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之際,距離升仙會已然沒剩下幾天,這個時候尊主不在宗內,不免讓她有些心慌,同樣內心震驚的,還有長生宗的大長老已經烏冬二人。

他們可是指望著,這一次的升仙會,有那位前輩相助,長生宗能夠崛起的,而如今前輩竟是悄然離去?

……

前方半空,凌逸侯在看到遠處三人的神情后,此時心中已然明了,看來這一次,他當真是白跑一趟了,那人應該不在長生宗。

而眼前這幾個小輩,顯然也是不知其去向。 長生宗,此時宗門前半空,再其一旁不遠處,同行的雲靈仙子,隨之緩步上前,抬頭掃了前方一眼后,她很快收回了目光。

「凌尊,那人不在,你可還有滅宗之意?」雲靈此時轉頭,望向身旁之人輕聲道。

凌逸侯聞言,他望向前方的目光,同時收了回來,此時身上的氣勢,隨之慢慢收斂。

這長生宗,畢竟只是一個小型宗門,他凌逸侯何等身份,何況此刻雲靈聖女在場,他若是當真一怒之下,滅了此宗,今後在古仙國,難免落入個恃強凌弱的名頭。

「仙子說笑了。」

「凌某來此,只為與那人一戰,既然此人不在宗門,自然不會為難眼前這些小輩。」凌逸侯臉上露出笑容,隨之直言開口道。

說罷,他已然有了離去之意。

在他的前方,雲靈仙子聞言,臉上同時露出輕笑。

「御仙宗,升仙大會在即,既然凌尊暫時尋不到此人,我想我們也是時候該離去了。」雲靈仙子臉上的神情不變,隨之輕聲開口道。

她這一開口,前方的凌逸侯,隨之忽然眼前一亮。

下一刻,此人周身氣勢一凝,同時緩緩轉頭,目光掃向前方不遠處長生宗的三人。

「升仙宗會,你長生宗的那位強者,可會前去參與?」凌逸侯目光閃動,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風雨城內,死的畢竟是他的血脈,此事自然不會輕易掀去。

前方長生宗半空,此時三人聞言,均是身形一顫,為首的大長老,隨之上前一步,此刻也是不敢隱瞞,隨之抬手開口。

「那……那位前輩有言,會代表我長生宗一戰。」大長老此刻面露複雜之色,隨之如實開口道。

只是這如今,那人不在長生宗,此時大長老的心中也是有些沒底。

前方半空,凌逸侯聽聞此言,周身氣勢稍有凝聚,沉默片刻之後,他隨即慢慢收回了目光。

這長生宗,已然沒必要過多的逗留。

「雲靈仙子,這一次升仙大會,凌某代表凌度宗前往,不如你我結伴同行如何?」凌逸侯轉過頭來,望向身旁之人,低聲開口數道。

雲靈仙子聞言,此時也不便多言,只能微微點頭。

山脈半空,凌逸侯不在多言,他臉上此時露出笑容,抬手示意之下,二人的身形帶出流光,很快消失在了長生宗山門前。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隨著那二人的離去,四周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長生宗大長老等人,此時臉上的表情,都是略顯得有些難看,如今的情況,無論是那位前輩,代表長生宗一戰,還是最終沒有出現,對於宗門而言都不是幸事。

那位凌尊前輩,顯然不會善罷甘休。

「唉,這一次的升仙大會,依老夫看,我長生宗還是不要參與了。」宗門大長老,此刻暗嘆一聲,隨之忍不住低聲道。

再其一旁,烏冬此時也是不免輕輕搖頭,他顯然深知其中利害。

「不行。」

「這一次,是我長生宗的一次機會,絕不能錯過,他一定會來,他答應過我的。」緋月此時眸光堅韌,隨之輕聲開口道。

宗門大長老與烏冬二人,此時也是不禁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緋月啊,就算那位前輩如約,面對凌度宗的凌逸侯,那也是死路一條,觀方才的情景,二人之間已經結下仇怨。」宗門大長老,此時緩緩開口。

