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的話,石晗玉想著儘快給幾個人立戶。

燈下,寫了香水的製作方法,這些只能靠回憶和一些推測,所以還需要反覆試驗才行。

忙碌的日子讓人會忘記時間的存在,為了能讓香水多元化,石晗玉嘗試著提純各種各樣的香料,冷香、濃香、淡香,除了酒精配比之外,還有各種搭配的配方。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調配過程,冷香選擇了佛手柑精油,濃香用了夜來香類的濃香型鮮花,淡香選擇了茉莉,各種輔料搭配后就有了層次分明的花香,意外之喜還有村民們採摘回來的各種野花,按照香味兒類型歸類后提煉出來的混合花香的精油。

定了基調后,後續工序並不複雜,預處理讓各種配料保證乾淨,不含有雜質,保證出來的成品高質量,混合之前石晗玉讓石九良帶人進來把地窖一部分隔開,再分隔成三個操作室,根據香型免得最後味道混雜了。

混合了精油、純凈水和酒精,配比之後是陳化,陳化的要求是一定要密封好,為了能達到這樣的小鍋,石晗玉準備了許多密封臘。

冷凍是香水成品很重要的過程,這個過程不出問題的話,香水的澄澈度就經得起考驗了,保證在任何溫度下都不會出現渾濁,雖然還沒有透明瓶子做成香水瓶,可精益求精本就是匠人精神,現在沒有,未來未必就一直沒有嘛。

就在石晗玉把所有的精力都傾注在香水製作的時候,一封書信快馬送到了秦老夫人的手裡。

秦老夫人拿到了書信看過後,派貼身丫環如意跟丁福來石郎庄見石晗玉了。

「石家三姑娘在嗎?」丁福在門口詢問。

正在灶房忙著午飯的石招娣急忙迎出來,看到丁福的時候福了福身:「貴客先進屋,我這就去叫晗玉回來。」

「有勞了。」如意還禮,丁福就在外面馬車等候,如意跟著石招娣進了小院。

讓如意落座,石招娣去作坊找石晗玉。

走出地窖,石晗玉脫下來厚衣服:「秦家來人了?」

「嗯,看樣子應該不是壞事。」石招娣說著,過來給石晗玉揉搓著手,地窖里溫度很低,石晗玉的手指頭都是冰涼了。

石晗玉想了想時間:「應該是秦香菱那邊有消息了,走吧,咱們回家。」

進了家門,石晗玉打量著如意,二十齣頭的年紀,婦人髻,艾綠色衣裙搭配茶白色,乾淨清爽不說,眉清目秀透著安定的神情,是個沉穩的。

「如意給三姑娘請安了。」如意福身。

石晗玉還禮:「如意姐姐辛苦,是老夫人有什麼吩咐嗎?」

如意輕聲回話:「老夫人並沒明說,派奴婢來請三小姐過府一趟。」

「好。」石晗玉跟著如意出門,臨走前和石招娣打了招呼。

丁福幾次欲言又止,石晗玉如今是女兒裝打扮,自不會和丁福說話,再者丁福想問的不過就是小神醫在不在。

到了秦府,如意引著石晗玉到后宅。

秦老夫人滿臉喜色的坐在榻上,見石晗玉進門就招手讓她過來坐在自己身邊:「那些禮數除了麻煩沒別的了,免了免了。」

「老夫人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了?」石晗玉笑眯眯的坐下來。

秦老夫人拉著石晗玉的手說:「可不是嘛,今兒剛得了香菱的信,說是那些個琥珀皂可是一鳴驚人了呢。」

石晗玉故作驚訝:「這麼快?」

畢竟按照時間推算,秦香菱能到京城就不錯了,再好的東西也需要時間運作,一蹴而就少之又少啊,看來這秦香菱本事不小。

秦老夫人看石晗玉驚訝,就更開心了,拍著石晗玉的手:「所以啊,玉丫頭的本事大得很。」

不給石晗玉說話的機會,吩咐:「如意,去把東西拿過來。」

「是。」如意去了旁邊的房間,一會兒工夫端著托盤過來放在了秦老夫人手邊的桌子上。

秦老夫人把托盤上的紅布拿開,露出裡面一錠錠嶄新的銀元寶:「香菱說著一百兩銀子給玉丫頭周轉,詳細賬目要等一兩個月才能送過來,可行啊?」

石晗玉點頭:「行。」

怎麼不行?秦香菱是擔心自己斷貨,自己現在是需要資金周轉,如此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至於說合作細節,石晗玉並不想對秦老夫人說,也沒必要說。

