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笑!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白癡,是一個傻子!已經上過當了,爲什麼還會受騙?!熾烈說與自己是第一次,可是青嫙卻更早的比自己懷孕!第一天同牀共枕,熾烈就說過從來沒有女人上了他的牀還能睡着,我以爲只是玩笑,原來全部都是真實寫照!

他給我痛苦的經歷,不是因爲沒有經驗,而是因爲不愛我,他只想將愉悅和快樂留給青嫙!

“熾烈,你竟然揹着我和青嫙有了孩子?!”,怔了好久,雨桐勃然大怒。

“母親,你能公平點嗎?!我和她有了孩子就可以,和青嫙有了孩子你卻如此反感?!”,熾烈指着我,同樣的怒不可遏。“爲什麼?!青嫙哪裏比如這個人間的女子?!”

“因爲,她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單純!”,雨桐大吼。

看到愛妻憤怒,也是大步走了過去扶住了她,而後冷眼望向熾烈。

“這個世上,唯一不會害你的只有你的母親,你不能不信她!”,夜煞皺緊眉頭,“而且,青嫙一直喜歡的都是你哥哥,你不會不知道!”

“父親!你得到了心頭所愛,該不會不理解我的感受!”,熾烈的情緒似乎平緩了下來,眼中有過一閃而過的落寞。“沒錯!青嫙以前是愛過敖烈,可是縱使如此你也不能保證她就不會愛上我!況且,我們已經有了愛的結晶,這樣的難能可貴,我不會捨棄!”

聽到熾烈的這番話,我差點失笑出聲。

真的好諷刺,青嫙懷着的,是他們愛情的結

晶!而我懷上的,是孽,是必須打掉的陰胎!同樣是女人,可是得到的待遇卻是大不相同!我該爲自己默哀嗎?!

“混賬!”,雨桐揚起手又要打,卻被我叫住了。

“好了!”,我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望着雨桐,“我不管你們是不是又在做戲給我看,那都已經無所謂了!你們的家事,我不想過問。可是,不要頂着我的名頭給你們造成了家庭矛盾,那樣我擔不起!藥我喝下了,孩子很快就會沒有了!離開了陰間,我們也再不會見面了!所以,一切的紛爭,等我走了以後,你們慢慢解決!”

“初五,你聽我說!”,雨桐大步走了過來,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我真的以爲熾烈喜歡你,才由着他接近你的!我根本沒有想到,他和青嫙暗度陳倉!我……”

“自以爲能力強大,就可以這麼主宰別人的命運嗎?”,我輕輕甩開雨桐的手,不溫不火的望着她。“將別人視爲棋子的同時,你們曾幾何時有沒有做過棋子?那樣的滋味好受嗎?!”

“初五,我真的沒有想到會這樣,我太信任熾烈了!現在的他,只是迷了心竅,給他點時間,他會看到到你的好的!”,雨桐的眼中滿是愧疚和歉意,根本不似之前霸氣雲天的模樣。

“那是你們的家事!既然現在我的‘任務’完成了,他與我就再也沒有關係了!”,我挑起嘴角,擡起下巴驕傲的望向熾烈。“今日你對我愛理不理,明日我要你高攀不起!熾烈,希望你真的能‘得償所願’!”

話已經說完,我輕鬆的呼出了一口鬱結之氣,大步走出別墅外,昂頭望着與人間無異的藍天,我的眼淚墜了下來。

縱使熾烈虛情假意,我卻是用了真感情的!可是,我沒有想到哪所謂的‘幸福’來的那麼突然,結束也同樣的那麼突然那麼快!可是,挽回尊嚴的最好辦法就是裝,裝作自己無所謂的樣子!裝作自己根本毫不在乎的樣子!可是,那痛卻是實實在在的印在心底的!

這一次,我真的對男人死心了!

……

(本章完) 上天沒有眷顧我,我卻要眷顧我自己,因爲一個不愛我的男人,因爲一個有關利益的騙局,爲什麼我要爲止付出一生的痛苦回憶?!是的,憑什麼我來承擔?!我初五不是軟柿子,縱使捏不動別人,也不能這麼由着別人去捏!

不過,我倒是後悔,後悔剛剛沒有扇熾烈一個巴掌!

沒錯,我不是聖母,不會做到被傷害之後還要被原諒!鬼了不起嗎?!鬼就可以欺負人嗎?!萬物之靈是人,不是鬼!

千萬不要給我翻盤的機會,否則今日所承受的一切,我都要統統的討回來!