這其中的利害,但凡不是愚笨之人,都能輕易看出。

宗門大長老等人,還不清楚那位前輩是如何得罪了凌度宗,但如今看來,閉宗封山無疑是正確的選擇。

「大長老,就算我長生宗閉宗不出,凌度宗那邊也不會輕易罷休,連凌逸侯都親臨,這件事情絕對不小,我們唯有能做的,只有相信前輩。」

「如若不然,長生宗千年傳承,怕是會毀於一旦。」緋月臉上的神情不變,轉頭望向身旁之人,臉上滿是堅決之色。

對於葉飛,緋月有著絕對的信心,她等了這麼久的人,豈會僅僅只是如此?

「這……唉,老夫坐鎮宗門,七天之後,升仙宗會,你二人帶宗門弟子前去吧。」宗門大長老稍有沉吟,隨之低聲開口道。

此舉,無疑是如今,最為穩妥的選擇,或許還能保全長生宗的一絲傳承。

「是。」

「我二人定不負所托。」緋月與烏冬二人,此時連忙抬手抱拳。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他們也是明白,如今的情景,宗門之內必須有一位強者坐鎮,他們若是一去不回,至少長生宗能暫時保全。

宗門半空,一番交談之下,三人隨即身形落下,回到了宗門之中。

……

古仙國,風雨城。

此時的葉飛,在進入那片竹林之後,他的氣息便是被完全掩蓋,連那位界主強者凌逸侯都無法察覺,可見竹林內之人,實力深不可測。

四周放眼望去,搖擺的青竹,時而發出沙沙的嘶響。

相比起竹林外,空氣中稀薄的靈氣而言,這片竹林之內,彷彿是另外一番境地,空氣靈氣精純而濃郁,目光所致生機勃勃。

竹林內,葉飛一路前行,踏入竹林中心,他的身形忽然頓住,隨即抬頭望向前方。

「這裡了么。」

前方可見,眼前出現一片空地,中間則是有著有座看上去極為普通的竹屋小院。

「晚輩葉飛,久違前輩盛名。」竹屋小院前,葉飛眼中有藍光閃過,他可以清晰地感應到,前方屋內有著一位老者。

而此時,正緩步走出。

「咔,吱……」

目光所致,竹屋大門緩緩打開,那是一位身穿拼接灰白布衣,一頭灰色長發,身形較為精瘦,目光炯炯的老者,眉宇之間透著幾分難掩的英氣。

可見這老者,年輕時定是英姿颯爽,氣度不凡。

「古境巔峰,身上居然擁有九道極致之力。」

「咦,魔煞之力也略有小成,難怪你能爆發出那種程度的威勢。」前方竹屋前,那老者緩步上前,此時上下大量打量了葉飛一眼。

顯然在這位老者的眼中,眼前之人身上,不存在秘密可言。

此時,竹屋小院前,葉飛此時卻是不禁愣在了原地,抬頭望向那前方老者,他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無奈之色。

「傅蒼天。」

腦海中,一個久違的名字,此時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之中。

相貌相同,但身上的氣息,卻是大為不同,眼前之人應該就是那位隱世的帝境強者,而葉飛熟知的那位傅老,論實力而言,顯然要差上無數倍不止。

竹屋前,那老者此時也是大有深意地,看看了眼前的葉飛一眼。

「你是來自古仙國王都,尋老夫所謂何事?」前方老者緩緩開口,那深邃的目光之中,此時有淡淡的微光忽閃。

顯然這位老者,同樣看透了葉飛體內的帝境蠱毒。

古仙果,三大帝境強者,每一位都是盛名久傳之輩,至少在這一地界內,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遮住他們的雙眼。

