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姐的電話。

慕初笛想起她的出軌門事件,於是馬上接通了電話。

「DD,你快點過來,柏麗萊這邊出事了。」 柏麗萊,是慕初笛所代言的一個高檔手錶品牌。

慕初笛急忙忙洗漱一番,連早餐都不吃就直接出門。

「張姨,媽咪怎麼這麼急?」

牙牙邁著小短腿,怎麼都追不上慕初笛。

最近網上和新聞都在傳慕初笛和霍驍的出軌門事件,不過為了保護牙牙,他們所有人都不允許在江岸夢庭提這件事。

張姨摸摸牙牙的小腦袋,安撫道,「大概是工作的事情,你知道的,少夫人可是很出名的巨星呢,肯定很忙。」

牙牙盯著大門的眼睛閃亮閃亮的,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

容城國際商貿大廈外,一輛火紅的豪車停在門外。

重生90,幸福一生 「霍驍親自把慕初笛送回江岸夢庭?他不生氣?」

車內開著揚聲器,電話那頭的聲音不大,可聽在宋唯晴耳里,卻十分的刺耳。

「是的,霍總並沒有生氣的意思,而且,他們還十分的甜蜜,相關的照片我已經發到您的郵箱,您可以查閱。」

「還有,霍氏集團的股價,並沒有如期中大幅度下降,相反它節節上升,今天早上開盤,已經上升了一倍,然而依照目前的股價,宋小姐您給我的錢,收購不了多少霍氏的股份,我們是否還要高價收入?」

「這個時候購買,買得越多,虧得越多。」

宋唯晴原本打算,如果霍驍毅然維護慕初笛,她就搞霍氏集團的股價,讓股價大跌,然後大量購買。

這樣的話,霍驍總有需要她的時候。

可是現在,她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

為什麼?

出軌門剛出那時候,霍氏的股價明明就飛速下降,為什麼現在竟然節節上升?

肯定有人在搞股市,是誰?

霍驍?

宋唯晴緊咬著牙關,美目里迸射出恨意。

嫉妒快要讓她失去理智。

慕初笛就有那麼好?好到他用盡手段來守護?

那怕損害他的利益?

艷麗的紅唇微微上勾,勾出一道譏諷的笑意。

「讓水軍盡情攻擊。」

對方遲疑了片刻,「網上我們收買的那些大V,很多都被舉報,不過宋小姐您可以放心,現在言論的風向還是在我們這邊的。」

目前,至少還有這一項,他是能夠說得上話的。

宋唯晴握著手機的手,青筋暴起。

看來,霍驍也開始出手了。

他就是這麼維護慕初笛那個小賤人的。

宋唯晴開了點車窗,陰狠的目光看向車外。

目光碰觸到不遠處那嬌小的身影,眸子微微收緊。

那背影,是如此的熟悉。

對方側著臉,似乎在說什麼。

就在這時,宋唯晴看清楚對方的臉。

眼底閃過一絲隱晦。

勾起的唇角上揚了幾分。

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牙牙。

看來是上帝在給她機會。

「柏麗萊因為代言的事,找了慕初笛吧!」

對方不知道宋唯晴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不過他不敢有片刻的怠慢。

「是的,對方已經找上慕初笛的經紀人,似乎在談合約的事。」

盯著商貿大廈的眼睛遽然浮現一抹笑意,那笑意,十分的陰冷。

「商貿大廈這邊似乎也有柏麗萊的專賣店,給它推一把。」 柏麗萊的專賣店內

店員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眼前這粉雕玉琢的小孩身上,英倫的小襯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彬彬有禮的氣度,渾身散發貴氣,一看就是個貴公子。

「姐姐好,請問你們要買夠多少錢才能送這個娃娃!」

被喊姐姐的那幾個年紀已經是大姨級別的店員,心裡頓時開了花。

多麼乖巧的小娃,嘴又甜,哄得她們特別開心。

她們看了看小孩指的方向,那是一個DD的周邊。

曾經DD代言效果很好,這個周邊更是使她們的業績上升幾個幅度,只是,出軌門事件出來后,她們店的生意直線下降。

聽說他們的總裁已經去找DD的經紀人,怕是今天後,DD就不再是她們公司的代言人。

「這個啊,你確定要嗎?你爸媽會不會說你?」

店員們母性大發,她們擔心這個萌小寶會被自家人罵,畢竟DD現在醜聞纏身。

牙牙歪著腦袋,不解道,「說我什麼?」

他帶那麼多媽咪的娃娃回去,媽咪肯定會很開心的。

他不懂店員們的意思。

店員嘀咕道,「因為DD她現在……」

店員正想說,就被同事拉了一把。

「你跟萌小寶說這些幹什麼,人家都不懂。」

店員們話還沒有說話,遽然,好幾道黑色的身影走了進來。

呯呯呯,鐵棒砸碎玻璃,玻璃碎片四周飛濺,濺到店員身旁。

「竟然還掛著DD的照片,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拉低我們容城的形象,把它拉下來。」

「還有你們,竟然給這種女人做代言,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去,把所有DD有關的東西拿出來,我們要徹底銷毀。」

