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擔心你的少爺,可以讓他去尋找一個與我相似的人吧!”或者說,與自己母親相似的人才對!葉清凌在心中嘲諷地想着。

“葉小姐,從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冷血!如果真的能夠找到一個相似的人代替,少爺在那一年中就不會那麼痛苦了!”鍾離碎卻沉重地說道。

葉清凌發現自己有些不敢想這背後的原因了,不過有時候也沒有這麼重要不是嗎。

“那是你不瞭解你家少爺,算了,不說這些了。”葉清凌忽然拋開了這個話題。

“其實不瞭解少爺的是你,當初少爺建立清辰,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夠回來,而那個代言的古琳,又何嘗不是因爲長相與你相似,纔會有清辰的大力支持。但,古琳到底不是葉小姐你,所以,即便是平日少爺對古琳態度溫和,卻也不允許有半點緋聞露出!”鍾離碎說到那個古琳,心裏一陣琢磨,那個女人也算是有些本事,不過那些緋聞的源頭只是在開始,就被少爺掐斷了!

葉清凌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真相,但是又好像不是,手機卻傳來了叮的一聲響,她拿了下來,一看,是左亦哲打來的電話,想了想,她還是說道:“就算是這樣那又怎樣呢?我和顧辰希再也沒有關係了!”說完,也不等鍾離碎再說什麼,直接掛掉了電話。

她放好手機,看了顧辰希一眼,輕聲說道:“顧辰希,再見!”

顧辰希的睫輕輕地顫了下,迷濛中,他擡起了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什麼,卻又很快垂了下去。

葉清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你終於來了,快上飛機吧。”此刻,左亦哲早已經等在了外面。

葉清凌看着他,“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剛剛。” 馴愛,晚上回家玩惡魔 左亦哲說道,他根本不會說,他從來沒有離開,只是一直等在外面。他有些擔心,她會改了主意,這樣的悵然若失感讓他第一次如此地不安。

“好,那我們就離開吧。”葉清凌回過頭去,看了看醫院,便跟着左亦哲離開了。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醫院的旁邊,恰巧與葉清凌擦肩而過。

鍾離碎從車子裏走了出來,便快速地走進了病房。

自家少爺還沒有醒來,只是有些不安地呢喃着什麼。

鍾離碎也不着急,等待着他的清醒。

麻藥的作用很快過去,顧辰希睜開了眼。

“少爺,你醒了啊?”鍾離碎見自家少爺醒來,立刻上前觀察他的情況。

顧辰希拍拍自己有些眩暈的頭,“清凌呢?”他現在有了足夠的理由把她留下來了,這是左亦哲絕對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時間還長,他總有辦法讓清凌再次回到自己的身邊!

“葉小姐她……”鍾離碎覺得自己此刻爲難極了。

“她去哪裏了,告訴我!”環顧四周,沒有發現她的存在,顧辰希的語氣變得危險起來。

“葉小姐她離開了!”鍾離碎終於說了出來。

顧辰希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手機給我!”

鍾離碎只能遞了手機過去。

一陣尋找號碼之後,撥通,得來的卻是,“你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請稍後再播!……”

顧辰希一下子扔了手機,想要站起來,卻一下子從病牀上摔了下去。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鍾離碎立刻上前扶起他!

“給我去找,給我去找她!”顧辰希的臉色已經變得更加地蒼白起來。

鍾離碎點頭,卻還是固執地把他扶起來,“少爺,你先休息下,我立刻讓人去搜找所有的地方,一定會把葉小姐給找回來的!”

顧辰希大喘着氣,卻壓制不住此刻的憤怒,葉清凌,他一定會找到她的,四年前沒辦法找到,這一次,就算是把世界所有地方都翻遍了,他也會將她找出來!

此刻葉清凌卻坐在直升機上,心神不寧。

腦子裏一直回想着鍾離碎的話,“古琳不是葉小姐你……”

所以說,她不是替身麼?還是說,只有自己才能夠代替母親的存在?

她不知道,卻因爲不知道,所以想要知道那樣的答案,想要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是不能代替的?

“凌兒,你在想什麼?”坐在旁邊的左亦哲見她走神,立刻出聲詢問了起來。

葉清凌回過神來,搖搖頭,“沒想什麼。”

左亦哲看着她的樣子,心中猜想,是不是因爲之前太緊張了,現在太累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等到了地方我再叫醒你。”

葉清凌搖搖頭,“我不想休息,就是有些擔心思思。”這麼久了,思思還是沒有醒過來。

“放心,有華森在,都沒有問題的。”左亦哲安撫地握了握她的手。

葉清凌點點頭,“嗯。”雖然口頭上說着不擔心,但是心裏卻還是一直擔心着,不過左亦哲的話卻讓她寬慰了不少。

“不要擔心了,思思好起來之後,我們就結婚吧。”左亦哲見她面上還是有着憂慮,繼續說道。

葉清凌擡頭,看着他,“你不是開玩笑吧?”

