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有好多問題想要問他呢!

下課了,白魅仍舊是睡着的,只不過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而已。

潘錦繡把白魅前座的那個男生踹走,看了看趴着完全看不到臉的白魅,賊笑了一聲:“小夜,你跟白魅……嘿嘿,以前趙老師也想要給白魅安排同桌,但是都被他趕走了。誰都沒想到白魅會主動坐到你旁邊!要知道白魅可是校草啊!”

釋彌夜撇撇嘴:“錦繡你可別瞎說啊!”

她又不能告訴潘錦繡白魅只是把她看做奴隸,而且僅僅是因爲她的妖力太雞肋了才坐在她身邊保護她。

釋彌夜不由得擡頭看了唐海桐一眼。

白魅說他的妖力很適合逃命,可那究竟是什麼妖力?

潘錦繡立刻注意到了釋彌夜的目光,立刻就掛上了一臉的恍然大悟:“哦,原來小夜你還喜歡唐海桐啊!”

她這一聲聲音特別大,不僅白魅被她弄醒了擡起頭一臉不爽,連全班的同學都齊齊的扭頭看了過來。

釋彌夜立刻窘迫起來:“錦繡你又在瞎說什麼!誰說我喜歡唐海桐了!”

潘錦繡也發現自己聲音太大,又壓低了聲音:“你初三的時候不是暗戀過他麼?”

“那是以前!一會唐海桐女朋友會發脾氣的。”釋彌夜臉都紅了。

“我沒有女朋友。”唐海桐白淨的臉上也稍稍紅了一下,釋彌夜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也情不自禁的大了起來。

釋彌夜平復了一下心情:“那也別瞎說,我還打算找男朋友呢!”

“唐海桐也不錯啊!”潘錦繡笑的一臉奸猾。

白魅打了個呵欠,撩了撩自己額前的頭髮:“喂!吵死了!”

潘錦繡似乎有些懼怕白魅,吐了吐舌頭跑掉了。

第二節是趙世川的語文課。

白魅一副仍舊沒有睡好的樣子,整個人都癱在椅子上。

釋彌夜轉着手裏的筆,看着趙世川一個人走了進來。

只有他一個人,沒有那個有着動聽的笑聲的女鬼。

釋彌夜在心裏嘆了口氣,抽出了自己的語文書。

翻開一看,釋彌夜就怔了一下,怎麼是數學書?

釋彌夜一邊笑自己粗心,一邊把數學書放回去,把語文書抽了出來。

還是數學書。

釋彌夜拿着那本書,胸悶了一下,乾脆就無聊的翻着數學書看。

釋彌夜並不如何喜歡數學,數學書上連一個名字都沒有。 隨手摸了一支筆,釋彌夜準備在扉頁寫下自己的名字。

嘎嘣!手裏的粉筆被折斷。

釋彌夜還是很平靜,就算她兩次拿到的語文書變成了數學書,她也很平靜;就算她拿在手裏的中性筆突然變成了粉筆,她還是很平靜。

她的平靜,讓那個人有些狐疑了。

趁着趙世川回頭寫板書,釋彌夜把粉筆準確的拋進講臺上的粉筆盒裏,從白魅的桌子上摸了一支筆。

嘎嘣!手裏的粉筆又斷了。

釋彌夜聽到了一聲極其輕微的笑聲,不過她並沒有在意,她倒是對這種能力比較好奇。

似乎是能把兩樣東西互換位置,倒比釋彌夜的妖力有用。她在夜晝裏得到的兩道妖力,根據她試驗過很多次,發現的確是很雞肋。所以釋彌夜也就只能沒事懸空飄啊飄,也算是省力省鞋省路面。

不過那個女孩子用這能力來捉弄人,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白魅,班上除了唐海桐之外,還有誰有妖力?”

