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明明是一個高材生啊,可是為什麼在感情方面卻顯得如此木訥?

「我知道,你只是無心之過,可是黛兒,你知道你的一個舉動可以給別人造成多大的傷害么?綁架?勒索?殺害,趙以諾都經歷過,可是她依然沒有選擇離開我,這才是愛!但她也是一個女人啊,她也會心痛啊!」

「她只是想過一個平凡又普通的生活,可是你們卻把她拉進了地獄……」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黛兒,聽著男人吐出的這些話,很是心痛。

是啊,都是女人,她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狠毒?

「顧忘,對不起。」黛兒低聲說道,低下了頭。

「不要對我說對不起,你應該向趙以諾道歉。」男人直接說道。

其實,相對蘇菲菲而言,黛兒的本質要比她善良的多,她只是因為一時衝動而做出了不該做的事情,但是她絕對不會傷害趙以諾。

「可是你當時對我那麼冷漠,我真的很心寒。」女人委屈的解釋著。

「我知道,我也承認,那天我對你的態度,確實惡劣了些,在這裡,我向你道歉,對不起黛兒,我相信你是一個理性的女人……」

若是當初他對自己的態度能像現在這般,她也不會綁架趙以諾了吧?黛兒的眼睛里有一絲安慰,又有一絲愧疚。

「喂,把趙以諾放了!」 我只是不想看見在有人因為這場毫無意義的掠奪侵略戰士在支離破碎,家破人亡了」

看著歌賽說的動情之時,淚流滿面嵐月心裡也感受到了一絲愧疚,她緩緩的拿起筆在紙上寫了對不起三個字。

「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對不起能夠停止你們神族對人族的侵略嗎?我知道你也是這場戰鬥中的受害者,你們是受神殿的指示,貪婪的神殿想搶奪佔據這個世界所有的財務,你們要知道黑暗是永遠戰勝不了光明的,就好像邪惡永遠打不過正義,一萬年前魔族多麼強大的種族,在天下大陸惡貫滿盈的時候,不是依舊讓天下大陸所有部落聯合起來對抗嗎?每個時代都會誕生出英雄,最終比你們還強大的魔族惡魔不是也被我們所戰勝封印了嗎?所以相勸你的國家投降吧!放棄這場戰爭吧!你們是不可能贏的,這樣只會讓更多的人失去生命。」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應該做不到,神殿的人不會聽我的,而且神族的人自認為有強大的魔法他們可以摧毀世界,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嵐月趕忙在紙上寫著。

「我知道!其實我早就料想到這一點了,我知道這場戰鬥不打倒一方戰敗是不可能結束的,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留下你嗎?因為我愛你,我不想有一天我們在戰場上想見,所以我要留下你,我想讓你逃離這場戰爭,然後來調解這場戰爭,不要有更多的人死亡了,這一切一切本該屬於人族,人族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裡,就好像我們妖精族一直世世代代生活在蠻荒森林裡面,為什麼我們這麼多部落從來不打仗,反而是外交互相幫助呢!因為我們不貪婪。」

「那我該怎麼做!」

嵐月在怎麼說也是一個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是最容易軟的,或許曾經自己太天真從來沒有換位思考過,在經歷了自己同胞慘死的畫面以後她先是憤怒,不過轉而想到人族何嘗也不是這樣呢!尤其是當了孩子的母親以後,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從一出生就生活在這戰亂之中。

「現在你什麼都不要做,我只希望你先釋放掉心裡的仇恨,畢竟心懷仇恨對孩子不好,然後先好好的休養身體,你如果真的真心愿意解除這場戰爭,我可以讓姜辰讓你可以繼續恢復說話,你要記住嵐月從開始我是非常恨你的,恨你殺了無數無辜的人,是一個真正漠視生命的人,但是從後面不知不覺我感覺我愛上你了,我是人族和妖精族的結合,而我們的孩子是人族和神族的結合,誰說人族和神族不能夠結合,只能發生戰爭,這個孩子一定要安全的生下來,成為人神以後能夠和平相處的先行者」