憑着記憶,我穿過了幾個結界,而後進入了那個鳥語花香的森林之中,眯着眼睛遠遠望着那個電梯,心情沉重,卻重到邁不開步子。

就這麼走了?!失了身,失了心,被耍了,被騙了,最後一無所有?!可是,與己之力,我如何與這個冥界的大家族抗衡?!可是,有他幫我就不一定了!

目光落在平坦的小腹上,我張開嘴巴在掌心吐出一顆白色的藥丸。

是的,我就是這麼一個腹黑的女人!像那些被欺騙了感情還他媽的裝出一副我原諒你並且願意等你回頭的的傻逼女人,我直接的鄙視!憑什麼女人收到傷害之後便一定要獨自忍受!?我生來是欠了你熾烈的嗎?!儘管雨桐那些話的意思,是想着我能和熾烈在一起的,可是他們一家子終究還是將我玩弄於鼓掌之間的!

自然,直接傷害我的熾烈,我無須將這個恨意加註在他家人的身上!所以,熾烈!你完蛋了!就算我留着這個陰胎最後的結局是喪命,我也要藉助他的力量去打擊你!

冷漠的望了望掌心的藥丸,我的手只是微微的一使勁,那藥丸便瞬間化作煙霧消失不見。

正想大步邁向電梯,一個撲扇着翅膀的身影卻在我的上方緩緩的下降,而後站定於我的面前。等我看清陰鷙那張臉,我面無表情的別過臉。

“你到是很有心計!”,陰鷙的聲音冷冰冰的模樣一絲音調,“用自己的命去換取熾烈的不愉快,似乎

是不太值得!”

喲,我倒是小看了陰鷙,這個男人不僅會調戲自己的侄媳婦,心思還如此的縝密,想必之前我吞下藥丸的時候,他便洞悉了吧!

“值不值得輪不到你來說!” 不拼爹時代 ,我冷笑,“要麼,你就捉了我去你的老情人那裏領功!要麼,全當眼瞎沒有看到剛剛的事情,然後再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

“嘴倒是厲害!可是光憑嘴厲害,你是對付不了熾烈的!”,陰鷙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夜煞是魔,雨桐是佛!現在熾烈恢復了真身擁有佛魔綜合的能力,你有什麼資格與之抗衡?!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像什麼?”,我不服氣的昂起下巴。

“像是一個蛋!以卵擊石的蛋!”,陰鷙冷哼。

“哈!就算我是蛋,也是一個有夢想有追求的好蛋!不像你!喜歡的人明明就在身邊,你卻不敢多看一眼!明明最眷戀的就是家,卻因爲那個不可得到的女人而遠走他鄉!”,吵架我不怕,撕逼我更在行,若是這個老男人跟我鬥嘴,必輸!

也許是因爲我的話刺中了陰鷙的痛處,他狠狠的伸出手可是還沒有有下一步的動作,我便伸出手接住,動作快到讓我自己都沒有想到。

“我警告你!如果想要打我,就直接打死!否則,但凡讓我有一絲機會,我就會讓你生不如死!”,說完這句,我一把甩開陰鷙的手。

陰鷙楞了一下,隨後爽朗的大笑起來。

“有脾氣!有魄力!”,陰鷙眯着眼睛望着我,“既然我們都有着共同的目標,不如合作可好?”

“合作?!”,我挑眉,“你也想和他們一起耍着我玩嗎?”

“哼!我可沒有時間耍你!”,陰鷙冷冷的望向別處,“我的目標就是得到我想要得到的那個女人,其他任何勾心鬥角之事,都引不起我的任何興趣!”

怔怔瞭望了陰鷙好一會,我掩住嘴巴笑了起來,笑了許久,我直起了身子。

“我不要命的復仇,何須與你合作?!”,我伸

出手輕輕的拍了拍陰鷙的肩膀,而後輕聲嘆息。“再說了,你這個年紀的大叔,還是找個地方頤養天年吧!別和我們年輕人一起,瞎折騰!乖哈!”

說完這句,我笑眯眯的走向電梯,當我按開電梯走進去關上門的時候,卻發現陰鷙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雖然是嚇了一跳,可是我還是很快保持了淡定。

“我有辦法要讓消弭腹中的陰胎,化他的能量爲己用!”,陰鷙望着電梯的按鍵,聲音淡漠。“這樣,你就不用死了!”

聽了這話,正準備伸手按按鍵的我突然停住了動作。不用死,又可以擁有陰胎的能力?!當真嗎?!若是陰鷙騙我,我答應不就是正中圈套嗎?!可是,他爲什麼要騙我?!我連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比這個結果更壞的嗎?!大概,是沒有了吧!