白魅冷眼看着釋彌夜從自己的桌子上摸走了筆,然後那支筆忽然就變成了粉筆。

“這種妖力,是佳沫兒。”

“佳沫兒?”釋彌夜有些疑惑的往佳沫兒的方向看去。

佳沫兒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扎着雙馬尾,看上去很可愛,平時跟班上的女生也不怎麼樣,但是至少沒有人討厭。倒是不像釋彌夜,因爲白魅坐到她旁邊的關係,除了潘錦繡和同宿舍的,幾乎沒有女生願意跟她講話。

“她幹嘛突然整我啊!”釋彌夜胸悶的無以復加。

白魅吹了一下垂到鼻樑上的髮絲:“大概是因爲她喜歡唐海桐吧!”

釋彌夜嘴角抽了抽,最後才一臉挫敗的趴到了桌子上:“都說了那是兩年前的事了!兩年前的事了!”

白魅倒沒有理會釋彌夜的哀怨,一反常態的解釋起了佳沫兒的妖力:“佳沫兒繼承的應該是上古專門司掌空間的大妖的妖力。不過過了這麼多萬年,遺留下來的妖力只剩一點殘枝末節,她也只能把兩樣物品互相交換位置罷了!”

釋彌夜反而更好奇了:“那你爲什麼不去保護佳沫兒啊!”

白魅的眼睛被長長的劉海遮住:“她的妖力也是相當不錯的逃命手段。如果在即將要受到傷害的瞬間把自己與別的東西交換的話,自然就能順利逃脫,雖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什麼代價?”

“越是強大的妖力便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人軀畢竟不是妖體。這也是爲什麼一個人的身體不能承受兩道妖力的原因。”

“可是我使用妖力的時候爲什麼沒有付出所謂的代價呢?”釋彌夜更不解了。

“這並沒有什麼,就好像你搬起重物,就只需要多用點力氣吧了!”白魅接過那支粉筆,輕輕一轉,又變回了中性筆,“可是如果你想搬起你搬不起來的東西,那麼極有可能會導致手臂骨折。平時使用的那點小妖力,只能算是端着碗筷罷了。”

他最後又補充了一句:“至於你,實在是因爲你的妖力太雞肋了,所以纔對身體沒什麼負擔吧。”

釋彌夜抽了。

第二節是體育課,釋彌夜跟潘錦繡手挽着手去操場。

“錦繡,那個佳沫兒跟你的關係怎麼樣?”

“怎麼了?”潘錦繡偏着頭,“你怎麼突然問起她了?她這個人有點大小姐脾氣,班裏的女生都不怎麼喜歡她。不過也不討厭就是了。”

“是不是就像不喜歡我一樣?”釋彌夜微微一笑。

“其實你還好啦!”潘錦繡扭過頭看了一眼走在最後面的白魅,偷笑了一聲,“你是因爲白魅的啦!”

釋彌夜聳聳肩:“走吧,我們去集合。”

高中的體育課基本就算是自由活動時間,體育老師只是把大家集合了一下,說了些可有可無的注意事項,便解散了。

潘錦繡指着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那是體育委員,聽說從小是在國外長大的。”

“我記得他好像是叫龍錚。”釋彌夜往那裏看了一眼,立刻發現了不對。

龍錚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表情痛苦,對着一棵法國梧桐,不斷的自言自語。

釋彌夜立刻凝神細聽。

“你是誰?”

“哇,你的身體真是完美,好適合啊!讓我呆一會吧!”

“不行啊!你會讓我的思維混亂的!你快離開我的身體!”

“我偏不!”

釋彌夜小小的吃了一驚。倒不是因爲龍錚被附身這件事,而是龍錚被附身了竟然還能留有自己的意識。

釋彌夜猶豫着要不要去找白魅。

“龍錚。”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釋彌夜扭頭一看,發現那個人正是他們的歷史老師——陳琛。

“龍錚,你被附身了。”陳琛的語氣很平淡,“你自己能把它請出來嗎?”