左亦哲搖搖頭,看着她。 “那麼你願意和我一起生活嗎?”左亦哲認真地看着她。

葉清凌有些猶豫,和左亦哲一起共事了這麼多年,說沒感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是,也許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但可以和他一起生活,對她來說,似乎也沒有什麼改變,只是關係變化了而已。

想想,也不是那麼難以讓她接受,況且,她根本不覺得,自己再有接受別的男人的機會了!

“好。”她認真地點着頭。

左亦哲笑笑,“既然這樣,那等思思安頓好了之後,你就去見見我的父母!”

葉清凌立刻瞪大了眼睛,“見父母?”

“怎麼?”

“那個,那個……”她開始糾結了,她的想法之中根本沒有這樣的一幕啊,見父母什麼的,一想到那樣的場景,就覺得很糾結啊!

“不用怕,我的爸媽都很好的。”左亦哲安撫着她。

葉清凌立刻搖頭,“那倒不是,我就是,就是覺得有些緊張。”以前跟顧辰希在一起的時候,都沒有見過他的爸爸媽媽,不過她小時候倒是看到過,只是顧辰希和他們的關係都不怎麼融洽,所以,對她來說,倒也無所謂。

啊,她怎麼又想起顧辰希了!

“放心,我會安排好的。”左亦哲繼續說着話安撫着她。

葉清凌想了想,“那個,反正還早嘛,也不急在這一時!”

“嗯。”左亦哲也點頭。

葉清凌又覺得,自己好像這樣不太好,便說道:“你爸媽是怎樣的人啊?”左亦哲在國內的勢力可能比不上顧辰希,但是在海外,左氏集團的威名還是有着非常大的影響力的。

一想到這個,忽然又覺得有些頭疼了,大家族裏面的各種權利紛爭之類的,她一點都不想參與啊!

“我爸媽是很善良的人,你不用擔心了。”左亦哲看着她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她竟然還擔心着這些。

葉清凌卻根本不管,“你必須好好地說說,我不想丟臉!”

左亦哲勾了勾脣角,“你在他們面前,只需要做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根本不用擔心!”

左亦哲這麼說着,雖然感覺沒有什麼,卻也在暗暗的給葉清凌一點壓力。

最怕那種聽起來很隨便,其實各種規矩的事情了。

“那萬一我做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你可得幫我!”葉清凌想了想,還是覺得在左亦哲那裏得到保證才行!

“一定!”左亦哲看着她,心裏有了一種滿足感。即使現在凌兒還忘不了顧辰希,等到時間慢慢過去,他會在她心中留下位置的!

葉清凌聽着左亦哲的話,想着接下來要出現的事情,似乎和她之前所預期的不一樣,但卻似乎一點都不會讓她覺得排斥。

如果可以,就這樣平靜地看着思思長大,然後有她自己的人生,那樣的日子就再好不過了。

這樣想着,讓她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之前的勞累慢慢地壓向了她,迷濛間,她竟然睡了過去。

“凌兒,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的,而在這之前,還有一些東西需要好好準備才行。”左亦哲拿出了特殊的通訊器,“事情辦得怎樣了?”

“左先生,他們已經以爲我們前往了國,正急忙趕過去呢。”

左亦哲滿意地收回了通訊器,想了想,將葉清凌放着躺倒在椅子上,然後又取了毯子給她小心地蓋上。

他站起來走到駕駛室裏,對機組人員吩咐了起來,“在空中繞一陣再回到應該有的軌道!”

正副機長對看了一眼,用力地點頭,“是,左先生!”

左亦哲看了看,轉身又回到了機艙,雖然那些人被忽悠了過去,但怕就怕到時候其他人再倒回尋找,那樣就沒辦法隱瞞行蹤了。

葉清凌迷濛中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左亦哲坐在自己的身旁。

“醒了?”

葉清凌點點頭,看向了思思的方向,發現她還是昏迷中,有些擔心。

“放心吧,華森時刻都在注意着她的安全。”左亦哲看出了她的心思,說道。

“嗯。”葉清凌坐了起來,把毯子拉開,看着窗外的雲彩,“還要多久才能夠到?”

“二十分鐘左右。”左亦哲回答道。

葉清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也沒有再說話,就是靜默地看着窗外。

思思被進到了特殊的病房之中,葉清凌本來還挺擔心的,在得知這家醫院就是左氏集團所屬之後,便放下心來。

華森也早就對葉淺思進行了一番治療,讓她的傷口恢復的速度加快!

“好了,接下來就是修養,最多一週,她就能夠又蹦又跳了。”華森醫生放下自己手中的器具,說道。

葉清凌感激地衝他道謝,之後便一直安靜地坐在旁邊,等待着思思的醒來。

“媽咪。”出乎她的意料,華森離開沒多久,她就醒了過來。

葉清凌看着她,“思思,你現在怎麼樣?”

