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擡起手掌,看着掌心靜靜懸浮的開元通寶,心中不由暗歎一聲複雜。

在她過往進入開元通寶的其他世界時,有兩個關鍵人物不斷重複出現——陳伯倫,林侖。

其中,陳伯倫永遠是陳伯倫。每到一個世界,知名度最高的人羣當中,必定有他的存在。

因此,他的身份還算醒目簡單,操作起來難度並不算太大。

將軍家的嬌娘子 第二個,林侖。

或者說,有時候他會換個姓氏,陳侖。

但總的來說,他的出現,一般都是與陳伯倫息息相關的,二者之間有一人的線索,剩下的就不用操心,也算簡單直接。

可如今,眼看着陸鋒也出現在現實世界,偏偏別的半點信息查不到,周霜霜心中的焦慮,是半點不少。

再加上今天上午在大禮堂中又見到了那樣多的面孔,和那樣可怕的場景……

她真的擔心,有一天她看見的,就成爲自己家園的未來。

不過……

她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來。

——這個世界的林侖,她早就已經找到了,不是嗎?

雖然自己總潛意識不去多想,可陸綿綿姐姐的那個孩子,身有殘疾的林侖,就是她想要找的人,沒錯吧!

雖然年紀尚小,可他的身份和姓名,確確實實是與各個世界的林侖相呼應。

考慮到陸綿綿所提到過她姐姐的故事,或許林侖身上,會找到陳伯倫的線索也說不定呢?

周霜霜嘆口氣。 嚴大海從腳手架上下來,看似動作利索,實際上心尖還是顫巍巍的。

他本人在工地上輾轉了二十年了,爬上爬下做各種活也算正常,但是自從去年他弟弟大河從上頭摔下來後,他再上去,就覺得腳底下飄飄的。

這是中海集團新開發的樓盤,早在一年前開盤就已經售空,預計是明年六月交房,但是中間有個月因爲國家的環保計劃,各種材料難以就爲,索性停工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進度一耽誤,如今哪怕已經十二月底了,他們還得趕工追進度。

這會兒冬天,白天天短,他們白天就拼命幹,晚上五點天黑了,他就收工了。

因爲常年暴露作業,他此刻裸露出的手背黝黑中帶着紫紅,關節處都有着層層凍傷的痕跡,但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已經是習以爲常了。

………………………

工地上有專門做飯的,他走過去,工友已經給他打好飯了。

土豆燉雞,還有油渣炒白菜,因爲油水不夠,爲了保證力氣,菜都做的略鹹。

好在他們長年累月的吃,早就已經習慣了,此刻累的狠了,囫圇吞棗的扒拉下肚,就趕緊收拾東西準備回工棚休息了。

工地的宿舍都是簡易房,一層簡單的鐵皮,還有大通鋪。冬天還好,也就是氣味難聞,悶的慌。

但是夏天,鐵皮被太陽一曬,那真是……空調都救不了。

見嚴大海開始收拾東西,旁邊的趙樹合就問:“又去你弟那裏啊?”

嚴大海手一頓,隨即點頭:“嗯。”

……………………

工地不遠處就是地鐵,嚴大海如今在大城市呆了幾十年了,坐地鐵倒還挺熟練。

由於是新開的地鐵線,這裏又是高新發展區,這個站乘客不多,他揹着揹包,熟練的刷了卡進站,不多會兒就上了車。

車上也沒幾個乘客。

他看了看,找到車廂連接處一個慣常呆的地方,熟練的從揹包裏抽出一個摺疊的紙板墊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這是車廂拐角,離座位還有一段距離,他靠着車廂壁玩手機,看了看朋友圈所有的鏈接文章和視頻照片,認認真真的一個個評論着……別說,他微信玩的很熟練呢!