秦老夫人遞給如意一個眼色。

如意立刻帶著丫環婆子都退出去了。

屋子裡只剩下了秦老夫人和石晗玉,秦老夫人才壓低聲音問:「玉丫頭啊,香菱讓老身問一問,有什麼法子能暫時不懷上啊?」

石晗玉愕然,這是什麼意思?害怕懷上? 宋思嘉怕溫柏川誤會,打斷他說道:「是,我這樣說你可能會生氣,也可能覺得我宋思嘉不識趣,但這就是我的為人,我和別的女子不一樣,不覺得離婚會對我造成什麼,我要的婚姻是兩個人互相喜歡,而不是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

溫柏川微微皺起了眉頭,語氣也變的冰冷起來,「你這樣說是喜歡上了林愛國,還是惦記你之前那個喜歡的人?」

不是溫柏川這樣想,他不說比別人優秀多少,至少在這裡還是拿得出手的,宋思嘉這麼拒絕他,那肯定是因為喜歡上了別人,不然他還真的找不到別的理由。

宋思嘉想到劉國陽,咬牙切齒地說道:「喜歡他?我恨不得殺了他,無情無義的人有什麼資格讓我喜歡。」

要不是因為他原主的一生也不會這麼可憐,他那樣的人她都恨不得見一次打一次,喜歡他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宋思嘉這幅樣子讓溫柏川更加不解了,他之前也是聽過宋思嘉為了那個男人才想著逃跑的,怎麼會現在變的恨不得殺了他?

宋思嘉覺得自己有點失態了,尷尬地笑了笑,「我的事情一時半會說不清楚,那個我和林愛國的事情你不是都知道嗎?我和他真的沒有什麼,如果有的話那也是因為感激他,不管怎麼說他是第二個想要幫助我的人。」

聽到宋思嘉的解釋,溫柏川放心下來,起身脫下衣服和鞋子上了床。

「你……你怎麼上床了?那你睡在床上我去哪睡啊!」宋思嘉覺得剛才自己的話都白說了。

溫柏川從一邊拿過幾本書放到了床的中間,「我知道你現在還不喜歡我,可是我們還是夫妻,我為了你和家人鬧翻了,一時也沒有別的地方去,你就當可憐我,把床分我一半。」

宋思嘉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確實因為她和家人鬧翻了,如果自己現在把他給趕出去確實有點不合適,可是兩個人睡一個床真的很彆扭。

溫柏川看宋思嘉陷入了沉思也沒有繼續逼她,起身說道:「好吧,我還以為你和別的女子不一樣,看來是我看錯了。」

「哎,好吧,看在你為我的份上就分你一半,但是我告訴你可不要亂來啊!不然我對你不客氣。」宋思嘉說著朝著溫柏川比了個拳頭。

溫柏川挑了挑眉,失笑道:「你覺得你能打的過我?」

「我……」

未等宋思嘉把話說完溫柏川躺到裡面閉上了眼睛。

還好這個床比較大,睡兩個人綽綽有餘,宋思嘉猶豫了一會脫掉鞋子上床睡覺去了。

白天忙了一天了,加上晚上收拾房間,沒有等多久就沉沉地睡去了。

等她睡著的時候,溫柏川睜開了眼睛,小心翼翼地翻過身看向了宋思嘉,眼裡流露出了異樣的光。

「別鬧,我的大別墅,我的萬畝土地。」

溫柏川忙閉上了眼睛,等了一會沒有動靜睜開來,看到宋思嘉沉沉地睡著,無奈地笑了笑,「大別墅,看來我還是需要更努力才可以滿足你的願望。」 如果有人這個時候仔細看去就會發現,這些鬼影居然和外面的那些探查隊的人一模一樣,就像是這些黑霧在複製他們一樣。

而這些,外面的那幾個人是永遠不可能知道的。

此時的他們還沒有察覺到,死亡谷的黑霧開始了又一次的蔓延,而最開始的目標,就是他們幾個人。

黑霧通過地下,迅速朝那幾個人爬去。

然後在營地的周圍,形成一個包圍圈。起初,包圍圈的顏色還很淡,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包圍圈的顏色越來越深,直到和裏面的濃霧一個顏色。

