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海棠一席話說的周夫人無地自容,不止是周夫人,在座的各位都心有所感。

時間靜止了好一會兒,周夫人才緩緩開口道「對不起,我的確不是一個好母親,不該奪人所愛。現在,也沒有顏面來求你的原諒。」 整件事里,最痛苦最心酸的人,莫過於柳香巧了。

原諒這個搶走自己孩子的壞女人,不甘心,堅持要她得到懲罰,失而復得的兒子肯定不會好受。

「說真的,我恨死你了,一點也不想原諒你。巴不得你現在就下地獄,被千刀萬剮,遭萬人唾棄。」

她紅著眼,憤怒的看著周夫人,緩過勁來才跪下求大人放過周夫人「大人,為了不讓孩子有陰影,民婦雖心有不甘,但不願意追究這件事了。」

同時,她也拉著高子秦跪下來。

這個一家之主,只說了短短几字「此事,夫人全權做主,草民無話可說了。」

「就算得到了原諒也不能免於責罰,希望大家以周夫人為例,引以為戒。來人吶,夾斷周夫人的手指,監禁八年。」

柳香巧抱著周復,說道「孩子,娘已經儘力為你的養父母開脫了。如果不是怕你心裡有負擔,娘才不會這麼憋屈的原諒他們。」

「先放開我,讓我看看你的手,好嗎?」周復想知道,初見的親娘遭了什麼罪。

眼前的女人皮膚並不白皙,常年飽受風吹雨打,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大上好幾歲。

手裡也有許多老繭,還有很多傷疤,真不知道她這麼多年了,經歷了什麼痛苦。

她伸出手來,看著失而復得的孩子,親切的問道「孩子,跟娘回家好嗎?娘會好好愛你,再也不會讓你被搶走。」

周復抓著柳香巧的手,也沒有回答,沉默了一會兒又回頭看著周氏。

他不敢在求情,怕傷了生母的心,親娘能夠為了自己跟仇人求情,已經很大度了。

「家?回家?」

周復深吸一口氣,又說道「求你們,還是先給我幾天時間,讓我冷靜一下。」

認祖歸宗的確是個麻煩事兒,突然間家人和家就換了,誰也接受不了。

轉眼間,就到了傍晚,這重聚的一家三口打算在藍清雅店裡住幾宿。

主要是孩子還是接受不了,心裡難受,走的時候還不停看著養父養母,柳香巧瞧見了也很揪心。

自己失而復得的寶貝,還念念不忘那兩個偷孩子的無恥竊賊。

一旦給白紙一般乾淨的小孩子注入了濃厚感情,長年累月,他就會對你有割捨不斷的親情。

哪怕不是親生的,情依舊在。親情是陪伴,是關懷,周復是絕不會就這麼簡單忘掉周夫人的。

這種無恥的罪行就不應該被諒解,殺雞儆猴,不能助長周夫人這種不正之風。

一家三口重聚之後第一次吃飯,姜海棠還特意囑咐文至遠做點好吃的。

店內成員都饞的流口水了,沒想到周復愣是一筷子沒動,看起來心事重重。

柳香巧一個勁的給他夾菜「你現在長身體,多吃點飯菜。孩子,你去哪裡,娘都陪你。」

誰知道這孩子一聲不吭,趴在桌子上哭了。

高子秦把手搭在他的後背上「男兒有淚不輕彈,這麼大了怎麼還哭哭啼啼?爹知道從前對不住你們娘倆,以後會好好珍惜你們的。」

在公堂上,周夫人被夾斷手指硬是一聲不吭,用她那哀傷的眼神看著周復。

為了不讓他見血,不讓他聽見周夫人的哀嚎聲而心軟,柳香巧和丁蘭生拉硬拽的把他拖走了。

「對不起,可是一想起她的監獄里受苦,我真的好難受。」

她已經沒有力氣恨了,她也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也很無辜。

「高老爺,可不可以請您託人跟知縣大人說說,少判幾年?」她似乎不像是求人,而是用一種命令的口氣。

看著失而復得的寶貝,對這個丈夫也深懷恨意。

他自知理虧,也不多話,直接答應了這件事情。

「好了,你放心。娘可以為了你放下仇恨,不去深究這件事。但是,你也要諒解娘。世上所有人做錯事都要受到懲罰,你心疼養母也要明白,娘為了你放棄青春和財富,娘也愛你啊!」

