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聽錯吧,顧栩居然讓她一個十八線小助理,陪他去參加上流社會的酒會。

世界瞬間變的好恐怖,楊暖暖想回火星。

要是他們被拍到了,顧栩的那些腦殘粉一定會把楊暖暖大卸八塊的!

“對,就是你。”顧栩回答。

“我不去,您老人家還是找王姐陪您去吧,我只是一個小菜鳥。”

楊暖暖斷然拒絕了。

顧栩現在的粉絲,連起來可繞地球十八圈。

“……”顧栩看到楊暖暖一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架勢,他便不說話了。

爲什麼她這麼排斥和我單獨在一起呢?

難道是她發現了什麼?

“顧大影帝阿,你看看我這幅熊樣子,我怎麼去高大上的酒會啊。”

楊暖暖扯着自己髒兮兮,還有幾處殘破的白裙子說。

“衣服的事情我來解決,你只需要做到乖乖的。”顧栩說。

“要是我挽着你的手去參加酒會,然後不幸的被人拍到,到時候我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楊暖暖雙眼放空,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只是想想,楊暖暖哭的心都有了。

“楊暖暖,你在想什麼?”

顧栩不爽的問。

“我在想我的悲慘人生,您別打擾。”

楊暖暖對顧栩擺擺手,有氣無力的說。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顧栩說。

“誤會啥了?”楊暖暖問。

“帶你去酒會,你並不是我的女伴,只是去幫我提包的。”

顧栩慢慢的說。

“真的嗎?”

楊暖暖的活力瞬間復活,她開行的跳了起來,眼睛彎彎的看着顧栩問。

太好了,楊暖暖不需要擔心顧栩的粉絲謀殺她了。

“真的。”顧栩微微點頭說。

“太好了,yes!”

楊暖暖用力的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道。

“咚咚,咚咚。”休息室的門被人敲響。

楊暖暖興沖沖都打開了門。

“王姐好。”楊暖暖對着王心打招呼,她的臉都快笑出一朵花了。

“顧影帝,江華卿那邊已經準備好了。”

王心看都買看楊暖暖一眼,來到顧栩身邊說。 江華卿可是嘉恆影視的一姐,今年28歲,她18歲的時候就捧回了金獅獎最佳女演員的大獎。

此後的十年的演藝生涯中,她幾乎拿遍了全世界的影視大獎。

她作品不多,但只要是有她加盟的戲,必是精品大製作。

從一定的程度上來說,江華卿代表了戲劇的質量,也是票房的保障。

“是江華卿嗎?”

楊暖暖驚喜的問。

她也是江華卿的鐵粉之一。

“是,顧栩今天的女伴就是江華卿。”

王心看着楊暖暖,趾高氣揚的回答。

“哈哈。”楊暖暖開心的笑了。

太好了,她竟然有機會能夠見到自己女神了。

要知道,江華卿的神祕程度一點都不遜色於顧栩。

這些年來,江華卿一直深居簡出,出了工作之外,很少有媒體拍攝到她生活裏的狀態。

“王姐,顧影帝的服裝師,化妝師,髮型師已經到了。”

一個穿着碎花連衣裙,臉上帶着一副黑框眼鏡的女孩,從門外伸頭進來說。

“恩,讓他們在外面稍等一會吧。”

王心注意着顧栩的臉色說。

“好的。”女孩點頭回應。

“不用等,讓他們進來吧。”顧栩說。

“好的。”女孩點頭。

“你把她帶到隔壁,給她找一身乾淨衣服換上,等會要她跟我一起去。”

顧栩指着楊暖暖對着王心說。

“好。”王心點頭,聲音悶悶的回答。

雖然王心現在心裏感覺很不爽,但是她不敢泄露出自己一點點真實的情緒。

在顧栩面前,沒有一個女人會露出自己丑態和不完美。

當然,楊暖暖是一個意外!

