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和切身體會,就算平時明白這些道理,將士們也不會有這麼深的感悟。

以往跟隨太師四處征戰之時,將士們也時常會有這種經歷和煎熬,但是總是好了瘡疤忘了痛,征戰之後的舒適生活往往會將那些痛苦記憶慢慢沖淡!

此時此刻,將士們又經歷了久違的感覺,再次感悟到能夠吃飽喝足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就這樣,歇息也歇息過了,湖水也飲用充足了,自然到了全力前行的時刻了。

「眾將士聽令,全體繞湖泊邊緣前行,繼續深入虛空追尋天狼派弟子和奪命天狼師徒!」聞太師重新飛到半空中,騎在墨麒麟背上,朝著地面湖泊邊緣的將士們高聲發令道。

「是!」將士們齊聲回應,一個個顯得精神抖摟,整個隊伍看上去也是氣勢大增。

然而,聞太師話音剛落,將士們剛要邁步前行,空中突然狂風大作,烏雲密布,之前湛藍如畫、風輕雲凈的天空瞬間變得黑壓壓的,緊接著閃電爆發,雷聲滾滾,震耳欲聾!

呼呼呼!

嗚嗚嗚!

轟隆隆!

噼啪噼啪!

嘩嘩嘩……

電閃雷鳴過後,傾盆大雨從天而降,那叫一個猛烈,將士們恐怕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狂暴的風雨,所以一個個瞬間都呆在了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而空中的墨麒麟,顯然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了,一時之間沒有呆立在空中,仰天長嘯一聲,似乎在朝著天空怒吼,一雙燈籠大的眼睛充滿怒氣,但也隱藏不住驚恐之色。

再看墨麒麟背上的聞太師,應該也是吃驚不小,只見他緊鎖雙眉,瞳孔放大,嘴巴微張,右手狠狠捋了一把嘴巴下面的鬍鬚!


「奪命天狼,不要裝神弄鬼了,出來吧!」聞太師突然神色一厲,高聲斷喝道。

「哈哈哈,哈哈哈,太師莫要發威,其實真正著急的不是你們,而應該是我們才對,等你們很久了,我都快要衝出虛空去迎接你們了!哈哈哈……」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奪命天狼的狂笑聲不斷,陰陽怪調的調侃聲聽起來也是讓人頭皮發麻!

而且這聲音到底來自何方,聞太師竟然無法判斷,只感覺周圍空氣中到處瀰漫著這種聲音,四面八方都有,有種陰魂不散的感覺!

…… 「聞太師,德高望重的聞太師,我奪命天狼來了,您老大駕光臨,我哪裡敢怠慢啊,哈哈哈……」說話間,奪命天狼竟然從湖泊中央直衝而上,被激蕩起來的浪花也隨之竄起幾米高。

與此同時,隨著奪命天狼的出現,剛才的狂風暴雨和電閃雷鳴剎那間便銷聲匿跡、蕩然無存,就好像這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

轉瞬間,奪命天狼便騰飛至與聞太師等高的半空中,不再繼續上升。

「啊……」

「這……這就是傳言中的奪命天狼……」

「瞧這副尊容……跟他這綽號還真是貼合……」

……

奪命天狼一現身,地面上的將士們又是一陣騷動不安,七嘴八舌地小聲嘀咕起來!


此時此刻,奪命天狼在空中與聞太師正面相對,瞪著兩隻綠幽幽的眼睛,嘴角外翻,似笑非笑,陰森而詭異,活脫脫像極了一匹兇狠暴戾的惡狼。

一陣狂風暴雨之後,地面上的將士們皆被淋成了落湯雞,而空中的聞太師卻依舊是衣袖飄飄,絲毫沒有被雨水侵襲。

不用問,定是暴雨來臨時,神通廣大的太師施展法術,將身體與雨水隔絕開來。

再看對面的奪命天狼,更是有些不可思議,明明剛從湖水中竄出來的,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可他周身上下卻是沒有一絲觸碰過水的痕迹,微風吹動之下,衣袖亦是來回輕輕飄動。

定睛瞧看之下,會發現奪命天狼周圍有一層淺淺的淡淡的紅光,這紅光形成一個空心的球體,將奪命天狼籠罩得嚴嚴實實。

面對眼前依舊狂傲如初的奪命天狼,聞太師只是冷冷地看著,眼睛里流露出失望和不屑之色。

「哈哈哈,聞太師,您這是怎麼了?多年不見,怎麼還是如此冷漠,看來也沒什麼長進,真可謂是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哈哈哈……」面對聞太師那張冷冰冰的面孔,奪命天狼完全沒有絲毫不爽,反而咧著嘴獰笑起來,言語間儘是嘲諷揶揄的味道。

「哼,奪命天狼,果真是死性不改!我當初就不該動惻隱之心,更不應該手下留情!」聞太師冷哼一聲,言辭亦是毫不客氣,後悔之意顯而易見。

「哦哦哦,後悔了是吧?我還沒說後悔,你怎麼能先說呢?

