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迫切的希望,自己趕緊"流產"

誰知道,路南竟然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看來以後想要製造流產,估計更是難上加難了。

穆念影看著蘇北,有點不放心。

她快速的開口:"這樣,小南,蘇北的工作性質太危險了,我們給她找個助理吧,這樣的話,我們大家都能放心點! 豪門盛寵之一吻成癮

蘇北趕緊抬起頭:"奶奶,不用了,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她的工作要是危險的話,那工地上那些工人,該怎麼活!

穆念影白了她一眼:"你要是能照顧好自己,現在就不會躺在這裡了!"

蘇北頓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可是,穆念影給她找個小助理,根本就是在變相的監視她。

試問,她以後還能正常生活嗎?

路南也覺得,這樣似乎太過分了。

他沉吟了一下,緩緩開口道:"奶奶,這樣吧,小助理你也別給我找了,北北一時間也難以適應,反而會影響心情,對腹中胎兒不好!以後,她上下班的時候,都由我親自接送,出外談工作或者探班,我直接讓雲帆陪著她去,雲帆是我的得力助手,比我們重新找的人,都要放心!"

聽著路南思慮周全的話,穆念影雖然不開心。

但是,她最終還是點頭了:"好吧,只要能保證我的小重孫安全,我就聽你的!"

緊接著,她的話鋒突然一轉:"但是,小南,這樣的事情,以後堅決不能發生了,不然的話,我必須要給蘇北找個助理,或者,她就不用去上班了,直接待在家裡養胎!"

路南嘴角抽了抽,他似乎看見,蘇北的小臉在發黑。

他開口道:"奶奶,爹地媽咪,要不我們現在出去吃飯吧,病房裡人太多,空氣流通不好,不利於養胎,再說,北北現在剛經歷了驚心動魄的落水,情緒不是很穩定,需要靜養,我們還是別再這裡打擾她了!"

穆念影想了想:"行,那我們就先走了,只不過,小南你留下照顧蘇北吧,有什麼事情,直接給我打電話!"

路南點點頭,將家裡人帶來的營養品全都堆在桌上,這才送他們出去。

路南送走家人,剛打開病房門,就看見蘇北吃著他打包回來的飯菜,吃的那叫一個香。

見他回來,蘇北都沒有騰出功夫搭理他。

見她嘴裡塞得滿滿的,路南無語的看著她:"吃慢點,小心噎著!"

蘇北瞪著眼睛看了他兩眼,繼續低頭吃飯。

倒不是她不想搭理路南,實在是她不知道要說什麼。

畢竟,剛才自己假裝睡著,他卻跟自己告白。

要說她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也可以。

但是,她總覺得怪怪的。

路南走過去,打算跟蘇北一起吃飯,

誰知道,他剛走歐下來,手機就響了起來。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沉聲:"什麼事?"

雲帆快速的開口,聲音急促:"總裁,昨天那個開車撞蘇小姐的那個人,死了!"

路南頓時驚的站起來:"你說什麼?死了!"

雲帆點頭,確定的說道:"是的,總裁,他不知道受了什麼脅迫,今天上午自殺了,現在,所有的線索都斷了!怎麼辦?"

路南的俊臉,頓時陰沉下來。

竟然死了!

他沉沉的開口:"你先根據車牌號,以及他臨死之前的通話記錄,慢慢追查,如果有人真的想要動手腳,這次沒成功,他肯定賊心不死,遲早會露出馬腳的,你小心留意點就是了!"

雲帆點點頭:"好,總裁,我那先去追查了!"

路南"嗯"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他坐在蘇北面前,漫不經心的開口:"蘇北,昨天的車禍,你心裡有沒有懷疑的對象,或者說,最近你有沒有跟人結怨,對方想要置你於死地的?"

蘇北一邊吃飯,一邊不在意的開口:"跟我結怨的人那麼多,我哪裡知道是哪個!"

路南頓時噎住了。

能不能好好說話!

他深吸了一口氣:"那行,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慢慢查,只不過,昨天撞你的那個人,今天自殺了!"

蘇北拿著筷子的手,頓時僵住了。

她臉色變的難看:"你說什麼?他死了?"

路南點點頭:"是啊,不然我也不會問你,有沒有跟人結怨,我一直在想,究竟是誰想要你的命,估計,你心裡比我更清楚!"

蘇北僵硬了半天,才陰鬱的開口:"我的確不知道!"

她說完,吃了兩口菜,突然覺得,有點食難下咽。

她將筷子扔在一邊,用被子將自己蒙起來:"我不想吃了!"

路南愣住了,剛才不是吃的挺香嘛!

看著蘇北側躺的背影,路南無奈的搖搖頭,將飯菜收拾了,扔進垃圾桶里。

路南在外面打了一通電話,讓人去查片場的事情。

結果,沒想到是蘇暖將蘇北拉下水的。

他生氣的走進病房:"蘇北,是誰將你拖下水的?"