“那大叔,你想要什麼?!”,我扭頭望向陰鷙,認真的問道。

“雨桐!”,陰鷙篤定的回答,“我只要她!”

“可是,我要報復的,卻是你的親人啊!”,我歪着頭,漫不經心道。

“雖然你想要報復,可是目標是熾烈,而不是其他的人!所以,我不在乎!因爲,我也很討厭玩弄感情的人!他將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都是他罪有應得的!”,陰鷙挑起嘴角。

“呵呵,沒有想到大叔這樣癡情!”,我掩住嘴巴笑了起來,“可是,你都說了,我即使有陰胎的能力,也是對付不了熾烈的!那麼我該怎麼和你合作呢?!”

“這些你不需要多問,和我合作就得聽我的,不過現在我就可以幫你把陰胎轉化爲能量!”,陰鷙說到這來,徑直伸出手貼上我的小腹。

感覺到一股熱度在腹部蔓延,而後像是烈焰一樣在我的子宮裏面燃燒起來,難以言喻的疼痛瞬間讓我的汗水冒了出來,可是儘管如此我硬是咬着嘴脣滿眼吭聲。

“大叔,縱使我答應和你合作!主導權,也在我的手裏!”,我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陰鷙的衣服,眯着眼睛望着他。“你,得聽我的!”

……

(本章完) “我陰鷙從來不會聽女人的!”,陰鷙冷聲,可是散發着黑霧的大掌依舊貼在我的小腹上。

“既然大叔如此矯情,那麼就當我是個男的吧!”,我忍着劇痛,輕笑道。

陰鷙聽了這話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而後將目光落在我的胸部,而後從鼻子裏面發出一聲哼。

“的確是個男人!可是,我不喜歡被左右!你,不夠資格!”,陰鷙不屑的將目光落向旁處。

連你這個老男人也瞧不起我?!很好!你們越是瞧不起我!我就越要奮發圖強!我不相信,我初五這輩子只能以悲劇收場。

想到這裏,我的右手緩緩的擡起,而後一掌打在了陰鷙的胸口。

原本只是想要給予他不尊重我的一個教訓,卻沒有想到我的手掌打在陰鷙的胸口卻死死的黏在上面,怎麼拔也拔不下來,而後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往我的手掌心快速的涌動。

見此,陰鷙趕緊收回自己放在我腹部的手,原本我以爲他要掙扎,可是他沒有,只是錯愕的望着自己的胸前。 漫威之無盡神通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股力量的光流和我之前看到的不同,不是黑色也不是白色而是紫色。那紫色從我的掌心繚繞到了手臂似乎魅惑心智一般的閃耀。

我快要清晰的感覺到那股力量大流量的鑽入了我的四肢五骸,而後直達我的心臟之中。可是等那紫色的光芒進入之後,一股黑色的氣流像是被擠出來一般,緩緩的從皮膚裏面噴射而出,等到那黑色的光越變越淡,我的下身突然溼潤了起來,一大股熱乎乎的液體流了出來。

我低下頭,看着電梯裏面那攤血水,我的視線模糊,而後緊緊黏在陰鷙胸前的右手緩緩的鬆開,而後真個人癱軟在了地上。

……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自己的牀上,而進入視線的卻是曹院長那張焦急的臉。

“小初五,你醒了?”,曹院長扶起我,在我的背後放了兩個枕頭,好讓我靠着舒服點。

做完這一切,曹院長端來一碗黃亮的雞湯。

“你剛做了人流手術

,怎麼可以亂跑?!還好沒有大出血!”,曹院長吹了吹雞湯,“對虧這位先生把你送回來,否則真的……哎不說了!你喝些雞湯,好好休息!”

“舉手之勞!”,一個沒有音調的聲音從窗戶那邊傳來。

循聲望去,我看到陰鷙正站在落地窗邊,轉頭望了過來,那夕陽的餘暉鍍在了他的身上,一瞬間我有看到熾烈的錯覺。

“看你,做了好事還這麼的風輕雲淡!是個好人,晚上留下來吃飯吧!”,曹院長熱情的將碗塞進了我的手中,笑眯眯的對陰鷙說。

聽到他這麼說,我放射性的將碗放到了牀頭櫃上。

“這位大叔沒有時間的,院長你彆強人所難了!”,我急聲道。

我覺得,這樣一個鬼魅留在家中,是不會有好事發生的!報復誰是我的事情,我不想將院長也牽扯進來,縱使我和陰鷙已經口頭達成了合作的意向。

“我什麼都沒有!有的就是時間!”,陰鷙沒有聲調的開口,目光淡淡的望向曹院長。“那麼,今晚就麻煩你了!”