當年在你的威壓逼迫之下,我無路可走,情急之下,不得不自斷小指迷惑你們,那可是我親自動的手啊,那得有多大的勇氣啊!

聞太師,老匹夫,你可知道我當時心中對你的恨有多深?

斷指之辱豈能忘,豈能忘?

我發誓,只要我能活著逃走,一定要練就絕世武功,有朝一日必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天,我等的好辛苦啊,哈哈哈……」

說罷,奪命天狼又開始仰天狂笑,那枯瘦的臉龐顯得愈發猙獰恐怖。

聽著奪命天狼那震懾心魂的詭異笑聲,地面上的將士們都忍不住頭皮發麻,緊接著腦袋裡像是有一根根尖針刺過,讓人感覺疼痛難忍、狂躁不安。

最終經受不住這種尖針穿刺般的折磨,將士們有的開始用拳頭錘擊自己的頭部,有的抱頭亂竄,有的咧著嘴嚎叫……

地面上一片混亂,這場變故來得實在是太突然,讓人摸不清頭腦。

將士們根本不知道是何原因,聞太師卻非常清楚,這是奪命天狼暗中釋放的一種衝擊波。

聞太師沒有理會對方的挑釁,快速攤開雙掌,用力一揮,緊接著雙掌豎立,也不知施展的是什麼法術,一道道白光便徑直飛向奪命天狼。

刷刷刷!刷刷刷!

嘭嘭嘭!嘭嘭嘭!

茲拉茲拉茲拉……

再看對面的奪命天狼,瞬間就是一驚一愣,他身旁的那層淡淡的紅光開始向里凹陷,並且上下左右不斷地來回晃動。

「哈哈哈,聞太師,不愧是聞太師,我的計謀這麼快就被你識破了!但是你若是想要破除我這波浪網,那就有點異想天開了,哈哈哈……」奪命天狼狂笑著對聞太師說道,同時雙掌也迅速立起,掌中開始噴射出一道道更加厚重的紅光。

雙掌相對,白光對紅光,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不分伯仲,奪命天狼也擺出一幅有恃無恐的樣子。

但是很快,奪命天狼就無法淡定了,因為他發現眼前的紅光雖然顏色越來越濃重,但是卻已經無法釋放出那種衝擊波。

驚異之下,奪命天狼眉頭微皺,眼睛的餘光飛速掃向地面,這一看不要緊,他剛才還狂傲自得的心,瞬間像是被潑了一盆涼水,渾身涼颼颼的。

只見地面上的將士們已經恢復了正常,一個個都像被激怒的獅子,惡狠狠地盯著空中的奪命天狼,那眼神恨不得立刻將對方碎屍萬段。

雖然將士們不知道實情,但是聞太師的表現,已經足以讓他們明白,剛才的一切都是奪命天狼在暗中搗鬼。


「哈哈哈,聞太師,看來老夫還是低估了你的能力,我潛心修鍊而成的奪命攝魂波竟然被你破除,而且還是如此輕易地破除!

不過好戲才剛剛開始,剛才的奪命攝魂波就當是拉開了序幕,就當是我對你實力的一種試探!


哈哈哈,聞太師,你我雙方的較量才剛剛開始,我一定會奉陪到底,但願你也能夠堅持到最後!」

奪命天狼很快便恢復了狂傲的本性,言語間充滿了對聞太師的挑釁。

「好,奪命天狼,我只問你一次,你是真的鐵了心要與我死磕到底,企圖造反,對嗎?」聞太師厲聲問道。

「哼哼哼,聞太師,我說你這老傢伙,挺聰明個人,咋會問這麼蠢的問題?真是蠢到家了!我的回答只有四個字,死磕,造反!」奪命天狼冷哼道,語氣異常決絕。

「好,非常好,你什麼都不用再說了,我聽得非常非常明白!


奪命天狼傲天笑,時至今日,不知道有多少無辜之人被你無情狠辣地奪走了性命!

今天,我聞太師,就要替天行道,就在你的地盤天狼山內,光明正大地奪走你的老命!接招!」

聞太師聲色俱厲,語罷,迅速抽動腰際的九龍紫金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奪命天狼狠狠地抽過去。

「哼哼哼,來者不拒!」奪命天狼冷哼幾聲,身形如閃電般晃動開來。

…… 啪啪啪!啪啪啪!

