

“半個月以後,那就是月底了。”左珠想了一下:“可以,我可以把時間調一下,不過你最好定個具體的日期。”

“具體日期啊。”陽頂天算了一下,猴子的店從選址到裝修,前後不到二十天,那還是裝修要求高,如果是簡單裝修,師父人手多夠快的話,其實一個星期左右就可以了。

“那就三十號。”陽頂天還是把時間延長了一點:“剛好半個月時間。”

“行。”左珠從包裏拿出合同,道:“我把合約帶過來了,不定死吧,二十八號到下月五號之間,參加總決賽的模特,一共是三十八名,你答應一人補貼一萬,我昨天在羣裏問了一下,滿羣歡呼,我順便幫你提了個條件,讓她們也各發微博宣傳那天的現場秀,然後以微博截圖領錢。”

“太好了。”陽頂天大喜:“這一點,我還沒想到呢。”

“這也要協調的。”左珠道:“所有模特事先都簽了協議,她們所有的微博微信什麼的,都由我們掌控,不得我們同意,不能亂髮微博微信的。”

“那也有道理。”陽頂天點頭,道:“那總計就是三百三十八萬是吧,我先付款?”

“嗯。”左珠點頭:“至少先付百分之三十的款子,如果後續跟不上,我們可能無法播出。”

“那不必。”陽頂天搖頭:“你給我帳戶,我現在籤合同,付全款。”

“真的。”左珠眼光一亮:“表弟你還真是大款哦。”


“什麼大款哦,只是廣告費不能省的,捨不得老婆,套不着流氓嘛。”

他這話把左珠調得咯咯笑:“敢情我們電視臺成流氓了。”

陽頂天也笑,道:“表姐,現場才藝秀,能不能穿泳裝啊?”

“你是說穿泳裝端盤子?”

“對啊。”陽頂天點頭:“那效果肯定特別好。”

“現場泳裝秀不行,輿論反應大。”左珠搖頭:“不過我可以把泳裝電視節目播出的時間調一下,剛好調到才藝秀的頭兩天,借一下熱度,然後報道的時候稍微模糊一下。”

說着又道:“你們可以找點水軍,在網上造點輿論,假說才藝秀那天,是模特着泳裝端盤子,我們不僻謠就是了。”

“表姐你這一招高。”陽頂天豎起大拇指:“我到時找一幫人,好好的造下謠。”

“什麼叫造下謠。”左珠嗔他一眼:“造點輿論嘛,真真假假的,讓人弄不清楚就行了。”

“對對對,這叫輿論,不叫造謠。”

陽頂天把頭亂點,惹得左珠咯咯嬌笑。

陽頂天大致看了下合約,簽了字,合約上有電視臺帳戶,陽頂天當場把三百三十八萬全部打過去,左珠眼中閃過訝異的目光。

她只知道陽頂天是東興的廣告經理,掌握着東興的廣告費,沒想到陽頂天自己的店,也這麼大方。

再又聊了幾句,左珠相當忙,隨後就離開了。 陽頂天也先後接到六子王紅軍他們的電話,讓他去看店子。

陽頂天反正無聊,去看了一下。

六子的店選在碼頭邊上,就是猴子上次看過的店子,人流量確實比較大,只不過店面也確實貴,一個月要三萬多,店面卻不比猴子的大。

六子道:“這邊是太貴了點,我也拿不定主意。”

六子從小到大,都是個沒多大膽氣的人,陽頂天就看黃毛丫頭,黃毛丫頭卻道:“我覺得這邊可以,有模特大賽拉人氣,只要人氣起來了,這邊比猴子那邊,絕對只有強,不會差。”

敢進傳銷的妹子,野心大些,膽氣也足些。

陽頂天左右無所謂,點頭:“模特大賽的現場才藝秀合約,我已經搞定了,這個不成問題。”

他以爲這個消息會讓六子幾個興奮起來,卻發現沒有,他一想,明白了,道:“廣告費的事,你們不要擔心,店子是我的,廣告費我來掏,不打進成本里。”


他這話一說,六子眼晴一下就亮了,又有些不好意思:“這樣不太好吧。”

“我的店子,有什麼好不好的。”陽頂天干脆的擺手:“就這麼說定了。”

當場跟店老闆簽了五年的合約,寫明以後續約有優先權,且每年漲價不能超過百分之五。

陽頂天覺得,有模特大賽,還有馬晶晶這招殺手鐗,又有猴子的店成功在前,六子這家店肯定也能成功的,所以乾脆多租幾年。

隨後去看了王紅軍楊細細挑的店子,他們的店子居然過了江,在高新區挑了家店子,這邊企業多,人流量也相當大,鋪面卻又還便宜一點,陽頂天一看就覺得,他們的眼光比六子黃毛丫頭還要強一點。

陽頂天隨他們自己定,然後把廣告費由他掏的話也說了,王紅軍是個老實人,連聲說這樣不好,要打進成本里,給陽頂天干脆的拒絕了。

都是紅星的人,都是朋友,最主要的是,陽頂天現在錢多得燒得慌,真的不在乎這幾個錢。

直接給他們錢,沒那個理,但多投點錢,卻是完全不在乎的。

這邊也簽了合約打了錢,然後又去看了趙小美的店子,趙小美的店子在她們小區附近,這邊是成熟的居民區,打工的人流相對少,但對面是一個小學加中學,光學生就有幾千人,客源完全不成問題。

不過這種客源,模特賽的廣告效應要差一點,好在周圍是成熟的小區,居民不少,趙小美說行,陽頂天也不會說不行,他們自己選的,陽頂天一概不反對,實話實說,陽頂天並不認爲他的眼光比他們強。

