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來,己方城頭上死上一些屍巫倒也情有可原……

可過不多久,甚至就連希斯控制的幾名最高級的精銳吸血鬼都忽而斷開了靈魂鏈接,這就很不正常了!!

他自己麾下的那些亡靈巫師「學徒」,就算希斯再怎麼看不上它們,可它們總是知道守城一方輕易不要出城決戰的道理的呀~

己方近戰部隊出現傷亡,最大的可能便是雙方已經短兵相接了!

要麼……己方城破,對面人類大軍已經大舉殺入城中……要麼就是敵人的遠程火力優勢更大,為了儘快壓制敵人的火力,那些蠢笨的學徒迫不得已只能派出己方的近戰部隊突襲……

一念及此,再看看當下周圍敵人的規模——雖說人類一方一下跳出來兩個實力不弱的存在,另外之前那個老精靈不知道躲哪去了……但除此外,人類方的兵力卻實在寥寥!也就那麼幾百個騎著飛馬的滑溜射手而已。

雖然確實麻煩了一點……但這些卻還算不上真正足以平滅據點的大軍……

這一刻,希斯心中已經出現了猜疑,懷疑此處劉逸飛所領之空軍只是敵人的佯攻部隊,敵人真正的主力正帶大軍強攻自己的據點,甚至那個一直沒現身的精靈德魯伊可能都在那邊……

如此念頭一起,哪怕只是懷疑,也讓希斯的事發節奏出現了些微的偏差,終是讓珍妮得以逃脫對方的魔掌,劇烈喘息著平復身周暴動的魔力亂流……

再說那一頭,此時此刻的希斯據點中,亡靈巫師們的靈魂之火已是飄搖纏鬥,幾欲直接熄滅一般——接踵而來的吸血鬼精銳的損失只是一點,真正讓其不能接受的本方城牆的徹底坍塌!

是的,哪怕亡靈巫師們真正發現苗頭不對,緊急調吸血鬼、死靈大部迴旋,甚至還將城中最後底牌外的其餘部隊都散了出去,卻依舊沒能完全阻止振國公會的上千玩家現身赴死!

反正前一次已經被斯強克「殺崩」過一次了,今兒個便是再來一次又如何?更別說當下玩家並不是真的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了——「餵養」出更強悍可怕的【食屍藤】,就是千多名一階玩家對NPC據點發動的最決絕的反擊!

從城頭跳落的黑武士只攔截了不到三分之二的玩家,哪怕它們速度再快,殺戮效率再高,畢竟玩家跟那些渾渾噩噩,腦子不靈光的低階NPC部隊是不同的,哪怕是被對方的恐懼威壓駭得行動不便,玩家便是坐倒在地滾也能多滾出半米一米去,絕不會乖乖等著黑武士們的屠刀劈在自己頭上。

一來二去的,突破了封鎖的數百玩家均分分,每一條食屍藤都能得到幾十個鮮活肉體的「滋養」,甚至有幾個幸運藤得地利之便,吃到了更多的美味,那塊頭真跟吹氣球似的膨脹起來!

食屍藤一長,首先倒霉的便是亡靈方的據點城牆,先前便已經飽經摧殘的牆體這下真是撐不住了,裂紋與裂紋間的牆體石塊直接爆裂崩落,而牆體中蘊含魔力,原本用以攻防一體的骸骨更是成了食屍藤成長最優質的「肥料」~

死屍部隊、回返的死靈吸血鬼之流也包圍過來了,到這會兒的食屍藤已經有些尾大不掉的形勢了,居然硬頂著那些亡靈巫師的魂火灼燒直接突破了城牆頂端的封鎖!

城牆頂端有什麼?

除了剩餘的屍巫和亡靈巫師外,更多的還是數以千計的一階骷髏射手啊!!

骷髏雖然是炮灰垃圾,但是骷髏射手卻算不得什麼大路貨,甚至要比二階的死屍部隊更珍貴一些——因為想要教會骷髏使用弓箭射擊,那也是頗費手腳的事,且對於骷髏本身的體質、敏捷都有要求!

希斯麾下這些骷髏射手既有王國公派補貼,也有它長久時光中慢慢積累下來的精銳,雖說希斯相比斯強克,並不是那麼在乎自己的麾下,甚至都沒特意調教什麼「親衛」……

但這也不代表著這些骷髏就能隨便死啊~

至少軍隊死多了,各位亡靈巫師學徒是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

然而眼下,彷彿成了精的食屍藤已經在城牆頂上展開了「大屠殺」——【食屍藤】本身的位階不高,體質、力量屬性也只是尋常中階範疇而已。

可長到如今這般規模的食屍藤,那就有點小嚇人了,尤其植物類魔法生物的生命力之強悍,相差亡靈也不多了~

正常絞殺、重砸什麼的,其實對骷髏射手的殺傷一般,畢竟食屍藤從城下一路長上來,突破城牆頂端后的體積也就那麼回事了……可怕的是食屍藤的「橫掃」攻擊!