“好好好!你們先聊,我去做些好菜!”,曹院長笑眯眯的說完這些便準備起身離開,卻被我一把抓住。

“院長,你認識他嗎?!一個陌生人而已,你能不能不要對他這麼熱情!?”,我壓低聲音道。

“沒錯,我是不認識他!可是,我認識他停在樓下那輛價值千萬的豪車啊!”,曹院長說到這裏面,哧溜一聲把口水吸了進去。

沒有等我好好的鄙視一頓,院長便嬉笑着對陰鷙點點頭,而後轉身出了房間。

淡淡的掃了陰鷙一眼,我將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陰胎流掉了!”,陰鷙打破了沉默,“而你,吸走了我這些年苦心收集的能力!”

怎麼?那些光,是能力?!原本我以爲陰胎沒有了,我的能量也就沒有了,現在看來,算不算陰差陽錯呢?

“等我報了仇,我就還給你!”,我擡起頭望向陰鷙,“大叔,你該知道,我不屑擁有這些!因爲,我討厭

你們這些鬼魅!”

“討厭?!哼!嘴裏說着討厭,心裏卻使勁的想!愛有多深,恨纔有多深吧!”,陰鷙冷哼。

對於陰鷙的這番冷言冷語,我倒是沒有發火,反倒笑了起來。

“那又怎樣?!”,我掀開毯子,起身站到了地上,笑眯眯的望着陰鷙。“我和你,都是不愛!可是,區別卻大了去了!至少,我還擁有過!你呢?恐怕,連碰都沒有碰過吧?!像你這樣的男人,完美至極,可是與別的女人歡好的時候,卻只能想着雨桐而告別不舉,當真,你比我悲哀多了呢!”

聽了我這話,陰鷙惱羞成怒,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目光陰冷。

“你怎麼知道?!”,陰鷙的眼中射出寒光,“你爲什麼會知道我的事情?”

我怎麼會知道?!他以爲他的那些子事我願意知道?!可是,在電梯裏面,當我將那些紫色的能量吸進我體內的時候,卻好死不死的連同他意識中的畫面也一起吸進了我的腦海中,這些,當真不是我故意的!

“大叔,你碰着我的胸了!”,我淡淡的望着陰鷙提着我胸前衣服的手,冷冷道。

聞言,熾烈悻悻的鬆開。

“我不想知道這些,可是這些就硬生生的鑽進了我的意識裏,我能怎麼辦?!”,我漫不經心的理了理衣服道。

“我倒是沒有想到那個能力與你的身體是如此的契合!”,陰鷙拉過一張椅子徑直坐上上去,“原本我還想試試會不會和你排斥,再把這力量給你的!不過……這都是天意!”

“天意不天意的,我真的無所謂!我只想給那些欺負我的人,重重的一擊!”,說到這來,我冷漠的垂下了眼瞼。

我腹黑,卻不壞!我想要報復,卻不是想要殺戮!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熾烈也承受一次今天我遭受的傷害,別人讓我痛一分,我便讓他十分痛!

“這個能力雖然已經屬於你,可是你得學會控制它,否則一定會被反嗜的!”,陰鷙突然認真的望着我,聲音低沉。

……

(本章完) “反噬?!”,我挑眉,“如果反噬,那會怎樣?”

“失去自主意識,爲禍人間!”,陰鷙蹙眉道。

說的好嚴重,恐怕只是在嚇我的吧?畢竟陰鷙是熾烈的叔叔,對熾烈還是抱有惻隱之心的!可是,我也沒有想過要殺他啊!

“我原本以爲,陰胎是流掉了!直到你告訴我,你窺探到了我的意識!”,陰鷙抱着雙臂,凝目望我。“可以不接觸太陽穴便能洞悉別人意識的,只有雨桐!可是,在我屏蔽了所有思維的情況下還能洞悉的,就只有你!我想,流掉陰胎的同時,卻無意間激發了你身體所有的潛能,而我給予你的這股力量又十分契合的融入了你的身體!純陰之氣和這股能量匯合,卻鑄造了更強的純陽之體!”

說完這些,陰鷙的眉宇間有着一閃而過的不安。

儘管,陰鷙的話說的我不是太懂,可是我還是有些雀躍的。至少,有一點可以證明,現在的我是有能量和熾烈匹敵的,只要夜煞和雨桐不插手的話!

