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功夫!”葉知秋讚了一聲,說道:“素玉,我看你道行不淺,是不是得到了什麼奇緣?”

剛纔齊素玉出手,嚇到葉知秋了。

招法凌厲兇狠,竟不在她師父定空師太之下!

如此修爲,齊素玉短短一年是不可能修成的,除非有奇遇。

齊素玉猶豫了一下,終於說道:“是地藏王菩薩點撥了我,也是他……說我有慧根,適合做峨眉掌門。否則,我也不能繼承峨眉術派。”

地藏王?

葉知秋愣了一下,問道:“地藏王怎麼點撥你的?”

“他數次顯靈,指點我降魔佛法,我纔有了今天的道行。”齊素玉說道。

“很好,很好……”葉知秋言不由衷地點頭,心裏卻想,只怕這地藏王又有什麼小心思在裏面。

齊素玉又說道:“我來到這裏,是爲了研究斗轉星移的,沒想到……無極之亂這麼厲害。”

姑奶奶,你也來研究斗轉星移?這不是添亂嗎?

葉知秋皺眉,問道:“是地藏王叫你來的嗎?”

“不是,是我自己來的。”齊素玉說道。

葉知秋帶着齊素玉繼續走,說道:“素玉我告訴你,以後別研究斗轉星移無極之地了,呆在你的峨眉山,好好吃齋唸佛做你的掌門吧。這無極之地兇險無比,不好玩!”

“我現在自然知道兇險了,不過,我還是會繼續研究下去。”齊素玉說道。

“繼續研究,就是送死!”葉知秋加重了語氣。

“佛門中人四大皆空,早已經看淡生死。”齊素玉說道。

“吹牛都不打草稿,才做了幾天小尼姑,就修到四大皆空的地步了?”葉知秋嗤之以鼻。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已經四大皆空。”齊素玉說道。

葉知秋心中不爽,忽然一伸手,在齊素玉的臉上摸了一把。

“喂,你幹什麼?”齊素玉吃了一驚,急忙打開了葉知秋的手。

“你不是四大皆空嗎?”葉知秋冷笑,說道:“齊素玉,如果你真的四大皆空,就不必在乎這臭皮囊。摸你一把,你就發火,看你你根本就放不下。所以,我勸你別來攪這趟渾水,免得白白送了性命。”

“你荒唐,佛門的四大皆空,是你這樣理解的嗎?”齊素玉氣憤不已。

我四大皆空,連身體也是空的,可以隨便你摸?

“素玉,我不想跟你討論佛法,總之,我不喜歡你捲進來!我們是朋友,我不想你死在這裏!”葉知秋說道。

給你所有 齊素玉消了消氣,說道:

“我理解你的好意,但是你無權干涉我的行動。術派中人都在說,這次斗轉星移,大家全部在劫難逃。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探索斗轉星移的祕密。你不讓我參與這件事,就可以保證我的安全了嗎?”

葉知秋哼了一聲:“你怎麼參與啊?比如現在,你自身難保,要不是遇見我,現在你已經死了,而且死得很難看!”

說好話你不聽,葉知秋只好說一些難聽話了,希望齊素玉知難而退。

可是一年沒見,齊素玉的脾氣也很倔強,怒道:“葉知秋,我還有佛祖保佑,不用你管。謝謝你剛纔救了我,就此別過!”

說罷,齊素玉一轉身,向後走去。

葉知秋急忙扯住齊素玉:“別倔了素玉,跟我走吧,你家佛祖救不了你!”

“請你自重,放手!”齊素玉亮出了日月雙輪。

剛纔被葉知秋擠兌,齊素玉的自尊心受到一萬點暴擊傷害。她寧願死在這裏,也不願接受葉知秋的保護。

“好好好,我放手,你別激動……”葉知秋鬆開手。

齊素玉瞪了葉知秋一眼,轉身就走。

卻不料葉知秋忽然出手,茅山三絕指點在齊素玉的背後。

齊素玉的身體一僵,立在當地,被定住了,口中驚愕地問道:“葉知秋……你要幹什麼?”

葉知秋收了齊素玉的日月雙輪,將她攔腰抱起,說道:“你們峨嵋派的師姐妹,都是一樣,我好言好語的,你們總是聽不下去。對不起了素玉,我只能動硬的,把你帶走。”

齊素玉不能大動,但是還可以扭動,叫道:“葉知秋你放下我……這樣成何體統?”

“我放下你,你就要去送死。”葉知秋抱着齊素玉就走。

齊素玉更是在葉知秋的懷裏扭動掙扎,大叫:“放開我!葉知秋你個混蛋!”

還有一章,大約十點,卡文了。

ps:書友們,我是念響,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衆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喂,齊素玉你別在我身上蹭來蹭去的。不知道啊,這樣蹭來蹭去的,你會勾起我對你的興趣,出了事可別怪我。”葉知秋說道。

齊素玉一呆,果然老實了。

葉知秋一笑,繼續前行,又說道:“這纔像個師太的樣子嘛,剛纔大吼大叫的,成何體統?”

可是沒想到,齊素玉的腦袋忽然靠近,一張口要在葉知秋的胳膊上!