周復抱住了她「孩兒只求明天能見一面周夫人,留個念想,以後或許沒有機會見了。」

「好,那麼後天就跟娘親回家裡,好嗎?乖孩子。」

「娘,我們吃飯吃菜吧。再不吃的話就徹底涼了。」周復已經拿起了筷子,正吃著柳香巧夾來的菜。

她特意相公和孩子兩人相處一夜,睡在一起,自己下樓謝謝大家的幫助。

「我們要看店,也沒時間去,沒幫上你的忙,就用不著謝我們幾個了。」藍清雅被柳香巧的千恩萬謝弄得都不好意思了。

「因為你願意幫忙,姜姑娘才有時間去為我說話,還有丁蘭,多虧她陪我去找相公。」

文至遠看大家都那麼煽情,說道「孩子找回來了不是件好事嗎?怎麼都這副表情呢?」

懷臻拉著他去後院「我們兩個還是去看看秦蘇怎麼樣了吧!各位失陪,我們哥倆看看秦蘇。」

「要是他的病還沒有好,千萬別讓他出來,免得傳染給別人。」丁蘭朝他們喊道。

隨後,她拉著柳香巧的手,問道「聽說你後天就要走嗎?不多待兩天?」

「以後有機會會來看看你們的,但是不想再帶孩子來了,很怕勾起他傷心的回憶。」她苦笑道。

她打了個哈欠,睏乏疲憊「今天一早陪你處理家事,真的很困,明天陪你。我和沈姑娘不住這,那就先走了,失陪。」

「原來你不住在這,那好吧,明天早點來。再見,大晚上的,你和沈姑娘注意安全。」她好心提醒道。

「謝謝!」

雖然是一句簡單的善意提醒,但在沈紅蓮心裡暖暖的。

她從小就遭人歧視,能夠不對她惡語相向的只有寥寥幾人。

能夠給她溫暖的也就書院的學生,龍捕頭和丁蘭這一伙人,其他人只要不笑話她都是對她的好。

藍清雅和芮芷晴兩個人沒聊幾句就找借口回去睡了。

姜海棠倒是和柳香巧聊了很多話,沒想到她拿出一個長命鎖來「這個是純金打造的,送給你。聽說你有個女兒,你可以給她戴上。」

看見金子,姜海棠也忘了解釋這個烏龍,光顧著拿著它欣賞。

柳香巧也給丁蘭準備了一個漂亮的小金簪,打算明天找個機會送給她。 自打替柳香巧找回孩子后,大家過了段平淡無奇的日子。

這天大家一起在吃晚飯,藍清雅提起休假的事情「趁著吃飯的時候,我跟大家提一下休假的事情。」

「休假?」所有人的眼睛都放光了,連飯都沒心思吃了。

她邊吃著飯,漫不經心的說道「每人每月三天休假,不能連休,而且你們的假不能同一天休。」

芮芷晴舉起手,好奇的問道「我能不能半天半天的請?」

「請半天有什麼用?」秦蘇不解。

「我想午睡一會兒,補補覺嘛,勞碌后就特別困。藍姐姐,你能同意嗎?」

「只要你們不偷懶,怎麼個請發都可以的。要是咱們生意興隆,我請大家出去遊玩一次。」

眾人的歡呼聲停都停不下來,藍清雅做了個停的手勢「別嚎了,把巡夜的捕快招過來,一小時的假都不給你們放。」

小暖跑到她身旁,笑問道「藍姐姐,我跟阿冷,到時候也能去遊玩嗎?我們也想去。」

看見小孩子的哀求,她也不好意思拒絕,而是把決定權給了她哥哥「你哥哥讓你去就去,畢竟他才是你監護人。」

「絕對不能帶著她去,整天瞎躥,一點也不聽話,就老老實實待在家裡。」

姜海棠笑道「這不像你的風格啊,文大廚師。」

自從柳香巧的那件事過後,文至遠就已經變成了一個限制她自由的壞哥哥了。

以前還有爸媽,很多親戚時刻跟在她身旁,現在就自己一人了,而且還要賺錢,根本無暇顧及這個小丫頭片子。

小暖回去糾纏自家哥哥,軟磨硬泡,可他就是不動搖「你少來,我還不了解你這個混世魔王?說什麼也不讓你旅遊,老老實實待在書院里好好學習。」

「你別光說我,如果能遊玩的話,怎麼安排你妹妹?」

姜海棠夾了幾顆花生,咀嚼進肚后才回答他「不惹事就帶去,惹事也不能留在這啊!要不就交給沈老夫子好了,紅蓮,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們想的太遠了。」