說著歌賽輕輕的將嵐月給湧入了懷裡,而嵐月也一個勁兒的點頭,畢竟嵐月也是真心愛歌賽的,當那天知道歌賽是卧底的時候,嵐月也在心裡想過,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狠下心來殺了他,讓肚子里的孩子沒有父親,但是他後面想了感覺自己還是做不到,應該會放他走,以前恨歌賽覺得他背叛了他,但是當歌賽說出了這戰爭的人間疾苦以後,她開始反對這場戰爭,厭惡這場戰爭,本來諸神之都很多神族青年其實是不想打這場戰鬥的,因為他們在諸神之都生活的很快樂,但是貪婪的神殿必須要讓他們前往戰場,說是對他們的考驗,在神殿的洗腦下,整個諸神之都都有了好戰情緒,好像誰家的孩子不能夠前往戰場就跟廢物是的。

此刻諸神之都金碧輝煌的神殿裡面,神殿的長老們正在召開緊急會議,碧離殿下也就是神殿主持的女兒,神族的公主此刻正焦頭爛朝著神殿會議室裡面趕去。

「碧離殿下你不能進去,主持正在跟長老們開會呢!正在商量神族接下來的軍事計劃。」

「什麼狗屁軍事計劃啊!在不讓我進去神族都要完了!」

說著不管門口衛兵的阻攔直接沖了進去。

看著自己的親女兒衝進會議室,雖然主持無比疼愛自己這個女兒,但是對於她這魯莽的行為還是有些生氣,在怎麼說也是一國公主怎麼能這麼沒有禮貌呢!

「誰讓你進來的,招呼都不打,沒看見我正在跟長老們開會嗎?」

「開什麼會啊!有多重要啊?」

碧離語氣絲毫不慫的詢問道!

「嘿!我說你今天是怎麼了,居然敢頂我的嘴了,我們在商量神族後面的軍事計劃,你警告你不要因為你而延誤了軍情」

神殿主持情緒有些憤怒道!

「什麼狗屁軍情天下大陸出大事兒了?」

神殿直接把一枚傳音石捏著直接走上了主持面前的魔法水晶裡面,把傳音石放了進去,裡面立馬出現了溫格思的聲音。

「報告神殿主持以及長老們,我是天下大陸遠征軍總指揮溫格思元帥,我們這裡遇到了大麻煩,起初我們來到天下大陸整頓軍風滅了人族最後的國度夢城,本來便準備向其他種族部落進攻了,但是沒想到我們神族裡面混入了卧底,還是在夢迪老元帥在任的時候就混進來了,學生畢竟太過年輕沒有太多心思,被這卧底給忽悠了,因為他長得和神族人一模一樣,沒想到是妖精族和人族的混血,畢竟我們還沒有攻打妖精族還不知道妖精族的模樣,他有夜聽功能在我身邊當衛兵的時候偷聽了我們很多會議情報,因為我們對妖精族太一無所知了不知道他們有這些本領」

「更讓我難受的時候,妖精族的男人有魅惑能力,居然把我妹妹嵐月殿下這個第一次初出茅廬的年輕女孩兒給騙到手了,還懷孕了,而人族的姜辰,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帶來了他們現代人的武器,因為他不是這個世界的,從另外一個世界而來的說來拯救天下大陸的人族」

