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猛地看向天女,冷聲問道:“你闖進我房裏想做什麼?”

“這也算闖嗎?”

天女柔聲回答道,蓮步輕移,走到庚桑瑤的身邊。

一身白裙的她,宛如仙女,柔和的表情,一臉的善良無害。

“你已經耽誤很多時間了。”

她在次擡眸看向庚桑瑤說道,聲音有些冷,溫和的眼眸裏卻是滿眼的諷刺。

庚桑瑤一聽,有些無語,什麼叫做她耽擱的時間太多了,老族長忍了一百年不嫌長,而她只是履行了計劃兩個月而已。

“是老族長對本族長期望太大了,蘇紫陌並不向我們想像中的那樣好對付,毒箭穿身,她依然能安然無事的活過來……。”

“這些都是你爲你的無能找的藉口而已,你現在連蘇紫陌的下落都查不到。”

諷刺的語氣讓庚桑瑤心裏的怒火瞬間騰昇起來。

但是她極力的忍着,“天女不是自認爲自己能力過人嗎!那你就去查啊?老族長讓天女出巫族,不就是因爲我能力不夠嗎?既然這樣,那天女就好好的發揮你的聰明才智爲老族長拿下這天下吧!想必到時候老族長一定會很開心的。”

庚桑瑤同樣是一臉的諷刺。

出來兩個月了,她慢慢學會了一些東西,心小了,小事就大了,心大了,大事都是小事,對她庚桑瑤而言,只有接納纔是最好的,如果不去面對,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堅強,除了你堅強過後別無選擇,那就只能交給命運了。

“你……。”

天女冷冷的瞪着庚桑瑤,不一會,天女又恢復如初,漂亮的容顏上突然又笑了起來。

“出來兩個月,你的嘴巴到是伶俐多了,懂得諷刺人了?”

“一個人經歷的越多,思考也會越多,本族長已經過了只會抱怨的年紀,現在的我,想了想,覺得抱怨只會是一種毒藥,坦然的面對纔是最好的,不像天女你,人前溫柔無害,柔柔弱弱的讓人騰昇一股保護之慾,至於背後,那世人應該很少能有機會看到你的另一面。”

天女心機很重,這一點庚桑瑤是知道的,不過老族長很看中她,這點讓人不可置否。

“呵呵!”天女冷笑了幾聲,看着自己的纖纖玉手,目光越發的柔和。

“本座今天來不是找你吵架的,世界這麼大,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別人再好,代替不了你,你自己再差,也是唯一的你自己,你我不過是大樹上衆多的葉子中的其中兩片而已,都是爲老族長辦事,沒有沒有必要起內訌,老族長的意思很明顯,不能讓蘇紫陌活着去巫族,雖然解除詛咒的最終結局也是死,但老族長還是希望在魔靈完全甦醒之前殺了蘇紫陌,你幫我找蘇紫陌的下落,我幫你把天下給君臨天。”

說完,天女笑看着庚桑瑤,這交易夠誘人的了,以她對庚桑瑤的瞭解,她一定會答應的,她剛剛出巫族,對四國之間的事情不太瞭解,而庚桑瑤不同,她之前就一直和外界有聯繫,她的任務是殺蘇紫陌和尋找八大玄器的下落。

庚桑瑤不說話,慢慢的走回圓桌旁坐下。

“你別忘了你現在的任務,你現在的任務是幫助魔靈得到四國,讓魔靈可以一手遮天,而我所掌握的情況對你非常的有利,四國之間,出星月國以外,其它三國均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天女看着庚桑瑤的神情,在次出聲說道。

庚桑瑤一聽,心裏自然知道這個交易對自己很有利,可是以她對天女的瞭解,她會好心的幫助自己這麼多嗎?這其中有什麼陰謀也說不一定,不過用蘇紫陌的消息換四國的消息太值得了。

“怎麼?一個消息換你在君臨天心裏的地位,你還在猶豫嗎?”