「就是,遊玩的事,八字還沒一撇,你們就操心她們兩孩子怎麼辦了!」藍清雅摸了摸圓鼓鼓的小肚子。

懷臻說道「夫子也是一把年紀了,你們兩個居然還想把孩子扔給他來照顧,有沒有人性?」

第二天一早,忙不過來的文至遠讓丁蘭跟沈紅蓮去賣菜。

快要到時,發現一群人都在看熱鬧,好像是一個中年婦人和一個年輕女子吵,人群中有幾人好言相勸。

「我兒真是瞎了眼,娶了你這麼個不孝的瘋女人,滾出去,不要你。」

中年婦女還很硬朗,看起來還不到四十歲的年紀,皮膚挺白,保養的很不錯。

「我給這個家當牛做馬,六年來,你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就算坐月子,還要我起來幹活,現在想趕我?沒門!」

年輕女子雙眼都冒著火焰,有怨恨也有憤怒。

中年女子指著自己兒媳,用厭惡的眼神看著她,沒好氣的說道「哪家女子不要操持家務事?我是你婆婆,就算孝敬也是應該的。再說了,你沒規沒矩的,一點也不懂得孝敬我這個長輩。」

「我活得不好,你和你兒子今後也別想好過!從今以後,老娘不會再做一點家務事。你們兩個伺候老娘!」她回想起辛辛苦苦付出了青春和汗水,到頭來是這麼個下場,打算跟這對沒人性的母子兩拼了。

婆婆走到群眾面前倒苦水,大喊道「大家過來看一看,看一看,這個惡毒的女人欺負自己婆婆了。」

「這女子挺兇悍的,欺負婆婆,她丈夫要是回來了肯定打死她,太潑辣了。」一個男人說道。

另一個圍觀者拍了一下這個男人,解釋道「你不是我們這裡的人,不知道她家的情況。女子十七歲就嫁了進來,六年來,對她丈夫和婆婆低眉順耳的。如今丈夫看上了個十八歲的女子,就要把她和孩子趕走。」

「真的假的?」男子難以置信,追問道。

「這還能有假!平時她婆婆就陰陽怪氣的,從來不做家務事。不知道怎麼說她丈夫,反正惡人全讓他娘做了。」

「看事情還真不能只看表面了,唉~」

只見婆婆又回去抽了她一嘴巴子,惡狠狠的說道「我兒回來,就讓他打斷你的腿,把你扔出家。」

誰知道這一向溫婉可人的小女子,衝進了屋子,不一會兒就聽見鍋碗瓢盆被打爛的聲音。

還有碗碟盆被摔碎的清脆聲音,甚是好聽。

「你瘋了,住手!瘋子瘋子,沒教養的東西,心狠手辣。哎呀呀,活不成了呀,你個小賤人要把家砸了嗎?」她婆婆根本沒有她力氣大,根本就制止不住,氣得直哭。

「我告訴你們,我不怕死,大不了跟著你們母子兩一塊下陰曹地府。以前是看在孩子份上才忍讓你們,現在不忍了。舅舅家富裕,舅母正想要個女孩又不願再生,我大可以把孩子送給她們,反正她做你孫女也是倒了八輩子霉。」

媳婦再狠也只是砸家裡的東西,沒想到婆婆用棍子把她打了出來,然後撿起石頭扔她。

女子哭哭啼啼跑了出來,用雙手擋著自己臉,什麼都能傷到,就是不能傷到這張臉。

「你好狠的心腸,枉我幾年來把你當親娘來照顧。親自給你洗腳,生病時照顧你,你翻臉不認人的嘴臉真是噁心!」

「不孝的惡婦,就該我這麼個厲害的婆婆教一教。教完了就替天行道,把你趕出家門。」婆婆窮追不捨,也不管她身旁有人,會不會誤傷。

一顆接著一顆石子,圍觀群眾也被嚇得都跑了。

「婆媳兩都不是省油的燈。」

「媳婦還好,只砸自家東西。這婆婆可就厲害,為了砸到她不惜誤傷別人。」

丁蘭和沈紅蓮自以為站的很遠,不會被砸到。

可是沒有料到,這個婆婆氣得卯足了勁,使勁力一扔。

砸暈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丁蘭,她很快就倒下來,鮮血直流。 沈紅蓮嚇得不知所措,抓起了丁蘭的手,大聲喊道「丁蘭,你怎麼了?怎麼了?快醒醒啊!」

鮮血如注,湊近還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她的半邊臉都是血,一直在流。

厲害的婆婆就當沒事人似得,明知道砸到人還是回屋去了,還好這媳婦有人性,她見婆婆進屋,走過來瞧了瞧。

之後又搜尋一下認識的人,著急忙慌的說道「嬸子,麻煩拿條濕毛巾來。雲伯黎叔,你們能不能去把大夫喊過來?」

「誒誒。」一個年紀大的女人就是她的鄰居,剛走沒兩步又掉頭了「孩子,你還是把受傷的姑娘扶進嬸子屋裡去吧。」

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現在是近親都不如近鄰了。

婆婆雖然不是親娘,但也不能狠心到這種地步來,對待兒媳連陌生人都不如,像是在折磨仇人似得。

還好她善良大方,平時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帶一點給鄰居吃,沒事還幫忙照顧這嬸子的孫子。