「他帶的武器是我們神族前所未見的,他們的現代科技甚至不比我們的魔法差。「 「什麼情況?剛抓到的人,現在就要放走?」房間門口,一個男人低聲問道。

「黛兒小姐說了,立馬放了趙以諾。」另一個男人回答。

「想那麼多幹嘛?黛兒小姐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好了。」

「你,給我起來!」男人指著不遠處的趙以諾大聲吼道。

角落裡的女人,此時有些驚恐,表情很是害怕。

「你們想做什麼?」她大聲問道。

「怎麼?你還想住在這裡?趕緊的,快走!」男人又吼道。

去哪裡?這是要進入「刑場」了么?趙以諾兩隻胳膊抱在前邊,試圖給自己一些安慰。

「快走,別磨嘰!」說著,男人直接將她推出了房間。

「咚!」門又被關上了,周圍只有趙以諾一個人。

他們都去哪裡了?她環顧了一下四周,眼睛里有些許疑問。隨即,她趕忙跑到前台,拿起電話就撥了過去。

「顧忘,你快來接我啊!我害怕!」她一邊哭著一邊喊著。

「以諾,別哭,我去接你,你在哪裡?」

聽見女人哭的那一瞬間,顧忘的心都快碎了。這是他心愛的女人啊,他怎麼能忍心她受委屈。

「我在酒店!你快來啊!」

很快,顧忘立刻跑了出去快速啟動上了車,駛向酒店。

一路上,不知道他闖了多少紅燈,但卻沒有人制止,沒錯,山貓在背後一直為他處理著這種小事。

「小姐,你怎麼了?沒事吧?是不是有人欺負你?」酒店裡,前台小姐看著她,問道。

「是,有人綁架我。」趙以諾立馬回答。

「那我報警!」

「不要報警,不能報警!」趙以諾立馬攔住前台小姐,大聲說道。

終於,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酒店門口,顧忘下了車,直接跑了進來。

「我在這裡!」趙以諾一邊向不遠處的男人揮著手一邊喊道。

「我好累啊!」她依偎在顧忘的懷裡,不停地抽泣著。

男人緊緊的抱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有些許異樣的情愫。他曾經發誓要好好保護這個女人,可是到頭來,他卻一直在讓她受傷。

「以諾,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別哭了好不好?」顧忘一邊安慰著她一邊親吻著她的臉頰。

大概是真的受到了驚嚇,此時的趙以諾完全抑制不住內心的情緒,還是不停地流著眼淚。

「先生,給您房卡,直接去樓上吧!」旁邊的前台小姐看不下去了,趕忙對顧忘說道。

顧忘抱起懷裡的女人,拿著房卡直接上了樓。

他顧不得那群綁架趙以諾的人,此時,他的眼裡,只有趙以諾一個人。

「有沒有受傷?」床上,顧忘趴在女人耳邊低聲問道。

「沒有。」趙以諾輕聲回答。

「他們對你做什麼了?」他繼續問道。

「什麼都沒有做,只是把我關在一個漆黑的房間里,但是我很害怕。」女人小聲的在低泣。

顧忘知道,這個女人一向都很怕黑,能在那麼黑的房間里待這麼久,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好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怪我沒有保護好你。」顧忘嘀咕著。

「顧忘,我們結婚吧。」趙以諾突然說道。

男人立馬抬起她的下巴,深情地看著她,表情有些驚訝,她竟然答應和他結婚了!

「以諾,你是說真的么?」

「嗯。」女人點了點頭。

「但是……」趙以諾欲言又止道。

「我希望得到黛兒的祝福。」她補充著。

顧忘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他相信,以黛兒的人品,他們應該是可以得到她的祝福的。