“嗷……”葉知秋痛得一哆嗦,差點把齊素玉丟在地上。

齊素玉鬆了口,叫道:“葉知秋,你再不放我,我就咬舌自盡!”

葉知秋惱怒,一掌劈在齊素玉的後脖子上,將她打暈過去。

然後,葉知秋又取了一道符咒貼在齊素玉的腦門上,防止她出魂。

“這回老實了吧?”葉知秋將齊素玉背在身上,繼續尋找生路。

大約是冥界的陰兵們互相傳話,都知道葉知秋可以避開無極亂象。所以,這烏孫山的鬼兵們,都在尋找葉知秋。

很多老鬼在大叫:“葉大師,求你救救我們,帶我們出去……”

“茅山葉大師,只要我們可以躲過這一劫,我們願意誓死追隨你!”

“葉大師,求你慈悲……”

葉知秋聽在耳中,也覺得心裏不忍。

可是自己身上的紙符有限,收不了太多的鬼啊!

正在躊躇的時候,都金城的聲音傳來,喝道:“冥界陰兵都聽着,不許鬼哭狼嚎,不許動搖軍心,不許再亂叫葉知秋的名字,否則全部就地格殺!葉知秋有什麼本事,可以保護你們平安?”

可是冥界陰兵們根本不鳥都金城,依舊大叫,尋求葉知秋的庇護。

葉知秋哈哈大笑,說道:“鬼王都金城,你們現在還好嗎?”

葉知秋一出聲,冥界陰兵們更是大叫:“葉大師救命,帶我們走啊!”

都金城大罵:“葉知秋,你意圖挑起冥界動盪,其心可誅!”

“我其人也可誅,就是你誅不了我!”葉知秋大笑不止,又道:“冥界的鬼兵弟兄們,你們跟在我的後面,不要亂跑,可保安全無恙。現在我要衝出去了,大家跟緊我!”

冥界陰兵聽見葉知秋的聲音,冒死衝了過來。

頃刻間,葉知秋的身後跟了一大隊鬼兵。

“鬼兵兄弟們,你們自己收縮鬼影,越小越好,跟緊我,我帶你們出去!”葉知秋一邊向前衝,一邊說道。

都金城的聲音大叫:“葉知秋,你真的要和冥界做對頭嗎?”

“放屁,我這是幫着冥界拯救鬼兵,你家秦廣王應該感謝我纔對!”葉知秋回道。

葉知秋身後的冥界鬼兵也一起鼓譟:“都金城,你們這些老鬼不顧我們的死活,我們寧願追隨葉大師,也不回冥界!”

“好,你等臨陣脫逃,一律視爲亂賊,等着被剿滅吧!”都金城怒急。

可是,葉知秋已經帶着齊素玉和身後的鬼兵走遠。

大約一炷香之後,葉知秋終於轉到了無極亂象的邊緣處。

但是葉知秋卻出不去,數次強衝,都被無極殺氣逼了回來。

那些冥界陰兵跟在葉知秋的身後,也有很多在強衝過程裏魂飛魄散。

葉知秋不忍心,嘆了一口氣,說道:“各位不要衝了,繼續跟着我轉吧,我們衝不出去的,只有等着無極之亂自己過去。”

只是這麼一來,葉知秋就不能出去接應夭桃和幼藍了。

原本的計劃是,等待無極之亂巔峯期過去,葉知秋再闖進來,帶着幼藍夭桃一起練功。

現在,夭桃和幼藍進不來了。

身後的鬼兵越來越多,都擠成了一團。

葉知秋扛着齊素玉,繼續轉悠,趨吉避凶,躲避無極殺氣。

漸漸地,殺氣漸漸減弱,葉知秋感覺到身外能量巨大,似乎無極福地已經出現!

鐵路子弟 生活系游戲 既然來了,就不能錯過修煉的機會。

葉知秋當機立斷,將四個鬼童子和三頭鬼王千眼鬼王放了出來,說道:“你們在我的身邊護法,我來練功。”

鬼童子和兩個鬼王急忙點頭,守住了葉知秋的四周。

葉知秋立刻佈下陣法,隨着無極福地移動,自己則漫步陣中,吐納呼吸。

這個陣法,也是上次崑崙山之變以後,雪兒研究出來的。

只可惜,雪兒自己還沒來得及試驗,就被坑去了天人道。

葉知秋也是第一次運用這個陣法,心中不大確定。

實驗片刻之後,葉知秋髮現陣法運行正常,這才放心。

兩個鬼王和鬼童子守在葉知秋四周,不讓冥界陰兵靠近。

以葉知秋爲中心,四周圍聚了數千冥界的鬼兵,都隨着葉知秋的陣法緩緩移動。

忽然間,都金城的聲音傳來,喝道:“葉知秋,你竟敢鼓動冥界陰兵叛變,受死吧!”

話音未落,一隊鬼兵衝來。

三頭鬼王一聲大喝:“兄弟們,你們要追隨葉大師,現在就是立功的時候,給我頂住都金城的鬼兵!”