前方之人名曰極道真人,三位帝境強者中,戰力排#名第二,長生老人留下的玉簡內,對於此人有著詳細的記載。

「解毒。」

「正如前輩所言,在下來自王都城。」葉飛目光沉靜,隨之直言開口。

前方之人聞言,目光不禁一震。

「呵,小傢伙,你既然能夠找到老夫,應該知道三大帝境強者,古仙皇的實力最強,你認為老夫會為了你一個小輩,而去得罪古仙皇?」極道真人目光平靜,隨之直言開口道。

他之所以,會選擇見一見眼前之人,除去對去修為有些好奇之外,更多的是眼前這個小輩身上的氣息,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之感。

若非如此,以他的身份不會多看一個小小的古境一眼。

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閃過。

「前輩,可有解毒之法?」葉飛目光閃動,隨之開口確認道。

眼前之人開口,所說的並不是這蠱毒有多難解,而是有些忌憚那古仙皇的力量,由此可見他體內封印蠱毒,這位極道真人確實能解。

竹屋門前,極道真人此時抬頭望去,在看到眼前之人臉上的神情后,他的同樣已然明了。

「老夫,可以幫你。」

「但是有個條件,你可願意拜我為師?」極道真人目光炯炯,此時臉上的表情,隨之也是變得認真了幾分。

他是一位實打實的帝境強者,自然能夠一眼看出,眼前之人天資極為不凡。

此子體內,有九道極致之力,在加上魔煞之力。

若是此子踏入帝境,其戰力定能超越古仙皇,成為這地界最強的存在,即時他這位師尊的地位不言而喻。

葉飛聞言,眼中閃過一道微光。

「怕是不行,晚輩並沒有拜師的打算。」葉飛沒有猶豫,此時只是開口拒絕。

前方竹屋前,極道真人聞言,目光也是不禁一愣。

他何等身份,堂堂帝境大能,古仙國三帝之一,一身修為深不可測,矗立與武道之巔,想要拜他為師之人,可謂是多不勝數。

就算是界主強者,極道真人親自開口,對方也會受寵若驚,而眼前之人居然沒有任何遲疑,就這般拒絕了。 「小傢伙,老夫一生痴於武道,修行千年之久,最終踏入武道之巔,成就帝境大能,一身衣缽傳承,足矣震動這個古仙國,你不心動?」

