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聽錯,那就是韓正陽的聲音。

當她見到許久不見的韓正陽時,她眼底蓄滿了激動與思念,唇.瓣微微顫抖,杵在原地,心臟突然也跳得很快。

「呦!真的是白天不能說人,晚上不能說鬼,這不一說,人就已經出現了。」

唐可萱的視線一直都沒離開過韓正陽身上,如果不是馬文霞嘲諷的語氣在她耳邊響起,恐怕她都還沒回過神。

漸漸地,唐可萱想到了韓正陽這麼狠心,對她避而不見,對她這個老婆也是不聞不問,原本十分想念的心,逐漸被她壓制了。

語氣便得冷硬:「你還不知道回來呀!我還以為你早死在外頭了。」

馬文霞當即怒髮衝冠:「唐可萱你說什麼呀!我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就算是你死在外頭,我兒子都還好好的呢!」

韓正陽目光充滿了不喜,厭惡地朝唐可萱看了一眼,抿緊嘴,不出聲。

「她就是你想離婚,卻一直不肯跟你離婚的唐可萱嗎?」

忽然一道陌生的女性嗓音響起。

這時的唐可萱才主意到韓正陽身邊出現了一名二十齣頭的女人。

「你是誰?」唐可萱雙眸警惕而銳利地盯著她。

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說話的語氣以及跟韓正陽站在一起,關係很不一般。

而且她也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挑釁的情緒。

還沒等那女人回答唐可萱,馬文霞一臉很得意的表情,語氣又掩飾不住內心的幸災樂禍:「她呀!以後就是我們韓家的人,她現在懷的就是正陽的孩子。」

什麼?唐可萱瞬息間驚愕而難以置信的瞪著對方。

「不要臉!」這三個字最後在她回神時,憤慨從唇間吐出。

「你說誰不要臉?」朱秀玲生氣瞪著她。

馬文霞悠悠地說:「對我們韓家來說,懷孕的人才是寶,一直不能下蛋的,那都是草。」她原本也不喜歡朱秀玲,覺得朱秀玲是個寡婦,可奈何又懷了自己兒子的孩子,而且又可以借用這個機會把唐可萱趕出去,所以,喜不喜歡,那都不重要了。

這麼明顯的暗示,唐可萱又怎麼會聽不明白呢!

又不是她不想生孩子,關鍵是韓正陽都一直沒回來過,她一個人也生不出孩子來呀!

而且現在是韓正陽讓其他的女人懷孕了,還公然找上門來,擺明就是逼宮,讓她跟韓正陽離婚,然後離開韓家。 唐可萱瞪著朱秀玲了一眼,最後她轉看了韓正陽,「你對得起我嗎?我找了你這麼久,我也去了你工作的地方,你就是對我視而不見,回來了,你可好了,你居然在外頭有女人,而且還懷孕了,你這麼做,你對得起我嗎?」

韓正陽原本就是一心想著跟唐可萱離婚,而他跟朱秀玲在一起,那就是一時心情不好,喝醉了酒,後來,他也有一部分是為了宣洩自己生理需要,到了後面,朱秀玲死心塌地地對他好,他覺得有這樣朱秀玲這樣的女人在身邊,也是不錯的,又恰恰朱秀玲告訴他,她懷了自己的孩子。

那他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自己可以跟唐可萱離婚了,就算是唐可萱不願意離婚,那也可以這麼拖著,等到了唐可萱自己放棄不再堅持了,那就是他的好日子到來了。

所以,他今天就是特地帶朱秀玲回家。

「如果你覺得我對不住你,那好,我們就簽字離婚。」

聞言,唐可萱獰笑,瞪視著韓正陽,「你一直都在打著要跟我離婚的主意,所以你才跟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在一起了?你是故意讓她懷孕的,是嗎?」