蘇北滿不在乎的背對著路南,開口道:"蘇暖!"

路南氣結:"那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蘇北嘴角勾了勾:"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路南突然被蘇北氣的暈頭轉向,這個女人,怎麼柴米油鹽不進。

他要不是在乎她,才懶得管她。

他好半天才開口:"好吧,既然我現在知道了,那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

路南剛說完,蘇北就從病床上坐起來。

她轉過頭看著路南:"你想怎麼處理?"

路南冷哼了一聲:"既然蘇暖能這麼明目張胆的對付你,我豈能容她繼續在娛樂圈裡待下去!"

蘇北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這麼說,你要去收拾蘇暖,替我出氣?"

路南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蘇北輕笑道:"那你還真找錯人了,雖然是蘇暖將我推下水的,可是,始作俑者並不是她!"

路南皺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北臉上劃過一抹諷刺的笑容:"什麼意思,就是表面上的意思,背後搞鬼的,另有其人!而且,你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嗎?你還沒搞清楚,就口口聲聲,揚言要為我出氣!"

路南不解,他沉沉的看著蘇北:"是誰在背後搞鬼?蘇暖為什麼要這麼做,你不是她的親姐姐嗎?就算她嫉妒你,也不至於要你的命吧!"

蘇北嘲諷的搖搖頭:"路南,你錯了,她不是嫉妒我,她壓根就容不下我!她想不想要我的命,我不知道,但是,我非常清楚,她是因為知道,我懷孕了,所以才將我推下水,她想讓我流產,你懂嗎?"

蘇北輕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你看看,她這麼費盡心機讓我流產,你怎麼就不配合點呢,你要是剛才在奶奶面前,說我已經流產了,那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路南皺眉看著她:"蘇北,你能不能清醒點,這樣說,雖然我們解脫了,可是,萬一奶奶有個三長兩短,我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蘇北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那好吧,當我沒說!"

路南看著蘇北的態度,心裡有點悶。

他想了想,說道:"蘇暖怎麼知道你懷孕了?"

蘇北抬眸:"嚴藝婷告訴她的啊?"

路南更加不解了:"嚴藝婷怎麼知道你懷孕的事情?而且,她不是你的藝人嗎?為什麼要這麼做?"

蘇北似笑非笑的看著路南:"她怎麼知道的,我哪清楚!只不過,我都說了,跟我結怨的人多了,嚴藝婷可不就是其中一個嗎?至於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想,你應該最清楚不過了!"

路南俊臉陰沉,他危險的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嚴藝婷出賣你,是因為我!"

蘇北漫不經心的點點頭:"對啊,的確是因為你,所以,她看我很不爽,想要借蘇暖的手,除掉我,只不過,這也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了,怎麼?你還有疑問嗎?路大總裁!"

路南黑著臉:"別這樣叫我!" 蘇北嬌笑了一聲:"別這樣叫你,那我怎麼叫你啊,要不跟你家裡人一樣,喊你小南,你覺得如何?"

路南的俊臉更黑了:"蘇北,你能正常點嗎?既然是嚴藝婷乾的好事,那我一定不會放過她,說不定,昨天車禍的事情,也是她搞的鬼!"

蘇北伸出食指,一邊搖一邊開口:"NONONO!你想多了,嚴藝婷還沒有那個膽量,開車撞我的人呢,一定不會是一般人,不然我們兩拭目以待!至於你怎麼對她,那是你的事情,不過,最好在我見過她之後,你再動手也不遲!"

路南看著蘇北,不解的開口:"她都那麼對你了,你為什麼還要見她,你是不是傻!"

蘇北想都沒想,直接開口懟過去:"你才傻呢!路南,你難道都不想知道,嚴藝婷為什麼會知道我懷孕嗎?我想,能知道這件事的人呢,肯定跟你家脫不開關係吧!"

路南心一沉,蘇北說的沒錯。

他希望,不是他心裡想的那樣。

他眸子沉了沉:"你去跟嚴藝婷見面的時候,將時間和地點告訴我,不然我怕她對你心懷不軌!"

蘇北點點頭:"行啊,不過我現在要出院,醫院的味道,實在是太難聞了!"

路南看了她一眼:"好,我現在就去辦出院手續!"