「大哥,你是說真的么?你和嫂子終於要結婚了?」辦公室里,山貓大聲問道。

「大呼小叫什麼啊?是不是跟周陽那個臭丫頭學壞了!」顧忘撇了他一眼,回答。

「我這不是激動嘛,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舉辦婚禮?」山貓繼續問道。

「這事,還得和黛兒好好商量一下。」顧忘抬起頭,看著窗外,意味深長的說道。

他們倆結婚,和黛兒又有什麼關係?旁邊的山貓看著不遠處的顧忘,有些不理解。

「你嫂子說了,我們結婚,需要得到黛兒的祝福。」顧忘解釋著。

「那可有點難了,黛兒小姐已經走了。」

「去哪裡了?」

「回國唄。」山貓淡淡的回答。

對於黛兒的這番行為,其實顧忘還是很認可的!感情上,她得不到任何回饋,事業上,她在這裡根本就沒有辦法發揮自己的擅長,倒不如回到自己的國家,自己再闖出一個名堂。

「人家黛兒小姐,這次是真的傷心了,不過也算是看開了。」山貓嘀咕著。

確實,顧忘的那番話,讓黛兒在感情方面豁然開朗,也認清了不管自己做出多少努力,顧忘的心都不會放在她身上。

「她走之前,給你留下了這個。」說著,山貓將旁邊桌子上的一個小包裹遞給顧忘。

拆開一看,是他在國外和黛兒兩個人在一起相處的照片。

有歡笑有悲傷,有淚水有痛苦還有失落……

照片里,記載的是他曾經的回憶。

「大哥,這裡有一個U盤!」山貓大聲喊道。

「顧忘,你好啊,當你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估計我已經在回國的飛機上了,不要悲傷哦,我知道你捨不得我。對於趙以諾的事情,我只能說抱歉,我確實衝動了……」

是一段黛兒自己錄製的一個小視頻,內容很短,但是能看得出,錄製的人卻很用心。

「大哥,你要不要給黛兒小姐打個電話?」一旁,山貓輕聲問道。

「不用,她懂。」顧忘回答。

此時的顧忘,終於鬆了口氣,不是因為黛兒終於可以不再糾纏自己了,而是因為那個女人在感情方面終於成熟了。

「好了,收起來吧!」顧忘說道。

「看什麼呢,快,給我看看。」說著,周陽直接跑了過去。

「怎麼哪裡都有你?一邊去。」顧忘直接說道。

對於周陽,他說話從來都不會客氣,而這個妹妹也早就已經習慣了。

「大哥!」周陽一個箭步跑過去,直接抱住了他。 他們有機關槍,狙擊槍,能夠幾千米外打穿我們神族的鎧甲,還有大炮,高射炮,穿甲彈,甚至能夠打穿我們神族的屏障結界,更厲害的是他們能夠鎖定我們神族人的位置,然後直接相隔上百公里都可以遠程導彈直接轟炸我們,導彈不光有燃燒彈還有毒氣彈凡是中毒的都七竅流血而死我們的治癒系魔法師都束手無策畢竟沒有見過這麼厲害的賭,還有他們的白磷彈,凡是粘在手上腳上燃燒的火拿水都澆不滅,只有把手腳砍了才行。

他們還有飛機如同巨大的鳥一樣速度非常的快,能夠輕而易舉的追上我們的浮云然后發射導彈對我們進行反覆的精準打擊,我50萬精銳戰士死亡還剩70個,妹妹嵐月魔法師首領也被他們給挾持帶走了,最難受的是,神族的神聖傳送台在天都城地下,落在了他們的手裡,死去的魔法師都不敢復活了,復活一個就會在他們手裡,而且他們還有遠程導彈,說是直接可以打到諸神之都來,幾顆就可以把諸神之都給炸平了,當然這個並不確定有可能是說來嚇我們的,其實我是沒臉給你發這些的,但是現在人族突然的變強的確讓我沒想到,但是我了解人族至少比諸神之都的任何一個元帥將軍都了解,我懇求神殿派支援部隊過來,我必須救回我妹妹。

聽完了溫格思將軍的話語,整個神殿內都是死氣沉沉的半天沒有一點消息。

良久之後神殿主持才苦笑了一下道!

「難怪讓一國公主都這麼生氣,看來的確是個大事兒啊!這都快被殺光了的人族哪裡會來的這麼大的能力啊!居然還要打倒諸神之都來」

「人家不說了嗎?全是那個姜辰給搞的鬼,像當年這個傢伙在天都神獄裡面救走了人族和各聯盟的將領,然後居然還挾持了我,給我屁股上來了一刀,還強吻了我,最後還放走了天都城幾十萬百姓,他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他的」

「什麼!居然有這事兒你怎麼沒有回來說呢?」

主持立馬勃然大怒道!