還會跟人家視頻。

轉賬發紅包也都會。

………………………

車廂壁有點涼,屁股底下也涼涼的,天冷了,紙板到底還是差了點。

他不動聲色的挪了挪。

挪動的時候才發現一旁座位上的女孩兒一直盯着他看。

小姑娘揹着書包,手裏抱着平板,頭髮長長的,還彆着亮晶晶的小皇冠。身上穿着雪白雪白的羽絨服裏頭是學校的西裝馬甲校服,格子裙下頭,厚厚的羊毛褲套着靴子,配上那粉嘟嘟的臉蛋,還有亮晶晶的大眼睛,別提多可愛了。

嚴大海看看她,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兒——趕明兒回去時,也給她帶一個這樣的亮晶晶的小皇冠!

女兒的頭髮沒這麼黑,但是也軟的很呢。

……………………

小姑娘仍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他有點窘迫了。

——他大老爺們糙慣了,出工地時也沒換衣服。這大市場買的六十塊錢的棉襖後頭,好像還沾了水泥。

又看看鞋子,鞋子之前下雨踩了泥巴,他嫌累沒洗……

但是小姑娘的眼神純潔,分明也不是看不起,他就想笑一笑。

嘴角才動,又想起來自己抽菸,一口大黃牙,這城裏人乾淨,還是算了……

這麼琢磨來琢磨去,他屁股底下的紙板都動了好幾下。

嚴大海手機都玩不心裏去了。

…………………

又一站到了。

乘客上上下下,車廂裏仍是沒幾個人。

嚴大海的弟弟住在城市另一頭,他坐地鐵要兩個小時呢,這會兒,面對小姑娘寒山春雪一般的清亮眼神,就格外的不好意思。

“叔叔。”

這時,小姑娘開口了。

聲音軟軟的,跟他女兒的聲音不太一樣。

“你爲什麼坐在地上?”

小姑娘好奇的看着他,又看看空蕩蕩的車廂裏,同樣空蕩蕩的座位。

……………………

嚴大海臉一紅:“因爲……因爲我身上髒兮兮的,萬一有泥巴,弄到位子上了,你們後頭的人不好坐。”

身邊的乘客肯定也不情願。

他文化程度不高,此刻說出的話帶着方言的感覺,跟小姑娘字正腔圓的普通話不能比。

小姑娘點點頭,似懂非懂:“那你買票了嗎?”

嚴大海一愣,臉頰漲紅:“買了的。”

“那就可以坐啊。”

小姑娘一本正經:“大家都一樣買票,買了票,就有權利坐。”

嚴大海心裏一暖:“不了,叔叔身上髒,萬一把座位弄髒了,影響別人,這也不道德。”

他難得用個文縐縐的詞——道德。

…………………

小姑娘搖搖頭,小皇冠似乎有點搖搖欲墜了,嚴大海看着就一陣心急。

“權利是權利,道德是道德,這是不影響的。”

“叔叔你多換衣服,就可以身上不髒了。但是現在,你的紙板也可以墊在座位上啊……地上特別涼。”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啊眨,還伸手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叔叔,你過來坐。”

…………………

——這怎麼行?!

嚴大海嚇了一跳,小姑娘那羽絨服白的跟家裏吃的雪健面似的,他這身上都是泥灰,粘一下都得好洗呢!

他搖頭:“不了,叔叔不坐,叔叔喜歡坐這裏。”

不過,這時候嚴大海察覺到不太對勁兒了。

小姑娘跟他一個站上車的,如今都坐過六站了,她看起來,也就八九歲的樣子,怎麼……沒家裏人接送嗎?

他心裏一跳!

別是離家出走啊!

現在人販子那麼多……

他環顧四周,湊過去小聲問道:“你家裏人呢?怎麼你一個人坐地鐵?”

小姑娘看他終於湊近了一點此刻也好奇的湊過來小聲說:“爸爸媽媽不知道,我是偷偷出來的!”

果然!

嚴大海有點急了:“你怎麼能不聽話呢!現在外頭壞人可多……趕緊回去吧!”

小姑娘倔強的一咬牙:“我纔不要。我要買東西!” “你買啥啊?!”