面對她的質問,韓正陽沉默。

馬文霞一秒鐘都不停頓:「你說的是什麼話呢?這懷孕的事,不是誰都有這個福氣的,就好比如唐小芯,人家還一懷孕就是龍鳳胎,你呢?占著茅坑不拉屎,都過了這麼久了,也不見懷孕,哦,難道我們韓家就得要讓你一直耽擱了?遲遲都沒孫子?你這不是擺明要斷了我們韓家的后嗎?」

馬文霞看著怒氣沖沖的唐可萱,她驟然間嗤笑,說道:「不是我故意要詆毀你,你看看你自己,再來看看人家秀玲,這才在一起多久了?然後就懷孕了,她現在可是我們韓家的大功臣。」

「當心生的就是賠錢貨。」

聞言,馬文霞臉色一僵,抿緊嘴,很不悅地瞪著唐可萱,都到了這個時候,唐可萱還是在詛咒他們韓家沒傳宗接代的人。

不過隨之一想,自己要是生氣了,那不是讓唐可萱高興了嗎?

於是,她就把怒氣收斂了幾分,皮笑肉不笑地說,「沒關係,就算生下來是女兒,那下一胎再生個兒子唄,反正秀玲也願意生,而且……」她譏諷的眼神,意味深長地看著唐可萱,「按照秀玲懷孕速度來說,怎麼樣都比某人還要快。」

這話,又是在指她不能懷孕,唐可萱咬牙切齒地反駁:「能懷孕又很了不起了嗎?再怎麼著,她都是三兒,見不得光,就算是她把孩子生下來,就算是她生的就是兒子,那都是私生子,我,永遠都不會跟韓正陽離婚,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拿我怎麼樣。」

「你……」馬文霞氣急怒視唐可萱,這擺明就是跟自己作對,更讓她氣爆的是,唐可萱要是不離婚,那就意味著一直要留在韓家了,那日子還是繼續鬧騰,不能安生。

光是想到這些,馬文霞就已經開始嘔血了。

「我介意!」朱秀玲緩緩說。

反正她現在就是一個寡婦,能有韓正陽這麼優秀的男人在身邊,就算是無名無分,那都比一個人還要強。

「不要臉!」

暴怒的喝斥聲,還伴隨著『啪』的一聲。

朱秀玲的面頰浮現了五個手指印。

她先是一怔,彷彿不太敢相信,打她的人是唐可萱。

隨之她怒火猶如翻滾的海水般襲來,瞬息間也爆發了。

她揚起手,也還了唐可萱一巴掌。

「不要臉的人是誰呀!明明正陽已經不喜歡你了,韓家所有人都不喜歡你,你偏偏還要賴在這裡不走。」

唐可萱掌心微微顫抖地撫上了自己被打的面頰,眸中的怒火隨之猶如煙火般迅速升起,下一秒擴散,她面容扭曲,猶如一隻發怒的小貓,彷彿毛髮也都豎立起來,就在韓正陽和馬文霞剛要生出警惕,他們便看見了唐可萱直接朝朱秀玲撲了過去,雙手掐住了朱秀玲的脖子。

「賤人……你敢打我,我要掐死你這個賤人……」

被重力撞擊,朱秀玲失去了平衡,連續後退了幾步。

眼看就要倒下去時候,韓正陽回過神,連忙伸手去將朱秀玲扶住,穩了穩心神之後,他手一揮,將唐可萱雙手從朱秀玲脖子上撤了下來,馬文霞急忙地上前將唐可萱拉遠朱秀玲。

這時韓正陽他怒吼唐可萱:「你瘋了嗎?還是說你腦子有病?秀玲現在孕婦,你要這麼推她,很可能就是一屍兩命。」

「沒錯!」馬文霞見唐可萱已經離朱秀玲有一定的距離,她就很嫌棄地鬆開了手,跟著韓正陽怒斥起唐可萱,「你這是謀殺,你是要坐牢的。」

唐可萱怔怔地站在原地,感覺自己好像身處於寒冷的冰水當中,獃滯地看著韓正陽將朱秀玲溫柔地摟在懷裡,不知不覺中,她聯想到自己當初跟韓正陽在處對象的時候,他也是這麼對她的,現在為什麼他們兩個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已經不再屬於自己的了嗎?

