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傢伙,整整二十幾輛警車,一個個防暴裝備齊全。

隨即各方記者也陸續在外圍架起長槍短炮,爭先恐後的想第一時間拍到這麼大規模的烏社會火拼現場。

把未來老婆送回宿舍後,浪哥買了部新手機後。立即打電話被大眼坤,讓其警告龍哥,管住自己的嘴,管住小弟的嘴,就說是一般的打架鬥毆,若是那事揚了出去,今天所有參與的人,以後都別指望能消停。

大眼坤把原話傳達給許戰龍,然後他羣發信息給他的小弟,務必要一口咬定就是打鬧鬥毆。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顯示的號碼是皇甫玲瓏的。

在這節骨眼上皇甫玲瓏打電話過來幹嗎?

浪哥大腦飛快運轉,很快想到了原因。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求情。

上一世未來老婆也是差點被下藥成功,這一世依然如是,只是時間推前了整整一年多。

千防萬防,結果沒還是沒防住啊!

大概這就是命吧,命裏有此一劫,註定要發生,過了就踏實了。

“說。”沈浪接聽後,冷冷的一個字過去。

皇甫玲瓏噼裏啪啦的一通各種保證各種賠償什麼的。

沈浪依舊語氣冰冷,“說完了?”

“沈浪,我弟弟這事能不能過,只要能過,你要我幹什麼都行。”

“好像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警告過皇甫凌風了,第一次警告過後,他砸我的攤位,第二次警告過後,他來更狠的,直接叫人下藥想霍霍我未婚妻。皇甫女士,你說,如果我這次放過他,他下次直接半夜放火燒我家,到時我全家葬身火海後找誰說理去?”

“不會的不會的,沈浪,我敢用身家性命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等他出了酒樓馬上就讓他出國,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皇甫玲瓏知道弟弟這事瞞不了多久,作爲主謀,要是霍霍一般家庭的人,花多點錢便能上下打點大事化小。

但這次不同,霍霍的可是粵城有頭有臉的人,老爸是環保局的大佬,外公是人民法院的大佬,無論哪一個都不是能用錢就能擺平的。

弟弟可是家裏三代單傳唯一的血脈,這要是進去了,那就是意味了要斷了香火絕了後。

所以,只要能讓老弟平安離開,皇甫玲瓏不惜會用盡一切辦法。

雖然沈浪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但誰觸犯了他的底線,說破了天也沒有人情可講。

不過,有仇不一定要馬上報,再說了,這事還真不能揚,來日方長。

先把皇甫家的產業坑到手,到時再秋後算賬也不遲。

“拿點誠意出來給我看看,姑且信你最後一次。”撂下這句話後,沈浪掛了電話。然後發了一個彩信過去給皇甫玲瓏,照片是許戰龍生無可戀的樣子。

看似這照片有點莫名其妙,實際上被植入了病毒,主要功能是竊聽,這得感謝餘多這位黑ge,稍微改進了一下熊貓燒香木馬程序,新一代手機竊聽木馬也因此誕生。

悸動酒樓的兩撥混子開始配合衙門的人,一個個雙手抱頭排着隊被帶走。

“姐,我看到了,那些人被警方帶走了,如果供出我是主謀,我會坐牢嗎?”站在窗口邊的皇甫凌風說話的聲音都是顫抖着的。

皇甫玲瓏安慰了幾句後,道:“小風,別慌,事情姐已經替你擺平了,一會兒跟姐去機場,最近別回來了。”

“我不要出國,姐,你一定還有其它辦法的對不對?要不咱們給許戰龍足夠多的錢,讓他千萬別把我咬出來。”皇甫凌風覺得還能掙扎一下,出國,他真的不想,在國外連個熟人都不認識幾個,而且那些外國佬還會打人,更離譜的可能會一言不合開槍。


“小風,你必須離開,只有走得遠遠的才安全。沈浪那人,姐比你瞭解,他今天可以爲了利益暫時讓步,一旦拿到利益,他絕對會秋後算賬。咱們家雖然是八大家族之一,可真要跟他這種泥腿子出身的人鬥狠,咱們傷不起懂嗎?你我都不希望咱們皇甫家到了我們這一代就此退出舞臺是不,聽姐的沒錯。姐答應你,不出半年你就可以回來了。”

