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飛鸞姨,齊兒尊重你們的決定。”

蘇齊點了點頭,他們和巫族有滅族之仇,這仇不可不報。

“那飛鸞姨,你讓大家準備一下,有可能我們這兩天就會出發的。”

“好!”念飛鸞開心的笑了。

穆欣妍看念飛鸞,也沒有多說什麼?

這女孩很漂亮,醫術又高,雲霆能娶到她,也是福氣。

“飛鸞,不管如何,要讓自己活着回來。”

念飛鸞點了點頭,她也捨不得死,她現在找到了自己的真愛,她一定會活着回來的。

她一定要回來嫁給她心愛的男子,她喜歡明月山莊,更愛雲霆。 是夜,蘇紫陌和沐雲軒在一個小鎮上停下。

沐雲軒去過巫族,知道路,兩人一起,便騎着九翼金龍去。

若是蘇紫陌一個人,此刻她早已經到巫族了。

可雲軒追來,讓她很貪戀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她好希望每一天能有一個世紀那樣漫長,可終究日夜顛倒太快。

不知不覺中又過了一天。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找到了一家很乾淨的客棧。

進入房間裏,沐雲軒觸摸着她冰涼的臉頰,一臉心疼,現在天冷了,白天還好,若是早晚,真的很冷。

蘇紫陌笑了笑,水亮的大眼裏,透着濃濃的愛意。

“雲軒,我沒事的。”一路上有他護着她,若要有事,也是他。

沐雲軒點了點頭,輕輕擁着她,只有她在他的懷裏,他那冰冷的血液纔會有些溫度,他才感覺一點活着的感覺。

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會失去,她是那樣決絕的念頭,他無力讓她去做任何改變,若是這件事情沒有牽扯到櫟兒,他寧願死,也要讓她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要心愛的人爲他們去死,這是一種多大的諷刺?

若是她真的離開了,他該怎麼辦?這件事情他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敢去想。

他們說好了十一月十九就會成婚的,那個時候,她答應了,他開心了好幾天。

把雲霄殿裝飾成了她喜歡的風格,準備了很多她喜歡的東西。

可是現在,一切都成了奢望。

歲月漫漫,芳華剎那,他最終剩下的只會是卑微一個人的苟延殘喘。

“雲軒,我餓了。”

他放開她,輕柔的在她眉間的鳳尾花上吻了一下,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讓他心神盪漾。

他深邃的眸底,泛着陽光般的溫暖與癡情,更多的是那永不滅的愛意。

看着他癡情的目光,她淺淺一笑,卻輕輕盪漾出淺淺的憂傷。

“一會菜就上來了,這家的菜味道很好,是你喜歡的口味,我讓他們做了很多,一會你多吃一點。”

他的聲音很柔,是那樣的小心翼翼。

老公愛吃醋:賴上蜜糖妻 他越是這樣,她的心就越痛!

“好!”她笑着點了點頭,曇花一現,卻是他心頭最瀲灩的美好。

不一會,傳來了敲門聲,沐雲軒起身開門。

小二很快上了菜退下。

蘇紫陌走過去一看,還真是很豐富。

雞鴨魚樣樣有,而且和她所吃過的味道不一樣。

很像傣味食物,一看就很有食慾。

蘇紫陌吃了一口烤魚,居然是酸辣味的,簡直太合她胃口了。

“雲軒,真好吃!”

蘇紫陌讚不絕口。

沐雲軒黑眸柔柔的看着她,“陌兒,多吃一點。”

變奏荷爾蒙 還有兩天就到巫族了,他的心真的很痛。

時間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快!

“雲軒,你也吃!”

“嗯!”

沐雲軒有些食之無味!

可爲了不讓她擔心,他也強壓着自己吃。

晚膳以後,沐雲軒拿了大氅給蘇紫陌披上。

雪白的狐皮毛領毛茸茸的很暖和。

“雲軒,我們這是要去哪裏?”

