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脖子上印著深深的印,一片紫青。

上面的指印非常的清晰,很顯然就是女人的指印。

而致命傷正是老夫人的胸膛,做心臟搭橋手術的心臟位置被射進一槍。

幹掉的血跡沾在衣服上,十分的刺眼。

霍錚顫抖著雙手,小心翼翼地探著老夫人的鼻息,沒有,鼻息沒有了。

脈搏也停止了。

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霍錚倏然抬眸,眼底閃過濃濃的哀痛,「二叔。」

「沒呼吸,沒脈搏,曾奶奶她,去世了。」

「曾奶奶這一生都那麼風光,可這死的,太凄涼了。」

霍錚十分的痛心。

一直以來,霍驍是被老夫人養大,而他最喜歡找霍驍玩,經常定居在霍家,所以,霍錚與老夫人的感情也是十分的深厚。

現在突然得知老夫人的死訊,再加上親眼目睹老夫人屍體的凄慘,霍錚悲痛得難以呼吸。

霍驍眸色沉了下來,表情很是冷清。

好像平靜的海平面。

那可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十分的可怕。

霍錚知道,現在霍驍的心情肯定比他還要複雜難過。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絕對不能放過罪魁禍首。」

絕對不能原諒。

他一定要把人給抓住,絕對不能放任。

霍錚與霍驍一樣,同樣的相信慕初笛。

「霍少將?」

霍驍凌厲的氣場如同地獄羅剎,十分的嚇人。

身旁的軍人輕輕地喚了一聲,似乎在等待霍驍的命令。

人他們已經救下來,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現在慕初笛有殺害老夫人的嫌疑,他們要不要報警呢?

豪門之間的事情真的太複雜了,一邊是妻子,另一邊是曾奶奶,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們不知道霍驍會怎樣選擇,所以不敢有任何的輕舉妄動。 報警?

那慕初笛肯定會被當成嫌疑犯,現在她有孕在身,不太適合進警察局。

只是,若是霍驍不報警,在別人眼中就會成為不孝順的人,特別是此時,那麼多軍人的面前。

軍人沒有霍驍他們對慕初笛的信任,他們只看重事實,現在表面證據告訴他們,慕初笛很大可能殺死老夫人。

人證物證都在。

如果霍驍包庇,那麼一定會動搖他在軍部的地位。

影響霍驍戰神的形象。

霍錚看著霍驍,想要說些什麼,可最後還是沒說,他不想影響霍驍的判斷。

霍驍沉默下來,如漩渦般幽深的眸子越的冷。

就在四周氣氛寂靜得詭異之際,不遠處守候的軍人倏然跑了過來。

他臉色微變,似乎看到了什麼驚人的東西。

「少將,有人來了。」

「好多媒體和警察,全都來了。」

「我們的人阻攔不住,他們已經過來了。」

之前大部分軍人被派來守護在霍驍和霍錚身邊,所以他們這些守在遠處的並沒多少人。

一邊是警察,一邊是老百姓,軍人都不想對著干。

「警察來啦?」

霍錚猛然抱著老夫人站了起來。

怎麼可能警察會來的?

冷王的替補新娘 根本沒有人報警。

而且,警察和記者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的?

陰謀的味道越來越濃。

這個時候,警察和媒體的到來並不是好事。

「二叔,不如你跟二嬸先走,這裡我留下來處理。」

只要慕初笛不在,那麼接下來會比較好處理。

然而對方似乎並不給霍錚這個時間,他的話才剛落下,沉重雜亂的腳步聲便越來越逼近。

「就在這裡。」

「快點,上前,好像真的有屍體。」

「不要推,我們先來的。」

記者們爭相恐后地往慕初笛所在的方向跑去。

另一邊的警察稍微冷靜,他們神色凝重,看到穿著軍裝的軍人後,眸色更濃了。

為首的警察快步走向霍驍,「霍總,霍少將。」

「我們收到市民報警,說這裡出了兇殺案,所以馬上趕過來的。」

原本警察並沒太在意,可市民說出老夫人的名字后,他們這才連忙趕過來。

儘管心裡不確定,可不敢有片刻的遲疑。

真沒想到,那個線報竟然是真的。

老夫人真的出事了。

看著霍錚抱著的老夫人,她的情況可是一幕瞭然的。

警察連忙表示他們的決心,「霍總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快逮捕兇手的。」

「聽線人說,嫌疑人也在的。」

「不知道霍總你們有沒有見過?」

警察們溫聲地問道,因為他看到霍驍抱著的慕初笛正昏睡過去。

霍總寵妻如命,幾乎是容城的人都知道。

所以,他特意放輕聲音,就是怕驚擾到慕初笛。

突然,助理沖了上來,一把抓住警察。

「是她,殺害老夫人的就是慕初笛。」

「慕初笛跟池南有私情,被老夫人撞見了。」

「她擔心老夫人會曝光這件事,所以把人給殺掉,老夫人脖子上的傷痕都是她弄的,不信的話可以比對一下。」

「還有那隻手槍,原本慕初笛手裡可是握著一把手槍的,被他們收藏起來了。」 沒人料到,竟然會爆出這麼驚人的秘密。

這可算是豪門秘密啊!