她的心好像被刀子扎了一樣,好痛!

逐漸,眼中的視線模糊了……

可能是自己不想看到韓正陽和朱秀玲這樣吧!

最後……

「我不會離婚,我不管你們說什麼,我都不會離婚,你們也別想在一起了。」唐可萱語氣無比的堅決,彷彿十萬噸的卡車都沒辦法將她拉開。

韓正陽看著唐可萱雙眸通紅泛起了水霧,心中也漸漸煩躁,覺得自己怎麼就招惹到唐可萱了呢!

不肯定離婚,那他不是又過不得好日子了嗎?

「我不管你怎麼樣,我還是那句話,離婚,我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了。」

「為什麼?」唐可萱忍住了心疼,問他。

「為什麼?」聞言,韓正陽既然覺得很諷刺,也覺得很可笑。

其實他也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為什麼會變成了這樣。

略微一想。

好像是從唐可萱嫁到了他們家后,整個人都開始慢慢變了,已經不再是那個溫柔可人的唐可萱了。 而他們家,也不再溫暖,讓他不再敢回去了。

「你覺得我們之間還有過下去的必要嗎?」

「我是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連家都不敢回?連我都不願意麵對,你之前不是喜歡我的嗎?」

聞言,韓正陽陷入了沉默。

他身邊的朱秀玲開始緊張了,要是萬一韓正陽回心轉意的話,那她怎麼辦呀!現在懷的孩子,怎麼辦呀!

於是她可憐兮兮又很委屈地望著韓正陽,手指很不安和緊張地握緊了韓正陽的手。

感覺到她的不安,韓正陽抬眸便將她所有的情緒映入了眼中,再加上他也是想到了朱秀玲肚子里的孩子,他冰冷對唐可萱說,「現在已經不喜歡了,我們之間也是不可能會有挽回的餘地了。」

韓正陽執意要離婚,唐可萱只能說自己不會離婚。

多餘的話,她也不再說了,可能是知道自己說了,那都是沒用的。

唐可萱回到自己房間,像是在跟韓正陽和朱秀玲他們賭氣一樣,明知道朱秀玲已經在韓家住下來了,她半步都不離開韓家。

第二天,韓小琳回來了,她學校那邊也畢業了。

她一聽說朱秀玲懷孕的來龍去脈,當場就幸災樂禍地笑了。

「唐可萱你也有今天呀!」

她一直都記恨著在她帶對象回家的時候,唐可萱在她對象面前抹黑自己,導致對象跟她分開。

只要韓小琳在家,尤其是在唐可萱面前,那她跟朱秀玲有多親密,就有多親密。還各種朱秀玲的好,比唐可萱好等等的話。

剛開始唐可萱還是隱忍,到後面了,她直接跟韓小琳大吵起來。

最終結果是所有人都幫韓小琳,沒人幫她。

那個時候,唐可萱才徹徹底底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孤立無援。

於是,她也只能回家搬救兵了。

方淑珍一聽她說,韓正陽跟一個寡婦在一起,還懷孕了的事,她非常震驚地看著唐可萱。

「媽,他們就是欺負我身邊沒人,一直……」唐可萱把一肚子的委屈都一一跟方淑珍傾訴。

方淑珍只能這麼安慰她,「這件事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我們去找他們算賬。」

方淑珍一出現,那肯定就是跟馬文霞大吵一架。

馬文霞嘴裡三句不離唐可萱就是一個不會下蛋的母雞。

方淑珍氣急了就對馬文霞動手了。

這件事因此也鬧到了,哌出所那邊去了。

劉金園看了又看他們,再看了自己身邊面無表情的席錦琛,照這個意思,是公事公辦嗎?