龍錚搖搖頭,嘴裏卻笑着:“哇,你是誰,你怎麼知道他被附身了?他的身體我住的很舒服,不想離開。”

“你應該是有自己身體的,爲什麼要附在他身上?”陳琛的眼睛在龍錚的身上掃視,“如果你還不出來,後果就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了。”

“你能把我怎麼辦?”龍錚嬌笑起來。

陳琛冷笑了一聲:“白魅,你過來一下!”

正往釋彌夜走過去的白魅皺了皺眉,轉身折了過去。

釋彌夜聽到了白魅不耐煩的嘟囔:“真是煩死了!”

“錦繡,你先回教室,我找陳老師有點事情。”

潘錦繡偷笑一聲:“白魅也在那裏呢!你快去吧!”

釋彌夜無語。

龍錚看着釋彌夜,又嬌笑了一聲:“你就是白魅?也沒看出有什麼厲害的地方嘛!”

“她不是白魅!”這個聲音雄渾,顯然是龍錚自己的聲音。

釋彌夜甜甜的笑了一聲:“對啊,我不是白魅,白魅在你身後呢!”

龍錚一回頭,隨即尖叫了一聲,一道灰影從龍錚的身體裏竄了出來,看起來很張皇的樣子。

白魅冷哼了一聲,手一伸,那道灰影就凌空的倒飛到了白魅手裏。

釋彌夜愣了一下,終於纔看清楚,那是一個七八歲的小丫頭,梳着跟佳沫兒一樣的雙馬尾,兩隻大眼睛撲閃撲閃的,透着清澈的灰色,白白的小臉上全是慌張,在白魅的手裏瑟瑟發抖。

“你叫什麼名字?”龍錚這才緩過神來,“爲什麼要跑到我身體裏來?”

龍錚能看得到她,她不是鬼。

“人家,人家……”小女孩的眼裏滿含淚水,看上去楚楚可憐。

“問你你就說!”白魅不耐煩了。

“人家叫狐翛翛!”

“你說你叫什麼!”白魅的臉猛地湊了過來,雪白的牙齒滲出}人的寒光?

狐翛翛猛地大哭起來:“對不起!對不起!”

“別哭了別哭了!”龍錚卻見不得小女孩的眼淚,輕聲的安慰起來。

“說吧,你爲什麼要跑到龍錚的身體裏去?”白魅把狐翛翛拎得高了一點。

狐翛翛扁着嘴:“人家只是路過,發現了他是天生陰體,所以一時好奇才跑到他身體裏去的。”

白魅一把把她丟在地上,滿臉的嫌惡:“把名字給我改了!”

“可是人家的名字是人家去世的婆婆取的!”狐翛翛滿臉的鼻涕眼淚。

白魅更厭煩了:“再哭我就吃了你!”

這一句比什麼都有效,狐翛翛立刻就止住了哭聲,只是眼淚還在唰唰的流着。

“怎麼?這個小丫頭是小狐狸精?”釋彌夜好奇的詢問白魅。

白魅臉更冷的,伸手就在釋彌夜的腦門上一彈,把她彈了個趔趄。

“痛死了!”釋彌夜扶住了龍錚才站穩。

“陳老師,釋彌夜同學她……”

“她跟我一樣。”陳琛的回答很簡潔。

“這樣啊。”龍錚對着釋彌夜伸出手,“以後就請多關照了。” 釋彌夜不自在的伸出手:“白魅說了,我的妖力很雞肋的!”

“你自己知道就好!”白魅冷哼了一聲,“龍錚,你少靠近釋彌夜。”

龍錚立刻尷尬的撓頭。

“不過龍錚,剛剛狐翛翛說的天生陰體是怎麼回事?”釋彌夜沒有理會白魅,“是你的妖力嗎?”

我的右眼變異了 “不是我,我沒有妖力。”龍錚更尷尬了,“去年陳老師突然跟我說我的體質是傳說中的天生陰體,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妖力這麼一回事。”

“天生陰體是什麼?”

