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顧柒。

「你放心,人我已經給你攔住了,他們為什麼會追你啊?」

顧柒之前就記住了她,她生得十分精緻好看,不然也不會只見了一面顧柒就想起了她。

「說來話長,顧小姐,謝謝你。」

顧柒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不用……小心。」

她臉上的笑容頓住,有兩人躲過了阿才朝著這邊而來。

顧柒從輪椅上一躍而起,一腳飛踢在那人的臉上。

「小姐接著。」顧浣將顧柒的拐棍扔過來,顧柒接住對另外一人就是一頓爆錘,場面那叫一個慘。

蘇顏都看傻了,剛剛還坐在輪椅上對她盈盈淺笑的女人,在一瞬間就從輪椅上跳起來生龍活虎。

「小姐,小心你的腿……」

顧柒正愁這段時間在床上躺著太累,要找個事情活動活動一下手腳。

這一腳正好踢在了她受傷的那條腿上。

「好疼……」

「我的好小姐!你這是幹什麼?」顧浣心疼道。

阿才也已經制服了那幾人,蘇顏緊張道:「顧小姐,你沒事吧?」

「我骨頭好疼。」

阿才嘆了口氣,就一眼功夫沒看到,顧柒明知自己腿有問題,還敢使勁用腿。

「還好車子沒有走遠,送小姐回去。」阿才立馬讓司機掉頭。

顧柒疼成這個樣子,總不可能讓她上飛機。

為了不打破穆南樞的計劃,阿才讓顧柒先去附近的醫院就診。

蘇顏過意不去,顧柒本來就是來救她才導致傷情加重,只好一併跟了過去。

經過醫生的診斷,顧柒的確是骨頭病情,需要好好休養。

蘇顏很難過,「對不起顧小姐,都是因為我,讓你耽誤了飛機。」

「沒關係,今天走不了過兩天走也是一樣的,我不著急。」

阿才已經將此事告訴了穆南樞,穆南樞提出讓他看著顧柒,就在醫院,暫時不要回家。

「阿才,你去哪了?是不是找小樞樞打我小報告去了?」

「顧小姐,先生最近很忙,你就給他省點心吧。」阿才嘆氣道。

「這次的事情不能怪我,我是無心的,對了,小樞樞什麼時候過來看我?

要不然我們回去休養吧,我這心裡老是七上八下,總覺得有些不安。

說不定這次就是老天爺將我們留下來,故意不讓我走。」

這種不安感從早上就開始了,顧柒心大,一直不停的和阿才講話來分散心中那股焦躁感。

「先生手上有點事,等他處理好了就會過來,顧小姐放心。

你的腿沒太大的問題,要不然我定今晚的機票,咱們今晚走?反正在醫院也只是休養。」

顧柒皺了皺眉,「不行,我腿疼,走不了,哎呀好餓啊,阿才,我要吃天香樓的招牌菜,你去給我打包回來。」

「是,顧小姐。」阿才這時候就很佩服顧柒,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吃飯。

他並不知道自己前腳一走,後腳顧柒臉色就變了。

「小姐,你剛剛不還是挺開心的嘛?怎麼變臉變得這麼快,是腳太疼了嗎?」

顧柒冷冷道:「難道你沒發現阿才不對勁?」

「沒什麼不對勁的,挺好啊。」顧浣一臉呆萌。

「不,他想我們離開,很想。」

「小姐,你這麼說了我也有這樣的感覺,醫生說你最好靜養。

要麼在醫院,要麼送你回大宅,阿才哥哥卻想要我們晚上就走。」

顧柒眼中掠過一道深意,「該不會是……」

「是什麼?」「穆南樞這個混蛋要背著我爬牆?所以才想要快點送走我們!」 顧柒的臉已經黑成了黑炭,蘇顏和她也就見過兩次,現在關係到她和伴侶的私事蘇顏也不便開口。

倒是顧浣開口道:「不至於吧,先生對你的情意我們是看在眼裡的。

就拿你這幾天受傷來說,先生給你端茶送水,也沒有一絲絲怨言。

你說他爬牆,我覺得誰都可能,唯獨先生不太像是那種人。」

「雖然我也不相信,但我就覺得奇怪。

我說要回國,小樞樞欣然同意,還特地讓阿才跟著,一定要確保我回美國。」

「小姐,你腿腳不方便,先生是想要多個人來照顧你,畢竟你又不讓人省心。」

顧柒看著黑壓壓的天空,「小浣熊,不瞞你說,我心裡一直都很慌,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小姐,你不要想多了。」