方淑珍在看見席錦琛那一刻起,原本心驚膽戰的,一下子就變得底氣很足了,心裡想著,自己不管怎樣都是唐小芯的媽,席錦琛的丈母娘,席錦琛不管怎樣,那都是要站在自己這一邊,幫自己。

所以,她看向馬文霞的眼神,多了一絲的挑釁,也掩飾不住內心深處的得意,彷彿像是在對馬文霞說,你跟我斗,你還不行呢!

馬文霞心裡也不安到了極點,手指抓緊了又松,反反覆復。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她就是擔心席錦琛會藉此機會對他們報復,甚至為難他們。

韓正陽目不轉睛地看著席錦琛,整個人從到了哌出所那一刻起,就一直不出聲。

朱秀玲惴惴不安地坐著。

韓小琳倒沒有像他們那樣不安,反而說,「我爸也是哌出所的隊長,你們要是出事不公平的話,我們也會討回公道。」

有了韓小琳開口,馬文霞跟著也說,「沒錯,來我們家打是方淑珍,你不要以為她是你丈母娘,你就可以偏袒她。」

方淑珍不滿嚷嚷:「我偏袒我怎麼啦?難道你們的行為就很對了嗎? 爹地:媽咪賣給你了 縱容你們的兒子,在外面有女人,還讓一個寡婦懷孕,現在來逼迫我女兒跟你兒子離婚。」

劉金園看席錦琛冷眼瞅著方淑珍和馬文霞爭吵,逐漸,他看見席錦琛皺著眉頭,劉金園連忙敲了敲桌面,「夠了哦!這裡是哌出所,不是大街上,更不是你們家,安靜一點。」

「你……」方淑珍回頭剛要不滿訓劉金園時,眼角的餘光看見了席錦琛冰冷而幽深的眼眸,她連忙把後面的話咽了回肚子。

馬文霞見她忽然間變得這麼安靜,她便得意嗤笑方淑珍,「哼,你的靠山不管用了吧!」

方淑珍當即憤怒瞪向她,「馬文霞我們的事,你以為就可以這麼算了嗎?」

一說這個,馬文霞的笑容驟然間僵硬了,一想到一天到晚都是這麼鬧騰的話,那她這個家還是家嗎?

又再加上朱秀玲懷了他們韓家的骨肉,不能就這麼名不正言不順的。

韓正陽和唐可萱之間必須要離婚。

席錦琛側目看了一眼劉金園。

劉金園立刻就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馬上給他們所有人錄口供。

要了韓勝利在另外一個哌出所的電話號碼。

劉金園立馬上給韓勝利打了過去。

一個小時后,韓勝利趕好,也了解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馬文霞、韓小琳、韓正陽、朱秀玲四人一見到韓勝利陰沉的臉色,眉宇間透著憤慨,四人嚇得都噤聲。

這時席錦琛緩緩開口,「這件事屬於打架事件,要說小的,那就是家裡起矛盾,想私底下解決,還是由我們出面解決,那決定就在你們手裡。」

意思就是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方淑珍馬上生氣說,「和解什麼?和解了之後韓正陽就會跟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分開嗎?孩子打掉嗎?」

「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你就是痴人說夢話。」馬文霞頂撞回去。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

「什麼沒什麼好談的?談正陽和唐可萱離婚的事。」

「夠了!」韓勝利憤怒的雙眸警告地瞪著馬文霞,「這種事情鬧到哌出所里來,人盡皆知,你覺得很好嗎?」

「我是覺得不好,可是讓這件事鬧到這裡來的人是唐可萱和方淑珍,要不是她們兩個來我們家鬧,跟我們都打起來,我們也不會……」

「馬文霞你還真不要臉!」方淑珍微微眯著眼,氣憤打斷了馬文霞的話,「什麼叫我們鬧?是你們教育兒子不當在先的,娶了我們家可萱,還在幾個月不回家,一回來就是帶著不要臉的狐狸精回來,還來逼著我們可萱跟你兒子離婚。」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覺得後面說馬文霞還不夠解氣,她又指著韓勝利的鼻子怒斥:「你身為韓正陽的爸,明知道你兒子做的行為都是不對的,你也不知道找他回來,也不知道好好教育他,現在韓正陽是婚內出軌,名聲傳了出去,你覺得你的顏面掛得住嗎?你也不知道你的領導知道這件事,連升的機會都沒有。」