陳琛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所謂天生陰體,就是適合妖精鬼怪附身的身體。天生陰體不會排斥任何一個鬼怪,所有的鬼怪都能進入到他的身體裏。而龍錚又極爲特殊,他在被附身之後,仍舊能維持自己的意識,卻容易受到鬼怪的煞氣的影響。”

釋彌夜立刻同情的看了龍錚一眼:“那你從小不是都很慘?”

龍錚憨厚的笑了一聲:“我從小就生活在國外的教會孤兒院,直到兩年我的教父才帶着我回到中國。”

“難道外國沒有鬼魂?”釋彌夜更疑惑了。

龍錚解釋:“教會裏日日都有頌歌,主的榮光照耀着,聖潔無比,一切污穢都無法進入。”

狐翛翛偷偷的看了靠在法國梧桐上的白魅一眼:“人家能走了嗎?”

白魅冷冷的看了陳琛一眼:“她就交給你了,一個三百多歲的小妖精,你就多照顧着點。”

陳琛摸了摸狐翛翛的頭:“以後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如果有人問起來,你就說是我的表妹。他是你的表哥,白魅。”

狐翛翛驚懼的看了白魅一眼。

“你如果敢亂跑,我就吃了你!”

狐翛翛立刻就躲在了陳琛的身後。

“釋彌夜,你離龍錚遠點!這個學校並不太平,你連一點自保的手段都沒有,我可不希望我的奴隸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個!”

釋彌夜胸悶的看了白魅一眼:“請你不要把我說的那麼廢柴好不好!”

“難道你不廢柴嗎?”白魅掃了她一眼,“回教室去!”

釋彌夜撇撇嘴,轉身往教室走去。

釋彌夜並沒有回教室,只是在學校裏閒逛。

白魅說這個學校並不太平,釋彌夜自己也稍微能感覺到。

除了這幾千年來死掉之後還不願去輪迴的各個朝代的鬼魂,釋彌夜很是看到了些別的鬼。

這些東西並不是真正意義的鬼魂,或者說,它們是鬼,而非魂。它們一開始並沒有靈智,只是漂游在天地之間,在吸收了人的生氣之後,就會漸漸的開啓靈智。由靈氣所化的就會變成虛魅,由煞氣所化的就會變成魑祟。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到她,便飄到了學校裏最高的一棟教學樓的頂樓,坐在了欄杆上。

她從晝夜裏拿出手機,插上耳機,放起了音樂。

是貴族樂團的《帕海貝爾卡農》,悠揚的小提琴和柔和的鋼琴聲交錯着在耳朵裏鳴響,眼前是伸手可及的藍天,感覺好極了。

只可惜這美好的氛圍很快就被破壞了。

對面那棟稍矮一點的教學樓的樓頂的大門突然被人打開,發出了刺耳而劇烈的噪音。

釋彌夜看了過去,那大門應該是被鎖住了,但是此刻那小臂粗的鐵鏈卻被人硬生生的扭斷了。

始作俑者站在天台上,發出了各種刺耳而怪異的笑聲。

那是龍錚。

釋彌夜稍稍的驚訝了一下,總算也明白了所謂的天生陰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釋彌夜看不到龍錚身體裏的情況,但是從龍錚不斷的發出各種聲音的尖笑聲來看,跑進他身體裏的鬼魂絕對不止兩三隻。

龍錚的表情很痛苦,他自己的聲音被淹沒在一片尖笑聲裏,也許只有釋彌夜才能聽得到。

“救我……上帝啊,請救救我……”

我可不是你的上帝。

釋彌夜在心裏默唸,眼睛開始不停的搜尋着能成爲他的上帝的白魅的蹤跡。

龍錚身上的血管一條條的凸了出來,目眥欲裂,口中的涎水也不斷的滴落,看上去極其恐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