要是打仗選陣地,他拿手,做主意選店址,他還真不如六子這些人。

三家店定好,統一請的裝修師父,還就是最初幫朱玉玉搞裝修的那個,陽頂天說同時裝三家店,那師父說完全沒問題,他可以找人,同時給出特優惠的八點五折價,並保證十天內,全部完工。

隨後趙小美私下找了陽頂天,道:“店子的權屬關係,還有投資額度分成比例,全部是口頭的,這樣不行,要訂合同,白紙黑字寫明白的好。”

“沒必要吧。”陽頂天不以爲意。

“非常必要。”趙小美語氣肯定:“我知道你這人講義氣,待人好,但你要想到,你講義氣,別人未必跟你講義氣,利益當頭,別說朋友,就是父子都有可能反目。”

說着又勸:“你現在事先說好,訂好合同,其實反而是朋友長久相處之道。”

她這話有理,陽頂天想了想:“那這合同要怎麼訂?”

“簡單,把你投資的錢,分成比例,還有一些事項約好就行了,例如以後如果他們退出,股權必須賣給你,以頭一年收益減價或者溢價多少由你全額買斷,你不要才能賣給別人,然後他們自己開店子,不能用紅星的名,最好是規定十年內,不能開米線店,因爲他們的手藝是你花兩百萬跟我買的……”

她確實是個極精明的女人,說了一堆,很多問題,陽頂天想都沒想過。

陽頂天覺得她說的,有一定的道理,不過有些方面比較過份。

“不用紅星的名字就可以了,十年內不準開店,那倒是沒必要,他們只要能自己開起來,我可以去送紅包的。”

“那倒也是。”趙小美笑:“其實這紅星連鎖,完全是你撐起來的,沒有你的人脈和大手筆廣告投入,就孫成那店,兩個月下來,能賣三千塊一天,那都是好的,兩萬七近三萬,做夢差不多。”

陽頂天笑了笑,轉開話題:“那這合同就由你來擬吧。”

“行。”趙小美當仁不讓,她還挺能幹的,一二三四五,當場寫下來,然後直接就打了出來。

陽頂天有些猶豫:“要不要跟他們商量一下?”

“商量什麼?”趙小美搖頭:“你纔是投資人,他們要是覺得條款苛刻,完全可以現在退出啊,何況這些條款一點都不苛刻。”

說實話,她纔有點資本家的味道啊,陽頂天確實不行。

陽頂天把合約又看了一遍,確實不算苛刻,六子等人應該能接受,也就同意了。

趙小美就打電話,下午三點,猴子店子空下來了,把所有人約過去,合同拿出來,她先跟猴子和趙小麗通了氣的,趙小麗肯定站她那一邊,而猴子也同意。

他才賺錢呢,六子他們就眼紅,這一點,猴子非常不爽,何況趙小麗也吹耳邊風,所以他當先表態支持,六子王紅軍幾個其實也不可能反對,他們沒有反對的資本啊,最多不幹羅。

他們不幹,陽頂天又不在乎,再說合約也確實不苛刻,他們沒有不幹的理由,所以都簽了字。

其實他們也想要個合約,他們怕萬一店子做起來了,陽頂天把他們踢了,雖然陽頂天一貫講義氣,可利益當頭,誰能相信誰呢?

陽頂天有錢有勢力,店子是他的,手藝是他買下來的,他要不爽,直接踢人,六子他們沒有半點辦法,因爲只是口頭約定啊,打官司都沒個證據。 這一點,卻是後來任晚蓮給陽頂天分析出來的。

任晚蓮雖然忙,但只要有空,就會找陽頂天,即便不空,眼晴也盯着陽頂天帳戶的,他開店子,要交稅,任晚蓮自然知道,一問,陽頂天一說,任晚蓮幫他一分析,他才明白這裏面的道理。

人心如海,利字如刀,這社會,很現實的。

簽了合同打了錢,陽頂天就任由他們去折騰了,六子黃毛丫頭王紅軍幾個全辭了職,在猴子店裏幫忙順便學手藝,然後自己的店子,自己盯着裝修,陽頂天通通不管。

這天下午,猴子給他打電話,在那邊的興奮的道:“頂哥,我好象看見謝老師了。”

“你看見謝老師了,在哪裏?”

陽頂天又驚又奇。

順通廠建新廠,謝言相當忙,陽頂天這段時間又東跑西顛的,只跟謝意通過幾次電話,都有好久沒見了,沒想到猴子居然碰見了。

“昨天早上,我去買牛肉嘛,經過一個路口,恰好紅燈,對面一輛車過來,好象就是謝老師,不過我不敢肯定。”猴子說着又有些猶豫:“我看着象,不過是逆行,就沒去追,哎,你說謝老師是不是在東城啊。”

原來他沒看清,陽頂天呵呵笑起來:“你等着,我過來。”

掛了電話,陽頂天過去,這會兒下午四點來鐘的樣子,猴子店裏很空,看見陽頂天,猴子道:“真的哎,我現在越想越覺得象。”

趙小麗在一邊道:“你們謝老師是美女吧?”

猴子哼了一聲:“謝老師面前,沒有美女。”

不過醒悟到不對,忙道:“當然,我家小麗除外。”

“哼。”趙小麗給了他一腳。

猴子笑,對陽頂天道:“真的,好久沒見到謝老師了,不知她怎麼樣了。”

“那我們晚上聚一下,看謝老師有空沒有。”

陽頂天說着,拿出手機。

猴子一愣,眼珠子就鼓起來了:“頂哥,你什麼意思?”

陽頂天嘿嘿笑。

“你跟謝老師有聯繫?”猴子跳起來,一臉的不相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