這九龍紫金鞭在虛空中上下翻飛,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聞太師手起鞭落,朝著奪命天狼連連出擊,不給對方喘息的空隙。

說起這九龍紫金鞭,那可絕非一般的鞭子可比,而是先帝賜給太師的打王金鞭,可以上打昏君不正,下打奸臣不忠,有先斬後奏的特殊權力。

這九龍紫金鞭,也稱雌雄雙鞭,此鞭原是兩條蛟龍所幻化而成,飛到空中,便可以成為雙鞭,雙鞭按陰陽,分二氣,舞動起來有風雷之聲,威力無邊。

此時此刻,聞太師手中的金鞭開始幻化成兩龍的模樣,靈性大增,不用太師揮動,便能按照太師的意願,對奪命天狼發出狂暴的攻擊。

聞太師索性撒開了雙手,任由這兩條蛟龍盡情施展絕殺技能,將奪命天狼團團圍在中間,伺機將對方置於死地。

然而,奪命天狼也絕非等閑之輩,想當年,他的本領就與聞太師不相上下,若不是當初他實在是精疲力竭,也不至於被聞太師困在九龍紫金鞭之下。

現如今,經過這麼多年的潛心修鍊,奪命天狼的武功和修為突飛猛進,並且自創了很多奇門邪術,專門應對高手中的高手,以備不時之需。

眼前的聞太師,無疑便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這麼多年,不是只有奪命天狼在修鍊,聞太師同樣也在修鍊,而且武功和修為的增進絕對不次於奪命天狼。

如此看來,奪命天狼要想以正常手段贏得聞太師,幾乎是不可能!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使用奇門邪術!

像奪命天狼這種人,只要能夠擊敗對手,什麼手段都會用,根本不會考慮所謂的名聲問題。

因為在江湖中,他奪命天狼早已是臭名昭著,又怎麼會在乎再臭一點?

在兩條蛟龍的圍攻之下,奪命天狼明顯招架不住,身旁的紅光也漸漸消退,一個沒留神,便被那雄蛟龍用尾巴抽到了背部。

「啊……」奪命天狼慘叫一聲,應聲歪倒在地。

眼看絕佳時機已到,兩條蛟龍哪裡會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身形一晃,閃電般來到了奪命天狼近前,準備一擊即中,將對方置於死地。

咻咻咻!咻咻咻!

就在蛟龍剛要攻擊奪命天狼時,突然間,奪命天狼一個鯉魚打挺,獰笑著揮動雙手,一根根細若遊絲的針狀物飛向兩條蛟龍,快如閃電,密如細雨。

「停……」聞太師高聲斷喝,企圖阻止蛟龍對奪命天狼的進一步攻擊,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剛剛還活靈活現的兩條蛟龍,眨眼間便渾身哆嗦不止,在空中也是晃晃悠悠,明顯中了殺傷力極強的暗器。

聞太師雙手施展法力,迅速將九龍紫金鞭召回,再這樣下去,這神鞭很有可能會被奪命天狼這老傢伙給廢了!

嗖嗖嗖!嗖嗖嗖!

兩條蛟龍很快被聞太師收回到眼前,眨眼間,合二為一,重新幻化為之前的九龍紫金鞭。

從外觀上看來,這金鞭好像並沒有什麼異常,但是聞太師卻很清楚,自己手中緊握的鞭子早已是靈性大損,亟待修復。

「哈哈哈,聞太師,你個老不死的,十年前就跟我作對,至今仍陰魂不散,老夫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當我怕了你不成?」奪命天狼狂傲地譏諷道。

「哼哼,奪命天狼,真沒想到你死性不改,依然是如此陰毒狡詐,明著打不過,竟耍陰使詐,用暗器傷害我的雌雄鞭!」聞太師冷哼兩聲,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強壓心頭怒火,憤憤地怒喝道。

「怎麼樣,老傢伙,是不是感到害怕了?沒關係,只要你在我面前自斷左手小指,然後滾出天狼山,永遠不要再來騷擾我,我可以大人大量,饒你不死!可是,你能做到嗎?哈哈哈……」奪命天狼也沒有急於出手反擊聞太師,而是陰鶩地大笑著,狂妄地繼續嘲弄聞太師。

突然間,聞太師雙眉緊皺,緊握金鞭的雙手開始哆嗦起來,當即心中打了一個寒戰。

不好!

中計了!

茲拉茲拉茲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