葉淺思動動自己的腦袋,“媽咪,疼。”

葉清凌覺得自己的心都軟了下來,“對不起,對不起,是媽咪不好,沒保護好你。”反倒是讓自己的寶貝保護了,這樣的心情讓她有些承受不住了。

“媽咪,別難過,思思不疼了。”葉淺思懂事地打算伸手抱住自家媽咪,結果一個拉扯,讓她發出了嘶的一聲。

“讓你別動啊,媽咪知道的。以後再也不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了,聽到沒有?”葉清凌一想起這樣一個事實,越發覺得自己沒用起來。

葉淺思因爲傷口疼,眼裏泛起了淚花,委委屈屈地點頭,“嗯。”

葉清凌伸出手,撫摸着她的頭,“思思,媽咪最重要的人就是你了,要是你出事了,媽咪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所以,爲了媽咪,也不要讓自己受傷了,好嗎?”

看着自家寶貝那可憐的模樣,她真的覺得要是可以,就讓自己替她承受十倍痛,她都可以。

葉淺思乖乖的點頭,衝着自家媽咪笑嘻嘻。

葉清凌看着她那討好的樣子,心裏一陣暖意,“好了,媽咪也沒有怪你的意思,不過,當時你怎麼就想到要幫媽咪擋下來,你爲什麼不叫媽咪呢?”

葉淺思低下頭,“沒有想到。”

這樣實誠的話,讓葉清凌都不知道該做如何的反應了,但還是說道:“以後要是遇到事情了,一定要跟媽咪說,而不是自己解決,知道了嗎!”

葉淺思乖乖地點頭!

“思思這麼做也沒有錯,你不要責怪她了。”左亦哲回來,就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開口道。

葉清凌看了他一眼,“我沒有責怪她,只是有的事情還是得說清楚!”她不想再看到思思因爲自己而受到傷害了!

“思思很勇敢,作爲獎勵,等思思好了,左叔叔帶你去看最新的車展,外加車賽!”左亦哲也不再繼續跟糾結的葉清凌多說什麼,看向思思,說道。

葉淺思立刻拍手歡呼,“左叔叔就是好,思思最愛你了!”要不是想着自己傷口,她肯定撲上去了。

葉清凌皺着臉,“你最喜歡左叔叔,那媽咪呢?”

“媽咪是我最最愛的!”葉淺思立刻改口。

葉清凌這才滿意了,自家的女兒怎麼也不能夠跟別人信啊!

“思思,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左叔叔要結婚了。”左亦哲說道。

葉淺思瞪大了眼睛,“結婚,和誰啊?你不要媽咪了?”

葉清凌白了一眼左亦哲,“她這麼小,你跟她說什麼。”

“當然是你的媽咪了。”左亦哲說道。

葉淺思眼睛咕嚕嚕地轉了起來,“唔,那我就不能夠叫你左叔叔了……”

左亦哲看着她的樣子,“你當然也可以這麼叫。”

“真的?”葉淺思看向了左亦哲。

左亦哲點點頭。

葉淺思露出淺淺的梨渦,笑了起來。

葉清凌看着這和諧的一幕,心裏就這麼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所以,不要去想那些東西了吧。

她這樣想着,忽然對左亦哲說道:“亦哲,你去幫我買張手機卡吧。”

左亦哲看着她,認真地問道:“你真的確定了?”

葉清凌點點頭。

左亦哲也不再說其他,便把這件事吩咐了其他人去做了,他便一直陪在他們身邊,。

等到手機卡拿來的時候,葉清凌纔打開手機,看着上面彈出來的太多未接電話消息,嘆嘆氣,還是將手機卡扔進了垃圾桶!

時間過得很快,思思的傷勢也以很快的速度恢復了。

而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因爲此刻的葉清凌要去見左亦哲的父母!

道觀有隻美男妖 葉清凌說不緊張肯定是不行的!

“媽咪,放輕鬆!”相對於她的緊張,葉淺思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葉清凌瞥了自己女兒一眼,還是忍不住緊張。

萬一,萬一對方要問自己很深的問題怎麼辦?那些上流社會的一些規則她還是不瞭解啊!

“媽咪加油!”葉淺思一身蕾絲小裙子,加上那已經到脖子的**頭,看上去乖巧懂事又可愛。

葉清凌身上則是一襲雪白的碎花裙,優雅而清新。

“走吧!”左亦哲對她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便帶她坐進了車裏。

葉淺思高呼了一聲,很是興奮。

葉清凌握着手中的東西,緊張得不能自已,也不知道到底是要緊張個什麼勁!

“你說你爸媽會不會問些奇怪的問題?”實在是忍不住,葉清凌還是開口說道。

左亦哲搖搖頭,“放心吧,我都跟他們說好了的。”

葉清凌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又說道:“那他們會不會讓我去做一些難度很大的事兒?”

“絕對不會的!”左亦哲再次堅定地說道。

見葉清凌又要發問,便說道:“放心吧,他們肯定很喜歡你的!”

葉清凌有些懷疑地看着他,“真的?”

“比真金還真!”左亦哲用力地點頭確認。

葉清凌也沒有鬆一口氣,但事件卻在她的緊張中過去了。

“到了。”左亦哲看着她,說道。

葉清凌看着一棟看上去不大的別墅,有些猶豫。

“這裏不是主家的大宅,因爲我爸媽覺得你到了主家肯定更緊張,便來到了這裏,只是平時度假的房子。”左亦哲解釋了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