楊暖暖又不喜歡顧栩,對顧栩沒有一點好感,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缺點都展現給顧栩看。

相識相愛 她想展現,顧栩一點都不樂意看。

“走吧。”

王心邁着嫵媚的步伐,來到楊暖暖面前,她漂亮的眼眸斜睨了楊暖暖一眼道。

“噢,好。”楊暖暖唯唯諾諾的點頭答應。

“顧大影帝,一會見。”

楊暖暖笑着對顧栩揮手道。

語言戀人 “……”顧栩白了一眼楊暖暖,沒有理會她,他傲嬌的擡頭轉身。

楊暖暖跟着王心走出休息室,休息室外,那個穿着碎花連衣裙的女孩,正在和四個男人談話。

四個男人,身高不同,體型體態沒有一處相似的點,就連發色也是各異,服裝全是槽點。

軍婚綿綿:顧少,寵妻無度 “看看人家是怎麼工作的。”

王心滿意的看着邱翠翠,然後斜看着楊暖暖道。

“我在看啊。”楊暖暖心裏不屑的想。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這個邱翠翠工作並不算完美無缺,反而經常會犯一些低級的錯誤。

但是王心對她就是滿意,一是因爲王心和邱翠翠是校友,而是因爲邱翠翠長相平凡。

最最最重要的一點,是因爲邱翠翠已經訂婚了,她不會對王心造成任何威脅。

“翠翠啊,別太辛苦了,一會午飯我請你吃。”

王心笑眯眯的對着邱翠翠說。

“好,謝謝王姐。”

邱翠翠撫了撫眼鏡,她笑着回答王心的邀約。

“暖暖啊,你沒事吧?”

從另一間休息室出來的蘇月,看到楊暖暖,她噔噔的跑過來,拉過楊暖暖問。

“沒事啊,我能有什麼事啊。”楊暖暖大大咧咧的回答。

“恩,沒事就好。”蘇月說。

“你正好來了,她就交給你了。”

王心對蘇月道。

“王姐你啥意思啊,我和暖暖雖然感情好,但是我們都不會彎的。”

蘇月對着王心一本正經的道。

“噗嗤。”

站在一邊的楊暖暖,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

還是蘇月有辦法,知道怎麼一句話噎死王心。

楊暖暖在心裏,給蘇月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很好笑嗎?”王心扭頭,嚴肅的看着楊暖暖問。

王心這個人是典型的直女癌,她認爲一個女人就是要和一個男人在一起!

相反也是一樣,一個男人必須要和一個女人在一起。

“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

楊暖暖立馬收斂起笑容,她板着臉回答。

“給你五分鐘,給她化個妝換件衣服。”

王心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寶格麗表說。

“好的。”蘇月點頭答應。

蘇月拉着楊暖暖往左邊的化妝室走。

“不要過分打扮她。”

王心對着蘇月,特意強調道。

身爲資深經紀人的王心,不需要多看,就知道楊暖暖五官長的很精緻,她很有可塑性。

要是江華卿的風頭,被楊暖暖這個無名無輩的小助理搶走了,王心肯定會被氣炸。

諾大的化妝室裏,蘇月站在兩排掛滿各種服裝的衣架前認真的挑選着。

楊暖暖坐在化妝桌前,她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又低眼看了看滿桌的化妝品。

“蘇月,你說顧栩幹嗎要帶我去參加酒會呢?”

楊暖暖問。

到現在她也沒想清,顧栩到底有什麼目的。

憑楊暖暖對顧栩的瞭解,像這種充滿銅臭味的上流酒會,他一直是不屑於參加的。

難道今天的那些圍在顧栩休息室外的高層,都是爲了勸說顧栩去參加這一場酒會。

不對啊,嘉恆國際這麼大的公司,不會受別家公司的威逼利誘纔對的。

“管他呢,去了能白吃白喝,何樂而不爲呢。”

蘇月拿了兩件衣服說。

“對,何樂而不爲呢。”楊暖暖重複蘇月的話。

“這兩件,你喜歡哪件?”

蘇月一手一件衣服亮給楊暖暖看,她問。

楊暖暖仔細的看了看,她隨手指了一下蘇月左手上的那條天藍色的長裙。

“這件吧。”楊暖暖說。

“恩,和我選的一樣。”

蘇月看了看裙子說。

“現在已經過去兩分鐘了,再不快點,王心又有借題發揮的機會了。”

楊暖暖看了一眼鐘錶上的時間說。

蘇月把右手上那件乳白色抹胸裙子放下,她走到楊暖暖面前。

“把衣服換了吧。”

蘇月把衣服遞給楊暖暖說。

楊暖暖拿着衣服進了更衣室,三十秒之後,楊暖暖穿着那條天藍色的長裙走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