因爲着急,嚴大海差點叫出來。可是又怕有心人聽到小姑娘獨身一人,於是只能把話憋在嗓子眼裏。

他摸了摸揹包,一咬牙:“你住哪裏,叔叔送你回去。咱們下一站下車,送你回家。”

打工小子修仙記 “我不。”

小女孩抿嘴,氣呼呼的搖頭:“我要買東西。”

她警惕的四下看了看,把自己的書包打開:“叔叔你看,我把錢帶來了。”

那書包鼓鼓囊囊的,裏頭裝了大中小三個胖乎乎的存錢罐,看着就沉。

她警惕的把揹包一層層扣好,然後又拿着平板,湊近嚴大海:“我微信裏還有錢呢!”

她半點也不嫌棄嚴大海身上髒,到底還是小孩子。

嚴大海卻更加擔憂了。

——就地鐵上多說兩句話,小姑娘就把老底都掏給他看了,這這這……

這是擎等着被人騙呢!

……………………

他皺着眉頭,很是擔憂:“你買啥啊,怎麼不叫你爸爸媽媽買?是不是要買娃娃?”

他女兒就偷偷攢錢去買了一個娃娃,好幾十呢,天天拿衛生紙舊襪子給它縫衣服……

在嚴大海心中,女孩子,肯定都是真愛娃娃的。

“我纔不喜歡娃娃呢!”

然而眼前的姑娘一臉不屑:“我的芭比娃娃都被我賣啦,不然湊不夠錢的!”

她拍了拍揹包,很是得意。

芭比娃娃她有好幾套,都是舅舅送的,她上網查了價錢,都五折賣給班裏的女孩兒了。

畢竟,很多都是之前的經典款,現在買不到的。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樣,她們才願意費心思找大人拿現金……

不然……

小姑娘惆悵的想:大額的錢在銀行卡或者微信等地方,她媽媽會收到信息的。

…………………

“那你到底想買啥?”

嚴大海看出來了,小姑娘家裏有錢。

所以,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小姑娘一個人跑出來偷偷摸摸的買?

小姑娘把平板打開:“我舅舅對我特別特別好,他今天生日,我要給他送禮物!”

“但是爸爸媽媽每年送的都好俗氣,我要送一個絕對實用的!”

平板上的軟件已經打開了,正播放着的,是一個視頻。

小姑娘把平板遞到嚴大海身邊。

此刻的嚴大海,屁股早已經一步步挪到了座位邊上,跟小姑娘此刻,只隔着一層座位邊緣處的金屬隔板了。

這會兒已經又過了一站,車廂裏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他們倆這奇怪的組合湊在一起,一個玉雪可愛,乾乾淨淨。一個灰突突髒兮兮……

看起來真的是一萬個違和。

若不是看着氛圍尚可,兩個人中間還隔着東西,估計這會兒早就有人報警了。

……………………

而此刻,眼見着平板已經遞了過來,嚴大海小心翼翼的湊過去一看,屏幕裏似乎是……廣告?

——霧濛濛的體育場館裏頭,幾個人正在跑步。

都是年輕人,他們的腳步十分輕盈,身姿靈動,單單是穿着運動服跑步的身影,就讓嚴大海不由放鬆下來,隱約有點想幹活的感覺。

之後出現的,還有各種運動員,各行各業的人……最後出現的,還有工地上的工人……

嚴大海有點被吸引了。

他慢慢坐直身子,聚精會神的看着。

而這時,小女孩湊過來說道:“我查過了,這東西目前只有紫荊路那家在試營業,其他分店,要明天早上纔可以呢!”

臨淵行 “所以啊……”

她小大人似的一握拳:“我一定要讓舅舅在生日當天就用到它!”

………………………

嚴大海沒說話。

屏幕裏,廣告中的人已經都出現在醫院裏。

他們……殘疾了。

愛跑步的斷了腿,打乒乓球的斷了胳膊,工地裏的農民工自大腿下截肢……

看到這裏,嚴大海不由摸了摸揹包。

他的弟弟大河,就是之前從腳手架上摔下來,性命還留着,可是有條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