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緩步下樓。

走廊上,那四名女生早已不見蹤影。

小憐在馨馨身後說:“主人,那個小姐姐身手還不錯呢。”

馨馨轉身,背靠圍牆問小憐:“她是人?”

“嗯,是人,像自幼有練拳腳功夫,出手利索乾脆,練的時間很長。”

馨馨自言自語道:“是麼?!”

那四個人,有兩個人是體育部的,她選修長跑,體育部不能全叫出名字,但能認個熟臉。

“對了,手機帶了嗎?”馨馨問。

“帶了。”小憐將手機遞給馨馨:“主人,要不然上午的課請假算了,你衣服都溼透了,我雖有辦法給你弄乾,可太多人看見,弄乾會暴露的。”

馨馨搖頭:“等會。”

撥通電話,電話那端傳來鍾毓不耐煩的聲音:“又有什麼事,又給我捅簍子了?我說你能長點心嗎?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養你這個廢物有什麼用,在煩我,把你丟回去……”

馨馨皺眉,看了小憐一眼。

小傢伙能感覺到電話裏鍾毓的態度,低頭,縮着脖子站在一邊。

不敢直視馨馨。

“鍾毓,是我馨馨。”

“馨馨,你怎麼拿着那小白癡的電話?”

馨馨不悅的糾正鍾毓的話:“她叫小憐,不是小白癡。”

“行了,要不君凌把她塞過來……你知道的,我一向很討厭她。”

“下次小憐不會拜託給你,我有事問你。”

“說吧,怎麼了?”

“大學除了你家大股東外,還有一家佔三分之一股份的,是……?”

“哦,姓玉,這家族很神祕,從來不開董事會,除了建校時投資了一筆鉅款,我都沒見過。”

“玉家底細你瞭解嗎?”

“知道些,是個大家族,靠玉石起家,傳承幾百年的古老家族。玉石雕刻大師大多師承玉家,國內十大玉器工藝,有八樣出自玉家,忘記告訴你了,玉家有個女兒,也在讀我們學校。不過很少來上學罷了,我也只見過一面。”

馨馨擰眉,沉思。

大概剛纔見到的美豔的女生,就是玉家的女兒了。

“好的,我知道了,對了我上午可能上不課,你幫我打個電話請假。”

“喂,林馨馨,你又搞什麼幺蛾子……”

沒等他說完,馨馨把電話掛掉。

是她疑心病太重,還是太草木皆兵了。

手機還給小憐。

小憐放在包裏,問:“主人,鍾毓怎麼說的?”

“身份沒錯,我太多疑了,對了鍾毓一直對你這個態度嗎?”

小憐低頭,唯唯諾諾。

“其實也不是,就是嘴巴太損了,其實住在別墅,管家伯伯去鄉下,都是他給我弄飯,收拾……是我自己太笨了,這些事情,在學校裏隨便一個女生都可以做好,我卻沒辦法……”

“行了,你以前出生大戶人家,出入都有丫鬟伺候,跟我們這些出生二十一世紀的比不得。跟他打過招呼了,咱們回家。”

“好嘞,主人。”

……

醫院,三天後。

小幽坐在病房陽臺上,發呆。

身後,病房門有節奏的敲了三下,門打開,鳳子煜一身白色休閒裝走進來。

眉眼清雋,依舊如大學的那個美少年。

助手在他身後,帶着行李。

小幽回頭,看見如此打扮鳳子煜,恍如回到校園時的情景。

這麼久了,他好像有點都沒變。

在看自己,不知爲何,覺心境竟蒼老了許多。

鳳子煜走上陽臺,拿了把椅子,坐在小幽身邊,溫柔微笑說:“小幽,自己好好保重,我要走了,一會看護會過來陪你。”

小幽看着他,點頭:“我去機場送送你吧。”

“不用,醫生說心情最好不好起伏太大。”

不知爲何,竟然有些心酸,他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

咬了咬嘴脣,小幽看他問:“能,能……”留下電話號碼,這幾個字!最終嚥下了。

當年,選擇了君無邪,他也放手了,自己不應該再去打擾他。

低頭,雙手糾纏,最後千言萬語,化一記點頭。

“嗯,一路順風。”