「我受傷了,按理來說小樞樞應該會第一時間過來,阿才一直在說他很忙,究竟忙什麼呢?」

顧浣撓撓頭,她本來就沒有顧柒這麼聰明的。

「小姐,你這就為難我了,先生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除了你和阿才阿旺兩人可以近身,連我他都不喜的。

況且他氣場那麼強大,我都不敢多看他幾眼,又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行,我越發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我必須要回去一趟。

蘇小姐,我已經沒事了,追你的那幾人也被扭送去了警局,你可以一個人回家嗎?」

「謝謝顧小姐出手相助,我回家就安全了,不過你的腿……」

「我腿本來就受傷,不關你的事情,你不用在意。」

「顧小姐,這樣吧,你好像有事情要忙,我也就不便打擾你了。

咱們留個聯繫方式,等你不忙了我再來探望你行嗎?」

「好。」

顧柒本來就喜歡嬌滴滴的小美女,蘇顏是她第一眼看到就很喜歡的女人。

她並不排斥,兩人交換了一下聯繫方式,蘇顏便急沖沖離開。

蘇顏走出醫院,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回來了。

她悄悄拿出一枚戒指,這是一枚男人的戒指,在戒圈裡面有一圈字母代表著主人的身份。

手指緩緩撫摸著那幾個字母,心裡有些疼。

史密斯,對不起,我只能離開。

誰也沒有想到結局會變成這樣,她本是他的中文老師,教授他中文,最後卻動了情,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被史密斯家族的人發現,她被開除,甚至史密斯家還派了人準備對她不利。

還好遇上顧柒,不然在機場她就已經被那幾人所抓。

好在她在美國用的是英文名,當初也是用了別人的身份去做教授課程。

蘇顏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史密斯相差太多,他是自己永遠都高攀不上的男人。

為了他的前途,他不久就要和別人訂婚,她毅然決然選擇離開。

離開了顧柒,她臉上的恢復了憂鬱悲傷的神色。

一想到以後再也無法和他相見,她的心就疼得抽痛起來。

那段美好的回憶,是他留給自己最好的禮物,她不後悔。

史密斯,再見了。

蘇顏收起戒指,打車回了蘇家。

顧柒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從早上等到夜色降臨,穆南樞連個電話都沒有,更不要說人影了。

外面下起了大雨,烏壓壓的天空壓得顧柒心裡很不舒服。

她聽到雨砸在玻璃窗上的聲音,有些焦躁不已。

明明她手中已經有穆南樞的電話,她卻不想給他打。

受傷的是自己,怎麼都該他來找自己吧。

就算人來不了,發條信息,打個電話總可以。

顧柒越想越覺得憋屈,這裡還有個一直想要催自己離開國內的阿才。

「顧小姐,你的腳傷在醫院呆著也不能一下就好,也是需要養的,我送你回美國,你慢慢調理吧。」

顧柒這次沒有拒絕,而是勾唇一笑:「行,我也想家了,不過今晚我太累,你定明天的票,我們明天走。」

「好的顧小姐。」阿才臉上如釋重負。

「阿才,我想吃醉仙齋的醉鴨,還有上次先生帶我去那私家菜,你幫我打包回來吃吧。」

「小姐,這路途太遠,一去一回恐怕要三小時了。」

「我一回美國就不能再吃了,好懷念啊,阿才,你就滿足我這個心愿好不好?」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阿才沒辦法,「這裡有些水果和糕點,你先墊墊肚子。」