竹屋前,極道真人此時臉上,露出少有的疑惑之色。

前方小院前,葉飛聞言不禁輕輕搖頭,要是放在以前,一位帝境強者肯傳授衣缽,他當然不會拒絕,但當他看過了長生老人,留下的玉簡內,此事就另當別論了。

望著眼前之人的相貌,葉飛越發的覺得,這一界是如此的不真實。

「前輩抬愛了,在下與前輩之間,沒有師徒之緣,來此也是受到了一位前輩的指引。」葉飛沒有解釋太多,隨即抬手之下,一把普通的短刀落入掌中。

此刀上,沒有半點力量波動,可見只是一把極為尋常的匕首。

而前方竹屋門前,極道真人在看到那短刀之後,眼中頓時爆出精光,抬手之下一股吸徹之力襲卷,將其直接抓入了掌中。

「此刀,數千年未見了。」

「你是長生的後人?」極道真人打量了手中的短刀兩眼,隨之抬頭望向前方低聲開口問道。

葉飛聞言,此時輕輕搖頭。

「憑此刀,前輩可否助晚輩拔毒。」葉飛目光沉靜,隨之直言開口道。

長生老人之事,他不願多言,按照那玉簡上的記載,這位極道真人,似乎在數千年前,欠長生老人一人人情。

此刀為憑,此事可追。

極道真人聞言,似乎陷入了沉默,一時間四周略顯安靜。

極品花都醫仙 竹林內,竹屋前,大約過去半刻之後,只見前方老者,隨之抬手一揮,將手中的短刀,扔給了前方小院前的葉飛。

「罷了,你我之間,或許真的沒有師徒之緣,你隨老夫來吧,此地不太適合拔毒。」極道老人緩緩開口,隨之不在多言。

只見他說完后,同時緩緩轉身,向著後方林內走去。

小院前,葉飛接過短刀,將其收入了儲物戒指內,他沒有遲疑,此刻也是閃身跟上。

……

竹林內,二人一路前行,四周所見的青竹,隨之也變得越發的茂密,極道老人身形不快,有如漫步一般,向著盡頭走去。

再其身後,葉飛默默跟隨。

不多時,前方靈識可見,一處衝天的岩壁,擋住了二人的去路,岩壁的下方,則是一處看似不小的凹谷,四周邊緣有青竹圍繞。

「就在這裡吧。」

「小傢伙,你既然不願拜師,老夫便只能幫你一次,封雨城內可保你無恙。」極道真人身形頓住,轉過頭大有深意地看了葉飛一眼。

葉飛聞言,臉上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這極道老人的話語中,透著幾分危險的之意,可見這拔毒之事,怕是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晚輩,謝過。」葉飛稍有沉默,隨之不在多想,抬手禮貌抱拳。

前方谷內,只見那極道老人,隨之不在多言,他體內氣息凝聚,四周空間隨之一凝,一股難掩的驚天之勢,同時衝天而起。

目光所致,山谷半空,空間彷彿被凝聚,有規則靈絲穿行與天際,這一刻視線可見。

山谷邊緣,葉飛身形隨之一震,眼中露出奇異之芒。

「這就是帝境么,哪怕只是引動力量的餘威,便已然將我體內的靈力鎮壓。」 霸婿崛起 葉飛低喃一聲,目光凝聚在那些規則靈線之上。

山谷內,極道真人此刻掌中掐訣,他周身瀰漫的靈力,逐漸與那些規則靈絲融合再了一起,直至掩蓋了整個山谷。

「道之極,天之始,道始古印凝。」

「小傢伙,還不入谷,無論發生什麼,穩住心神便可,其他的交給老夫。」極道真人的聲音,帶著幾分滄桑之感,此時回蕩開來,傳到了葉飛的耳邊。

話音落下,可見山谷邊緣,一道流光閃動而過。

下一刻,葉飛的身影,已然踏入了谷內,頓時一股難掩的壓迫之力,將他的身形完全鎮壓,身形在無法動彈半分。

靈力,魔煞之力,氣血之力,同樣無法運轉。

山谷中心,葉飛身形微顫,一股碎骨的劇痛,此時傳遍他的全身,半空之力規則靈絲在極道真人的控制之下,可是融入他的全身。

彷彿是噬蟲挫骨一般,充斥著他的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嘶……」

「很痛。」

葉飛低喃一聲,面容變得扭曲,單單隻是在谷內過去幾息的時間,他的意識便是有了模糊之感。

但如此同時,深藏在他血脈內的蠱毒封印,已然開始鬆動,在規則靈線的扯動之下,一點點地從葉飛體內拔出。

此時的葉飛,眼中滿是決然之色,眼中爆發耀眼的藍光,強行支撐著意識不散,此刻若是昏迷過去,會發生什麼難以預料。

山谷旁,極道真人此時也是踏空而起,他低頭望向下方,目光落在葉飛身上,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呼,呼嘯。」

「咔。」

山谷內,有破空之聲傳來,規則靈絲穿行的速度,隨之加快了幾分。

下方山谷中心,葉飛目光一凝,隨之一口鮮血噴出,他體內蠱毒已然拔出了三分之一,接下來之下只要堅持下去便可。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谷內,葉飛此刻的神情,已然變得有些僵硬,體內傳來的劇烈疼痛他開始慢慢適應。

血脈內的帝境蠱毒,隨之時間的推移,已經拔出了三分之二,葉飛那略顯扭曲的臉上,此時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嗯?」就在這時,他的目光忽然一閃,強忍鎮壓之人猛地抬起頭來。

「這氣息是……」

葉飛眼中露出警惕之色,一股威脅之意,此時充斥了他的心神。

順其目光望去,可見那遠處半空,忽悠一道金光衝天,隨之瞬間臨近,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霎時間輾軋了整個山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