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搜了搜坤行老祖的身,從他的芥子袋中搜出一本地行之術的修鍊法訣,還有一些毒藥和幾件魔器。她發現坤行老祖實在是窮得可以,芥子袋中居然只有兩百塊下品靈石。

葉心鈴仔細觀察這幾件魔器,最後將目標鎖定在又破又爛的九蛇識魂鏡上。當她看到鏡上那九隻蛇的眼晴時,那眼睛好像會動一般,她只看了一眼,靈魂就好像要被吸出體內。

「好利害的魔器」葉心鈴背後冒出一陣冷汗。

她把它放進聚寶鈴里,打算有時間研究研究,看它是怎麼追蹤到自己的。只可惜,坤行老祖一死,他的本命法寶也碎成了兩半。

葉心鈴二話不說把骨山和其它的魔器一起扔給了聚寶鈴。

這些魔器的戾氣太重,她根本駕馭不了,與其冒著心神被侵蝕的危險還不如給聚寶鈴吞噬。

她一把火將坤行老祖的屍體火化,然後將毒藥和那本地行之術的修鍊法訣收入囊中。她上到地面把坑填好,收了陣法,用從雲術以最快的速度離開。

她一口氣跑了一百里,見沒有人追來,才徹底舒了一口氣。

嘟嘟,玉初晴送給她的限量版傳訊器亮了,她一打開就聽到傳訊器那頭玉初晴焦急的聲音。玉初晴今日醒來之後去找葉心鈴發現她的房間里有打鬥的痕迹,心知不妙,立刻傳訊她。

「小鈴鐺你去哪兒了?」

「我也不知道。」葉心鈴苦笑,她確實迷了路。她身上有大魏的地圖,可是附近並沒有明顯的地貌特徵。她抬頭看了看樹梢,她所站的位置樹葉比較稀疏,說明她正面向著北方。

只要沿著一個地方走,相信很快就能知道她在那裡。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說來有些話長。」坤行老祖已經死了,但是山奇子還活著,她相信山奇子肯定還會找上來,這張因服下易容丹而改變的臉已經被山奇子看過了,她得再換張臉才行。

怎麼換呢?這是個問題。

http:///

仙逆 葉心鈴一直往北走,大約半個時辰之後,終於到達一個小鎮。(歡迎您n.n).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小鎮雖小也頗為繁華,車水馬龍,行人的步履也比較快,不如武國那般悠閑。

葉心鈴進了一家大酒肆,然後選了個角落,一邊吃飯,一邊凝神靜聽最近有什麼事發生。

這個小鎮名為景和鎮,從地理位置來看離百花谷還是有一段距離,景和鎮之所以這般繁華是因為它靠近伏清山。葉心鈴抬頭一望便看見不遠處高俊的山脈。

伏清山是大魏修士的試煉之地,那裡面有數不清的凶獸,山中可能還有實力高強的妖獸。

凶獸只憑意識殺戮,但是妖獸不同,妖獸在漫長了歲月中慢慢開啟了智慧,學會了像人類一樣思考,它們比凶獸更可怕。

妖獸也和凶獸一樣分為十級,傳說伏清山中就有一頭六級妖獸,那是等同於化神境強者的存在啊。大部分來伏清山試煉的人都不會靠近山脈深處,只有那些藝高膽大的人,

伏清山靈氣濃郁,去除凶獸不談,這裡有及豐富的資源,天才地寶無數,有不少人來尋寶,也使得景和鎮比一般的小鎮繁華。


酒肆中很熱鬧,那些即將進山的,已經出山的都要來喝酒。前者是為了打探消息,後者是為了放鬆放鬆。

葉心鈴發現酒肆里所談論幾乎都和一件事有關:前天午夜,伏清山上突然衝起一道血光,山上的凶獸們叫喚了一整晚,有不少還衝下了山,臨近的幾個村子遭到凶獸襲擊,甚至還有幾隻跑到鎮上來。

凶獸大多不願離開伏清山,偶有幾隻會下山吃人,但是像前天那樣大規模下山的,百年來還未遇到過一次。

大家都在猜測山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就在大家惶惶不安的時候,有幾隊人馬從山上逃了下來,幾番詢問之下,得知了真相。(歡迎您n.n)

不知為什麼,閻王和暗魔宗的暗魔衛在伏清山上動手打起來,那衝天的血光,便是閻王所發,十二名暗魔衛全部被閻王殺死

聽到王琰的名字葉心鈴不自覺得縮了縮脖子,想到他那張笑眯眯的臉,一股涼氣從腳底竄起來.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僅僅兩次,王琰就給她留下了終身難以磨滅的印象,她永遠也猜不到,他心裡在想些什麼,永遠也猜不到他下一刻會不會突然出手殺人。

這位魔門的傑齣子弟已成為大多數人心裡的噩夢,甚至有些唬小孩都用他的名頭,比什麼狼外婆,凶獸管用多了。

月魔宗與暗魔宗同為三大魔門,統領惡人淵,門派之間雖有摩擦,但是為了整體利益,也還沒有到生死想殺的地步,而且,暗魔宗是三大魔宗里最低調的一個,當另外兩門爭得你死我活的時候,它也從不參與。

沒想到這次卻調動了十二名暗魔衛追殺王琰。

想來聚雄山莊那些穿黑袍的暗魔宗弟子就是暗魔衛。

王琰到底又殺了誰?