「這有什麼好說的,他就像一個耗子是的,說了你就算是一頭全身鎧甲的大象要殺死一匹馬簡單但是想要殺死一隻老鼠可不那麼簡單」

「這個畜生啊!居然懷我神族這麼好的戰役,我本來還準備溫格思速度把天下大陸給打了,把部隊又投入到新的戰線去,現在看全完了!這TM50萬的精銳部隊說打光了就打光了?」

神殿主持人還是有些不敢相通道!

「主持我知道溫格思的性格,他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他天生傲骨從來不會輕易認輸的,你看他都低聲下氣的過來請求你的幫忙了,看來事情已經嚴重到不能想象的程度了」

這個時候一位神殿長老站了起來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神族情報兵又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

「報!凱爾將軍發來急件,說紅葉國被一股突入起來的人族戰士給搶奪了回去。自己本想聯繫天都城溫格思元帥支援但是消息發出去根本沒有回信現在自己帶著上百人的神族戰士逃進了深山老林里「

「報!比丘國,波斯國,全部丟失,波斯國將軍戰死沙場請求神殿支援」

「報!凱撒國被神族拿了回去,雨花國全線淪陷」

看著情報兵這個時候一個一個的衝進來,就好像一根針一根針的往這些神族高官裡面的心裡扎一樣。

「行了!都滾下去吧!看情況天下大陸所佔領的人族國度都已經被搶奪回去了,這TM這人族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了,在怎麼說天下大陸也有我神族上百萬大軍,怎麼所有的城池全部被丟失呢!」

主持站了起來開始在會議室裡面來回走動思考著。

「如果你不知道他們怎麼丟失的,我這裡剛剛又收到一份急件,我來告訴你,是青山國將軍發來的遺憾,晚上當我們剛剛訓練完畢回到指揮所營房睡覺的時候,突然我們的指揮所發生了巨大的爆炸,隊員們訓練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體還沒躺下去了,突然被炸醒,等他們醒來四周已經是一片火海了,火海裡面還夾雜著毒氣」

「從天而降的炮火還在不斷轟炸,然後我們的戰士紛紛逃了出去,只見一群群帶著大眼長鼻子面具的人,拿著一個黑盒子噴著火花對我們瘋狂閃爍,無數的戰士手腳被打斷,打得支離破碎倒下,而且附近的高處還有無數狙擊手,我們嚇得躲在房子里,但是槍都被打穿,那些戰死們都成了一堆碎肉,很多人開始中毒而死,不過他們帶著面具好像沒事兒,所有人都慌了,害怕極了,他們開始逃跑投降,但是沒人逃得出去,我感覺我也快死了,在死之前發出了這份急件,希望神殿主持看見火速支援,天都城那邊聯繫不上,願天神保佑我神族子民。」

當聽碧離公主念出這個的時候,神族的這些長老們都不由得產生了一種后怕的感覺。

「不行啊!這樣下去的話,那豈不是他們還真有可能打到諸神之都來」

「是啊!我們現在的神族戰士對他們好像全都沒有用了,必須得想辦法!」

「是!得想個辦法,現在魔音傳給溫格思元帥,問他在哪裡速速接他回來,大家商量商量在重新想好對策,進攻天下大陸,現在的人族已經不是以前的人族了必須從長計議了,而且現在神聖重生台又落在了他們的手上,這對我們神族來說是巨大的損失啊!」

「畢竟我們的魔法師們不能夠儘快的復活,甚至無法復活這就會讓這些嬌生慣養的魔法師害怕在上戰場了,因為他們可能死了就真的死了。」

「哎!神族怎麼會突然遇見這麼強大的對手啊!你說都不是已經被把人族所有的國都滅了嗎?怎麼他們還能反,攻回來,現在天下大陸基本上所有的城池都被搶了回去,這讓我們神族損失巨大啊!而且他們還奴役了我們二十萬的神族戰士,這可如何是好啊!」 此刻長老們都七嘴八舌的發表著自己的意見,總之現場的情況很不統一,有一些長老覺得排某某元帥去,有些又說排誰去,而之前主張排溫格思去的長老受到了大伙兒的集體攻擊,說溫格思終究還是太年輕了,讓神族損失如此巨大,而這個長老聽了就很是不服氣,遇到這種敵人,你就算派誰去也不可能活著回來啊。