“大叔,謝謝你的解釋!我相信自己,一定不會被反噬!”,我揚起脣角。

就在我開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力量逐漸朝着這邊逼近,當我看到凌寒在電梯裏面按下了21樓的按鍵時,我笑了。

真的太有趣了,我不僅可以感覺到別與我身體的另外一種能力,還能在腦海中勾勒出那個逼真的畫面。

“驅魔人來了,你要不要避一避?”,我脫口而出,望向陰鷙。

陰鷙淡淡的望了我一眼,隨後眼中有着笑意。“沒有想到,你比我的感應還要快上許多,孺子可教也!”

說完這些,陰鷙消失,而後看到鞋子自動套在了我的腳上,我便徑直走向房門。沒有動手,一路上暢通無阻。門被我的意識打開,等我坐到沙發上,感覺到凌寒準備擡手按門鈴的時候,我的手指輕輕一勾,門把便擰動一圈,緩緩的開啓。

門口的凌寒顯然愣住了,而後徑直走了進來,看到我一把拽住了我手。像是在號脈,凌寒

臉上的表情跟着我的脈搏錯綜複雜起來。我不想他窺探出我的能力,便用意識屏蔽住,其實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只是試試看罷了,可是看着凌寒漸漸恢復的臉色,我知道,我成功了。

“陰胎,不見了!”,凌寒輕輕的放下我的手,輕聲道。

末日槍械繫統 “是啊!你不是說,這個陰胎對我不好嗎?所以,我弄掉了!”,我對着凌寒眨了眨眼睛,輕笑出聲。

“你能迷途知返,那是最好!”,凌寒緊皺的眉頭緩緩的鬆開,“你是人,不該和鬼攪和在一起!”

見凌寒一臉的嚴肅,我徑直伸出手一把將他拉坐到了沙發上。

“你這麼關心我,是爲什麼?”,我眯着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凌寒。“難道,真如你所說,對我動了情?!”

“我……”

“不要說出來!”,還沒有等凌寒開口說完,我便伸出手指按住了他的嘴脣。“讓我自己去看!”

說完這句話,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其實,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和凌寒說話的時候,一股狐媚之氣,可是那媚眼如絲和無限風情,都是源於我的心底深處,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所以,我很無良的想要進入凌寒的意識,當一片霧蒙被我撥開的時候,我進入了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房間裏面繚繞着煙霧,裏面充滿了檀香的味道。中堂上,擺着一尊雕像,那雕像雕刻的是一個展翅的無麪人。

看上去,像是佛堂,可是卻擺着一張牀,牀上躺着一個白髮老人,似乎已然彌留的模樣。

我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該進入凌寒的潛意識嗎?!這個人,又是誰?!

正想着,突然傳來一聲‘嘎吱’的推門聲,接着一身素服的凌寒跑了過來,凝視牀上的老人許久,咕咚一聲跪在了地上。

“亞父!”,凌寒低下頭,眼圈紅了。

“孩子,記得,想要擁有無窮的力量打敗鬼族,就必須找到那個和你命中註定的一對!你們的能力合併,纔能有契機!”,老人斷斷續續說完

這句話,起伏着胸膛喘了起來。

“可是,亞父,我要怎麼知道,誰是我的命中註定?”,凌寒握住老人的手,含淚道。

“我已經給你設了限制法術,你的身體只會對那個命中註定的人有反應,只要你找到她,就能幫我幫你的父母報仇!”,老人的聲音顫抖起來。

“亞父,不要說了!您好好的活下去!”,凌寒的眼淚墜落。

“傻孩子,我是人,能活百歲,已是奇蹟!今日,便是我壽終正寢的時候!”,老人從穢濁的眼睛裏面流出一行眼淚,“我教授你驅鬼的法術,也就是爲了讓你有機會報仇!切記,只要取罪魁禍首的性命即可,萬,不能傷害無辜啊!”

“我知道了,亞父!凌寒知道!”,凌寒垂下頭,眼淚滴滴墜落在地上。

哼,又是一個被冥界鬼魅欺凌的可憐人嗎?得知這些,我倒一點也不生氣,只不過倒是有些明白爲什麼凌寒整日一副冰塊臉,原本是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只是他的仇人,又會是誰呢?!

“亞父今日,便是油盡燈枯了,所以我會將……將過去……所有的真相告之與你!”,老人氣喘吁吁,巍巍顫顫的對着凌寒伸出手似乎想要將手放於他的頭上。

可是,還沒有等他將手放上去,卻猛的昂起頭,一口氣憋不上來。眼看着那老頭就要死去,而凌寒急切的呼喊下,我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徑直票了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