這些天大量去伏清山的人滯留在小鎮上,鎮上的客棧都已經全部住滿。葉心鈴本想離開景和鎮,但是玉初晴讓她在這裡等著,等著她來匯合。葉心鈴只好在隨意在鎮子里找了個棵樹在樹上躺著。

幸而天氣不錯,沒有大風亦沒有下雨。

葉心鈴躺在樹上,望著天上星辰,哼了哼小曲,也算愜意。她一直在暗中留意附近的動靜,總覺得山奇子不會這麼快放棄。她在樹的四周布了禁制,一旦有人靠近就會立刻察覺。

伏清山的方向突然衝起一道血光,山上野獸不斷咆哮著,隔了這麼遠,依舊聽得清清楚楚,萬籟俱靜的景和鎮燈光一個接一個地點亮,小孩子的哭聲伴隨著野獸的嚎叫,充斥著整個小鎮n.n

葉心鈴彈坐起來,她看得分明,血光雖是一閃而過,但她看到了血光中那把刀,不正是王琰的血刃嗎?這麼說王琰還在伏清山?

一想到自己離他這麼近,葉心鈴就忍不住寒顫.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她自問也是膽大之人,但是對王琰不知為何,卻心存畏懼。

血光只出現過一次,半個時辰之後,幾隻凶獸衝到鎮上,它們看起來甚為慌張,見到人就咬,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這些凶獸品階都不低,至少都是六品。

鎮上滯留著許多修士,這幾隻凶獸剛一進鎮就被鎮上的修士圍殺。這些修士一邊殺凶獸一邊罵王琰。托他的福,大家都不敢進山,這兩天也睡得格外淺,一有動靜就要立刻起身。罵歸罵,聲音卻很小,似乎怕被伏清山上的王琰聽到。

天蒙蒙亮時,凶獸們的咆哮終於漸漸平息,整個小鎮又重歸寧靜。

葉心鈴翻了個身,有個聲音響在耳邊,似乎在呼喚著她。她懵懵懂懂跳下大樹,向鎮外走去,那聲音越來越響。

「來,來,來,到我這裡來。」

葉心鈴茫然地看著前方,腳向前邁著,眼睛卻沒有絲毫焦距,如一具木偶被人提著線一步步地拉著向前。

她前進的方向儼然是伏清山

葉心鈴渾渾噩噩,她抬頭注視著眼前的山脈,下意識得覺得有些不妥,前進的步伐停了停,可是她剛一如此,腦海中的那個聲音很快佔據了她的思想,繼續前進著。

她腳一伸,踏進了伏清山。

一盞茶之後,搜寶囊亮了,她的腦海中閃現一付付畫面,正是一里之內的天材地寶,葉心鈴赫然驚醒。她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伏清山中,身後驚出一身冷汗。

山奇子一定是山奇子,當初美人蝶出現的時候,她和坤行老祖都在意迷夜花,忽略了美人蝶的毒,當時沒有產生幻覺所以並沒有太在意,此刻看來卻是山奇子故意而為之。

山奇子能追蹤到自己想必還是因為此毒的原因,她太大意了,看來自己應付危機還是不夠謹慎。

山奇子擅長御獸,伏清山對他來說是最好的伏擊場所,葉心鈴想也沒想,轉身就往後跑。

「現在才想跑已經晚了。」山奇子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葉心鈴心裡一突,他果然一直跟在自己身後。

「那什麼時候才算不晚?」葉心鈴從容回頭,假裝鎮定,手心卻是不斷地冒汗。「宮香雅許了你多少好處,讓你連命都不要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我是為閣下好。為什麼我明知道宮香雅要殺我還在大魏四處晃,難道閣下沒有想過嗎?」

葉心鈴見山奇子不說話,又笑著問他:「閣下昨夜可看清坤行老祖是怎麼死的?閣下現在回頭看來得及。」

葉心鈴表面雲淡風輕,心裡卻緊張得要死,她這完全是胡扯。

山奇子見她如此從容也不禁疑惑起來,昨晚那一刀來得委實奇怪,她敢這麼四處亂晃難道是因為有人暗中保護他?山奇子不禁打量起葉心鈴,她現在雖然/

仙逆 血紅的刀刃架在葉心鈴的脖子上,刀很重,像是有個大石塊壓在肩上;刀很冰,彷彿一下子抽走了她身上的熱氣n.n.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她咽了咽口水,笑得極不自然。

