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好好教訓一下高偉的話,高偉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的手下聽到男子的話後點點頭,隨後抓着高偉向着樓上走路過去。

當夏竹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怒吼了一聲,說道。

“不要啊,你們這麼做會讓他死的。”

夏竹能夠知道,如果要是把高偉從樓上扔下來的話,高偉肯定會死的,無論如何不能讓這些傢伙這麼做啊。

當男子聽到夏竹的話後,忍不住笑着說道。

“他死不死在於你,只要你跟我們走的話,他就能活下來,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他不客氣了。”

男子已經決定了今天晚上一定要和夏竹發生點什麼,要知道眼前的夏竹長得十分的漂亮,幾乎十分的完美。

夏竹聽到他的話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我倒想看看誰敢傷害我兄弟,簡直是找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當夏竹擡起頭後就看到李冰帶着人走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後,夏竹十分的高興,隨後急忙來到了他們的面前,然後說道。

“冰哥,你快救救高偉啊!”

看到李冰,夏竹十分的高興,畢竟李冰是一個十分有能力的人。

當夏竹聽到劉靜的話後,鬆了一口氣,看來接下來不用擔心了。

那邊的李冰一臉憤怒的看向了這些人,隨後直接說道。

“你們簡直是找死,竟然敢這麼對我兄弟,今天你們誰也離不開這裏。”

李冰一臉兇狠的看着這些人,隨後說道。

可以知道接下來到自己表現的時候了,他自己眼中這些傢伙的實力根本是廢物,接下來自己就在劉靜面前好好表現一下吧。

說完之後, 花樣年滑

那些人點點頭,隨後和對面的人開始大打出手起來。


“你們這羣混蛋!”

對面的人聽到李冰的話後,剛想要說些什麼,不過他們還沒來得及說話。

李冰的手下已經將他們給打趴倒在了地上。

夏竹和劉靜看到這一幕後也鬆了一口氣,露出了一絲笑容,可以知道接下來沒什麼事情了。

那邊滿臉傷痕的高偉來到了李冰面前,然後一臉感激地說道。

“冰哥,這一次太謝謝你了,不是你的話,我恐怕死定了。”

高偉苦笑了一聲,隨後低下頭。

說實話,他現在是十分狼狽,他並不想讓夏竹看到,不然的話自己真的太丟人了。

剛纔他以爲自己要死定了,沒想到李冰會關鍵時候出現。

當李冰聽到他的話後,直接拍拍胸脯說道。

“高偉,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一下這些傢伙的,敢對我兄弟出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李冰根本不怕招惹是非,畢竟李家是個大家族,在自己看來,這些人只不過是普通家族的子弟,對付他們簡直再容易不過了。

隨後他繼續對着手下說道。

“給我好好教訓他們,敢動我兄弟簡直是找死!”

當他的話說完,李冰的那些手下準備繼續給他們一個教訓。

不過就在這時候,打頭男子直接憤怒的說道。

“我不管你們到底是誰,但是你們敢動我們,接下來你們死定了,我們老大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男子說完後一臉的兇狠,不管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等會兒他們老大過來的話,他們就死定了,這是不需要懷疑的事情。

因爲他們老大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到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傢伙最好跪地求饒,不然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當夏竹和劉靜聽到這個男子的話後,心裏面也十分的擔心,他們感覺到這個傢伙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如果要是真的的話,那麼恐怕就要慘了。

不過這時候,那邊的李冰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囂張的說道。

“哈哈哈,竟然敢嚇唬我,你覺得我會怕嗎,就算你們老大過來,我也不會怕你們的,接下來如果你們不跪地求饒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李冰好歹見識過不少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人估計就是在故弄玄虛,誰知道他們說道是真的假的。

不過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會怕的。

只不過就在這時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呵呵,李家人的膽子什麼時候變這麼大了,你真的不怕嗎?”

話音剛落,只見一個30歲左右的青年男子直接出現在這邊。

當這些人看到男子的時候,一臉的激動,隨後直接說道。

“老大,你終於來了。”

不得不說,眼前男子的出現讓所有人十分的激動。

隨後他們一臉冷笑的看向了那邊的李冰,可以知道李冰他們接下來死定了。

那邊的李冰看到眼前的男子後皺皺眉頭,然後說道。

“你是什麼人,你認識我嗎?”

聽到眼前男子的話,似乎好像認識自己。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對方的身份似乎不一般。

當李冰的話說完,只見一個穿着黑衣的男子從青年男子的身後竄了出來。

隨後,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

“你們簡直是找死!”

李冰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打過,這也太沒有面子了。

隨後他十分的憤怒,對着手下說道。

“你們都愣着做什麼呢?給我弄死他們。”

如果這個仇不報的話,他的臉可就丟盡了,只是隨後他沒想到是不管自己怎麼喊,自己的手下站在那邊動也不動。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隨後他剛準備說話的時候,那邊的黑衣男子忽然開口說道。

“不用喊了,他們已經沒用了。”

黑衣男子說完後,直接移跺腳,那些手下直接倒在了地上。

李冰看到這一幕後,嚇壞了,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然後忍不住大喊道。

“怎麼會這樣,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李冰現在十分的害怕因爲眼前的黑衣男子,實力自然十分強悍。

而且剛纔那三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子似乎說話方式也如此的囂張,這讓他有些害怕。

當男子聽到李冰的話後,隨後直接說道。

“你剛纔不是想要教訓我嗎,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我倒想看看你敢不敢動手。”

說完之後,男子一臉冷笑的看向了李冰。

剛纔這個傢伙還想教訓自己,自己都要看看裏邊有沒有這個本事。

站在男子旁邊的黑衣男子這時候也上前,隨後說道。

“滄州司馬家族,你知道你得罪什麼人了吧?”

“怎麼可能,你們竟然是司馬家族的。”

當李冰聽到司馬家族的時候,臉色一變,渾身嚇得顫抖了起來。

司馬家族在滄州可是第一大家族,他們李家和人家比起來根本不是同一水平的存在,這一次恐怕死定了。

竟然招惹了這麼惹不起的存在。

那邊的司馬少爺看到這一幕後,冷笑了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哈哈哈,剛纔你不是挺囂張的嗎,怎麼現在不說話了?”

李冰聽到司馬少爺的話後,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如果要是別人如此羞辱自己的話,他肯定會出手的,但是現在他真的不敢。

他只能低下頭,臉色變得通紅了起來。

“啪啪啪!”

“你這種垃圾,還真是廢物啊。”

就在這個時候,司馬少爺直接來到了李冰的面前,隨後一巴掌打了過去。

這種廢物還想教訓自己,簡直是找死。

隨後他對着手下說道。

“把這些人都給我扔出去。”

這些人簡直是找死,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當司馬少爺的話說完,黑衣男子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向着那邊的夏竹等人走了過去。

他可最喜歡這些美女了,接下來就讓他好好教訓一下這些美女,讓他們痛不欲生的求饒吧。

當夏竹和劉靜看到黑衣男子向他們走了過來的時候,心裏面十分的害怕,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