投奔葉知秋的鬼兵,立刻呼應,迎住都金城的鬼兵,一番廝殺。

眨眼間,這裏變成冥界鬼兵自相殘殺的戰場。

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領着叛變的冥界陰兵,大戰冥界的鬼兵。

葉知秋扛着齊素玉,安心修煉,對身外之事不管不問。

不過,畢竟帶着齊素玉,多少還是影響了葉知秋的專心。這次修煉的效果,總感覺到不如上次。

“住手,大家都住手!”秦廣王的聲音忽然傳來。

雙方鬼兵各自住手,卻依舊互相敵視,劍拔弩張。

秦廣王的聲音在遠處叫道:“葉知秋,現在無極之亂已經過去,大家都可以就地修煉,又何必你死我活地廝殺?”

“秦廣王陛下,我沒有動手,是你們的鬼兵在打架。”葉知秋朗聲回道。

“好,我們收兵,各自修煉。”秦廣王說道。

都金城沒奈何,只得帶着鬼兵退去。

可是葉知秋敏銳地感覺到,無極福地也到了強弩之末,靈氣已經不多了。

今晚的打算,實際上是被齊素玉和冥界投降的陰兵攪和了,原本的修煉打算,無法實施。

“走吧,無極之亂已經過去,可以撤退了。”葉知秋停止修煉,帶着齊素玉就走。

那些投奔葉知秋的冥界鬼兵,也呼啦啦地跟了上來。

葉知秋衝出烏孫山,對那些冥界鬼兵說道:“你們可以跟着我,讓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帶着,找個地方躲起來。過兩天,等我另行安排。”

鬼兵們紛紛表忠心,叫道:“葉大師,我們聽你的安排。”

葉知秋點點頭,又對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說道:“你們就近找個地方,把這些鬼兵安排好,我先去會合幼藍,稍後再說。”

兩個鬼王急忙整頓鬼兵隊伍,安排他們的去處。

葉知秋帶着鬼童子,原路返回。

可是沒走多遠,黑暗裏衝出來兩個身影,各自手持寶劍撲來,大叫:“淫賊,放下我們掌門師妹!”

聽聲音,看身影,正是峨眉山的小尼姑如霧和如雨。

ps:書友們,我是念響,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衆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書接上回。

如霧如雨看見葉知秋抱着齊素玉,自然想歪了,所以挺劍撲來。

畢竟齊素玉是她們的掌門師妹,峨眉術派的當家人。

當家人被人家擄去了,那還得了?

葉知秋看見如霧如雨,哈哈一笑,避開劍鋒說道:“你們來的正好,把你們掌門師妹帶回去吧,讓她以後別到處亂跑了,留在峨眉好好唸經。”

這兩個小尼姑來的正好,要不,葉知秋還不知道怎麼安排齊素玉。把齊素玉交給她們,葉知秋放心。

如霧如雨擔心誤傷齊素玉,也不敢真的動手,喝道:“淫賊,你把我們掌門師妹怎麼樣了?”

葉知秋放下齊素玉,正色說道:“我和素玉是朋友,你們覺得,我會對她下手嗎?還有,我葉知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什麼時候變成了你們眼裏的淫賊了?”

淫賊這個帽子,真的讓葉知秋覺得憋屈啊。

自己以前跟如霧如雨兩個小師太開玩笑,也只限於嘴上佔點便宜,心裏對她們,可是當成姑奶奶一樣尊敬的。

後來在太湖降妖,葉知秋也是爲了保護兩個小師太,想把她們氣走,才做出一些輕浮舉動。

但是,無論如何,葉知秋的出發點,無愧於天地良心。

如霧接過齊素玉,瞪眼道:“你不是淫賊,爲什麼……把我們師妹弄暈過去了?”

“這件事,問你們掌門師妹吧。”葉知秋搖搖頭,轉身而去。

對於這幾個峨眉小尼姑,葉知秋也是沒轍。

任你伶牙俐齒,卻總是解釋不清。

撇下齊素玉和如霧如雨,葉知秋去找夭桃和幼藍。

沒走多遠,遇到她們二人聯袂而來。

“葉郎,你終於回來了!”夭桃大喜,撲過來抱住了葉知秋。

“我沒事,你們放心。”葉知秋扶住夭桃,又說道:“你們也沒事吧,沒有人騷擾你們吧?”

“我們沒事,師公放心。就是夭桃公主要去找你,我一直勸着她,勸得好辛苦。”幼藍說道。神界凡塵

葉知秋點點頭:“沒事就好,我們回到原來的營地裏說話。”

無極之亂已經過去了,這裏沒必要久留。

回到營地,葉知秋將今晚的事說了一遍,又不無遺憾地說道:“可惜,沒能按照原計劃,帶你們去修煉。不過也有收穫,經歷過今晚的事,我覺得自己可以應付無極之亂了。”

夭桃反過來安慰葉知秋:“葉郎不必灰心,以後還有機會的。”

沒多久,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回來了,向葉知秋彙報。

這次收編的冥界陰兵,一共兩千七百之數。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你們以前就是冥界的鬼王,有帶兵經驗,這兩千七百鬼兵,還是交給你們帶着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