沐雲軒柔柔一笑,:“帶陌兒去一個很漂亮的地方。” “走,陌兒。”他牽着她的手。

他們今晚不會回到這裏了。

巫族,禁地裏,庚樂羽看着相親相愛的兩人。

她陰鷙的目光裏飽含着毒辣的光芒,她陰森的盯着蘇紫陌,她心裏的憤怒不斷的高漲。

只是被她恨的人卻毫無感覺,兩人依然手牽手的往山中走去。

“族長,他們已經進入了巫族地界了,還有兩日應該回到巫族了。”

紅嫣看着怒氣衝衝的庚樂羽,心裏隱隱約約的很擔心。

庚樂羽正在氣頭上,眼裏森然的紅光越發的恐怖。

“還有兩日嗎?也好,就讓這一切事情都快點過去吧。”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她很痛苦,蘇紫陌死了,穆欣妍會更痛苦。

她和天烏契約了,沐雲軒在愛蘇紫陌,也解不了那死詛。

蘇紫陌不管要不要和她戰鬥,要解了沐家的詛咒,蘇紫陌都得死!

“讓你準備的事情都準備好了吧?”

庚樂羽眼尾陰冷的掃向紅嫣。

紅嫣身子猛的一抖,現在的族長她真的很害怕!

庚樂羽白了她一眼,心裏知曉她的害怕。

“紅嫣,你跟了本座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本座就是在飢不擇食,也不會殺你,要吸修爲,那巫山中有的是魔獸給本座吸,你那點修爲對於本座來說,還不夠塞牙縫呢。”

紅嫣一時很難看,族長看出來了。

可這種事情誰說的清楚呢?

族長用禁術的時候,根本就不清醒。

殺了誰,要事後清醒過來以後纔會知道。

“族長多想了,紅嫣沒有那個意思。”有她也不敢承認呀!

“哼!口是心非,滾出去,本座要修煉了。”

孟婆人間歷練記 庚樂羽憤怒的瞪了紅嫣一眼,快步往冰洞裏走去。

紅嫣如負釋重,頓時鬆了一口氣。

在一處大山裏,沐雲軒帶着蘇紫來到一出楓葉林中央,一處藍湖在月光下更加的湛藍,和周邊火紅的楓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雲軒,這裏真漂亮!這湖水居然是藍的。”

“嗯,這裏是藍湖,它的水是溫熱的,一般的人到不了這裏,因爲四周沒有路進來,這裏的水很奇特,泡一泡可以讓身上的疲勞消除。”

“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蘇紫陌目光灼灼其華的看着他,這麼大一個湖,居然是熱的。

“陌兒試一試就知道了。”沐雲軒開心的抱起她往湖邊走去。

щшш★ T Tκan★ C〇

藍色的湖水裏倒映出他們相愛的身影。

他不會錯過和她相處的點點滴滴。

褪盡兩人身上的束縛以後,沐雲軒小心翼翼的抱着她走如湖裏。

這湖裏的水很淺,纔剛剛落入湖裏,一股熱乎乎又不會燙傷皮膚的熱度,讓蘇紫陌瞬間覺得全身舒暢。

“真的很暖和,真是太奇特了。”

蘇紫陌將整個身子沒入水中,暖暖的感覺讓人貪戀。

“這是幾年前去巫族的時候,無意當中發現的,這裏沒有人類和魔獸的氣息,是一個很難的很清淨的地方。”

沐雲軒解釋道,大手在她雙肩上輕輕捏着,讓她會更舒服。

“真是可惜,這麼好的地方居然沒有人知道。”

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我們知道就好!” “也對,若是來的人多了,你也不見得會來。”這人潔癖多。

若是被人知道了,湖裏有人洗過,他便會嫌棄上了。

“還是我的陌兒最瞭解我。”

他的脣,在她的耳邊,輕聲說着。

蘇紫陌快速的轉身,擡眸看着黑夜裏依然如神袛一邊的他。

他微微笑看着她,他喜歡她對他專注的神情。

這個時候的她,眼裏只有他。

他長臂一覽,將她緊緊的擁在懷裏。

“陌兒,我愛你,真的很愛很愛!”他的嗓音溫和又帶着一股淡淡的嘶啞!