鳳子煜伸手,輕輕扶了扶她臉龐的長髮,眼角微溼。

“好好保重,只有你幸福,纔會自己所做的都值得。” 去機場路上,助手小晨坐在副駕駛,頻頻回望。

鳳少自從醫院離開,一上車便沉默不語,他本就話少,現在更冷清的,坐在後座望着窗外,整個人都顯得憂鬱。

小晨很想說,要是不捨得,就別走了。可看他那樣,話到脣邊又咽下。

或許他頻頻回望,太明顯。

鳳子煜目光從窗外收回,問小晨:“還有多久到機場?”

“半個小時,鳳少,我查了啓風先生的電話號碼,被人用改號機改了,服務器查不到具體地址,非常抱歉,我工作失利了。”

鳳子煜淡淡的說:“意料之中。啓風聯絡到了嗎?”

“啓風先生聯絡到了,夫妻二人原本想來凌海市跟您碰面,但聽說您要去紐約,就沒上來,還有青蘭夫人問您是不是跟龍小幽見面。”

鳳子煜目光凌厲射過去。

小晨連忙說:“我說沒有。”

“好了……”

話說到一半,鳳子煜望向前方,一輛空箱貨車突然在十米前前輪打滑倒下。

開車的司機踩剎車,臉上冷汗淋漓。

“完了,剎不住,車子剎不住,怎麼辦?要撞上了啊……”

車輪打滑冒火花,車子距離貨車空箱越來越近,不到兩米,就要撞上了。

鳳子煜單手一掌拍到車底。

嗤……車子強行停下。

司機死灰的臉,終於有了一絲生氣。

後面,車子跟着停下,沒有追尾。

八車道公路,全面癱瘓,交警車很快出現……

鳳子煜打開車門,從車裏出來。

小晨站到他身邊說:“鳳少,還有一個小時到登機時間,還來得及。”

“不用了,機票取消,帶上行李,去醫院附近預定一酒店。”

“您不走了?”

“有人干預,不讓我走呢,我又何必離開。”

對付他沒有關係,小幽獨自一人在養病,沒人在身邊護着,她有不肯說跟君無邪怎麼了,被人保護,他能走的安心?

“不要告訴小幽,我沒走。”

“好!屬下馬上安排。”

……

君凌上次走的匆忙,什麼事情也沒說清楚,明明是她電話響,爲何出去的是他,而且還把來電顯示給刪了。

一連兩天不見蹤影,把自己睡了,消失個兩天,電話也不來一通。

那感覺,就像穿了褲子不認人。

馨馨在房裏轉了幾圈,待的有些生氣。

廚房裏,小黛正在做飯,那廝好像迷戀在煮飯做菜了,鍾毓對她兇歸兇,但是生活自理能力,呈直線上升。

在門口看了幾眼,切菜很慢,注意大小均勻,很認識,異常顯刀工。

練一些日子,以她的執着,做菜就會超過自己。

坐在牀頭,整理了一下牀鋪,放着充電的手機突然響,來電顯示是個陌生沒儲存的號碼。

孤凝了下,接起電話。

電話那頭,一女子高傲又冷漠的聲音,還有些熟悉:“林馨馨是嗎?爲什麼不來上課。”

是早上幫忙出頭的女生,玉家的千金大小姐。

馨馨沉默。

“林馨馨,我知道在學校裏有很多有關於你的謠傳,非常不好的謠傳,我剛來姑且不信,呵,我竟不知依靠鍾毓的庇護下,這個大學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查過你的上課率,全校最低幾個人,這幾個月,各種藉口請假,還動用鍾毓的關係,你當真大學校門是給你開的?”