皇甫玲瓏有自己的想法,用沈浪的話來說:大家都是千年狐狸,就看誰道行深。

“可是……我不甘心啊!”皇甫凌風不甘心就這麼離開,本來,他在暨南大學是一哥的存在。

就因爲沈浪那天殺的到來,讓自己從一哥的神壇上掉了下來,現在還要跟司徒成功一樣跑路,太憋屈了。

皇甫玲瓏已經到了悸動酒樓附近,遠遠的盯着正在打電話的沈浪。“小風,人要在失敗中找到原因。論家世,你甩沈浪幾代人,論財力,也甩他幾條街。但你依然還是三番四次栽在他手裏,不是你不夠聰明,而是你沒有他狠,沒有他狡詐,離開一段時間也好,姐替你收拾他,到時讓他跪在你面前磕頭。”

跟弟弟通完電話後,皇甫玲瓏撥打了另一個電話。“程叔,今晚望月樓我做東,把另外幾家也一塊請來開個會,咱們不能再這樣坐以待斃等着被人刀俎。”

那邊放下手機,沈浪放下手機,回頭望了望遠處的坐在車裏的皇甫玲瓏。

想來個暗度陳倉麼?

這都是浪哥我玩剩的,既然你們要作死,那就一塊收拾,看看我怎麼一個人打你們幾個。

浪哥朝皇甫玲瓏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嘴角上揚。 “沈浪,謝謝你。”

車停到沈浪身旁,皇甫玲瓏雙目落淚的感謝浪哥肯放她弟弟一馬。

如果沒有竊聽到電話,沈浪或許會相信這鱷魚的眼淚。

浪哥伸手擋住正要過來擁抱的皇甫玲瓏,“先別謝,來點實際的,你家在城東不是有塊空地嗎?划過來給我,十幾棟老房子跟你弟弟的丁丁,看你怎麼選。”

城東也屬於老城區的範圍,講真,目前最值錢的地皮在城西香江東岸,沈浪突然提出要城東的那十幾棟老房子,這波操作讓皇甫玲瓏有點琢磨不透。

按照市價,一棟老房子兩百多萬,全加一塊也不過億。

原本皇甫玲瓏還打算把公司股份無條件轉讓給沈浪的,現在來這麼一出,瞬間打亂了她的佈局。

“沈浪,那些老房子值不了多少,我還是把我家集團的股份無條件轉讓給你,這更能顯出我的誠意。”

“無條件接受你家市值兩百多億的股份,性質跟豪取搶奪沒兩樣。我就要那十幾棟老房子,給不給?”浪哥一口咬定就要老房子,整別的沒用。

在上一世,沈浪花了好幾億從皇甫家手裏買下這些老房子,幾乎傾盡家產纔打造出那座佔地面積十九畝、耗資百億的盛世帝國商業城。

也就是在剪綵那天出了車禍。

這一世,潛在威脅到自己性命的吳浩仁已經伏法,至於小吳嘛,有的是辦法讓他廢掉。

天時人和都有了,就欠地利,先把地皮拿到手,等水上樂園、傳統手藝城、原生態動物園皆正常運作了,那時盛世帝國商業城也可以動工了。

“不行,你不接受我家股份我不踏實,那些老房子給你,股份也一併給你,就這麼定了,我去準備相關手續。”皇甫玲瓏不等沈浪回絕,快速開車揚長而去。

呵呵,爲什麼執意要我接受你家的股份呢?

這是想幾大家族聯合做局當幕後莊家,然後把我玩破產?

如果真是這麼簡單,用不着帶上程家。

程家是背後有東方家,這點沈浪很清楚。

上一世東方家跟關家是有聯姻的,不過聯姻的人不是東方靖和莊夢蝶,而是東方鴻跟關芯。

但現在莊夢蝶選擇了逃婚,作爲京城四大家族的東方家,顏面上肯定不好看,不過礙於關家,最終還是隱忍了下來。

如果粵城幾個家族選擇抱住東方家的大腿,自己跟莊夢蝶絕壁會被摁在地上打。

到那時,自己將會被打回原形,可能也會被玩殘。

所以,東方家的那條腿不能讓他們抱,得作作妖自己先抱。

瞬間想到對策後的浪哥,打了個電話給莊夢蝶,管她要東方靖的號碼。

起初,莊夢蝶不肯,沈浪分析中間利弊之後,這才勉強給了。

“喂,是靖公子嗎?”那邊接通後,浪哥一腔跪舔的音調,儘量把自己的姿態放到有多低就有多低。

東方靖看到是粵城的號碼,道:“你是誰?”