「行了!大家都別吵了,我們等溫格思元帥回來在商量對策,大伙兒都先安靜,人族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行了就先這樣吧!現在你們各部門的長老,把放在其他戰場上的精銳部隊可以調遣一些回來,準備到時候投送到天下大陸去了,行了!就這樣先散會」

神族的長老們此刻個個都心情不悅,有的則是心懷鬼胎,想靠著這一仗在揚名立萬一下,畢竟這塊難啃的骨頭自己要是啃下來,那豈不功成名就了。

而在看天都城內,姜辰在天都城內開始進行大改造,雖說以前的天都城就已經很是繁華了,但是這還不夠,姜辰要把這些石頭房子全部弄成鋼筋混泥土的房子,還要在這裡修建摩天大樓,建築材料這些都是有的,而且人工也有,當然不是聯盟軍的人工,而是這些投降的神族戰士俘虜們。

天都廣場上大概有十萬名神族的俘虜戰士,姜辰穿著大帥的軍裝開始在廣場上用高音喇叭發話了。

「神族的俘虜們你們聽好了!我們人族不會像你們那麼畜生,虐待俘虜,我們肯定是優待俘虜的,先說幹活兒這個事情,我們首先是管吃飽的,饅頭稀飯只要你們幹活兒賣力氣吃飽還是沒問題的,如果幹得比較賣力和速度快的話我們還有獎勵,比如可以獎勵包子,啤酒,香煙和零食這些,也是讓大伙兒鍛煉鍛煉身體,而至於魔法師呢!我們也需要你們的魔法來幫我們鍊鋼什麼的,當然有願意加入我們人族的那就更好了」

「只要你願意加入我們人族,跟著我們人族對抗好戰的神族的話,那我會給你們提供,高檔酒店住宿,就好比我眼前的這個房間,裡面都是我們現代人享受的,電視空調一日三餐還可以洗澡,但是當你們神族打過來的時候,你們必須得上。」

看著姜辰提供這麼好的條件,甚至比給神族作戰條件都還要好,而且這些都是現代人所享受的,他們可能幾輩子也體會不到的,大部分魔法師都是嬌生慣養的可不願意當奴隸,肯定是心動啊!尤其是姜辰還給他們分發了一些精美的食物說只要跟著姜辰干,每天都有吃不完的美食,還有華麗的衣服,享受現代的高科技。

「對了!姜國王就是你知道的我們雖然跟著你乾的話,但是我們的魔法打自己人,只能發揮出百分之10到20的傷害,這也是當初為了防止我們魔法師叛變給設定的啊!不知道這個會有影響不?」

「不礙事兒!我們不是讓你們跟著我去殺你們的同胞,我想你們也已經看見了,這場戰鬥已經死了無數人了,你們雖然打他們只能發揮百分之10的威力,但是相反他們打你也是一樣的啊!到時候你們只需要釋放你們的萬年寒冰牆,或者結界保護我們就可以了,我不強迫你們,當然如果你們的人打贏了也可以救你們回去。前提是能不能打贏我們,你也看見了我們現代科技的威力。」

「那好!我願意跟著你敢,反正跟誰干不是干呢!雖然我是神族的人,但是我很反對戰爭,我本來無憂無慮的生活在諸神之都被硬排過來的,我覺得至少在你們這邊還安全一點,那邊死了還不能復活了現在,而現在神聖傳送台在你們這裡,死了我們可以復活不?」

「當然可以!」

姜辰很是瀟洒道!而這個硬性條件立馬獲得了現場上萬名魔法師的喜愛,要知道這邊死了可以復活的,而在神族那邊死了就無法復活了。

一下子所有的魔法師都人前涌動,都想叛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