所以和大家的關係相處融洽,現在遭遇了不平之事,鄰居也不嫌晦氣,願意幫忙。

「謝謝嬸子,這位姑娘,你別傻站著看她一直流血,跟我把她扶起來。」

兩人一起把丁蘭攙扶進了房裡,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婦人端著一盆溫水就來了,她是這個嬸子的婆婆。

「秀兒啊,你要的熱水和毛巾,給你放桌上了。我去帶孩子了,你自己好好的。」

「謝謝娘了。」

融洽如母女的婆媳關係,讓受氣的小媳婦很是羨慕,再加上又是鄰居,什麼好事壞事都瞞不過對方。

她把毛巾放進盆里打濕厚,擰乾了疊好,輕輕擦拭丁蘭的臉。

一毛巾的血,然後又在盆里洗了洗,直到把臉擦乾淨,放在了她的額頭上。

還好石頭不大,不然小命當場就沒了。

「唉,真羨慕趙嬸能和自己婆婆相處那麼融洽。我給她洗衣做飯,任何時候都和你們說她的好話,一句帶有怨氣和不滿點話也不說。沒想到她要趕我,同樣是孩子,我女兒天天被她罵賠錢的賤貨,好像她是個男兒似得。」

自家人不在身邊,忍不住了就只能跟鄰居吐苦水,不知道今後該怎麼辦,很迷茫。

趙嬸拍拍她的肩膀說道「小蝶啊,還是離了算了,你婆婆不是省油的燈。我比你早認識她,她就是心毒嘴賤,一肚子壞水,你怎麼斗得過她?而且你小姑子也不是什麼好人,一家人都把你當賣了身的奴婢,嬸子看了也難過。」

「一個寡婦拉扯著一個女娃,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為了他,背叛了爹娘。我娘臨走前說道,笑著離開娘家就不準一個人哭著回來。當時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說,現在明白什麼意思了。」

趙嬸過得平凡幸福,並不理解小蝶心裡的幸福「什麼意思?嬸子不懂。」

「丈夫和婆婆讓我哭,我也不能讓她們笑!現在他肯定要帶著新歡回來,我去找根結實的棍子。」她早已經做好了根這對母子同歸於盡的心,就算婆婆不死也一定要讓負心漢下地獄。

「小蝶啊,你當真不顧性命,硬要為了一口氣殺人嗎?」

小蝶捂著臉,委屈的哭了「母子兩實在是太欺負人了啊!我嫁過來什麼彩禮也沒有要,所謂的婆婆竟還嫌棄我沒有帶來陪嫁,是個賠錢貨,她兒子又不是上門女婿!六年以來,沒有一天是不受氣的。」

「怪不得你娘在你成婚那天來了一次就再也不來了,想來也是怪罪你對婆家對你相公好過頭了。」

「算是吧!嬸子幫我照顧下她,我先出去了。」

「小蝶你冷靜點呀!」熱心腸的趙嬸讓婆婆進去招呼著,順便囑咐孩子乖乖待在屋子裡,不要亂跑,明天就買好吃的。

菜沒有買來,人也沒有回來,客人不耐煩都走了。

藍清雅無奈之下只好暫時關門,喊秦蘇和懷臻出去找她們兩,其他人暫時歇一會兒。

「一個菜居然買了一上午,女人無論買什麼都要磨磨嘰嘰半天。」

「你們兩個見面就消停點,天天吵,給店裡兩孩子樹立不良好的一面。」

懷臻走了一會兒又停住了,嚴肅的說道「她們兩個好像就在這,走。」

沒過多久,就找到了趙嬸家門口「丁蘭,沈姑娘,在嗎?」

聽見呼喚聲的沈紅蓮連忙跑了出來「丁蘭被一個大媽砸到頭了,剛醒來,你們進來吧。」

兩人一前一後進來,看見死對頭躺著,秦蘇還不忘嘲諷「丁蘭,你這麼那麼蠢呢?買個菜還能被砸!」

一個老奶奶不輕不重拍了他一下,笑著批評他「你這孩子,自己娘子不心疼還要說她,也不知道做飯是給誰吃的喲。」

「不不,奶奶您誤會了。」丁蘭剛才覺得快要血盡而死了,因為這麼一個曖昧誤會,覺得瞬間就清醒起來了。

秦蘇剛想解釋,懷臻就捂住了他的嘴「奶奶,紅蓮,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能不能說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