“我是你未來老婆的奴才,靖公子,現在粵城有幾大家族想聯合起來弄殘你未來老婆剛成立的公司,我有點想法。”

瞧浪哥多會說話,這一句你未來老婆的奴才,不但把自己跟莊夢蝶關係分的很明朗,也把東方靖當作是老闆的老公。


“你就是沈浪吧?”東方靖在粵城有程家這眼線,只要跟未婚妻有交際的人,他手裏都有一份詳細的資料。

沒想到這貨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八成手上也有一份我的個人資料,既然在這貨面前已經沒有神祕可言,索性坦然吧!沈浪哈哈一笑,“小子真是祖上冒青煙了,竟能得到靖公子的關注。沒錯,我就是那位替你未來老婆過關斬將的沈浪。”

“沈浪,你知道我未婚妻在粵城一旦有了成績,會意味着什麼嗎?”東方靖問。

“知道啊。”

“那你還天真的以爲我會幫你們?”

“靖公子,這個我們裏,其實還包括了你。因爲夢浪投資公司有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也就是說,不管夢浪投資公司以後衝出亞洲還是走向世界百強,這都有你一份功勞。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着你的公司被你的狗聯合另外幾家瓜分掉嗎?

狗是個好東西,但除了忠主,不把主人其他家人放在眼裏的話,再好也要不得。靖公子,你覺得呢?”

夢浪投資公司的另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沒有公佈股東是誰的,沒想到這棋下的漂亮,給東方靖百分之十的股份,意味着東方靖也要上他的賊船。

一個關家已經夠震懾他人了,再來個東方家,放眼全國,誰敢動。

“你是臨時決定給我百分之十股份的吧?”東方靖可是哈佛畢業的高材生,眼光毒辣的很,豈會看不出這中間的門門道道。

對啊,我就是臨時決定的,但我會跟你說嗎?沈浪語氣肯定,“不,從決定跟我主子合開投資公司的時候就已經預先給你留了個位。但考慮到,你跟我主子目前的關係,我纔不把你的名字公佈出來。我是這麼想的,將來某天,夢浪投資公司面臨危機的時候,突然你站了出來力挽狂瀾拯救回公司。到那時,我主子能不感動?”

“沈浪,你這張嘴果然厲害,明明是臨時決定卻能扯出讓我無法拒絕的理由來。說吧,你想我出錢還是出力?”東方靖心知肚明沈浪想借勢,但他不介意,主要還是沈浪那馬屁拍的舒服,讓他心情大好。

跟東方靖談了接近大半個小時之後,沈浪終於鬆了口氣。


已經不再擔心接盤皇甫家股票後會被幾大家做局玩破產。

除去吳家和司徒家以及第五家,另外的程家、田家、江家、秦家、皇甫家這五家的財力加一塊,絕對不超過兩千億。

一千多億的資金用來坐莊超控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絕壁能把那公司玩破產。

也包括一個小時前的浪哥。

但現在不同了,有華夏最豪的隱世土豪家族東方家這靠山,沈浪前所未有的踏實。


這一仗下來,如果不出意外,夢浪投資公司的身價會一下子翻十倍,擠進全國五十強都有可能。

揉了揉太陽茓,浪哥給餘多打個電話過去。“餘老闆,今晚辛苦你一點,我想知道那幾家在望月樓的談話內容。”

知己知彼,方能吊打他們。 “老婆,走,回鄉下散散心。”

站在女生宿舍樓下,沈浪給未來老婆打電話過去。

“不去。”

“八珍豆腐花敞開吃。”


“不要,沒胃口。”

“帶你去我村後山,那裏有個叫一線天的瀑布,老好看了。”

“沒心情。”

“你下不下來?不下來我叫葉叔過來。”

“你這人良心都被狗吃了嗎,人家都這樣了,你還要挾我。”

“心情不好就散散心,胃口不好就做些體力活,走,帶你去當義工,幫孤寡老人幹活,比如替他們倒倒屎盆子,洗洗身上的屎什麼的。”

“你真噁心,那我還是去看瀑布吧!”

跟自家小流氓聊了幾句後,葉語嫣的心情好轉一些,從牀上下來,換了套休閒裝。

“小流氓,那個……人,抓起來沒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