蘇紫陌的心頭一緊,她心裏都知道。

不過生活有多艱難,她從未屈服過。

唯獨這一次,她想屈服一次,可上天卻不願意放過她。

在這一刻,她所有的堅韌不屈,所有的張揚與自信,瞬間崩潰。

她習慣了他這親密的擁抱,她能感覺到他真摯的感情以及炙熱的心。

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做,而且她沒有一絲生還的希望,若有有一絲,她都會義無反顧的去爭取,去活下來,和他長相廝守,和他走遍大江南北,看天上雲捲雲舒。

只可惜……。

沐雲軒放開她,墨黑的目光裏帶着滿滿的寵溺與愛情。

“陌兒,我會等你的,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回來。”

師公說過,陌兒轉化神魂體以後,不一定會死,只要有合適的機遇,陌兒就會回來的。

“若是太久,你就不要在等了,那樣對你不公平。”

蘇紫陌揚起手,輕輕觸摸着他俊逸的臉龐,一臉神情,卻奈何緣太淺。

等一個人太痛苦,太累,她不願意看到他痛不欲生的樣子。

沐雲軒快速的搖了搖頭,即使是等一輩子,他也願意,那是自己想要的感情,是他這輩子他唯一的的人,不管等多久都是值得的。

“我會一直等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回來。”沐雲軒依然堅持。

他墨黑的黑眸裏的痛苦如狂涌的滔滔江水無法控制。

“陌兒。”他高大的身子微微顫抖着。

輕柔的吻上了那熟悉的紅脣。

他的大手,緊緊的桎梏着她不盈一握的腰,從輕柔到瘋狂地親吻着懷中的愛人,情動如火,幾乎要將蘇紫陌的身子灼透。

藍湖裏,恩愛的場面,這一定是天底下最美好的畫面。

蘇紫陌承受着他的瘋狂與霸道的索取,唯有心裏的疼痛,歇斯底里。

場景轉變,沐雲軒將兩人帶入了他的空間指環戒裏。

寬大的牀榻上,極致的畫面很美……。

在天快亮的時候,蘇櫟的房間裏,一道金光瞬間直衝墨黑的天際。

牀榻上,靜靜盤膝而坐的蘇櫟猛的睜開眼眸。

嘴角邊,一抹滿意的笑意漸漸擴散。

他終於修煉到了乾坤印十階了。

他終於可以去幫助孃親了。

他小小的身影猛的下了牀榻,往外走去。

天快要亮了,準備一下,便出發。

蘇櫟的心裏很擔心。

見不到孃親的每一刻對於他來說都是煎熬。

蘇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波動,他快速的起身,居然看到了哥哥。

他驚喜的喊道:“哥,你不會一夜之間就修煉到乾坤印十階了吧?” “不錯。”蘇櫟淺淺一笑,那璀璨的星眸裏,帶着無盡的喜悅!

“哥,我兒這就去通知大家,我們立刻出發。”蘇齊可開心的,恨不得此刻就能見到孃親。

“大家?”蘇櫟皺了皺眉頭,不解的看着蘇齊。

“哥,是這樣,他們幾族的人說要和我們哥倆一起去呢。”

“那讓他們快點準備。”說完,蘇櫟轉身回屋。

“好!”蘇齊笑得一臉開心,不管結果如何,不去永遠不知道。

幽靜的庭院裏,草木的清香和鮮花的幽香,隱隱約約的飄在空中,沁人心脾,令人心曠神怡。

蘇齊通知大家以後,回頭整理自己的裝備。

默娘知道他們的要走,一大早起來,和青蓮青荷一起做了很多好吃的和他們道別。

大夥也要去,夜輕寒也決定了和他們一起去。

思語軒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