別忘了這城牆頂端距離地面也有十多二十米的距離呢!

六階的黑武士一個個玩起自由落體來瀟洒飄逸……可那是因為它們強的宛如怪物一般啊!

而區區一階的小骷髏與之相比,脆的甚至比不上一根柴火棒……偏偏食屍藤一次橫掃就能把幾米長的扇形區間內的骷髏統統掃飛!

它們的力量相比一階的骷髏絕對是怪力級別,而十多米的高度落差,再加上之前的衝擊……骷髏們的頭蓋骨都炸碎了啊!魂火又能藏到哪裡去?!

食屍藤在骷髏群中大開殺戒的第一時間,城頭上的亡靈巫師們就瘋了——不是害怕自己倒霉被那些「食鬼藤蔓」盯上,而是被分神控制骷髏撤退時的靈魂壓力給逼瘋了!

區區才十幾個亡靈巫師,如何能夠一瞬間完成上千骷髏射手的精確操作?

如果只是如先前那般籠統的發布命令的話,骷髏們亂竄時的自救效率感人……甚至反而會主動撞上食屍藤的槍口……

如此這般的一通亂戰,底下的人類賤民確實一個沒跑了,除了自殺被那些見鬼的藤蔓吃掉的,都被自家屠戮一空,屍體就等著拖回去變成最低賤的骷髏,然後永生永世被自家折磨吧!

可自家的損失也不可謂不小啊~

城牆的這一面徹底報廢了,連帶著那些這段時間裡已經被滋養的頗是堅硬強固的骸骨都被吞吃一空……還有自家城頭死掉的屍巫和骷髏射手……

看著據點這邊的一片狼藉,十幾個互相獃滯的亡靈巫師甚至起了棄城而逃的心思——這要是被希斯大人回來得知了一切,它們幾個哪裡還有活路?!

希斯大人對學徒可從來就沒什麼太好的脾氣的……

也就是這邊守城戰結束沒多久吧,亡靈巫師中突然就有人感知到了前方精銳吸血鬼的「突變」——希斯掌控高階及以上部隊,吸血鬼精銳中也散步它的眼線,而剩餘的吸血鬼精銳,加之最龐大的死靈隊伍,則成了這些希斯手下的學徒分搶的權利基石!

誰的實力更強、靈魂更盛,在得到了希斯大人的首肯后,便能夠分魂控制更多的精銳麾下。

至於骷髏、死屍什麼的,那也不是這些亡靈巫師精英學徒們會日常控制的,只是戰時臨時空知一二而已~

前線精銳吸血鬼的大面積損失感覺傳來,可由於距離隔的確實有些遠了,亡靈巫師們急切間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甚至便是想要確認情況也需要再等一會。

可也就是這時候,從據點中的通靈塔的方向,卻是遙遙傳來一道希斯大人的靈念,在一眾亡靈巫師心頭響起一個一模一樣的聲音:「阿姆羅、畢塞尼,據點中情況如何……」

這聲音呆板僵硬,很顯然,便是希斯大人之威,遠隔萬水千山,即便是藉助通靈塔的能力,也只能對大本營這邊略微表示下關心而已。

可就是這般,卻也嚇得一眾亡靈巫師心神大震,幾乎就要當場崩解了——因為希斯大人有此一問便表示,它已經察覺到了老家這邊情況不對。

亡靈巫師學徒們一個個膽戰心驚,便是被點名問話的兩位,急切間也根本不知道從何說起……

「都死光了嘛!!」

一聲低喝,隨著聲音猛的在靈魂感知中提高一截,所有在場的亡靈巫師學徒忽而覺得心神劇痛,竟是希斯大人直接運使魂力,對被它控制的學徒實施懲戒。

「大人!大人!!我們在!據點……據點已經無事,敵人的進攻已經被我們擊潰,敵人大部全都戰死城下,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只是……據點也……承受了一定損失。除了士兵陣亡外……我們的一面牆……塌了……其餘城防設施各有損失……」

不得不硬著頭皮……不對,梗著頭骨出來彙報的亡靈巫師心中惴惴,害怕下一刻便遭到希斯大人的無情折磨。

然而預想中的狂風暴雨般的衝擊並沒有出現,甚至連希斯大人的聲音都隔了好一會才傳來:「立刻將吸血鬼都調回來,如果還有什麼問題,等我回來的時候,我會一個個將你們的魂火都抽出來,然後摁滅在這片土地上……」

其實這時候希斯已經有了退意,在它看來,斯強克這裡只是遭遇了敵人的佯攻,用以吸引它們的注意力而已,真正被敵人的主力突襲的還是自家大本營——否則敵人又怎麼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打崩自家的一堵牆呢?