天女的語氣凜冽了幾分,溫和的眸子微眯着,冷冷的看向庚桑瑤。

人心,最怕貪,人前最怕攀,而庚桑瑤偏偏就佔據了這兩點,她就不相信庚桑瑤不答應。

“好!不過你先要告訴我,你在四國裏所掌握的情況。”

她們雖然都是巫族的人,但是各管各宮的事情,消息不會互傳的。

庚桑瑤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划算,只是蘇紫陌的消息嘛?她告訴了天女,天女能不能找到蘇紫陌就看她的本事了。

“皓月國的藍家是我們的人,而黎夏國,也就是你的乾爹,宗親王也是我們的人,子桑國的龍家也是我們的人,而且在各國都是異姓王爺,這個消息對於你來說夠震撼了吧!”

“的確是很震撼的,難怪宗親王會收鳳姬做義女,在鳳姬死了以後,宗親王又輕而易舉的答應了我的要求,收我做名義上的義女,的確夠震撼的。”

庚桑瑤冷笑,這麼隱蔽的消息,天女會告訴她,這其中的陰謀,一定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大,她必須多加小心纔是。

“蘇紫陌的下落?”

庚桑瑤燦爛一笑,又喝了一口茶才幽幽的說道:“蘇紫陌在黎夏國白虎山裏修煉。”

“黎夏國的白虎山?”

天女疑惑的看着庚桑瑤,猜測着她話裏的真僞。

“你不用懷疑我的消息,我看過巫族裏的古書記載,白虎山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你也去過黎夏國,那白虎山就像瀑布從天上直泄而下,山頂直入天際,穆欣妍的精元也在那裏,而蘇紫陌也在短短几天的時間裏轉化神魂體,本族長敢確定的告訴你,蘇紫陌就在白虎山裏修煉。”

庚桑瑤笑着說道,這個時候的她,顯得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你是故意的?”

天女突然怒容滿天,“已經轉化神魂體,那麼說,蘇紫陌的修爲不但到了玄天階,而且很有可能找到了自己的精元了?”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總之老族長帶來的消息就是蘇紫陌已經轉化了神魂體了。”

庚桑瑤有些得意,天女兜兜轉轉,還是得回到黎夏國的白虎山去找蘇紫陌去。

“在黎夏國的時候你爲什麼不說?”

天女大聲質問庚桑瑤。

庚桑瑤冷冷一笑,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

“我們的任務各不同,那天你到宗親王府裏也什麼都沒有問,你出現在本族長的面前,不就是想告訴我,老族長已經懷疑我能能力有限嗎?”

“你……。”天女只覺得自己今天來見庚桑瑤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你自己好自爲之吧!”

天女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轉身便消失在了庚桑瑤的房間裏。

庚桑瑤卻開心不已,坐到凳子上,纖纖玉手捻起一塊點心吃了起來。

房頂上,本來打算回去修煉的蘇齊又拉着夜輕寒到了三王府。

刀戈弄影 兩人緊緊的貼在瓦片上。

特別是夜輕寒,他覺得肋骨都要被自己壓斷了,爲了不被發現,他和蘇齊緊緊的貼在只有一尺高的銜接的瓦檐下,根本一點都動不了。

“夜叔叔,走了。”

最強軍妻 蘇齊小聲的說道,蘇齊身子小,到是一點都不覺得累。

夜輕寒呲牙咧嘴的,肋骨處又痛又麻,不過想想剛纔聽到的話,怎麼都覺得值得。

“砰!”夜輕寒只顧着疼,沒注意自己只要一擡頭就會碰到延伸出來的瓦片。

庚桑瑤拿着糕點的手一頓,眼眸裏充滿了殺意。

在擡頭看向屋頂的瞬間,人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夜輕寒不用想也知道他們被發現了,他快速的抱起蘇齊,飛速的往三王府飛去。

林普達正好過來淑芳殿,猛地瞥見夜輕寒懷裏的孩子。

那不是二公子嗎?怎麼會來三王府呢?