孫媳幹掉奶奶,還真的是大新聞。

記者們反應特別快,一下子就圍堵起來。

他們連忙把鏡頭對著霍驍和他懷裡的慕初笛,此時的慕初笛雙眼緊閉,似乎昏睡過去。

「霍總,剛才那話是真的?」

「人真的是霍太太殺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你打算怎麼處理呢?」

記者的話筒全都擠了過來,舉到霍驍的面前。

真的沒有想到出來這一趟會有這麼驚天的新聞,原本他們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並不怎麼樂意出來,不過就是暫時沒有可捕捉的新聞,他們才會空下來過來這邊。

現在,他們無比慶幸自己來了。

這可是好比能夠揚名立萬的大八卦。

另一些記者就把鏡頭對向說話的助理。

「這位先生,請問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

「現場發生的事情,你很清楚?當時是否也在現場?」

「慕小姐真的把老夫人槍殺的?是你親眼目睹的嗎?」

記者們的話題一個接著一個,問了好幾個。

助手感受到一道道視線看向他,其中有一道特別的有分量。

他很清楚這道充滿威脅味道的視線來自於誰,儘管心驚,他依然要說,不然他就活不過今天。

「我是老夫人的助理,今天我們本來在酒店喝茶的,不信我可以提供一些貴婦千金的名單給你們,你們可以去問他們的。」

「我們當時看到慕小姐和池南在同一輛車子里,十分的親密,懷疑他們舊情復熾,所以老夫人和我跟蹤了他們。」

「這裡就是他們魚水之歡的地方,那邊有個小屋子,屋子裡還殘留這歡愛的痕迹,不信的話你們也可以過去看。」

「還有老夫人脖子上的傷,都是慕初笛掐的,那個手槍也是慕初笛的。」

「慕初笛把老夫人殺死了,我親眼目睹的。」

助理大義凜然,看上去還真的有種不怕死的英雄豪氣。

然而只有他才知道,他的雙腿,還在微微發抖。

內心無比的害怕。

助理的話,無意就是一枚巨石,投入平靜的湖泊之中。

頓時,眾人炸開了。

竟然有這樣狠毒的女人?

因為偷情而殺人?

豪門兇殺案,向來就是喜聞樂道的八卦,更何況這次還加上情殺,出軌,撕逼。

記者們自己聽著都熱血沸騰,更不要說觀眾了。

他們現在已經可以想象到直線攀升的收視率。

然而最不知所措的就是剛才拍著胸口說要把歹徒逮捕歸案的警察。

現在看來,嫌疑人就是霍驍懷裡的慕初笛,那可是霍總的妻子。

發生兇殺案,他們必須調查,可根據證人的說辭,他們必須把慕初笛帶走的。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可霍驍寵妻如命啊,他們要怎樣才能從霍驍手中帶走慕初笛呢?

「警察先生,請問這次你們會如何處理這宗兇殺案呢?」

「警察先生,你們會把霍太太帶回去調查嗎?」

「這次的調查會不會面向市民呢?能夠讓市民們清楚知道這件案子的調查?」 記者的話,同時也是警察們擔心的。

一旦這個消息出去后,這個案子一定會成為整個容城矚目的案子。

可現在記者都在,人還來了那麼多,場面根本就已經失控了,不到他們作主了。

他們必須調查這件事了。

「霍總,不知能否請霍太太協助調查呢?」

協助調查,而不是作為嫌疑人。

那怕有人證,他們也不敢貿然就把慕初笛當成嫌疑人。

這人證的證詞,他們還需要調查才能證實是否能用。

助理也戰戰兢兢地等待著。

霍驍一直都沒有出聲表示態度,所有人都在等待。

「老夫人的案子,我們一定會徹查的,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冤情出現,霍總儘管放心。」

「如果您不放心,可以叫律師的。」

誰能想到普通的兇殺案會演變成這般複雜的糾葛呢?

靜,四周一片寂靜。

「所有審問,我必須陪同!」

霍驍最會審時度勢,他很清楚現在的情況,越是強勢對慕初笛就越不利。

相反,既然幕後的人那麼想看到這一幕,那他就讓對方好好地看。

而他,一定會把他們全都揪出來。

得到霍驍的應允,警察們這才鬆了口氣,如果霍驍不肯的話,他們可還真的頭痛。

「可以的,這個可以。」

別說只是這麼簡單的要求,那怕更難,他們也會接受的。

「那就請警察先生把在場的媒體全都記住,傳播未經證實的新聞,是違法的,我們霍氏集團一定會追究,到時候可就麻煩你們了。」

霍驍這番威逼的話很有作用。

他這話落下后,記者們臉色都變了。

這事只是小事,警察們連忙應了下來。

「好的,絕對沒有問題。」

「那勞煩霍總陪我們走一趟了。」

警察們在前方領著路,霍驍抱著慕初笛徑直往前走。

霍錚大聲在背後吼道,「二叔,你放心,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

「你好,霍少將,請您把老夫人的屍體交給我們,我們需要做法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