要知道先前之所以亡靈一方一直按耐不動,正是因為在全面加固己方的據點城防,以期能夠豎下堅實的戰爭要塞。

卻不料月余之力,今日竟然被敵人一朝而破……

要不是那個雌性人類又纏了上來,希斯早就施展遠距離傳送術回老家去查看情況去了~

在眼下的它看來,將老家交給那些蠢貨學徒根本就是個錯誤,竟然連這一時三刻都抵擋不住(如果提米烏修斯參戰的話,只怕確實是擋不住的)……

另一邊,站立在戰場廢墟中的一眾亡靈巫師們,卻是被希斯最後的那段話嚇得亡魂大冒,因為它們絕對相信希斯大人可不會僅僅只是嚇嚇它們而已……

現在怎麼辦?

當然是撈人啦!!

希斯大人都說了,精銳吸血鬼一定要撤回來,這顯然是最後的底線!

可奈何距離遙遠,這會兒亡靈巫師們便是想向前線傳遞新命令也不可得!

萬一精銳吸血鬼折損殆盡……這可如何是好?

不得已,亡靈巫師們只能動用它們的最高許可權,去調了一個小隊的【黑騎士】出來——是的,就在希斯的大營底下,其實正藏著一直沒有露面過的王牌部隊!

包括一群實力在五階到六階不等的「死亡騎士」,甚至更有從迪雅王國帶來的,直屬於希斯大人的骨龍……。 正當韓元夸夸其談的時候,掌柜的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太子殿下,四殿下,駙馬,陛下找你們三位。」

三人聽到這話頓時猛的一下站了起來,面面相覷。

這尼瑪還真是陣勢太大了,這都被李二抓了一個現行。

「妹夫,這店鋪我可沒有入股啊。」李承乾立馬抓住韓元的衣袖,一臉迫切的開口道。

這好不容易剛有了一條發財的路子,怎麼能讓自己父皇再半路劫走呢?

這要是再被劫走,自己哭都沒地方哭去。

「瞧你樣子,不就是岳父嗎?說不定岳父是過來給我們捧場子的。」韓元看著自己那便宜大舅哥膽戰心驚的樣子,嘲諷道。

「行了,此事包在我身上。」

就在三人正商量如何應對李二這一次的突襲檢查時候,另外一邊的李二看著對麵店鋪人山人海的場景,雙眼閃過一絲的火熱。

這可都是錢啊,自己窮了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富了起來。

雖然這是自己女婿和兒子的產業,可他們還是太小,自己就提前幫忙照看一下,這也是怕他們把生意搞爛掉。

在李二眼中,這些錢都能在他手裡發揮大用處,這要是進了李承乾手裡絕對是被揮霍掉。

可若是進了韓元手裡,那這輩子很難再想見到。

「輔機,你說這一日能有多少的收入?」李二拿著一張紙,雙眼火熱的問道。

長孫無忌看了一下那場面,嘴角有些抽搐。

陛下您就別秀了,我們知道你女婿能賺錢!

你再這樣下去,我們還要不要臉面呢?

「臣不知。」

李世民的雙眼火熱,輕嘆一聲,「若是如此下去,朕也不再也不必擔心被世家卡著脖子了。」

雖然自己是皇帝,可他是真的窮啊!

自己媳婦幾年沒有換過新衣服了?那一枚大子他恨不得掰成兩半花,結果韓元這小子動不動就搞一個大生意。

你說你掙那麼多錢也不說孝順一下你這視你如親生兒子的岳父,你掙那麼多錢幹嘛?放在手裡都不怕發霉?

有了錢,他能幹的事情就多了,這可關乎到他的宏偉大業!

就在李二正思索如此接管這生意的時候,韓元等人推門走了進來。

「吆喝,各位叔伯都在啊,今日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韓元一臉笑容的看向眾人開口調侃道。

「行了,你也別套近乎了,你就告訴朕,你小子到底想幹什麼?」李二黑著臉,沖著韓元擺擺手,問道。

韓元見到李二黑著臉絲毫沒有擔憂,反而笑著說道:「岳父,我這不就是想要掙個零花錢么,我這窮的口袋都比臉乾淨了。」

口袋比臉乾淨?

你能要點臉嗎?

誰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有錢人,李二臉更黑了。

你要是窮,那朕豈不是就是乞丐了?

三五萬貫被你說成零花錢?你知道這三五萬貫能讓朝廷做多少的事情嗎?

「零花錢?韓掌柜這零花錢可比的上一些富商家業了。」李二撇撇嘴,端起一杯茶,開口道。

「嘿嘿,那有啊,岳父你實在是太高看小婿了。」

「你整天扯著高明經營這商賈之道實在是不妥啊,堂堂太子竟然行如此卑賤之時,說出去豈不是要被人笑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