又猛地看到一抹紅色的身影,林普達很快猜測到了是怎麼回事。

林普達眼眸微斂,快速的跑了過去。

“蘇小姐,可是出什麼事情了?”

林普達故意問得很大聲。

庚桑瑤一聽,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在次擡眸,只瞥見一抹白色的衣角在遠處消失。

“還不快去追,有人闖進府中你們都不知道,要你們何用?”

庚桑瑤一臉的雷霆之怒,擔心剛纔的話被人聽了去。

“什麼?有人闖入府中?”林普達故作驚訝的出聲。

“蘇小姐,你可看見他們從什麼地方去了?”

“笨蛋,被發現了他們會從什麼地方去?”

庚桑瑤不在和林普達廢話,快速的追了出去,她必須去看看,來偷聽的是什麼人?

林普達也快速的轉身,往蘇齊他們飛去的方向追去,途中還帶着一對侍衛追了過去。

他必須拖住蘇紫雲,讓二公子他們順利逃出去。

“夜叔叔,那個女人追過來了。”

蘇齊在夜輕寒的懷裏,只覺得周圍的環境極速飛過。

“我知道。”夜輕寒咬緊牙關,在速度上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夜叔叔,其實你不用跑得這麼快的。”

“什麼?”

夜輕寒一臉不可思議,“不跑這麼快難道等着那個女人來殺我們嗎?”

“夜叔叔,像你這樣逃命多累啊!看齊兒的。”

蘇齊精緻的小臉上閃過一絲狡黠。

他快速的拿出一顆霹靂彈。

運足玄氣朝着庚桑瑤扔去。

庚桑瑤一看,以爲是暗器。

她猛地發出一道黑光,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只聽“砰”的一聲,很多碎片四處飛落。

庚桑瑤的身影也快速的往地上落去。

正好是三王府的大門。

林普達也帶着人趕到了大門口,看到蘇齊他們已經躍出了三王府,他此刻心安了下來。

“蘇小姐,你沒事吧!”

看着庚桑瑤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林普達皺了皺眉頭。

“快點去請煉丹師過來,還有,立刻稟報王爺。”

林普達快速的吩咐道,他身後的侍衛各自往一邊去忙。

“咳……。”

庚桑瑤動了動身子,眼眸猛的一凜,突然擡眸往高出看去。

什麼都沒有,是什麼暗器,威力如此之大,要不是自己身子往下滑了一點,後果不堪設想。

猛地瞥了地上的血跡,庚桑瑤這才感覺到了身上的疼痛感。

她的手臂和胸口好痛。

“蘇小姐。你受傷了,先回淑芳殿,煉丹師等一會就到。”

庚桑瑤滿臉氣憤,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剛剛爆炸的聲音太大,她的耳朵裏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

“小姐。”水蓓巫師驚訝的跑過來扶住庚桑瑤,在外人面前,她都稱呼庚桑瑤爲小姐。

“扶我回去。”

庚桑瑤頭暈眼花的,特別是腦袋裏嗡嗡作響讓她更加的煩躁。

水蓓巫師看着一聲血跡的庚桑瑤,也不多問,快速的扶着庚桑瑤回去。

“呼!”站在大街上,夜輕寒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齊兒,你怎麼不早說,害的我現在精疲力盡的。”

夜輕寒喘着粗氣,和齊兒在一起真是驚魂不斷,不過挺刺激的。

“夜叔叔,古話說的好,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的,爲了不碰到鬼,咱們就得多準備一些用的上的東西,這樣纔不自己讓鬼把自己的命給抓走啊!”