韓勝利的面色陰沉得跟鍋底一樣黑。

馬文霞見他一聲不吭,就這麼任由方淑珍說,這不就意味著自己這邊就是弱勢的一方了嗎?到時還看到方淑珍那得意的樣兒,光是想想她就已經忍受不了,於是她就反駁了方淑珍,「那你呢!你家女婿有你這樣不可理喻的丈母娘,他領導要是知道了,他還會有什麼前途嗎?」

對方淑珍來說,席錦琛和唐小芯過得好不與不好,那都不是她最關心的事,她最關心的是唐可萱這麼一個女兒。

所以,當馬文霞說這些話,她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瞥見方淑珍無痛無癢的表情,劉金園沒忍住朝席錦琛看去,只見他神色如常,跟沒聽見似的。他估計席錦琛可能是對這個方淑珍這個丈母娘已經失望透頂了。

韓勝利的眉頭越皺越緊,很嚴肅很不悅地看了馬文霞一眼,後面馬文霞也不好再說了,韓勝利這才問方淑珍,「你說,你究竟是想怎麼處理正陽和可萱的事!」

方淑珍不假思索就給他答案,「離婚是不可能的。」

像韓正陽那樣的家世,要是放手了,可萱根本就不好再找一個男人了,即便是找到,那估計都是帶著孩子的鰥夫。

「那這麼說,就是沒商量的餘地了。」當初唐可萱跟韓正陽鬧什麼,韓勝利心裡很清楚,所以他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到了後來,唐可萱跟馬文霞愈發鬧出大矛盾,包括唐可萱配合韓小琳的婚事,他也都知道。

正因為家裡跟火藥場一樣,又再加上工作很忙,哌出所這邊也配了宿舍給她,他基本上都很少回去。

聞言,方淑珍微怔了,隨之很快就明白韓勝利這是什麼意思了,忍不住譏諷韓勝利,「這麼說你是認同你兒子出軌的行為了?那好呀!我們就不要在這裡鬧了,我們直接到你工作的哌出所鬧吧!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家的人都是多麼無恥不要臉。」

「你罵誰呢!」韓小琳一臉不好惹的表情瞪著方淑珍,「難道你和唐可萱的行為就很對了嗎?你們也不想想,到底是什麼原因才會導致我哥這樣的,就是唐可萱的原因。」

席錦琛冷眼看著他們爭吵,並沒有打算出聲阻止他們。

而一直都沒出聲的唐可萱突然從椅子站了起來,拍了一下桌子,所有人一下子目光都投放在她身上。

只見她很冷靜地說,「離婚,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會答應,除非是我死了,當然,還有就是你們殺了我,而韓家,我也不會走,朱秀玲現在必須要從這個家裡滾出去,她要是不走,那我們明天就到爸工作的哌出所去,反正我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還有什麼臉好丟的呀!」

原本就打算破罐子破摔,她誰都不怕。

「沒錯!」方淑珍力挺她。

韓勝利聽到這,太陽穴突突地跳動,覺得整個頭都快要爆炸了一樣,但他又不能在哌出所里發脾氣,只能箍緊了拳頭隱忍了。

「等一下回去朱秀玲就會離開家裡。」

多餘的話,韓勝利並沒有說了。

而韓正陽、朱秀玲、馬文霞、韓小琳四人即便是有意見,那都無法讓一家之主的韓勝利更改這個決定。

韓勝利生氣冷哼一聲,轉身就離開了哌出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