這一天他都跑了多少次腿了,然而阿才並不知道,之前的每一次都是顧柒故意為之,為的就是讓他放鬆警惕。

阿才一離開,顧柒趕緊開口:「小浣熊,扶我下來,咱們打車回大宅。」

「小姐,你故意將阿才哥哥支走的?」

「是啊,不然我為什麼要吃那裡的飯菜,就是為了給我們爭取機會,我倒是要回去看看會發生什麼。」

顧浣無奈道:「小姐,有時候我覺得你太聰明了,先生怎麼能防住你?」

「好啦,我們趕緊走。」

回大宅的路上顧柒心情很緊張,說不出她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大概是今晚的雨太大了。

從繁華的都市到了偏僻的小巷子,司機不敢過去,提前將兩人下了。

顧浣一邊撐著傘,一邊推著顧柒的輪椅,口中還罵著那司機拿錢不辦事。

「這麼大的雨,小姐你腿腳又不方便,該死的司機。」

「沒事,反正也不遠了,我們自己過去。」

顧柒的輪椅在平坦路可以自動滑行,也用不著人推。

越到大宅,顧柒的眼皮就跳得越快。

「小浣熊,你慌嗎?」

顧浣咽了咽口水,「這雨下得太大,我有點害怕。」

「你就是一個膽小鬼。」

畢竟這片都是一些老宅子,很多人都不住了,路燈下雨幕如同蜘蛛網一般砸落。

「小姐,我們快走吧。」

顧浣心裡惦念著阿旺,阿才和自己都走了,他背上的傷有沒有按時使用。

還沒有靠近大宅,顧柒就看到了很多黑色的車子,一輛接著一輛。

穆南樞喜靜,他特地住在這裡,平時很少會有車經過,更不要說這麼多車停著。

顧浣疑惑的問道:「這是哪家閨女要出嫁嗎?這個車隊可真夠長的。」

「傻子,誰在這樣的雨天出嫁?再說這些車根本就不是婚車,前面除了大宅也沒有別人的房子。」

「對哦,難道穆先生家裡來了很多人做客?」

顧柒看著這一長串車,至少都有幾十輛,一下子來這麼多人做客?她才不信。

「不對,是出事了!」

「小姐,你慢點,雨大,小心濺你自己一身水。」

大宅的門開著,顧柒敏感的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不對,有問題!你小心點。」

顧浣本來走前面是要保護顧柒,誰知道腳下踢到一物,她低頭一看就尖叫起來:「啊!」

她的腳邊赫然躺著一個人,那人在大雨之中動也不動,身下流著血水混合著雨水。

「閉嘴!」顧柒顯然要冷靜多了。

顧浣腳都在發抖,「小姐,她是死是活?」

顧柒踢了兩腳沒有動靜,「死了。」

才進門就遇上這樣的事情,顧浣小臉一片蒼白。

「你現在就離開這裡。」顧柒直接道。

「小姐你呢?」

「他在這,我要去找他。」

「不,我也要去。」不僅僅是因為保護顧柒,還有阿旺,那傻小子的笑臉在她腦中揮之不去。

「你要去就閉嘴,我不想再聽到你大叫,去,將那人手中的槍給我撿起來。」

「是,小姐。」顧浣平息著自己的心情。

如果是鄔湄在這,她一定和顧柒一樣冷靜,自己不能拖顧柒的後腿。

「小姐,先生阿旺會不會有事?」

「不會,他精於算計,先是送走了我們,後面又出現這樣的事情,肯定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顧柒雖然這樣回答顧浣,但她的心也是不安的。穆南樞,混蛋!敢騙我! 穆南樞的院子很大,當初為了修建這個大宅,他可以將附近人家的房子全都買了下來,打通成一個巨大的院子。

平時的假山小橋,蓮池亭子都是十分雅緻。

基本上燈光也是以古風為主,暈黃的燈從旁邊透過來,光線並不強烈。

在這樣的雨幕之中,整個大宅就顯得陰森可怕。

天空彷彿裂開了一個大口子,大雨顆顆砸落。

每隔幾步就會看到死人,顧浣已經嚇得全身發抖,手腳冰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