同時,包圍圈也向周圍紮根蔓延,那一條條細密的紋路,如同樹根一樣。因為地下的圈子形成且顏色加深,直到在地面上出現一個黑色圈子。

他們這才發現了不對勁,然而為時已晚。

黑色的霧氣從地下鑽出,將這些人包圍起來,而那些霧氣則是形成一個監牢一樣的東西。

「這。。。」這些人大驚,有些人想要衝出來,然而剛伸手接觸到那黑霧,便慘叫着退了回來。

「怎麼回事?」帶頭的人問道,同時抓起那人捂著的手一看,瞬間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那剛才接觸過黑霧牢籠的地方已經沒了血肉,只剩下骨頭,而骨頭也是在逐漸變黑。

同時也可以肉眼看見,那黑色居然在沿着骨頭蔓延,雖然速度很慢,但是卻不妨礙那黑色。

而那黑色在接觸到完好的血肉和骨頭的時候,血肉被侵蝕,化作腐爛的東西,而骨頭也逐漸腐化,變得脆弱不堪。

「快,把刀拿來。」帶頭的人迅速下定決心,讓人拿過柴刀。「你忍着,不然的話你整個人都要死。」

那人咬着牙點點頭,頭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外流,一旁的人也是看的膽戰心驚。

「該死的。」帶頭得任也不管那麼多了,讓別人把他按住后,帶頭得高舉柴刀,大吼著將那人得胳膊砍斷。

鮮血瞬間朝四周噴濺,好在那黑色沒有蔓延到身體的其他部位。

隊里的女隊員迅速給他包紮,劇烈的疼痛讓他不斷顫抖。

「好了好了,沒事的。」帶頭得一邊安慰,一邊臉色凝重的看着這個黑色監牢。

從剛才的情況來看,這黑霧帶有腐蝕性,而且腐蝕性極強,還有延展性,不管是什麼東西都可以被污染,剛才被砍掉的胳膊,還有上面的衣服就是最好的證陰。

「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帶頭得嘆了口氣,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已經是凶多吉少啊。

一些比較膽小的隊員瑟瑟發抖,甚至個別人得眼睛中帶着淚花。

然而這些並不能阻擋他們的死亡。

在煎熬的等待中,那些黑霧終於產生了變化。

這一次那些黑色徹底凝實化而且形成一個一個觸角,這些觸角朝裏面的人席捲而去。

雖然裏面的人在不斷掙扎,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用處,那些觸角在碰到人後,便會迅速的延伸,直到把人綁緊。

很快,這些人全被捆綁起來,其中幾個女隊員的姿勢有些奇特,讓人不禁眼前一亮。

不過現在可不是時候,那些男隊員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

此時此刻,他們只想有人能夠來就他們,然而註定是不可能。

那些觸角在緊貼人的皮膚后,像在地下一樣,扎出根系,直接刺入TM的身體,接着,他們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去。

死亡谷中心,隨着黑霧吸收了這些人的血肉后,那些黑色的人影也變得更加凝實,同時他們的樣子也越來越清晰,和剛才的那些人的樣子一模一樣,而且還不止一個。

指揮中心,越老的請求很快引起上面的重視,畢竟一個裝備精緻的探險隊消失,可不是一個小事,尤其是這個探險隊還是屬於官方的。

鳳組在第一時間接到了任務,任務要求是救援任務,深入沙漠地帶,救出裏面的被困探險隊隊員。

身為組長,鳳娘迅速出動,帶着她的隊員乘坐直升機,先去了指揮部所在的位置,畢竟她需要和越老他們了解一下情況。

「你好,我是這次的任務執行者,具體情況告訴我們。」鳳娘看着越老,越老也沒有含糊,將所有能說的情況都告訴給了她。

得知具體情況后,鳳娘皺着眉頭因為整個事情聽起來像是和修者有關係,但是有有着區別。

「那個黑霧很厲害?」

「是的,你看。」越老指著其中一台電腦,是通過衛星負責監控死亡谷地方的場景圖。

只見上面顯示的黑色條狀的東西,在它的周圍,原本黃色的沙漠已經變成了黑色,而且這個黑色還在緩慢的蔓延。

「原本這黑霧在死亡谷就停下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個黑霧又在蔓延了。」

「而且通過衛星的觀察,,位於死亡谷的中心位置,裏面的黑霧更加濃郁,而且那些黑霧似乎在不斷凝聚,像在形成一個球!」

「球?」鳳娘的語氣帶着疑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