兩個人直接從醫院回家。

蘇北午休了片刻。

她起床后,發現路南在書房裡看書,她走近了才發現,他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應該是太累了,他的臉上,都寫著深深的疲憊。

蘇北突然莫名的有點心疼,想起他上午表白的那些話,她的心跳有點快。

路南的臉,長得非常精緻,就像是經過上帝的精心雕刻一般,帥的令人髮指。

蘇北突然有點口乾舌燥,她猛地轉過臉,在外面拿了一個毯子,輕輕的給路南蓋在身上。

蘇北離開之後,路南的眼睛才緩緩睜開。

盯著門,路南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過了好久,他的手機信息提示音響起來。

他打開一看,是一個咖啡廳的地址。

路南勾了勾唇,她是怕自己砸場子嗎?走了之後,才告訴他。

蘇北將地址給路南發過去,她剛要下車,手機就響了起來。

蘇北不好意思的對計程車司機開口:"師傅,不好意思,稍等啊!"

她說完,快速的接起電話。

"喂!"顧念城的聲音,從手機里響起。

他聲音有點著急:"蘇北,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我聽醫生說,你出院了呢!"

蘇北淡淡的笑了笑:"我剛回家不久,身體也沒啥大問題,所以就出院了!"

顧念城"哦"了一聲,聲音聽起來有點失落:"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上午有事,就匆匆離開了,都沒有來得及告訴你!"

蘇北乾笑了一聲,突然覺得不知道說什麼,氣氛有點尷尬。

她不自然的說道:"上午謝謝你救了我啊,顧念城,我這會還有事,就先掛了!"

顧念城"嗯"了一聲:"好的,你先忙吧,我也要去公司了!"

蘇北掛了電話,忍不住鬆了口氣。

她給計程車司機付了車費,就下車了。

蘇北走進咖啡廳的時候,看見嚴藝婷已經在不遠處,等著自己了。

蘇北冷笑了一聲。

她還挺佩服嚴藝婷的膽量,做了壞事,還一臉問心無愧的樣子,這一般人還真做不出來。

她從容的走過去,看著嚴藝婷:"來的挺早啊!"

嚴藝婷微微一笑:"可不是嘛,聽到你叫我,我就趕緊來了,怎麼樣? 晚安,小妞 北北,身體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蘇北心裡冷笑一聲,裝,接著裝!

她倒是要看看,嚴藝婷究竟能裝到什麼時候。

她皮笑肉不笑的開口:"托你的福,我沒有被淹死,身體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聽她這麼一說,嚴藝婷頓時笑得有點勉強。

蘇北緩緩的開口道:"嚴藝婷,早上的時候,我聽到一段對話,覺得特別有意思,想跟你分享一下,不知道你想不想聽啊! 霸寵宅妻

嚴藝婷一聽,早上,對話,當下心裡就有點不安。

可是,當著蘇北的面,她也不能自亂陣腳。

她微微扯了扯嘴角:"北北如果願意說的話,我自然是願意洗耳恭聽的!"

蘇北諷刺的看了她一眼,還真是臨危不亂啊,都這個份上了,還能保持這般鎮定。

豪門遊戲:總裁的契約情人 她果然該刮目相看啊!

蘇北不徐不疾的開口:"這個對話呢,說起來也非常簡單,主要內容,就是說,我懷孕了……"

蘇北剛一開口,嚴藝婷的臉色,立馬變得難看起來。

蘇北笑了一聲,這就裝不下去了嗎?

她繼續悠悠的開口:"然後,甲想讓乙呢,將我懷孕的事情,宣揚出去,好讓我身敗名裂,結果呢,乙直接上手,將我推入水中,想要我流產,只不過呢,她們最後的目的都沒有達成,我估計,這會兩個人應該非常懊惱吧,畢竟,她們可是盤算了好半天呢!"

嚴藝婷臉色蒼白,她在桌子下的手,微微顫抖:"蘇北,你都知道了!"

蘇北笑眯眯的看著她,笑不達眼底:"可不是嘛,我的確全都知道了,只不過,我覺得,這麼精彩的事情,應該拿出來,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才對啊!"

嚴藝婷臉色鐵青,她盯著蘇北:"蘇北,既然你全都知道了,你何必跟我裝模作樣,你到底想怎麼樣?"

蘇北嗤笑了一聲:"我不想怎麼樣,我只想知道,你是哪裡來的勇氣,這麼對我呢! 山狼

嚴藝婷露出本來面目,她神色猙獰:"蘇北,你還有臉這樣說,要不是你,我早就拿到女一號了,你卻遲遲要等到第二部戲,就算這樣,第二部戲的女一號,還是路總親自出面給我定的,你是我的經紀人,你到底給我辦了幾件事情,你自己說說,你捫心自問,你到底管過我嗎?"

嚴藝婷說完,似乎覺得不解氣。

她繼續說道:"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嗎?每次只要你在場,路南從來不會正眼看我一眼,如果不是你處心積慮勾引他,他怎麼可能這麼對我!"

聽到嚴藝婷是非顛倒的話,蘇北笑了。

她笑得非常嘲諷。

她淡淡的說道:"是嗎?這麼說,還是我妨礙了你的明星路,阻止了你跟路南在一起了?"

嚴藝婷冷冷的看著蘇北:"你以為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