店員偷偷地想要按警鈴,可是手還沒碰到警鈴,就被抓住。

「別想報警,我們不傷害人,更不會弄你們的產品,若是不聽話的話,那我就不敢保證了。」

對方臉上布滿刀疤,看上去兇巴巴的,店員頓時不敢說話。

雖然害怕,可對方這麼說,只要不傷害到人和產品,要什麼周邊他們都肯給。

店員們馬上把DD的周邊全都搬了出來,包括那些娃娃。

來人們正準備把東西接過去,倏然,一道小身板把他們攔住。

「不許動,那是我的東西!」

這些周邊,都是他要送給媽咪的。

來人對上牙牙的雙眸,被那眼底的霸氣給震懾了片刻。

然而見對方只是個四歲大的小屁孩,心裡那點餘威才漸漸消退。

「滾開,這個水性楊花,任人睡的賤女人的周邊,看著就噁心。」

話還沒說完,來人便覺得膝蓋處傳來劇痛。

他怎麼都沒想到,這小屁孩竟然敢踢人,而且力度還那麼大。

他踢的位置,正是膝蓋最脆弱的地方。

牙牙怒目相視,眸子里燃燒著熊熊烈火。

「不許你這樣說我媽咪。」

他,就像那霸氣徹漏的雄獅。

只可惜,年紀太小,氣場在,可殺傷力不足。

「媽咪?你說DD那個女人是你媽咪?那你知道你爹地是誰不?沈京川?霍驍?還是其他男人。」

「DD趟開雙腿隨便睡,怕是你也不知道你是誰的種。」 男人的話極其侮辱,隨後露出別有深意的笑意。

「快過來,這小子說他是那女人的崽。」

「看看那女人又搭上了什麼男人!」

男人一聲呼喚,與他一同進來的人全都圍了過來,把牙牙嚴嚴實實地圍住。

店員見狀,想要過去救牙牙。

可是看到那些男人,臉上充滿興奮,一點驚訝都沒有。

這小萌寶突然道出DD是他媽咪,他們現場的店員全都驚呆了好嗎?

可來人卻不同,一點驚訝都沒有,由此可以看出,對方應該是早就知道的。

他們的目的也許從頭到尾,都只是小萌寶。

這樣一想,踏出去的步伐卻停止下來。

牙牙就像古羅馬的勇士,面對這些比他高几倍的男人,毫無畏懼。

「你說DD在床上的味道是怎樣呢,會不會很銷魂?」

「喂,小子,你老子是誰?」

「有沒有DD跟霍驍偷情的照片?想想就覺得帶感。霍驍那男人,平時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樣,沒想到喜歡偷別人老婆。」

「有婚約還跟別的男人偷情,這種女人,比表子還不如。」

「為了我們容城的形象,一定要讓這女人退出娛樂圈。」

圍得水泄不通的眾人,在牙牙的面前,說盡慕初笛的各種壞話。

甚至不少帶著某種顏色的難聽的話。

遽然,發出淫笑的男人笑聲遏止,發出刺耳的尖叫,「啊!」

呯的一聲,玻璃杯子砸落在地上,同時砸到他的腳。

室內,飄來淡淡的血腥味。

一股濕潤的感覺從額頭慢慢向下,痛痛痒痒的。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男人伸手一摸,兩腿一軟,差點跌倒在地上,「血,血啊!」

眾人看著男人襯衣濕透,額頭被砸破,鮮血橫流,十分狼狽,目光有意識地看向牙牙。

剛才的杯子,就是那小屁孩扔出來的。

「臭小子。」

其中一個脾氣暴躁的見自己的同夥受傷,挽起衣袖就想揪牙牙出來暴打一頓。

店員們見狀,母性大發,怕小萌寶出事,快步上前,阻止的動作還沒展現,一道清脆的聲音便在室內迴響。

「動手之前,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你們所有人,都比不上我的一根寒毛!」

牙牙揚著粉雕玉琢的小臉,劍眉上揚,孤傲得連一個眼神都不想丟給他們,恍若他們只是路邊等待回收的垃圾。

肉呼呼的小手緊握成拳,努力控制情緒。

老霍說過,衝動會影響判斷,越是危急,越要頭腦清醒。

這些人,他全都記在腦子裡。

豪門無情:冷麪總裁霸道愛 等他回去,就讓老霍把這些人全都處理乾淨。

「噗嗤!」

「臭小子,嚇傻了吧,胡言亂語誰會信,就憑你?你算什麼東西?」

暴躁的男人絲毫不理會牙牙的恐嚇,反正他有幕後大老闆撐腰,對方就是要他給這個小屁孩一點顏色,最好能夠弄到殘廢。

呵呵,這種目中無人的小屁孩,他早就忍不住想弄死他。

男人快步向前,伸手想要掐牙牙的脖子。

「我姓霍!」

「而你們,已經徹底招惹到我!」

話畢,一道凌厲的光線折射出來,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一抹刀子直勾勾地刺入男人伸向牙牙的那隻手。 眼看鮮血要濺到牙牙如玉般的小臉時,一道矯健的身影如風般,摟起牙牙,用後背給牙牙擋住了飛濺出來的鮮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