蘇齊一臉高興的看着夜輕寒,逃命可難不倒他蘇齊,唯一讓他心裏起懼的就是在維庫城的那一次。

“哦,累死我了,我可沒你經驗多,因爲我怕走夜路,所以鬼從來不來找我。”

夜輕寒一臉開玩笑的說道,很久沒有過過這麼刺激的日子了,不過剛剛的爆炸聲很大,齊兒用的到底是什麼暗器。

“走,齊兒,我們回去,櫟兒也該回來了。”

夜輕寒擔心櫟兒看不到齊兒又要擔心齊兒了。

“夜叔叔,依齊兒看,巫族的人也不怎麼厲害,而且還是一盤散沙,齊兒覺得,那個被人們傳得神乎其乎的庚樂羽也不怎麼厲害。”

“哦!”夜輕寒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訝!

“齊兒,何以見得?”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夜叔叔,你也聽到了那個天女和庚桑瑤的對話了吧!她們之間好像互相隱瞞着自己得到的消息。”

“齊兒,巫族就像一個國家一樣,分爲好幾個不同層次的地方,比如說,天女宮,月影宮,陽春宮,這些是另外的組織,但是都是以族長爲首的,他們每個宮都有自己的任務,任務能不能完成那是各憑本事的,族長也是按照能力論功行賞的。”

夜輕寒解釋給蘇齊聽,其實他也覺得巫族的形式很奇怪的。

蘇齊一聽,雙眼突然亮了起來。

“夜叔叔,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更好了。”

“好,有什麼好的?”

夜輕寒可不覺得有一點好的地方,正因爲巫族裏有這樣的怪規矩,總是阻擋着他查事情的真相。

“夜叔叔,我孃親說了,不管是一個國家,或是一個家,一個組織,爲首的人都要是一個能讓底下的人信服的人,就像一個一國之君,上有責任,下有子民,如果君王覺得很累,那是因爲手底下沒有能推助的人,如果子民們不合心,那說明他們沒有一個能正確領導的君王,君王會覺得累,那是因爲沒有能擔當的臣子,臣民們覺得累,那是因爲臣民們沒有了該像個君王的君王,所以說,巫族的人不合心,庚樂羽手下的人覺得活得累,過得委屈,這些負面的情緒都是影響着她們成功的關鍵的,齊兒敢肯定,這個天下,她得不到的。”

蘇齊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老孃教導得好,你小小年紀悟性到是挺大的,說的很有道理。”

夜輕寒朝着蘇齊豎了豎大拇指,他突然有些想念蘇紫陌了,有她在的地方總是很熱鬧,也很開心。

“那是當然的,作爲男人,作爲孩子,就要做一個讓父母驕傲,讓妻兒幸福,讓父母放心的人。”

“哎!蘇紫陌,你看看,你命多好!有這麼一個聽話懂事的兒子,你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非得把我剝了一層皮不可。”

夜輕寒有些自言自語的。

希望天女在她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時候也找不到她。

白虎山的確是一個很神祕的存在,聽說是一百年前突然出現在黎夏國大草原上的。

“夜叔叔,你說什麼呢?像今天這樣的事情,怎麼能讓我孃親知道呢?你是想屁股開花還是想進小黑屋啊?”

蘇齊嘿呦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的,小臉上的神情不斷的變化着,最會變成一副夜叔叔你是不是吃飽了撐着的表情。

“我就是十個膽子也不敢說。”

夜輕寒突然不自然的笑了笑。

“嗯,到家了。”

夜輕寒指了指明月山莊的大門。

“小公子,行行好,給我幾個銅板買吃的吧!”

突然,蘇齊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斷臂的又全身髒兮兮的年輕男子。

蘇齊一看,皺了皺眉頭,這大街上要飯的人很多,可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殘的人,可這人不向夜叔叔要銅板,卻問他要,小孩子難道好欺負嗎?

其實,在大人的眼裏,小孩子確實好欺負,就比如在眼前的乞丐眼中,他認爲小孩子會更有同情心一點。

“小公子,求求你,我餓了好幾天了,施捨一點吧!”男子一臉可伶兮兮的看着蘇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