王琰葉心鈴沒想到會遇到王琰

「呵呵……」王琰的笑聲並不大,但是耳朵里除了他的笑聲以外再也聽不到任何響動,一直迴響著空靈縹緲,如同來自九幽,每聽到一聲就吸去一分生氣。

死亡隨著笑聲一步步逼近。

一滴冷汗從額頭上滴落下來,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還有一個倒霉蛋陪著自己。


山奇子現在一定很後悔自己追上來。



「看來你真是不討人喜歡。」王琰輕笑,手腕一抖,血刃中飛出一道血光向山奇子席捲而去,如同一條張開毒牙的蛇,欲圖含住他的喉嚨。

山奇子在見到王琰的那一刻就知道不妙,他將手中的法寶全部擲出,只為逃脫,看著積攢了半輩子的法寶在血光之下一一炸開化為塵末,他的心在滴血,可是保命更重要。

山奇子一邊扔法寶阻擋血光,一邊拚命地抽打著「四不像」急退,同時放出美人蝶來干擾王琰的視線。

他噴出一口精血,急遁五十里,見王琰沒有追出來,吐了一口氣。他這口氣還沒有吐完,突然覺得脖子一涼,像是被風刮過,鮮血噴涌而出,他身子一歪從「四不像」上跌落下來。

閻王要你三更死,豈能留你到五更……

葉心鈴背脊颼颼得涼,接下來會不會是自己?

她從未覺得有這麼冷,這股冷意不是來自身體,而是來自心,四周景色變幻彷彿又回到了聚雄庄,他身上是一堆高高的屍山。她想強自鎮定,但是紛亂的心跳出賣了她。

王琰依舊眯著眼,他永遠都是一付笑眯眯的樣子,他彷彿只有這一個表情,只是這笑容不會讓任何人覺得親切,它只會讓人覺得毛骨悚然.hiS.Om回味書庫

葉心鈴覺得自己現在就好像是站在斬首台上,不知道儈子手的刀何時會斬下,每一秒都是煎熬,每一息都特別漫長.His.Om回味書庫

等待是最痛苦的事,特別是等待死亡。

葉心鈴也想過要逃,她的修為還不及山奇子,根本逃不過王琰的手心。王琰眼中只有活人和死人的區別,撒嬌裝可憐賣萌這些招數對他完全沒用。

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別人手中,這種滋味一點都不好受。

「要殺要刮痛快點。」葉心鈴狠狠地瞪了王琰一眼。

王琰笑了笑,血刃向里挪了些許,在葉心鈴雪白的肌膚上開出一條淺淺的紅口,血從紅口一點一點地被吸入到血刃中。葉心鈴彷彿聽到了咕嚕咕嚕喝水的聲音,只不過喝得是她的血。

在他強大的魔氣籠罩之下,葉心鈴僵直著身體,不是她不敢動,而是根本無法動彈。

「呵呵,你想要痛快?」王琰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聲音就飄在她的頭/

仙逆 一波又一波的疼痛衝擊的葉心鈴的神經,每當她以為疼痛已經達到極限時,又再次衝擊到最高點,沒有最疼,只有更疼.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她開始佩服起自己的堅韌來,怎麼還不暈過去,暈了也就一了白了。

時間過得特別漫長,兩個時辰如同一個紀元。

葉心鈴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剎那間自豪感油然而生,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疼成那樣了,居然還活著。

「呵呵,感覺如何?」王琰笑問她。

「很好」葉心鈴咬牙切齒地回瞪他,恨不得撲過去,狠狠地咬他一下。

「呵呵,那明天繼續。」王琰無視她吃人的表情,跳下床捏住她的下巴,又將一粒黑乎乎的丹藥扔進葉心鈴的口中,這次的味道和上次的明顯不同。

換品種了?

這個該死的傢伙,早知道這樣讓他也痛死得了,白白浪費了一粒回春丹。葉心鈴腹誹。

丹藥入口,葉心鈴覺得身體里一陣清涼,接著暖洋洋的,疲憊減輕了不少,葉心鈴有些詫異。

「解藥?」

「毒。」王琰笑。

葉心鈴洗去身上的血污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坐在洞口,直直地瞪著王琰。他到底想幹嘛?

「你坐那麼遠幹什麼?」王琰笑。

「要你管。」

「不餓?」

葉心鈴還真有點餓,剛剛毒發消耗了很多體力,經王琰一提,雷鳴般的響聲從腹中響起,她拿出肉乾就著水啃了啃,她瞥了一眼王琰,暗罵了一聲「賤」,拿出鍋和靈米,煮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