聽見這個高高在上,冷嘲熱諷的聲音,馨馨蹙眉。

原本見第一面,對她感覺還不錯,一番話下來,所有好感大打折扣。

最近事情太多了,讓好脾氣的她,都有些憤怒的想懟上去。

深呼吸,平息心中怒火。

“非常抱歉,玉小姐,我的曠課讓你感覺到不適了。”

“既然你知道我姓玉,就知道我們玉家也是董事會股東之一。”

“嗯,我剛打電話給鍾毓問的。”

“你不用在我面前標榜自己和鍾毓多麼的熟,這所學校,輪不到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馨馨笑了。

“據我所知,這個學校出勤最低的三個學生,不外乎是君凌,鍾毓,還有我,對,我是攀了關係出勤率這麼低還沒被學校開除,可是,玉小姐,恐怕出勤率最低的是你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你不會不懂,你自己仗着董事會股東身份,常年不在學校呢,打電話跟我叫喧,最起碼,我考試不會掛呢,你呢?玉小姐?”

“你,林馨馨……”

“氣急敗壞了麼,呵,原本對你印象不錯,不過現在看看,繡花枕頭,虛有其表。“

“你……林馨馨,我警告你下午來上課,否者,得罪我沒好處。以爲自己成績好就可以囂張,呵,拭目以待!”

嘟~

電話掛了,馨馨看着手機撇撇嘴,什麼人吶真是。

好印象全毀了。

對着手機發了會呆,滑動到聯繫人,找到君凌的號碼,手指在號碼上來回輕撫,輕嘆一聲走到陽臺。

關上陽臺玻璃窗的門,坐在椅子上,撥打君凌電話。

嘟,嘟,嘟……

電話沒佔線,卻沒人接通,爲什麼,他不在陽間?回冥界了?

50幾秒,電話快佔線時,終於接了。

電話里君凌清朗聲音,聽得出心情愉悅:“馨兒,很意外你能主動打電話給我呢?”

“嗯!”心裏有些小抱怨,在君凌接通電話後,一掃而空。

他低沉的笑:“想我了嗎?”

馨馨臉瞬間燒紅,燙燙的,很熱很熱。

咬了咬脣瓣,低頭,輕聲回答:“嗯!”

“抱歉啊馨馨,男朋友有事情要辦,不能陪你,三天內一定會回到你身邊,行嗎?”

“這可是你說的啊,不能騙我。”

“好,絕不騙你,對了最近還有沒有收到母親的電話?”

“沒呢,怎麼了?上次打電話給我的是你媽媽?”難道君凌媽媽出了什麼事?

馨馨有些難安,她身邊有很厲害的鬼魂保護,怎麼還會出事。

“馨馨,不要多想呢,母親和父王吵架了,我正想辦法和解。”

吵架……

龍小幽給她的感覺,打扮少女,長相少女。

君凌的父王,冥界的鬼王應該是什麼樣?

馨馨腦子裏劃過一個老態龍鍾的鬼王,穿着黑黑大袍子,面具蓋臉,眼睛血紅的鬼魂……

那畫面,不敢想。 “乖呢,又在胡思亂想了,我很快就會回到你身邊!”

馨馨嗯了一聲,想到什麼,回頭看了廚房一眼:“君凌啊,我估摸這房子太小了,我把小憐帶回來,有點擠,我想換一大點的。”

“那小鬼帶回來作甚,給鍾毓調教去。”

馨馨極力爭辯:“鍾毓對小憐一點都不好,經常兇她罵她,鍾毓都叫小憐小白癡……一點人權都沒有,我都看不過去了。”

“馨兒,小鬼養着就是爲你效力的,如果還讓你伺候不如不養,鍾毓也沒有做錯,這個小鬼的鬼力不錯,但太過呆滯了些,不足以保護你。我不是讓鍾毓調教好了,再送回你身邊,他這麼快就送回去了?我一會給鍾毓打個電話,把她給接走……”

“別,送給鍾毓完全是被虐待的。”

“馨兒,我自有分寸。”

電話那端君凌頓了頓,笑道:“馨兒,我要掛電話了呢。一會鍾毓過來把她接走。”

“不……”

用字還沒說出,君凌便打斷她的話。

低沉曖昧的笑:“嗯?馨兒是不捨得我掛掉電話?給本殿親一個吧。”

油嘴滑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